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女生小说 > 隐婚契约:夜帝的专属小甜心 > 第1389章 闹腾
    “晴晴!蓝小姐小心……”已经走出十来米的方姨扭头看到这一幕,紧张得心都要跳出来了。

    那可是孕妇啊,怀着的是自家老板的孩子,要是被女儿这么一推孩子没有了,那该怎么办?

    还好,蓝草站在这里欣赏好戏有一会了,面对突然扑过来的张晴晴,蓝草还是很镇定的避开,让张晴晴扑了个空。

    更何况,跟方姨一样紧张的还有那个一直亦步亦趋跟着张晴晴的良哥。

    赖良良看不下去张晴晴借着酒意撒泼的样子,他一把拽住张晴晴,提醒道,“晴晴,她是蓝小姐,她是夜总的女人,要是你把她弄伤了,要怎么向夜总交代?”

    没有把蓝草扑倒,张晴晴很不甘心,她不耐烦的挣扎,试图要挣脱赖良良。“我知道她是蓝草,可你说她是夜总的女人,我不同意!”

    “晴晴,别闹了。”赖良良很是无奈,又舍不得对张晴晴说重话,唯有紧紧的抱住她,不让她去进攻蓝草。

    要知道,喝醉酒的女人撒泼起来,可是很难制止的。

    方姨跑过来,首先歉意的向蓝草说对不起,“小草,对不起啊,我家晴晴喝醉了,她若说了什么冒犯你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啊,还有,你快回餐厅吃饭吧,别管晴晴了。”

    草微笑着点头,“方姨,没事,我能理解,你也不要太责怪张晴晴了,毕竟她喝醉了嘛。”

    “就因为她喝醉了,我才担心她会做出什么伤害你的事,比如刚才她就差点把你推倒,你不知道我当时多么的紧张,就怕你有个万一,那我要怎么向夜少交代?”

    看到母亲向蓝草道歉,张晴晴可不乐意了。

    她一边要挣脱赖良良的双臂,一边不大声的嚷嚷,“妈,你干嘛对她说对不起?我有做错什么吗?你要对她说对不起?还有,你叫她小草叫得那么亲切,难道她才是你的女儿,而我不是吗?”

    方姨听不下去了,走到张晴晴跟前,拍了拍她醉醺醺的脸蛋,“好了,晴晴,你不要闹了,小草和夜少的关系好着呢,你就不要插足人家的感情了,不然我可不认你这个女儿哦。”

    张晴晴很受伤,在“妈,你为了她,竟然要放弃我这个女儿?”

    “晴晴,你误解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希望你能理智一点,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别总做丢人的事。”

    “我什么身份?我喜欢夜殇有错吗?我喜欢了他那么多年,凭什么让一个黄毛小丫头抢了去?那个连大学都没毕业的丫头,哪里比得上我这个国外名牌大学留学回来的高材生?”

    张晴晴越说越愤懑,不愧是留过洋归来的,一直在秀她在国外读名牌大学的优越感。

    蓝草很讨厌张晴晴所谓的优越感,也很不想听见给读书有关的事,因为她现在才大二,就挺着肚子回不了学校继续读书,这是她心中的痛点,也是她不能放开心去跟夜殇交往的原因。

    ‘喂,蓝草,你跑什么跑?有种你就给我站住,我话还没说完呢,不准你喜欢夜殇,他是我的,你听见了吗?’张晴晴被赖良良紧紧控制住动弹不得,唯有破口向走远的蓝草嚷嚷。

    “晴晴,你还不明白吗?关键是夜总不喜欢你,你喜欢人家有什么用?”赖良良语重心长的说了这么一句。

    这下酒醉的张晴晴被点醒了。

    她愣愣的瞪着赖良良,“夜总,你真的不喜欢我吗?一点也不喜欢吗?”

    赖良良心里很不是滋味,敢情这个女人把自己当成夜殇了呢。

    ‘你说啊,你为什么不喜欢我?我哪里比那丫头差了,你为什么看都不看我一眼?’张晴晴很是悲伤,趴在她认为的“夜殇”的肩膀上哇哇大哭了起来。

    赖良良浑身僵硬,面对一个哭泣的张晴晴,他有些不知所措。

    方姨赶紧上前搀扶自己的女儿,“小赖,你帮个忙,帮我把晴晴背回她的房间好不好?”

    “好。”赖良良点头。

    他正有此意呢。

    怎知,就在他蹲下身要背起张晴晴的时候,张晴晴却一把推开了方姨,蹭蹭蹭的追蓝草去了。

    “蓝草,你给我站住,我们今天必须把事情解决了,否则我绝对不甘心。”

    听见身后张晴晴拔尖的声音以及高跟鞋的声音,蓝草下意识的回头看……

    怎知这一回头,就被迎面飞过来的包包给砸中了额头。

    那包包是张晴晴背在身上的名牌挎包,很精致,也很有金属感,就是这金属感的包包把蓝草的额头砸肿了。

    蓝草只觉得疼,于是用手一摸发现没有流血却肿了一大块。

    方姨惊呆了。

    赖良良也愣住了。

    他们都没有想到张晴晴会毫无形象的突然用包包砸向蓝草。

    现在好了,他们想阻止一阻止不了了。

    不过酒醉的张晴晴可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还是执拗的要扑向蓝草,脑海里想着扑过去就要给她一巴掌,扯光她的头发什么的。

    蓝草被突如其来的袭击弄得很是恼火。

    额头被砸中了不说,现在还被这个疯女人言语挑衅。

    她要是再不做些什么的话,就要被张晴晴摁倒在地上踩死了。

    她一边灵巧的避开歪歪扭扭扑过来的张晴晴,一边掏出手机拨打了夜殇的电话……

    那边的电话很快接起,响起男人低沉的嗓音,“呵呵,女人,你终于肯给我打电话了啊,我以为你一觉醒来没有看到我留的纸条呢。”

    听到这厮撩人的笑声,蓝草就很火大,‘该死的,夜殇你别到处撩女人好吗?要撩,你也不要把女人给撩到你家里吓我,否则你就不要把我骗到你的房子里遭受这样的耻辱。’

    听了蓝草愤怒的控诉,夜殇眯起了眼,调侃的语气也沉了下来,“发生什么事了?”

    蓝草忍住破口大骂他的冲动,不悦的哼哼,“你听听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说完,她把手机开了免提,直接让夜殇聆听张晴晴的醉言醉语。

    “蓝草,你躲什么呢躲,你心虚了是吧?喂,你给谁打电话呢,为什么不回答我?”闯祸之后的张晴晴,依旧咄咄逼人的闹腾蓝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