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科幻小说 > 第九特区 > 第六六四章 突然身体不适
    苏正东坐在车内,扶了扶金丝边眼镜“我不想干什么,就怕你把秦禹喂的太饱,但最后还养不住他。”

    韩桐皱眉陷入沉思。

    “一年一百万不是问题,”苏正东插着手,声音富有磁性的说道“问题是,你这么捧着秦禹来,他以后会不会变得很膨胀?你想啊,松江地面上的人你控制不了,那六爷如果再给他加价,秦禹的胃口变大,反手管你要一年一百五十万,一年两百万,你究竟给还是不给?”

    韩桐舔了舔嘴唇“有吴迪在中间,秦禹应该不会这么干的。”

    “那好,我再问问你,你和吴迪的合作能维持多长时间?一年,两年,三年,五年?你心里有个准确数字吗?”苏正东又问。

    韩桐扭头看向苏正东“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未来的事儿谁也说不好,一旦药厂合作出现问题,秦禹的立场肯定是站吴迪的。”苏正东思路很清晰的说道“那与其你花钱掌控秦禹,还不如再加注直接掌控地面。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人,无非是求个财字,而这一点,其实我们能满足。”

    “呵呵。”韩桐一笑,扭头看着苏正东问道“李元震是不是给你打过电话了?”

    苏正东一愣“没有啊!”

    “……响儿的事儿,我心里有数。”韩桐沉吟半晌,话语委婉的点道“目前我和秦禹也在谈,所以我们要保持一个节奏,不要各干各的。”

    苏正东沉吟半晌“那你觉得秦禹什么时候能表态?”

    “我会谈的。”韩桐双眼盯着苏正东,一字一顿的回了一句。

    苏正东皱了皱眉头,也没有再说什么。

    ……

    深夜。

    韩桐把苏正东送回酒店之后,第一时间拨通了李元震的电话,轻声冲他吩咐道“你找个时间,叫上导师汪天,去跟秦禹闲聊聊。”

    “聊啥呢?”李元震愣了一下问道。

    “加注,提前跟他聊学生会的事儿。”韩桐低头回道“既然是拉拢,那就要有诚意。”

    李元震皱了皱眉“你刚跟他谈完,我就加注……会不会让秦禹感觉,我们没他不行啊?”

    “你在加价,对面肯定也在加价。”韩桐话语简短的说道“响儿的买卖值多少钱,现如今大家都有数了,你晾着秦禹,他也知道自己的价值,明白吗?”

    “好,我明白了。”李元震点头。

    “嗯,就这样。”韩桐说完,挂断了手机。

    病房内,鲁荡斜眼看着李元震问道“韩桐啥意思?”

    “让我叫上汪天,去找秦禹聊聊,跟他谈学生会的事儿。”李元震如实说道。

    “我就艹他妈了,”鲁荡一听这话,脸都气白了“老子跟你们混了这么久,又是拿钱又是出关系的,搞到现在……我还不如一个后来的秦禹?!你们啥意思,是不是想让他当……?”

    “你别叨叨了,这他妈是我能做主的吗?”李元震也很烦躁的回了一句。

    ……

    第二日,一早。

    秦禹起床之后,坐在窗口发呆。

    “你干嘛呢,不去吃早餐啊?”林成栋笑着问了一句。

    “不去了。”秦禹回过头,轻声问道“哎,最近这两天是啥课来着?”

    “这两天没课啊。”林成栋愣了一下应道“不是参观七区总局吗,上那儿去看过往大案分析啊!”

    秦禹眨巴眨巴眼睛“那你一会过去帮我跟导员请个假吧,就说我身体不舒服,去医院检查了。”

    “你哪儿不舒服啊?”林成栋追问。

    “哪儿都不舒服。”秦禹叹息一声,立马拿起纸笔“我给你写个假条,你直接给导员就行。他要问,你帮我遮掩一下,就了。”

    “行。”林成栋点头应了下来。

    ……

    早晨九点钟。

    秦禹偷摸离开学院,直接打了个车去了之前可可在东浦区注册的公司,并且路上还拨通了刘子叔的电话。

    “喂?”

    “哎,小白最近干啥呢?”秦禹突然问了一句。

    “……没干啥啊,天天给我卖货呢。”刘子叔愣了一下回道。

    “他会卖个毛货。”秦禹斟酌半晌说道“你让他领两个机灵的,来南沪吧。”

    “让他去干啥啊?”刘子叔很疑惑。

    “我身边没有跑腿的,就想起来他了。”秦禹话语简短的回道“你让他开车过来,越快越好。”

    “行,我知道了。”刘子叔点头。

    “记着我昨晚给你发简讯说的那个事儿哈。”

    “嗯,我心里有数。”刘子叔点头。

    “好,就这样。”

    说完,二人结束了通话,随即秦禹又给察猛发了个信息“速来南沪。”

    没过多一会,察猛发了一条极为简洁的讯息回问“干谁?”

    “你踏马有病……谁也不干,我就是想你了。”

    “傻!”察猛看着秦禹回的简讯,顿时翻了翻白眼。

    ……

    松江土渣街。

    小白又换了个贼浪的深蓝色圆寸,身上穿着时尚的宽松运动帽衫,嬉皮笑脸的冲刘子叔问道“哥,你找我有啥事啊?”

    “发配边疆。”刘子叔话语简短的说道。

    小白懵了“哥,这话从何说起啊?”

    “从老大一个电话,要调你去南沪说起。”刘子叔摆了摆手吩咐道“去吧,找三四个机灵点,会办事儿的人跟你一块。”

    “哥,我不想去南沪,也不想去陪老大。”小白有点不乐意“我……我在顶级领导面前有点紧张。”

    “我日尼玛,我不顶级吗?”刘子叔急眼了。

    “……啊,你也顶级。”

    “别废话了,你以为这事儿是谁都能去的啊?”刘子叔不耐烦的催促道“快点准备,开车过去。”

    “……好吧。”小白无奈的应了一声,又试探着问道“能告诉我,要去多久吗?”

    “做好为组织战斗终身的准备。”

    “哥,你真不是人!”小白嘀咕了一句,转身就走“给我半天时间,我晚上走。”

    “一会我把齐麟电话发你,到了待规划区,他告诉你怎么走,你就怎么走。”刘子叔喊了一声。

    “我知道啦。”小白离开了仓库。

    “唉,刚发现个机灵的,就他妈被征召了。”刘子叔叹息一声,低头又拨通了一个监狱警员的电话“喂?哎,兄弟,对,我是子叔,下午我要派律师接见一下他们……对,现在人不是押在咱松江了嘛,我上面还是想往回运作运作……。”

    ……

    南沪警务学院大院内,十几台客车已经停滞,准备去参加参观学习的学员们都准备排队上车。

    “哎,成栋。”顾言睡眼朦胧的走过来问道“秦禹那沙雕呢?”

    “他说身体不舒服,去医院了。”林成栋如实回应道。

    顾言一愣“他昨晚是不是出去了?”

    “嗯,挺晚才回来!”林成栋点头。

    顾言沉吟半晌,会心一笑的骂道“狗日的真鸡贼啊。”

    话音刚落,导师汪天和李元震也走了过来“林成栋,你看见秦禹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