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科幻小说 > 第九特区 > 第八四二章 争吵
    秦禹在酒店内思考了足足两三个小时,最终还是下定决心,要以股份为抵押,去跟银行贷款,无论如何都要试着上马铁路项目。

    秦禹不是一个优柔寡断,拖泥带水的人,他既然心里已经有了决断,那立马就会付之行动,所以第一时间给吴迪打了电话。

    “喂,你踏马又喝多了?这都几点了,你给我打电话!”吴迪迷迷糊糊地问道。

    “急事儿。”秦禹挠了挠头回道“铁路的项目,我这边已经谈的差不多了。现在手里缺资金,我想跟你商量一下,把药厂股份抵押出去,跟银行贷一部分款。”

    吴迪愣了半天,缓缓坐起身说道“你是不是有点上头啊?这么干风险有多大,你心里有数吗?”

    “任何事儿都有风险。”秦禹果断回道“我认准这个事儿了,想上。”

    “呼!”

    吴迪长长出了口气,思考半晌说道“你能不能挤出来点时间,回来当面聊一下?”

    秦禹低头扫了一眼手表“可以,我现在就订票往机场赶,最晚下午就能到松江。”

    “行,那你回来谈吧。”

    “嗯,就这样。”

    话音落,二人结束了通话。

    ……

    凌晨六点多钟,秦禹带着小白,察猛,开车赶到了燕北机场,乘坐最早一趟航班,直飞奉北。

    三人抵达奉北后没有任何停留,买了轻轨票,又火速赶到了松江。

    下午两点多钟,松江北站的出站口,秦禹强忍着困意,刚想给老猫打个电话,就听见有人在旁边喊自己“小禹,这边!”

    秦禹一转身,见到可可秀发披肩,穿着风衣正向自己挥手。

    “你咋来了?”秦禹问。

    “吴迪跟我说的。”可可俏脸没什么表情地回了一句,转身就冲察猛和小白说道“你俩跟瑾勋去吃点东西,我和这沙雕谈谈。”

    “哦,好。”察猛立即点头,带着小白就冲于瑾勋那边走了过去。

    “怎么了?”秦禹见可可有些反常“公司有啥事儿吗?”

    “你吃饭了吗?”可可见秦禹脸色蜡黄,精神状态极为不好,才轻声问了一句。

    “没有啊,昨晚一夜没睡,早晨七点多就上飞机了。”秦禹摆手回道“一大堆事儿,我哪有功夫吃饭啊。”

    “走吧,去吃点东西。”

    “姐姐,我找吴迪是谈事儿,挺急的……!”

    “我知道你要找他谈什么。”可可转身就走“先吃饭,我不会耽误你时间的。”

    秦禹眨巴眨巴眼睛,只能跟了过去。

    ……

    土渣街上,一家很小的特色餐馆内,秦禹连吃了两碗米饭,又喝着汤问道“你到底要说什么事儿?”

    “股份不能动。”可可捋了捋发梢,眼眸流转地看着他说道“这么做,风险太大,也是对我们不负责任。”

    “怎么不负责任了?”秦禹问。

    “你,我,吴迪,手里的股份加一块,是可以完全控股的,但你要拿着自己那一份,去跟银行贷款,一旦出了问题,药厂的股份平衡瞬间就会被打破,产生变故。”可可公事公办地说道“……吴迪,我,可能都会对公司一些事情失去控制。”

    “我是跟银行质押股份的,在还款期间,股权还在我手里啊!”

    “可你要还不上怎么办?你项目要是失败了,又怎么办?”可可喝问道。

    秦禹皱了皱眉头“这个事情确实有一些风险,但成功的几率也不小。燕北有顾言帮我攒局,我跟他在一块处了一年多,他如果没有一定把握,那自己不会掺和,更不会让我掺和。”

    “你有一定把握是不行的。”可可黛眉轻皱地劝说道“药厂内部现在本来就风起云涌,卢伟德的事情刚过去多久,你忘了?家里还没安稳,你就要硬上铁路项目,这不是一个深思熟虑后的决定。”

    “铁路项目的很多细节,你并不了解,我要上,就肯定有一些把握。”

    “你有什么把握?!铁路项目现在还只在计划阶段啊,大哥!这事儿从立项到结束,可能会花五年,甚至十年时间。在这期间,你的股权都是质押在银行的,你在董事会里做的每一个决定,都要跟银行商量。人家要对你的各种决策,做出风险最低的评估,以防自己利益受损。”可可也不知道为什么,表情十分激动地冲着秦禹嚷道“说白了,在你贷款的这段时间,你手里掌握的股权是虚的。银行有权否定你一些关键性的决策,到时候大股东之间一旦出现分歧,我和吴迪俩人不一定能掌控局面。”

    “你不要跟我喊。”

    “我没喊!”可可瞪着大眼睛吼道。

    “……可可,这个股份是我自己的对吧?”秦禹被吼的有些上头,语气也有点冲地说道“我是不是自己有权利决定用它干什么事儿?!”

    “我看你是去了一趟燕北,受了人家的刺激,只想着一步登天,伸手够到什么东西。”可可将小手重重地拍在桌子上吼道“你一句话,我把整个于家都带到松江了,我们能依靠的只有你,如果你的股权出现问题,我们怎么办,你想过吗?!”

    秦禹被骂地怔住。

    “股份是你的,这没错,你有权利决定它用在哪儿。”可可大眼睛通红地看着秦禹,直接转身说道“你把它拱手送给别人都没关系,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你回来!”

    秦禹喊了一声,可可没再鸟他,只快步向外面走去。

    “你看你咋说一说就急眼呢?”秦禹立马没脾气了,急匆匆地追了出去,但刚到台阶,就见到吴迪迎面走了上来。

    “别追了。”吴迪拦了一下。

    “你咋想的啊,大哥?”秦禹很无语地看着吴迪说道“我要抵押股份的事儿,你跟她说什么啊?”

    “……你是不是脑子不好啊?”吴迪也很无语地反问道“你要拿自己股份抵押给银行,那是能瞒住的事儿吗?这大家早晚不都会知道吗?”

    “不是……!”

    “别不是了,我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你进来咱俩聊聊。”吴迪拉着秦禹,再次回到了包厢。

    ……

    楼下。

    可可气地坐在车里嚎了起来,一双大大的眼睛里噼里啪啦的往下掉着泪水,哭的鼻涕冒泡“……傻b,渣男,没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