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女生小说 > 隐婚契约:夜帝的专属小甜心 > 第684章 鱼刺
    看着她可爱的样子,明镜慈祥的笑了,“真是个可爱的小丫头,连肚子都叫得这么可爱。”

    “明镜大师……”蓝草尴尬不已。

    “不要叫我大师,叫我奶奶就好,或者我不介意暂时当你的外婆,直到你找到你真正的外婆为止。”

    “那个,外……不,算了,我还是喊你奶奶吧。”外婆两个字,蓝草实在没办法对着一个否决了自己猜测的老太太喊出来。

    喊她奶奶正好。

    不然以后自己的亲外婆回来了,跟这个假外婆撞在一起,那就有好戏看了。

    明镜笑了笑,“随你吧,奶奶就奶奶,反正我的年龄也足够做你们的奶奶了。”

    说着,她就用手撑着地面,徐徐的要站起来。

    “小心。”蓝草下意识伸手搀扶了她一把。

    明镜欣慰的拍拍她的小手,“不错,是个懂得尊敬老人的好女孩,要是我也有个这么懂事的乖孙女那该多好?”

    “那你就认她做孙女吧。”夜殇似笑非笑的说道。

    “可以吗?小草?”明镜期盼的看着蓝草。

    蓝草瞪了夜殇一眼,责怪他为什么要提这样的建议。

    要知道,她现在烦心事一件接一件,妈妈和外公都还躺在医院里,她照顾都照顾不来呢,哪有精力认一个奶奶?

    “看来你是不愿意了。”明镜失落的叹气,“也是,你自己也有奶奶,有外婆,再多认我这个奶奶,那你们的家庭关系岂不是乱套?”

    “是啊,你说得是。”蓝草干笑道。

    “好了,我们不谈这些,到饭厅找吃的吧。”老太太很是幽默的把去吃饭,说成是找饭吃。

    蓝草忍不住笑了。

    来到饭厅,阿雅已经把饭菜都准备好了。

    让蓝草意外的是,这一桌子菜似乎早就准备好了似的,有鱼有肉,很是丰盛。

    而且,明镜对这些荤腥的菜色来者不拒,特别是对那红烧肉很是热情,一块接着一块的吃……

    蓝草看傻眼了。

    这个所谓的明镜大师不是出家了吗?

    为什么还大鱼大肉的吃吃喝喝?

    明镜在大快朵颐的间隙,抬头看了看她,“喂,丫头,你看我做什么?怎么不吃?”

    “怎么?这些菜不合你胃口?”夜殇把剔掉鱼刺的鱼肉放到蓝草的碗里,“清蒸的鲶鱼,味道不错,吃点吧。”

    “哦。”蓝草心不在焉的用筷子戳着饭碗,目光总是在对面的明镜身上打转。

    见状,夜殇凑她耳边吹了吹气,说,“想问什么就问,不要把问题憋在心里。”

    蓝草幽幽的回头看他,“怎么办?我渐渐觉得你带我来这里,是有某种目的的。”

    “什么目的?”夜殇笑着将一块挑好鱼刺的肉放她嘴边,“来,张嘴。”

    蓝草很不争气的配合他张开了嘴,顿时一口鲜甜的鱼肉被她含进来了嘴里。

    她随意咀嚼了几下,然后就咽了下去。、

    忽然,她喉咙感到刺一样的疼,紧接着小脸憋红,一副很难受的样子。

    该死!

    她竟然被鱼刺卡住喉咙了。

    该死,这厮到底给自己吃了什么?不是很绅士的为自己挑刺吗?怎么还有存留卡住了她的喉咙?

    明镜率先发现她的不对劲,惊讶的问,“丫头,你怎么了?噎着了吗?”

    “嗯嗯。”蓝草难受的点了点头。

    夜殇见状,赶紧放下手里的鱼肉,连手也不擦拭就把她的小脸掰到他跟前,“很难受吗?”

    “废话?”蓝草被他一眼。

    她现在想吞咽口水都困难,还不难受吗?

    “被鱼刺卡喉咙了?”夜殇又是问,两根手指掐着她的小嘴,把她的脑袋抬高。

    “来,张嘴,给我看看?”他诱哄道,手里还拿着一根筷子,似乎要用筷子把她喉咙里的鱼刺捅下去似的。

    蓝草满头黑线。

    这厮干什么呢?

    把自己当牙医了不成?

    “我来。”明镜起身走到蓝草身边,“我以前也有被鱼刺卡住的经历,我有个小妙招,你可以尝试一下。”

    “什么妙招?”夜殇蹙了蹙眉。

    明镜神秘一笑,随后扬声喊,“阿雅,把牙膏和牙刷拿来。”

    “好的。”阿雅很快拿来了牙膏和牙刷。

    “阿雅,还记得上次我是怎么从鱼刺手下逃生的吗?”明镜笑着问。

    “记得。”阿雅点点头,然后拧开牙膏挤了一些进水杯里搅动了几下,然后那水就起了一层泡沫。

    她端起水杯,“好了,是要给蓝小姐喝吗?”

    “我来。”明镜接过水杯,然后用勺子舀了一勺泡沫水放蓝草嘴巴。

    “你确定这个有效果?”夜殇谨慎的抓住她的手,不让她把牙膏水灌入蓝草的嘴里。

    “放心吧,我以前就是用了这招,才没有被鱼刺夺走这一条老命。”明镜自信满满,“对了,阿雅是证人,不信你问她。”

    阿雅点点头,“是的,我可以作证,明小姐上个月就被鱼刺卡喉咙,结果就是喝了肥皂水才把鱼刺给吐出来的。”

    “肥皂水?”蓝草听到这东西,忽然觉得恶心,于是一把推开夜殇,捂住嘴巴呕吐了起来。

    见状,明镜轻拍蓝草的背,“别着急,想吐了就好,来,喝一口牙膏水来催催吐。”

    “没错,牙膏水比肥皂水干净多了,蓝小姐,你不用担心卫生问题。”阿雅在旁冷冷的说道。

    蓝草此时喉咙火辣辣的,现在的她连喘气都成问题。

    她呕了好几下,只觉得那鱼刺卡喉咙更紧了。

    她不安的抓住夜殇的手臂,仰头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夜殇眯了眯眼,接过明镜手上的杯子放她嘴边,“来,喝一口。”

    说着,也不等她是否答应,就抬了抬手,杯子里的液体就徐徐的倒进了蓝草的嘴里。

    “咳咳……”蓝草被呛得厉害,连连咳嗽。

    不过咳嗽过后,她立马感觉喉咙呼吸顺畅了。

    “怎样?鱼刺出来了吗?”明镜笑着问。

    “嗯。”蓝草嗯了声,但还是紧皱着眉头。

    因为嘴巴里那一股牙膏味道让她不舒服。

    “来,喝点水。”夜殇把一杯凉开水放她嘴边。

    蓝草接过来,喝了一口,然后咕噜咕噜的漱了漱口,最后把水吐到了一个空碗里。

    嘴巴里的让人反胃的牙膏味道终于没有了,蓝草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