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女生小说 > 隐婚契约:夜帝的专属小甜心 > 第2202章 聊天
    方姨一边教训女儿,一边要把女儿推出门去,“你不是还要上班去吗?还在这里停留做什么,快点走。”

    张晴晴站在那里没有动,她看着蓝草说,“蓝小姐,我们可以谈谈吗?”

    看到她态度还挺真诚的,蓝草也就不拒绝,反正她闲在家里,早就想有个人说说话,了解一下外面都发生什么了,于是她点头说,“好啊,我们就在这里聊吧。”

    闻言,张晴晴得意的看向方姨,“妈,你看吧,人家蓝草都说要和我聊聊了,你现在应该放心了吧?”

    方姨看到蓝草点头了,她其实心里还是很高兴的,这起码说明蓝草并不是很排斥自己的女儿,这样自己面对蓝草时,就不用总是那么愧疚了。

    临走前,方姨不忘记提醒,“晴晴,蓝小姐现在的身体不是很好,你可不要刺激她哦,不然她要是出事了,你可承担不起……”

    “好了,妈,到底我是你的女儿还是蓝草是你的女儿?为什么你总是担心我会对她不好,而从来不担心她会刁难我?”

    “那是因为你的性格和小草相差太多了,人家小草才不会像你这样刻意装高冷,看不起那些不如你的人,刁难那些你不喜欢的人……。

    “行了,妈,你说的太多了,赶紧走吧。”张晴晴听不下去母亲的唠叨,直接推把方姨推出房间,并且把房门反锁,这才松了一口气踩着高跟鞋回到蓝草的卧室。

    她缓缓的打量这间布置得简洁温馨的卧室,最后目光停留在梳妆台上摆放的那一大束白玫瑰花上面,花是方姨一大早从花房里摘来的,花朵上还滴着水珠,走近的话还能闻到花的香味。

    这已经是惯例了,只要夜殇在这里住的话,方姨都会每天从花房采摘新鲜的玫瑰花放在屋子里,客厅,餐厅,卧室,到处都妆点着白玫瑰花。

    “蓝草,你去过那边的花房吗?”张晴晴站在窗台前看着不远处的花房。

    蓝草一下就回忆起刚刚认识夜殇,被他带到花房的那一个晚上……

    画面太让人脸红,她不敢多想,甩了甩头问,“张晴晴,你不是有话要和我谈吗?该不会就是要和我谈花房的事吧?”

    张青优雅的转身,红唇一弯,嫣然一笑,“当然不会,我只是想在和你谈正题的时候问问你知不知道白玫瑰对夜殇来说代表什么?”

    “那你呢?你知不知道呢?”

    “我?”张晴晴没有想到她会反问自己,她稍微愣了一下,然后故作轻松的耸耸肩说,“我当然不知道了,因为我没有机会成为夜总的女人,而你就不同了,你连他的孩子都怀上了,我猜测夜总一定告诉你很多有关他的秘密,为此,我就好奇的问你而已。”

    闻言,蓝草笑了,“抱歉,如果你只是因为出于好奇,那么我就没必要回答你了,你还是赶紧说正事吧,你到底要和我谈什么?”

    “难道你就不好奇吗?夜总这么喜欢白玫瑰,这背后一定有什么故事,你一点都不好奇吗?”

    “不,我现在一点也不好奇,因为夜殇早就告诉了我白玫瑰对他来说是怎样的存在,不过为了保护夜殇的隐私,我不会跟你解释这些,你还是赶紧说正事吧。”小说娃小说网na

    “是吗?有关白玫瑰背后的故事,夜总早就个告诉你了?”张晴晴不愿意相信蓝草的话,所以再次跟她确认。

    对于她一直执着问白玫瑰的事,蓝草不耐烦了,“张晴晴,我看在你是方姨的女儿的份上,我才那没有耐心的对待你,要不然,我才懒得和你说话,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蓝草都这么说了,张晴晴要是再装糊涂的话,那就太不聪明了。

    她走到沙发前坐下,看着蓝草,微笑的说,“好吧,我们暂且不聊白玫瑰的事,不过在结束这个话题之前,我还是有必要告诉你,据我所知,这栋别墅里的花房里之所以只种植白玫瑰这么一个品种,那是因为白玫瑰是白小姐的幸运之花,也就是说,白玫瑰是为了白小姐而种的,这背后有着一段怎样的浪漫爱情故事,我就不清楚了,蓝小姐你若是好奇的话,可以去了解一下。”

    蓝草蹙眉。

    白小姐?又是那个白依依?

    “蓝小姐,您知道白小姐是谁吧?”张晴晴又是问道。

    蓝草眯起眼,“你有什么话就直说,不用总是试探我。”

    看到蓝草不耐烦了,张晴晴不紧不慢的说,“蓝小姐,白小姐和夜总即将结婚的消息已经公开了,我想你也早就知道了,我刚才说想和你谈谈,就是为了传达白小姐给你的话的。”

    蓝草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这才淡淡的问,“她要你给我传什么话?”

    看着她优雅喝茶的样子,张晴晴暗自冷笑,脸上却依然挂着优雅的微笑,说,“因为白小姐忙着筹备她和夜殇的婚礼,所以一直没有时间来别墅这边看望你,她让我转告你,她即使成为夜总的妻子,也不会介意你和你肚子里孩子的存在,所以你完全可以没有顾虑的在这里养胎,直到生下孩子为止,她都不会来这里打扰你。”

    蓝草默默的听着,等张晴晴说完,她脸上没有什么不悦的情绪,很平静的问,“就这些吗?她还让你给我转告什么话?”

    这些还不够吗?

    张晴晴惊诧的看着蓝草,一般的女人听到这样的话,早就伤心欲绝了,可她为什么表现得这么的平静?

    她直接问,“蓝小姐,听了我传达白小姐的话之后,你一点都不生气吗?”

    蓝草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说,我为什么要生气?人家白小姐说的也没有错啊。我有生气的必要吗?”

    “你说你不生气,其实你心里也不好受吧,夜总结婚了,但结婚的对象不是你,怀着他孩子的你一定又愤怒又伤心,同为女人,我能理解你现在的心情……”

    “张小姐,你说完了吗?”蓝草微笑的打断她。

    “没有,我还有很多话要和你说……”

    “那你就继续吧,我要给夜殇打电话了,你不介意的话就继续说下去,不过我会让夜殇也听听你在说什么的,不介意吧?”蓝草一边说,一边拨通了夜殇的的手机,并且设置了扩音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