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科幻小说 > 第九特区 > 第二三二章 混乱的斗殴
    喜乐宫顶层走廊内。

    秦禹和老猫刚从楼梯走上来,就见到里面十几个人混战在了一起,打的噼里啪啦,十分激烈。

    “哎呀呀,这么多人打起来了。”老猫此刻还抱着别溅自己一身血的心态说道“等一会,等安保上来咱俩再走吧。”

    秦禹抻着脖子往前瞧了瞧“不……不太对啊,我怎么看着那个挨揍的像是朱伟呢?”

    “啊?”老猫一愣,仔细又往前看了看才回道“卧槽,还真是朱伟!”

    话音落,二人迈步就往前跑。与此同时秦禹低头摸了一下裤兜,想找工作证,但摸了两下才想起来,自己今天换衣服了,证件根本没带。

    “别动,都别动。”

    “住手。”

    老猫率先冲过去,扯脖子喊道“黑街警司的,都给我靠边站。”

    众人闻声回头,其中一个壮汉打量了一下老猫的着装,扯脖子回道“你有证啊,还是有衣服啊?”

    “你跟我说话呢?!”老猫指着对方骂道“给我靠墙站好。”

    “我站尼玛。”壮汉二话没说,一拳就砸了过来。

    老猫侧身一躲,面容惊愕的喊道“你还敢动手是吗?”

    “揍他。”

    走廊内已经打疯了的众人,也根本没在乎老猫是不是真的警司人员,只看他想插手,立马就冲过来俩人,抡拳头就打,抬脚就踹。

    老猫被架在墙角,左手护着脑袋,右手霹雳啪啦的就开怼。但由于他体格不壮,个人素质也一般,所以很快就被捶了个乌眼青。

    “嘭!”

    秦禹冲过来,一脚蹬在左侧壮汉的腰上,后者当场退了两步。

    “啪!”

    秦禹顺势抓过这人的头发,使劲儿向后一拉,同时膝盖猛然提起,嘭的一声撞在了壮汉的侧脑上。

    “咕咚!”

    壮汉趴在地上,当场就不动了。

    走廊门口处,朱伟,付小豪,丁国珍,刘子叔,马老二等人已经陷入到了全面劣势,因为对方是比他们晚来的,酒还没咋喝,绝大部分人都处于清醒的状态。

    有人曾经说,三分醉酒拳打武林高手,七分醉酒能干泰山北斗。

    但有点生活阅历的人,仔细一品这话,就会发现这纯属是一句要命的坑人话。因为醉酒的人不管从个人反应,还是从身体协调性上来讲,那都跟清醒的人比不了。而马老二他们从晚上到现在,已经连喝两顿了,持续数个小时血拼,那基本都处于在双腿打晃,看人重影的状态。

    说白了,就众人这种状态,都不用别人打,可能自己走走道就能摔倒了,那还怎么去跟对方斗殴?再加上明飞他们来的时候,就有十多个人,而包房那边还有七八个朋友在提前等着,所以单纯以人数上来讲,对方也是优势。

    门口处。

    马老二被两三个人踢的已经起不来了,双臂护着脑袋,只扯脖子喊“枪,上我包里拿枪。”

    “枪?我特么再给你个大炮呗?!”明飞站在人群后面,上去就冲马老二的脑袋上蹬了两脚。

    包房内,刚才已经彻底喝多了的齐麟,之前一直躺在沙发上睡觉,等门口打起来了两分钟后,他才被剧烈的声响吵醒。

    齐麟甩了甩脑袋,盯着门口看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这是打仗了,随即顺手抄起两个酒瓶子,直愣愣的就冲了过去。

    “嘭!”

    “嘭!”

    两声脆响泛起,两个酒瓶子碎裂,齐麟一手掐着一个锋利的酒瓶子嘴,冲着人群就开捅。

    “当当!”

    左侧,明飞抄起地上的垃圾桶,宛若灌篮一般冲着齐麟的脑袋上连砸了两下。

    齐麟木然回头,两步就窜了上来。

    “干他!”明飞指着齐麟吼道。

    话音落,左右两侧冲上来三人,伸手就拽齐麟衣服。

    “噗嗤!”

    “噗嗤!”

    “……!”

    齐麟左右开弓,连捅数下后,坚硬的酒瓶嘴在扎到人骨头上后,竟然再次崩裂。由此可见他下手多狠,用劲儿多大。

    三人被捅开后,齐麟踉跄着就冲向明飞,一脚踹在了他肚子上。

    明飞仰面撞在墙上,本能抬手就挡住身体要害。

    “噗嗤!”

    齐麟一酒瓶子捅过去,扎在了明飞腰间,顿时鲜血横流。但他还没等扬手捅第二下,走廊向里的方向就再次冲出来四五个人。

    “揍他。”

    地上被酒瓶子捅了的壮汉起身,招呼着同伴,围着齐麟就猛踹猛打了起来。

    齐麟刚开始还有空间左捅一下,右捅一下,可对方人群一围上来,他就毛的空间都没有了,直接被三人拽倒,咕咚倒在了地上。

    明飞迈步要向左侧退去,但齐麟右手抓着他的胳膊,也使劲儿往下一拽。

    地上有血迹,比较湿滑,明飞被抓的一下没站住,也趴在了齐麟旁边。

    “嘭嘭嘭!”

    齐麟用脑袋玩命的撞着明飞的脸颊,而外面围着的人,则是也在霹雳扑咚的踹着他。

    走廊口处,之前躲过两场恶战的秦禹,今天终于变成了主力。因为就他没有喝多少酒,头脑还很清醒,所以帮着老猫干翻两人后,直接就从走廊消防箱子内拽出了一把刃口很钝,柄杆也很短的消防斧。

    刷着红漆,系着红绸子的消防斧一亮出来,正在踢着朱伟的两人就向后退去。

    “嘭!”

    秦禹也没废话,迈步上前双手反拿着消防斧,用斧顶一侧,冲着一个小伙的后背就砸了下去。

    一声闷响后,小伙抻着脖子弯着腰,直接趴在了地上惨嚎了起来。

    这一下,秦禹大概也就使了三分劲儿。因为消防斧非常沉重,他如果真要铆足了劲儿捶下去,那能给对方屎都砸出来,一定就出人命了。

    干躺下一人后,秦禹拎着斧头上前“,今天谁跑谁是孙子。来来来,都过来,我能还手,我跟你们干。”

    说完,秦禹瞪着眼珠子,抬手就用斧刃一头抡向了人群。

    “呼啦啦!”

    众人轰散。

    “跑尼玛啊,不要干吗?!”秦禹瞪着眼珠子就要冲着右侧的壮汉砸去。

    “嘭!”

    就在这时,秦禹感觉身后被人踹了一脚,随即猛然回头,看见一群安保已经冲了过来。

    “给你脸了,大年三十你砸场子是吧?!”

    领头的安保人员,虎着脸吼道“给我收拾收拾他们。”

    dijiuteq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