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女生小说 > 隐婚契约:夜帝的专属小甜心 > 第1063章 不必了
    可惜,罗尚这小子天生就有一股浓浓的自卑在他的血液中,让他无法相信自己的同时,也不怎么轻易相信别人。

    自己能够跟这样的家伙交朋友,并且保持关系不错,那还真是难得。

    “夜殇,侃侃出事了,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罗尚忽然对夜殇说了这么一句。

    夜殇微笑,“怎么?他们说侃侃没救了吗?”

    罗尚不悦的瞪着他看了好几秒,然后恨恨的说,“你等着!等我接完电话我再找你算账。”

    “好啊。”夜殇冲他晃动着酒杯,表示欢迎。

    “哼。”罗尚冷哼一声,然后冲着话筒不悦的问,“罗二,你还不打算说话吗?”

    ‘三少爷,是我,我是安医生。’安医生礼貌的回应。

    罗尚眯起了眼,“侃侃的情况怎样了?”

    “医院已经给她做过检查了,但跟我一样,医院方面也无法判断侃侃小姐为什么会昏迷到现在还没有醒来……”

    “你说什么?”罗尚不悦,“你的意思是,现在没有人能救我的妹妹了吗?”

    电话那边的安医生迟疑了一下,“呃,怎么说呢?我们只能根据侃侃小姐的判断,先观察她一段时间,看看她能不能自己醒来……”

    “该死!”罗尚懊恼的将手机网墙壁摔去。

    哐当一声,手机砸向墙壁,然后又落入了桌子上,刚好撞到了烟灰缸发出了让人耳膜一震的声响。

    夜殇看着愤怒的罗尚,“怎么了?不就是侃侃还没有醒来吗?这很正常的事,至于让你动怒吗?”

    罗尚脸色一沉,“废话少说,你马上和我到医院,然后向医生说明你是使用了什么手段让侃侃昏迷到现在醒不过来,而医生也无法判断原因的。”

    夜殇淡淡一笑,“别着急,就算我们现在到了医院,侃侃也不会马上醒来,所以我们还是不要折腾了吧?”

    “夜殇,你,你是故意看我们兄妹的笑话的吗?”罗尚怒得将杯子砸向夜殇。

    夜殇徒手抓住了砸过来的高脚杯,然后把杯子摆放在茶几上,笑着说,“罗大哥,你不是很聪明吗?你不是很喜欢中国古代的文化艺术吗?为什么连中国古代人的话你都听不明白?”

    ‘你什么意思?’罗尚不悦的吼,如果此刻他双腿可以站起来的话,他一定会冲到夜殇面前跟他打打一架。

    夜殇啜饮了一口红酒,淡定的说,“大哥,我之前不是对你说了吗,我对侃侃,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认真想想我是怎么被侃侃恶作剧伤害的吧。”

    “你别给我兜圈子,直接说了吧,侃侃要怎样才能醒过来?”

    “很简单,我是因为葛柒的到来我才会从侃侃恶作剧中逆袭,所以,侃侃要醒来,还得葛柒给她做治疗。”

    “那你怎么不早说?”罗尚愤怒,‘夜殇,你是不是专门跟我和侃侃做对?不然你怎么总是给我制造这么多的麻烦?’

    “我没有给你制造麻烦,这一切的麻烦恰恰是你和侃侃制造出来的。”

    “好,我不跟你争论这个了,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葛柒已经被你的人送回去了,他现在自身难保,又怎能给侃侃做治疗?”

    “那就需要你的帮忙了。”

    “我能帮什么忙?”

    “侃侃小姐这次回来不是给你带了礼物吗?那礼物在哪里?”

    “什么礼物?”罗尚不解,“夜殇,你到底在说什么?”

    “我在说,你每年过生日的时候,侃侃都会送你礼物,还有,只要侃侃外出一段时间回来,她也会给你带礼物,我现在就想看看她这么多年来都给你带了哪些礼物。”

    “夜殇,你就那么的对侃侃送我的礼物感兴趣吗?侃侃送我的礼物奇奇怪怪的,作为男人的我,说句老实话,她送给我的礼物,都没有几样是我喜欢的。”

    夜殇微微一笑,“没关系,或许没有你喜欢的,但肯定有我想要的。”

    罗尚沉吟了一会,恍然大悟,“我终于听出来了,你兜了这么大的圈子,又是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来对付侃侃,说到底,你就是盯上了侃侃送给我的那些礼物,你想看,想要,又担心有侃侃在现场,你无法向我索取,对不对?”

    “罗大哥,我只能说,你的想象力太过丰富。不过你说对了,我的确对侃侃送你的那些礼物感兴趣,特别是侃侃这一次回来给你带的礼物。”

    “夜殇,你是不是弄错了?侃侃这次回来,并没有给我带我任何礼物。”

    ‘那是侃侃的说法,我相信你是不会相信的。’

    “事实就是如此,这一次,我并没有如同往常一样,收到侃侃欢天喜地送给我的礼物,不信,我你可以到我的礼物间去看看,看看有没有你想要的礼物。”

    “你说的礼物间,就是跟镜子墙相连的那间书房?”

    “是的,就是那里,我们现在就过去吧,我会一一的向你介绍这些侃侃送给我的礼物。”罗尚说着,就自个推着轮椅要往隔壁去。

    夜殇伸手稳住他的轮椅,淡淡的说,“不必了。”

    罗尚困惑的看着他,“你不是想要看礼物吗?怎么又不必了呢?”

    夜殇淡淡一笑,“那个房间里的每一样东西我都看过了,包括你如获至宝的那些侃侃送你的礼物,都没有我感兴趣的。”

    “可恶,说要看礼物的人是你,说不要看礼物的人也是你,夜殇,你是在耍我吗?”罗尚不悦的怒斥。

    夜殇附和的点点头,“是啊,罗大哥,恶作剧的滋味怎样?我对你走的这个恶作剧,总比侃侃对你搞的那些恶作剧让你没有那么多压力吧?”

    ‘谁说的?我现在就愤怒得很。’

    “你的愤怒可以通过骂我来泄愤,但是侃侃搞恶作剧伤害了你和别人,你会像呵斥我一样去赶侃侃离开这个家吗?”

    罗尚眯起了眼,“夜殇,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夜殇笑笑,“我的意思是,你把侃侃交给我一年,一年后,我会让你看到一个可以协助你跟罗启飞抗衡的罗侃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