小书屋 > 女生小说 > 隐婚契约:夜帝的专属小甜心 > 第299章 寿辰变忌日
    越是这样,蓝草就越好奇这个寿宴到底有多么大的规模,都来些什么大人物,于是就更加想去看看了。

    然而夜殇却一副对寿宴没什么兴趣的样子,大爷似的趴在躺椅上让她帮忙按摩。

    蓝草有一下没一下的按着他的背,眼神不时的飘向窗外热闹的世界,“那个夜殇,我们是不是应该出去给今天的老寿星祝贺一下?”

    “没这个必要!”夜殇头也不回的哼了一句。

    “可是,再怎么说,我们也是金老爷子邀请来的客人,岂能不到寿宴现场给老人家祝寿的道理?从礼貌出发,我们必须去!”

    蓝草之所以这么说,就是想到外面透透气,顺便看看老爷子长什么样子的,以及这个岛上都有些什么大人物之类的。

    可惜的是,夜殇并没有搭理她,而是安静的趴在那里享受她的按摩。

    蓝草咬了咬牙,轻捏他身体的力道加重,仿佛要把他的骨头捏碎般的动作。

    “再往上一点,对,就是肩膀这里,用力捏,再用力,用力一点……”男人嘴里咀嚼着口香糖,一边指点她该往哪里按摩。

    这厮指点就指点了,可他那声音沙哑中又有点尖尖的,让她听了总觉得似曾相识。

    噢,该死!

    这不正是她被他压在身下那个那个的时候发出的声音吗?

    意识到这点,蓝草那层人皮面具下的脸蛋刹那红了。

    她懊恼的捶了他肩膀一记,“该死的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说话?这跟你平时的风格一点也不相称。”

    “嘘。”夜殇嘘了一声提醒,“我们现在是老头和老太太,你说话要注意点。”

    “我们在屋内呢,还装,有意思吗?”蓝草纳闷的看了看这间古香古色的房间,“还是,这里有什么监控设备?”

    “也许吧。”夜殇模棱两可。

    “也许?”蓝草惊叫,“若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刚才的对话岂不是被窃听了?那我们还假装什么,干脆……”

    “好了,老婆子,你还没说我平时是什么风格呢?”夜殇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蓝草很没有好气的掐了他一记,“我们都被窃听了,你还有心情问这个?”

    夜殇吐掉嘴里的口香糖,转过身捧住她的脸亲吻了她嘴唇一记,笑着说,“没有窃听,你放心好了,他们不敢!”

    “那你刚才为什么那样说?”蓝草鼓着腮帮子。

    “逗你的,我就想看你惊慌失措的样子,像只小白兔。”夜殇说着,捏了捏她的脸蛋。

    蓝草皱着眉头挥开他的手,“别那么用力捏我,小心这层皮被你捏破。”

    “好了,我们不闹了,你还是认真的回答我,在你眼里,我平时是什么风格。”夜殇不知道为什么,执意要听她怎么说。

    “你什么风格,你不清楚吗?”蓝草又是没有好气的捶打了他肩膀一拳。

    夜殇微笑,“我就想听你怎么说。”

    “那好,是你让我说的,那我就告诉你,停着,你是个霸道无理,冷血残暴,独断专横,无法无天,关键是,做什么事情都神神秘秘的,让靠近你身边的人都觉得你不可靠……”

    掠过她那些把他形容是“暴君”的言论,夜殇坐起身子,挑眉问,“我不可靠?你也这么认为吗?”

    “当然!”蓝草撇撇嘴,“反正我和你在一起,总觉得心里毛毛的,好像会发生什么事似的。”

    “会发生什么事?”

    “我不知道,总之是不好的事。”

    “是吗。”夜殇若有所思,“看来,我在你心里不够重要,所以你不相信我。”

    “是你的所做作为不能让我相信,比如现在,我跟着你扮成老太太在这里骗人,却不知道到底要干什么?”

    闻言,夜殇脸上的笑意凝滞,整张脸变得严肃了起来。

    蓝草的心咯噔了一跳,“你,你怎么了?”

    “如果我说,我们扮私人,是想吓死金老爷子,让他的寿辰变成第二年的忌日呢?你会不会害怕?”夜殇低低的问。

    “吓死一个老人?”蓝草惊愕,“夜殇,你不会是说真的吧?我告诉你,如果你真的要把一个老人当场吓死,我肯定不会配合你。”

    “为什么?”

    “因为我怀孕了,我不希望肚子里的孩子看到自己的父母是这么无耻的人。”蓝草理直气壮的说道。

    真搞不明白,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人家一个八十高龄的老人了,他为什么要装神弄鬼的去吓唬人家?

    这样很好玩吗?不觉得幼稚吗?

    想到这里,蓝草赌气的扯掉头上的假发扔地上,“夜殇,我不玩了,要玩你自己玩!”

    说着,她动手就要卸除脸上的假面具。

    “别动!”夜殇握住她的手腕,“嘘,有人来了。”

    “什么?”蓝草紧张了起来。

    下一秒,她想到自己的假发,赶紧回头看查看被自己扔掉的假发。

    “别找了,在我这里呢。”夜殇笑着冲她摇了摇手里的假发。

    蓝草伸手去抢,“快给我戴上。”

    “怎么?你不是说,你不想继续演白落落老太太了?”夜殇一边调侃,一边给她戴上了假发。

    有了假发,蓝草瞬间进入白落落老太太的角色。

    “咚咚咚!”房门被敲响。

    “谁呀?”蓝草大喊了一声。

    “是我,老成,夫人,金老爷子来了,请您开开门。”隔着门板,老成的声音传了进来。

    蓝草愣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怎么办?夜殇,金老爷子进来看到我们,会不会被吓死?”

    相对于她的紧张,夜殇显得非常的从容,“好了,金老爷子要是这么容易被吓死,我们就无需这么谨慎了,待会,一切按照我们之前说好的剧本进行,无论那老头说什么,你都不要相信,也不要产生什么同情心,免得你被人利用了。”

    “好吧,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开门。”蓝草冲某人一笑,然后步走到门前。

    为了不让八十高龄的老人看到自己的面容而被吓死,蓝草顺手扯了条毛巾包住脸,只露出一双眼睛。

    一切妥当之后,她回头看了眼那个摆好架势,拄着手杖坐在沙发中间的男人,眼神询问他,可以开门了吗?

    夜殇冲她颔首。

    蓝草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徐徐的开了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