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女生小说 > 隐婚契约:夜帝的专属小甜心 > 第1695章 好戏
    张晴晴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看了蓝草一眼。

    此时的蓝草正低头小口的喝着粥,心思都还在那吃不到的糯米糕上面,所以她对张晴晴和夜殇的谈话并不是很在意。

    张晴晴看着蓝草的目光闪过一丝嘲讽,随后继续扬起笑容回应道,“夜总,需要这份文件的董事是白依依小姐。”

    听到“白依依”这个名字,夜殇眼眸里迸射出来的目光更加的锐利,冷声问,“她什么时候成为帝王集团的董事了?”

    “您不知道吗?是冰晶夫人聘请她担任公司在s国的新开发项目的执行董事的。”说到这里,张晴晴看到夜殇不悦的表情,遂自责的说,“夜总,很抱歉,身为您的秘书,我理应第一时间把这件事汇报给您的,不过这些天我一直联系不上您,所以……”

    张晴晴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表现得一副很愧疚样子。

    “砰!”夜殇重重的将手里的水杯放在了桌面上。

    蓝草冷不丁的听到这声响,吓了一跳,她扭头看向紧绷着脸的男人,“怎么了?夜殇,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你们在聊什么?”

    夜殇冷着脸不说话,而是继续翻看刚才的文件。

    这时,张晴晴微笑的解释,“蓝小姐,是这样的,我和夜总正在聊工作上的事,打扰到您享用早餐了,很抱歉。”

    张晴晴说的话,让蓝草感觉到很不自在。

    她问的是夜殇,张晴晴为什么要抢着回答?好像她跟夜殇关系很亲密,亲密到她可以替夜殇回答一切问题呢。

    蓝草没有理会张晴晴,用手拉了一下夜殇的手臂,“到底怎么了?”

    夜殇握了握她的小手,淡淡的说,“我没事,快趁热吃早餐吧。”

    说完,他扫了一下桌上精致的小菜,扬声问一旁的方姨,“不是做了她爱吃的糯米糕吗?”

    方姨连忙点头,“是的,我做了蓝小姐喜欢出的油糖糯米糕,但是蓝小姐说她现在想喝南瓜粥。”

    “端出来吧,她喜欢吃的。”夜殇淡淡的吩咐。

    方姨脸上顿时露出笑容,忙不迭的说好,便进厨房把糯米糕端了出来。

    糯米糕油炸得黄橙橙的,裹上浓浓的糖浆,让人看了口水直流。

    蓝草食指大动,手里端着南瓜粥,眼睛却离不开那糯米糕。

    夜殇见她嘴馋的样子,笑了,他夹起一块放到他嘴边,哄道,“来,张嘴。”

    蓝草摇头,“不行,梁静说,我现在不能吃糯米糕之类的糕点,糖分太多,对孩子的发育不利。”

    “别管她,你想吃就吃吧,我们的孩子没有那么娇弱,会被一块糯米糕给影响了发育。”夜殇不以为然的说着,把糕点放到她嘴边,再次哄道,“既然喜欢,就吃吧,不用忌口。你喜欢就好。”

    他都这么说了,甜甜的糯米糕就在嘴边,蓝草的心一下就动摇了,张嘴就含住了那块糕点。

    看她吃得很满足,夜殇又给她夹了一块。

    蓝草张嘴咬住他送过来的糯米糕,目光不经意的扫到一旁盯着她的张晴晴。

    她顿时有些羞赧,推开夜殇的手说,“我自己来就好,张秘书还在一旁等跟你聊工作呢。”

    闻言,张晴晴微笑的说,“没关系的,我可以在这里等二位用完餐再谈工作。”

    “哦。”蓝草哦了一声,也就不再理会她,专注的吃她的糕点。

    当然,糕点再甜,她也不敢多次,吃了几块之后,就放下筷子,埋头喝粥了。

    夜殇看了她一会,这才把目光移到张晴晴身上,微微不悦,“你怎么还在这里?”

    面对他的冷漠,张晴晴虽然有些受伤,可她还是很恭敬的微笑,“我在等您的指示,这份文件还要交给白小姐吗?”

    夜殇把文件放到桌面上,淡淡的说,“这个项目现在是由阿肆权负责,这份文件要不要交给白小姐,你去请示阿肆的意见。”

    “阿肆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张晴晴很是意外,“可是,冰晶夫人说了,这个项目的主要负责人是白小姐。”

    夜殇冷冷一笑,“张秘书,你知道定夺这个项目的规划的人是谁吗?”

    张晴晴顿了一下,微笑道,“当然是夜总您了,这个项目一开始就是您在负责,您是这个项目的总负责人。”

    ‘知道就好,我现在已经把这个项目交给阿肆权负责了,以后跟这个项目有关的事项都先汇总到阿肆那里,然后由他直接跟我汇报。’夜殇冷冷的说完,就不再看张晴晴,优雅的在那里为蓝草剥鸡蛋。

    张晴晴本想在这个场合当着蓝草的面提到白依依的名字,以为蓝草听了会介意,谁知,蓝草根本就一点反应也没有,而夜殇,很显然他不希望蓝草知道白依依的存在。

    这下就好玩了。

    她可以在旁边好好的看戏了,如果能在这场戏中粉饰一个关键的角色的话,说不定这场戏的结局会往她设想的方向靠近呢。

    想到这里,白依依豁然开朗,优雅的整理好文件,跟夜殇和蓝草说了一声再见之后,就离开了。

    蓝草盯着张晴晴离去的方向,好奇的问,“奇怪了,张晴晴好像挺忙碌的,作为老板的你,是不是太过悠闲了?”

    夜殇无奈的耸耸肩,笑道,‘能怎么办呢?我已经计划把大部分的时间放在你和宝宝身上了,怎么,你不高兴吗?’

    “我该高兴吗?”蓝草挑着眉反问他。

    夜殇笑着捏了捏她的鼻尖,“你应该要高兴,不然我这么做的意义就没有了。”

    意义?蓝草不明白他所说的意义是什么,她隐约猜到一些,但不愿意正面去想。

    要是他真的为了她和他的家人,把工作都给耽误了的话,他母亲知道了,肯定会很不高兴的。

    然而蓝草顾不了那么多了,她承认,她现在真的很需要这个男人。

    早餐过后,夜殇先是送蓝草到医院陪嘉嘉,然后他就去了公司一趟,临走前告诉她,他会在下午三点的时候来接她一起回c市。

    结果,她在医院等到三点半,也不见夜殇来接她,连个电话也没有。

    嘉嘉看出她的焦虑,笑着问,“姐,你在在等姐夫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