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女生小说 > 隐婚契约:夜帝的专属小甜心 > 第1640章 爱笑
    蓝草撇撇嘴,“总之我不喜欢,你清楚的,刚睡醒的我迷迷糊糊的,要是没看到你的纸条,你体贴我的用心我岂不是感觉不到?”

    “呵呵。”夜殇宠溺的笑了,“女人,知道吗?听到你这么说,我很高兴。”

    “你高兴个什么?我又没有在夸你。”

    “但你这句埋怨的话,让我听着很舒服,因为代表你很重视我,想要我每天清晨把你吻醒,然后让你亲自送我出门上班,就像一对恩爱的夫妻一样,不是吗?”

    ‘你别说了,谁跟你是夫妻?’蓝草无来由的脸红了。

    这个男人煽情起来,还真让人隔着电话线都能感受到他炙热的温度。

    听着话筒里传来她娇嗔的声音,夜殇心情莫名的好,宠溺的问,“怎么?不生我的气了吧?”

    蓝草勾着嘴角,酷酷的说,“如果你今晚能在七点钟以前回家陪我吃饭,我就不生你的气。”

    男人的笑声更加低沉了,“很好,我一定会提早回家哄你不要生气,你等着啊。”

    蓝草没有说话,只是抓着手机,静静的聆听着他的呼吸声。

    半响,还是夜殇率先打破了宁静,问她,‘吃过午餐了吗?’

    “还没,不过范嫂已经把午餐送到卧室来了,我就不跟你说了,我要去吃饭了,拜拜。”蓝草一口气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再不挂断,她的脸蛋就要烧起来了。

    真是的,她到底是中了什么邪?为什么光是在电话里听到那个男人的呼吸声,她就脸红心跳的?

    卧室的门被敲响,范嫂的声音响起,“蓝小姐,午餐已经送上来了,您要在客厅吃,还是我送进卧室呢?”

    蓝草连忙回应,“就放在客厅吧,我等下就出去。”

    ‘好的。’范嫂恭敬的应声。

    蓝草在房间里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仪容,这才走出卧室。

    客厅的桌子上已经摆放了热气腾腾的菜肴,就她一个人吃,竟然就摆满了一桌子,有鱼有肉,还有各种摆盘漂亮的糕点,总之丰盛得很。

    蓝草皱了皱眉,“范嫂,我一个人哪吃得了这么多?你们没必要给我准备这么多饭菜,我吃不完的。”

    范嫂搀着她来到餐桌前,笑着解释,“夜少说了,这可不是给您一个人吃的,您肚子里有宝宝,这是给宝宝吃的。”

    “范嫂,你觉得夜殇会对你说这么幼稚的话吗?”蓝草表示怀疑。

    “呵呵。”范嫂呵呵的笑了,“蓝小姐,您可真聪明,夜少是没有跟我说过类似的话,但是据我对您和夜少的观察,他是有可能会说这样的话来哄您,毕竟他那么在乎您,您若有一丝不高兴,夜少都会记在心里,想办法哄您的。

    听她说得这么感人,蓝草却不被感动,讥诮的说,“范嫂,你好像很喜欢夜殇,也喜欢替他说话,我想知道,你跟她认识很久了吗?”

    提起这件事,范嫂就有话要说,“当然啦,我可以说是看着夜少长大的,当年我可是冰晶夫人给夜少安排的保姆,专门照顾他的饮食起居,不过这个年轻人性格冷漠,对外人总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我当时为了接近他,为了得到他的认可和喜欢,还费了不少力气呢。”

    “是吗?”蓝草跟着笑了,“或许,夜殇小时候是个调皮捣蛋的主。”

    “正好相反,夜少小时候好乖的,一看就是少年老成的聪明人,为此,他一开始才会排斥我们夫妻,担心我们会给他做不爱吃的东西,毕竟那是冰晶夫人特别吩咐过的,说小孩子还在长身体,要专门按照既定的营养计划给他准备餐食……”一聊起夜殇小时候的趣事,范嫂就很兴奋,不过说到一半,她意识到自己说太多了,连忙闭嘴,“不好意思,蓝小姐,我话太多了,都打扰您吃午餐了。”

    “没关系,你继续说,就当是给我下饭菜好了。”蓝草一边说,一边拿起筷子,开始吃饭,打算边吃边听听夜殇小时候的事。

    没办法,她和他认识这么久,他知道她的一切,可她却对他一无所知。

    不过,范嫂见蓝草这么说之后,反而显得拘束了起来,不再说夜殇小时候的事了。

    蓝草发现范嫂的不对劲,连忙问她,“范嫂,你怎么不说了?多说一些夜殇小时候的事给我听嘛,我好好奇哦。”

    范嫂歉意的说,“不好意思,蓝小姐,虽然是我把夜少带大的,但是有关他小时候的事,我觉得还是您亲自问他比较好,这会增进你们双方的了解,所以我还是不要多嘴了,夜少不喜欢多嘴多舌的人,我家老范就很爱八卦了,我可不想变成他那样。”

    她都这么拒绝了,蓝草再坚持下去就没意思了,于是她就没有再问下去,而是转移了其他话题。

    蓝草夹起一块南瓜饼咬了一口,被南瓜饼香甜的味道所征服。“范嫂,你跟在冰晶夫人身边工作那么多年了,那你可以告诉我,她是个怎样的人吗?”

    “您不是见过我们冰晶夫人了吗?她就是您看到的那个样子啊?”范嫂很是纳闷的问道。

    “不瞒你说,我看到的夜殇的母亲,她是个神秘的,且不太讲道理的女人,我有些不喜欢她。”蓝草很干脆的表达自己对冰晶夫人的印象。

    范嫂听了,有些忐忑提醒她,‘蓝小姐,您这种想法可千万不要当着冰晶夫人的面说,她是个爱面子的人,得罪了她,她可是会六亲不认的哦。’

    ‘我知道。’蓝草端起果汁喝了一口,然后继续问,“范嫂,冰晶夫人有没有中意的儿媳妇人选?”

    “有啊,不就是您吗?”范嫂笑呵呵道。

    蓝草板起脸,“我是认真的,范嫂,我也希望从您这里听到真实的信息。”

    “好好,我知道了。”范嫂好像是个很爱笑的女人,一笑起来嘴巴就闭不上了。

    虽然她说知道了,可还是找了个借口,说他老公在楼下喊她,就离开了房间下楼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