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科幻小说 > 第九特区 > 第二二零章 他欠我个人情
    吴文胜倒下还没有半分钟,枭哥的汽车就赶到了现场。司机见到路上躺了三个人,立马就点了一脚刹车。

    枭哥降下车窗,探头往外扫了一眼,就借着明亮的汽车灯光,看清楚了吴文胜的面容。

    “死了?”大黄目光惊诧的说道。

    枭哥短暂迟疑一下,立马摆手喊道“车别停,往前追,快点。”

    司机回过神来,立即猛轰着油门,捋着路右侧向前追去。

    又过了三四分钟左右,齐麟带人气喘吁吁的赶到了现场,并且也第一时间注意到了地上躺着的三个人。

    短暂愣了一下,齐麟迈步上前,仔细的辨认了一下三具尸体后,也认出了惨死的吴文胜。

    “谁弄死的?”跟在齐麟身后的小伙,表情惊愕的问了一句“不是应该有人接他的吗?”

    齐麟望着吴文胜的尸体,表情凝重的回道“想让他死的人可太多了。”

    说完,齐麟捏起衣领上的对讲机,转身走到旁边喊道“老二,吴文胜死了。”

    “什么?死了?”马老二声音惊诧的回道“你咋给干死了,小禹说要活的。”

    “不是我干的……。”齐麟站在路边,低声就冲马老二解释了起来。

    几分钟后,汽车马达轰鸣的声音响起,改装皮卡从前方返回,齐麟皱了皱眉头,右手拇指推开了手q保险。

    车门弹开,枭哥梳着小辫跳了下来“他是被接应的人打死的,对方就一台车。”

    齐麟面无表情的看着枭哥“我好像见过你,在江州。”

    枭哥吸了吸鼻子“那是另一个事儿了,跟这个没关系。”

    齐麟闻声沉默。

    “在江州咱们是各干各的活儿。”枭哥低头检查了一下吴文胜的尸体,轻声补充道“但这次事儿,咱们是站一条线的。”

    齐麟关上手q保险“你没追上?”

    “你看我车轮胎。”枭哥话语简洁的回应着。

    齐麟闻声抬头,仔细扫视了一下皮卡越野,才发现它左右两侧的前轮胎全部瘪掉了。

    “这是有预谋的杀吴文胜。”枭哥站起身回道“路上铺了拦车的倒刺,我两个防爆胎压上去就碎了……追不上了。”

    “就一台车?”齐麟问。

    “对。”枭哥点头“估计是有人不想让吴文胜回松江受审。”

    “……猜到了。”齐麟皱眉骂道“就差两步路的功夫。”

    “差多了。”枭哥毫不犹豫的反驳道“对面能在这儿杀他,就能在别的地方杀他。我估计之前他没被干,对方应该就是想借他的手报复一下这边。”

    齐麟斟酌半晌点头“也对。”

    枭哥低头捧起一把白雪,使劲儿搓了搓双手后说道“一会人太多,我不方便留这儿了。你告诉那个秦禹,他应该谢谢我。”

    “谢你什么?”齐麟愣住。

    “这愣小子一直想抓我,可我却在路面上一直给他递证据。”枭哥冷笑着说道“没有我,他能那么顺利拿到吴文胜家族贩枪的证据吗?他欠我人情。”

    齐麟回过神来“我会把话带给他。”

    “来,过来搭把手,帮我们把轮胎换了。”枭哥招呼了一声。

    齐麟短暂犹豫一下喊道“跟我帮帮忙。”

    ……

    十几分钟后。

    马老二匆匆赶到现场,脸色煞白的看着地上直挺挺躺着的吴文胜,顿时无语的骂道“槽,他凉了,咱咋交差啊?”

    “吴文胜身边的人想弄死他,这谁能防住?”齐麟皱眉回应道“咱也尽力了,该咋说咋说呗。”

    马老二伸手擦了擦脸颊,语气无奈的喊道“行了,都别看了,把他赶紧抬走。”

    齐麟闻声上前“吴雄呢?”

    “跑了。”马老二皱眉回道“生活区里的路太乱了,他身边又有人,我追了两三公里,最后还是没摁住他。”

    “吴文胜都死了,感觉他也活不长。”齐麟倒是看得很开“算了,这边太乱,咱抓紧撤了。”

    “来,收拾收拾。”马老二拍手就冲众人吼着。

    ……

    凌晨三点多钟。

    驻军医院内,二四六层数间急救室的灯全部亮着,几名护士推着各种器材和药物,一路小跑着的来回走动。

    一楼大厅。

    李司领着拄着拐的秦禹等人,大步流星的奔着楼梯方向走去。他们刚刚赶到长吉,乘坐的还是运送煤矿物质的列车,因为这个时间已经没有载客列车在运行。

    楼梯口处,一名军士见到老李后迎了下来“您是李司吧?”

    “是。”李司表情急迫的问答“我侄子在哪一层?”

    “在六层。”

    “他……他情况怎么样?”李司声音带着颤音问道。

    “医生一直没出来,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军士轻声回应道“不过我听护士说,他送来的还算比较及时。我们中控室调的直升机过去把人拉回来的,在路上就挂了血浆……人应该能保住。”

    老李听到这话,才稍稍松了口气,态度十分客气的抓住军士手腕“谢谢了。”

    “谢啥谢,王会长一句话,我们领导抗命也得给办啊。”军士一笑,伸手招呼道“这边走。”

    “好,好。”老李点头,迈步跟着军士就往楼上走。

    ……

    十几分钟后,急救室门口。

    老李正焦躁的在走廊内来回渡步时,跟他一块来的贴身跟班,就凑上来说了一句“长吉安平区的一个警长,已经到院内了。他要见您,说要跟您解释一下事情经过……。”

    老李一愣,言语极其粗鄙的骂道“解释他妈了个b,就是他们搞的鬼!”

    跟班闻声没敢接话。

    老李阴着脸又走了两步,背手看向秦禹说道“你去处理这事儿。”

    “好。”

    秦禹点头转身,冲着齐麟,马老二,还有朱伟喊道“你们跟我下去一趟。”

    ……

    大院内。

    之前在安平警司接待老猫和朱伟等人的那个警长,表情极为难看的拿着电话说道“槽,你们这弄的是什么事儿?要么你们当场把人干死,要么你们把人绑了。你说……这弄的半死不活的运回来了,还搞到了驻军这里,你让我怎么接?我怎么跟松江那边解释?是啊,副司长都发火了,说你们台庄警司的全是废物,一件心领神会的事儿都干不好……行了,别哔哔了,等我电话,你准备找人顶缸吧。”

    说完,警长推开车门,领着三个同事就走了下去。

    医院正门处,秦禹面无表情的拄着拐,领着马老二,齐麟,朱伟等十几个人迎面赶了过来。

    “你好,您是松江来的吧?我是安平区警司,二队………。”警长迎面上前,动作利落的伸出了手掌。

    “嘭!”

    秦禹腋下架拐,单手将警长拽过来,一拳就打在了他的脸上。

    “你们干什么?”后面的警员急了,指着秦禹吼了一声。

    “干什么?!”秦禹挑着眉毛,回头吼道“来,你们告诉告诉他,咱要干什么。”

    “呼啦啦!”

    十几个人瞬间一拥而上,扯着三个警员摁在地上就是一通爆踢。

    dijiuteq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