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女生小说 > 隐婚契约:夜帝的专属小甜心 > 第407章 重新开始
    就在蓝草陷入那一夜的“魔咒”中不能自己的时候,夜殇突然把她拉起,紧紧的压在了沙发上。

    他薄唇贴着她的红唇,暗哑声说,“草草,听我说,那一夜已经过去,我们没有必要把自己束缚在那一夜里永远也走不出来,就从这一刻开始,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重新开始?”蓝草眨了眨眼睛,“怎么个重新开始?”

    夜殇啄吻了她的唇,带着诱哄的味道,用他强大的气场半命令的说,“忘记那一个晚上,不准再纠缠过去了,一切着眼于未来。”

    “不……”蓝草摇头,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双唇却被他一口吞噬……

    带着一丝凌乱的迫切,夜殇一条腿挤进她的腿间,健硕的体魄让她连抵抗的力气都来不及使出来,他就已经一点点的攻城掠地,侵入了她的温暖,侵占了她的气息。

    蓝草倒吸了一口气,却是将他的气息数吸入腹腔内。

    她沉醉了,沉醉在他强势的温柔里。

    久违的结合,让两人不约而同的产生了一种满足感,那美妙的滋味让给两人都舍不得放开对方。

    在被他带入巅峰之际,蓝草尚存一点理智。

    她小手抵着某人的胸膛,话不成句的说,“那个……不可以在这里,会有人看见……”

    “别担心,这个宅子里就我和你,是我们的世界。”夜殇说着,抬起上半身的同时也把她拉了起来。

    两人的身子贴得更近,两颗心也几乎贴在了一起。

    他们听到了彼此的心跳声,也呼吸了彼此的气息,那么的融合,那么的默契。

    夜殇低头看着身下的女子,看着她脸颊上羞涩的绯红,看着她紧咬双唇时的妩媚,看着她被自己大力撞击时的惊慌失措……

    这样的她,是那么的美好。

    这也许是他这几天,孜孜不倦的想要和她重归于好的原因。

    虽然他曾想过,既然她要离开,那就让她离开好了,反正她不管去到哪里,都自始至终掌握在他手心里。

    只要他出手,她就逃不掉。

    可让他懊恼的事,她离开他不到一天,他的心竟然也已经跟着她离开了。

    也就是说,她带走了他的心,所以他追谁着自己的心来到了这里……

    这对于他接近她的复仇目的,是不好的征兆。

    可他管不了那么多了,只想享受眼前和她的一分一秒,其他的,他不想,也不愿意想那么长远,一切就这样吧……

    就这样,在这座历史感沉重的房子里,两具年轻的身体紧紧抱在一起。

    不知道多少回合结束之后,已是日落西山。

    两人也已经从客厅的沙发上,转战到了卧室里。

    外面华灯初上的时候,夜殇看着怀里蜷缩成一团的女子,柔声问,“宝贝,你饿了吗?”

    蓝草懒洋洋的在他怀里挪了个舒服的位置,眼睛也不睁开的问,“几点了。”

    “北京时间,十九点整,新闻联播开始……”

    “哦。”蓝草若有似无的嘤咛了一声,继续闭着眼睛沉睡。

    经过刚才连续好几个回合的酣战之后,她已经累得几乎虚脱,连思维也变得停顿了。

    夜殇抚摸着她嫣红的小脸,柔声在她耳边说,“起来,该吃晚饭了。”

    “我不要。”蓝草困得只想睡觉。

    她像小猫般慵懒的姿态让夜殇莞尔,他轻轻将她从怀里挪开,然后下床来到厨房。

    冰箱里有各种蓝草喜欢的点心和牛奶,夜殇一一拿到托盘里,然后端起走进卧室。

    蓝草依旧睡得沉沉的,夜殇抓起一块绿豆糕,恶作剧的塞入她嘴里。

    “唔……”绿豆糕粉甜的味道,让蓝草情不自禁的伸出舌头扫了一下,毫无意识的把小小的糕点卷入了嘴里。

    夜殇莞尔,拍拍她小脸,“饿了吧?快起来吃一点。”

    “不要。”蓝草吧唧了下小嘴,闭着眼睛继续她的好梦。

    这个女人已经错过了午餐,夜殇可不会让她连晚餐都错过的。

    何况,只有把她喂饱了,今晚才会更加精彩,呵呵……

    夜殇忍不住笑了出声。

    他的笑声引得蓝草微微睁开了眼睛看他,“你笑什么?”

    “笑你睡觉流出来的口水都快把你给淹没了。”

    “谁流口水了?”蓝草下意识用手擦拭了下嘴角,发现被他欺骗后,她没好气的把枕头砸向他,“混蛋,你骗我。”

    夜殇一手端着盛满牛奶的杯子,一手接住她扔过来的枕头,动作一气呵成,手里的牛奶并没有洒出来。

    “别闹了,来,喝点牛奶。”夜殇将她拽起来,让她很自然的靠在他怀里。

    蓝草没有抗拒,乖乖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依靠着,然后伸手去接他手里的牛奶。

    “我来。”夜殇将杯子放到她唇边“喏,张嘴。”

    “喂,当我是小狗吗?”蓝草幽怨的瞪了他一眼,然后乖巧的就着他的手,小口小口的喝起了牛奶。

    然而才喝了一半,某人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怎么的,竟然将杯子里剩下的牛奶部倾泻在她的身上,而且还是锁骨以下的位置。

    “喂,你干嘛呢?”蓝草恼火的喝斥,忙不迭的要抽纸巾擦拭。

    “别动。”夜殇的大手阻止了她。

    在她困惑的目光当中,他徐徐的俯下了脑袋……

    蓝草瞪大了双眼。

    他,他,他竟然就这样吮掉了她身上的牛奶。

    那画面……

    呜呜,该死的!不要太暧昧好吗?

    “喂,你干嘛?”蓝草双手抱紧胸口上的头颅,声音微微的颤抖。

    夜殇抬头,冲她邪魅一笑,“我干嘛,你不是明知故问吗?”

    呃?

    蓝草无语的看着他。

    夜殇暧昧的勾了勾唇,继续俯首……

    “啊……”蓝草被他故意的调戏弄得喊出了声。

    但很快的,她的声音再一次被他以唇封缄……

    翌日清晨,当第一抹阳光穿过古色古香的雕花窗户照射进房间时,蓝草睁开了沉睡多时的双眼。

    下意识的,她扭头看向身侧,发现那里空空如也。

    但床垫凹陷的凌乱,让她清楚的意识到昨晚并不是一场梦。

    那个男人就睡在她身边。

    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蓝草上一秒提起的心莫名的放平。

    她松了一口气的躺回被窝里,抱着还残留着某人气息的枕头,深深呼吸着。

    看来,这个男人真的是她命运里的克星。

    遇上他,她顷刻就没有了自我。

    这样是好,还是坏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