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科幻小说 > 第九特区 > 第二四九章 全线沸腾,火速支援老二
    马老二拎着扎枪加入战团,直愣愣奔着刘子叔方向赶去。

    四五个小伙见到马老二,立马迎面冲来,抡刀就瞎胡砍了起来。

    马老二虽然不会啥功夫,也没当过兵,但他从小到大那都不是善茬,在土渣街混这么多年,那在打架斗殴方面,真算得上是身经百战。

    他干仗除了有魄力之外,那就是贼,下手黑,动作利索。你要盯着他看,很难发现他有啥大开大合的动作,即使拿着扎枪,也是不轻易动手。

    四五个人一冲上来,马老二就将自己后背靠在了旁边汽车上,双眼盯着他们的肢体动作,见到这帮人一抬臂要抡刀时,立马就弯下了腰,同时右小腿极快极狠的横摆。

    “啪!”

    马老二右脚贴着地面扫过去,当即踢到了右前方一名小伙的立足腿上。对方身体一打晃,双脚踩在溜光的冰雪路面上向前一滑,整个人咕咚一声就坐了个大屁墩儿。

    “噗嗤!”

    对方一倒,马老二迎面就是一枪刺,捅在了青年的小腹上。

    扎完一枪,马老二立即贴着汽车横移两步,眼快手狠,也没管砍向自己的刀,抽冷子一枪就捅在最近一人的肋部上。

    “卧槽!”

    被扎的小伙吼了一嗓子,本能的瞎抡着坎刀向后退了数步。

    “来来来,都别跑,老子全给你们扎死。”马老二这时不再躲避,硬扛着后背挨了两刀后,冲着最前方俩人,上去就扎。

    “噗嗤!”

    锋利的枪刺捅进对方马仔的大腿,直接将皮肉刺穿。

    马老二咬着牙,双手使劲儿一拧扎枪杆,对方疼的嗷一声,本能后退拔出枪头,转身就跑。

    “嘭!”

    马老二也没追,回头一个鞭腿扫在地上那青年的脑袋上骂道“c你们妈的,老子揍你一次,让你记一辈子。”

    青年瘫坐在地上,捂着腹部一个字都没敢说。

    “给我往死打。”马老二打跑四五人后,站在汽车旁边吼道“啥时候他们喊服了,叫爷了,啥时候算拉倒。”

    街道入口处。

    徐洋此刻也刚刚带人赶到,正急迫的往人群里冲,想把马老二领来的马仔打散。

    上百人斗殴,惊动了河岸两侧的住户,有不少人已经打开窗户,向楼下望去,看着热闹。

    旁边的赌档房内,一个马仔急匆匆的从外面推门走进来,冻的直搓双手说道“老板,外面闹大了,他们两伙加一块得有一百多人。”

    胖老板闻声抬头“打起来了吗?”

    “已经打乱套了。”马仔龇牙说道“马老二都到场了,拿着扎枪已经开捅了。”

    胖老板闻声沉默半天,突然站起身喊了一句“去楼上楼下把咱们人喊出来。”

    “啥意思啊,哥?”马仔懵b了。

    胖老板推开柜台小门,走出来喊道“拿东西,都给我出去帮帮马老二。”

    “你不是说不掺和吗?”马仔有点费解的问道。

    “牛振和刘子叔闹矛盾,那跟咱们一点关系都没有,谁就是死在咱门口,那我也可以当做没看见。”胖老板话语简短的回道“但南阳那边来了几十号人,要在这边喊口号,那这就不是个人冲突了,这是地面上的冲突。的,对方踩线了,那就必须得干他。”

    “真帮啊?”一个打牌的壮汉站起来问道。

    “帮他,”胖老板背手吼道“都给我出去整。”

    大约十几秒后,又是二十多人,蜂拥着冲出了赌档,二话不说冲着南阳那边开来的人马,上去就是一顿爆捶。

    ……

    街道上。

    两台拉货的板车正在极速飞驰着,副驾驶位上,一个脏兮兮的壮汉,腿上放着一把寒光四射的工兵铲,左手掐着烟,右手拿着电话,小眼睛被烟熏的眯缝着说道“是啊,我最多再有两分钟就到位了。槽,我特么正在给环卫署干清雪呢,一听这边干起来了,我马上就来了。”

    “南阳那边开过来多少人?”

    “多少人能怎么的啊,咱还能看着老二在自己地面上折了吗?!”壮汉吐着烟回道“这个裴德勇就是心里没单位了,还来这边嘚瑟了,今晚肯定给他砸趴下。”

    “行,我也往那边赶。”

    ……

    土渣街上。

    之前跟马老二介绍裴德勇情况的大哥,手里拎着一把老式喷子,摆手喊了一句“都给我上车,去马沟。”

    “等会辉子,”门市房内冲出来一名中年,身上穿着皮夹克跑过来“我跟你一块去。”

    “来上车。”辉子摆了摆手。

    中年闻声坐在后座上,语气急迫的问道“我用不用再叫点人?”

    “不用了。”辉子拽上副驾驶车门,笑着回应道“最多十分钟后,马沟旁边就得让人填满了。光我知道的,正在往马沟赶的,就至少得有二三百人。今晚裴德勇肯定是得被干的拉胯了。”

    “卧槽,这么多人啊?!”

    “你以为呢?我明告诉你,马老二等这一仗,已经等很长时间了。他事先就跟我通过风,只要裴德勇不上道,那就肯定干他。”辉子眯着眼睛说道“今晚往马沟去的人,有一部分是马老二自己谈下来的,有一部分是冲着马老二身后的警司背景去的,还有一部分那是老马活着的时候交下来的朋友。你算算,这是啥号召力?”

    “哈哈,那有意思了啊,快快,往马沟走。”中年摆手催促了一句。

    以土渣街为中心的路面上,有大批平时看不见的汽车,都在成群的向马沟汇聚着。

    ……

    十几分钟后。

    河岸旁边的街道已经被汽车堵死,十人一队的人群,全部徒步跑了过来。

    车队旁边的徐洋,回头看了一眼这乌泱泱赶来的人,瞬间头皮发麻“卧槽,他们来的人太多了!”

    “跑吧,拽着牛哥上车吧!”

    “别要车了,穿冰面跑。”

    “……!”

    裴德勇一方的人,在见到对方一眼望不到头的队伍后,全都没有了继续干下去的心思,掉头就往冰面上冲。

    “给我剁!”

    辉子持刀指向前方吼着。

    路前方,马老二领着二十多人正在追砍牛振,而后者则是狼狈不堪的从河岸斜坡滚了下去。

    dijiutequ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