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科幻小说 > 第九特区 > 第六六三章 李元震的分析
    秦禹看着可可的回复,有点哭笑不得,不过他心里确实有过那么一瞬间的纠结,但却而代之的是冷静。

    韩桐已经侧面承认了,货就是欧盟区放过来的,而且价格还极低,这就让秦禹不得不相信顾言说的话,欧盟区在南沪插旗做这种买卖,目的肯定是有些不纯的。

    秦禹由于经历问题,虽然信奉的是现实主义,也一直秉承着向钱看,向厚看的原则,但他毕竟是个本地产的“老雷子”,对家乡也很眷恋,很有归属感的,所以你让他去帮着欧盟区往松江倒腾响儿,这事儿确实有些触及他心里的底线。

    钱怎么都是赚,而庆幸的是秦禹现在可以选择不跪着赚。

    如果再继续追究秦禹内心更深层次的想法,那就是他觉得自己做一件违背基本道德和原则的事儿,可能会短期收获很多回报,但注定是走不长的。

    说白了,这件事儿看似只是倒腾响儿,赚点踩线钱的生意,可背后却有无数复杂的政治争d和商业争d在里面……那稀里糊涂的掺和进去,可能自己会死的比老徐还要惨。

    所以,秦禹在回来的路上,心里就已经做出了决定,他不会跟韩家合作的,可这事儿要怎么回复呢?要怎么拒绝才显得自然,且不会伤及到韩家的脸面呢?更不会把吴迪牵扯进来呢?

    秦禹有些上火,一路上都在思考着对策。

    ……

    医院内。

    李元震坐在鲁荡旁边,轻声说道“我跟学院打完招呼了,你可以下个月在回去上课。”

    “呵呵,行,在这儿呆着咋地也比学校舒服啊。”鲁荡一笑,吃着水果,岔开话题问道“哎,你刚才说韩桐去找秦禹聊了,是聊你之前说的那个事儿吗?”

    “是!”李元震点头“韩家的意思是要把松江那边交给秦禹来做,而且给他开的条件很优厚!”

    “不是,我他妈就闹不懂了。”鲁荡一听这话,顿时愤愤不平的骂道“这个秦禹现在就这么吃香吗?怎么谁有好事儿,都主动找他呢?他有啥招人稀罕的呢?”

    “鲁荡,你知道你最大的问题是啥吗?”李元震插手问道。

    “是啥啊?”鲁荡一脸疑惑的问道。

    “你最大的问题,就是只认为自己牛b,却认为别人都是傻b!”李元震皱眉说道;“秦禹要是真啥能耐没有,那冯玉年能看上他吗?吴迪能看上他吗?甚至连小三曾经都拉拢过他,你不知道吗?”

    鲁荡闻声撇了撇嘴“我到不是说他啥能耐没有,就是觉得他这种一没背景,二没钱的穷b都能窜上来,真他妈是世道变了。”

    “你这心眼……哎呀,也真是只能在夜场里呼风唤雨了。”李元震十分无奈的评价了一句。

    “你别bb!”鲁荡斜眼骂道“我是真小人,但你绝对是伪君子!你敢说你不嫉妒他?!你敢说就他这种背景的人,突然有一天能跟你平起平坐了,你心里能平衡?”

    李元震一愣“我懒得跟你争!”

    “我就是弄不明白。”鲁荡恶狠狠的骂道“松江混地面的那么多,为啥韩家就非得找秦禹做这个事儿?为啥?”

    “这还用想吗?!”李元震翻了翻白眼,伸手扇了鲁荡一个小嘴巴子“我看你傻了吧唧的真他妈来气!药厂要成立了,未来的格局是,幕后大佬肯定有一票否决权决,但具体做决策的人肯定是吴迪,而韩家和秦禹都是干具体事情的高层,说白了,一个出钱,一个出力,可却没有什么话语权,明白吗?”

    “你继续说!”鲁荡点头。

    “对于吴迪来讲,秦禹目前体格是最差的,但也是最好掌控的,所以他一直力捧秦禹,而这样一来就导致韩家的话语权可能再次被削减。”李元震话语简洁凝练的说道“所以,韩桐找秦禹做军火生意,首要目标是完成欧盟区给的任务,其次目的是拉拢秦禹,跟他搞好关系,因为未来或许他们两家抱一块能制衡吴迪,争夺到一点话语权,明白吗?”

    鲁荡听到这话懵了,因为以他的脑容量,很难考虑到这一点。

    “你以为韩桐是白给的啊?他是韩三千最喜欢的儿子之一,19岁就出来自己做公司了,那脑袋是一般人能比的吗?”李元震低声说道“所以啊,我觉得秦禹只要认钱,那很大可能会被韩桐说动。”

    “那你想过吗?!”鲁荡突然转过身,看着李元震问道“如果韩桐让秦禹负责松江的买卖,那未来会不会秦禹的胃口变大,连带着把长吉和奉北的盘子一并吞了?”

    李元震斟酌半晌“很大可能会。”

    “……!”鲁荡闻声脸色大变“哥们,咱们之前跟韩桐可不是这么说的啊!奉北的盘子一定要我们来做,一年一千多个利润,这说啥都不能放出去。”

    李元震皱着眉头“苏正东回来了,估计会和韩桐聊着事儿,到时候看他们咋谈吧!”

    “我的底线就是奉北的盘子,谁动也不好使。”鲁荡不容置疑的说道。

    李元震看了他一眼,没有吭声。

    ……

    轿车上。

    一位带着金丝眼镜,年纪约有三十五六岁的青年,扭头看着韩桐问道“你和秦禹谈的怎么样了?”

    “已经说完了,给他时间考虑考虑吧。”韩桐笑着应道。

    青年斟酌半晌“如果秦禹说不行呢?”

    “你为啥断定他会说不行呢?”韩桐反问。

    “我就是做个假设。”青年插着手,笑吟吟的回道“你就告诉我,如果秦禹说不行,你打算怎么办?”

    韩桐皱了皱眉头,话语简洁的回道“我一年白给秦禹一百万,他不跟我合作,也别吃六爷的货儿。”

    “你有点太宠爱他了吧?!”青年依旧笑着问道。

    “他值一百万啊!”韩桐轻声应道“他如果接了六爷的货,我们很可能会压不住对面的市场!”

    “那你就没有想过,绕开秦禹直接找松江地面上的人做这个生意?”青年话语平淡的说道;“他搞药线,是靠啥把地面上的人全收编了?不就是靠利润吗?而我们现在给的利润,也不比他少啊!”

    韩桐闻声看向青年“苏正东,你到底想干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