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龙王婿萧战姜雨柔 > 第508章 不自量力!
    萧战俯身,将女人右手无名指上的蛇头银戒拿了下来。

    头顶那束光刚好又亮堂了几分。

    萧战借光仔细端详一番,在银戒内侧看到一行小字——血月。

    不出意外,当是这女人在青蛇帮的代号。

    萧战将银戒放入口袋,利落转身,行至酒吧门外,返身将大门关上。

    随即,他给手下打了电话。

    “来收拾一下霓苑酒吧。”

    正说着,他瞥见脚底那剩下一半的招牌,又道“过几日,找个由头将这酒吧收了吧。”

    说罢,他如闪电般跳入车内。

    苍云街48号。

    萧战深吸口气暗道“可可别怕,爸爸马上赶到。”

    此时早高峰尚未结束。

    马路上人流车流熙攘,萧战的车行至苍云街和大道交叉口就被堵了个结结实实,看上去短时间内难以畅行。

    他凛眉跳出车,一阵风似地跑进了苍云街之内。

    这才发现说是街,更像是一条小巷子。

    周围皆是矮房,看上去颇有些年头了。

    萧战斜眸看到最近一户人家的门牌号——56号。

    看样子,48号就在第五户。

    他凝视片刻,直接跳上了眼前56号人家的房顶,猫着腰一路行至48号,整个人悄无声息趴下了身。

    一阵哭声忽然映入耳廓。

    “你们……你们都是坏人……我爸爸会来救我的……”

    是可可!

    “你爸爸?”

    一个粗犷男声应道,“你爸爸若当真来了,恐怕就是个死人了!小丫头片子,闭好你的嘴,否则老子将你的脑袋拧下来!”

    “呜呜呜……”

    可可哭泣的声音当真低了许多。

    而萧战只觉自己浑身血液滚烫。

    他怎能容旁人如此对待他的掌上明珠?

    “血月那边怎地没动静?”

    另一个声音忽响起,“不是说要来找我们汇合吗?有她在,就算那姓萧的当真找上来恐怕也会被她将魂儿给勾了去?到时候我们岂不是可以兵不血刃?”

    说罢,一阵淫浪笑声响起。

    “兴许在收拾那酒吧的烂摊子吧,再打个电话。”

    “好。”

    烂摊子?

    萧战心下冷笑。

    当下那霓苑酒吧最大的烂摊子就是血月的死尸。

    纵使她再美,也是个死人了。

    “大哥,怎么没人接听呢?”

    狂浪男声带了几分犹疑道,“不会出什么岔子了吧?”

    “闭上你的乌鸦嘴,她来不了就算了,等下我们自己带着这丫头片子去领赏,堵上她的嘴,去!”

    闻言,萧战当即明白了对方刚要带可可转移。

    庆幸自己来得及时。

    再没耽搁,随手就捡起房顶一颗石子朝斜对面的一棵树扔了去。

    树枝发出几声撞响。

    房内很快就走出两个男人。

    “什么声音?”

    那二人朝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其中一人轻巧就爬上了房顶,凝视片刻,发现树枝几下余晃,二话不说就从袖口掏出一把匕首飞了出去,随即听不到半点儿动静才转身道“没什么,可能是风吹的。”

    说罢,他环视一周,目光最终落在了萧战方才所埋伏的方位。

    但此时那里已空无一人。

    嗖——

    男子从房顶跳下,和同伴回到屋内,却傻了眼!

    原本劫持可可的房间内,本是六人,除了可可,还有五个精壮男人。

    但当下,却多出一个身影。

    只见那人一副落拓不羁姿态,甚至还随手拿起桌上的一个苹果——却没有吃,只闻了闻冷道“你们可以死了。”

    说罢,萧战手腕蓦地一动。

    那苹果砸向一个供奉着关公的案桌,本燃着的香烛应声倒下,很快就点燃了一块帘布。

    “你是谁!”

    五个男子当即聚合,其中一人粗暴拎起可可的后脖领,不时朝燃着的案桌瞥去。

    这屋子待不下去了。

    这火若不灭,用不了几分钟,恐怕就会付之一炬。

    乖巧的可可被用力揪着后衣领,却已没有半分忌惮。

    她紧紧盯着萧战。

    方才萧战冲她使了眼色。

    她明白不能轻举妄动,更是用力忍着没喊出一句“爸爸”。

    “我?”

    萧战迈步上前笑道,“自然是来送你们上路的人。”

    “一个人?”

    对面发出一声诧异。

    “不然呢?”

    萧战只觉好笑,“我一个人打你们五人,抓紧时间。”

    话音落下,对面当即传来一阵狂妄笑声。

    “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到你这种不自量力的,今日就算是这丫头的亲爹来了,恐怕也干不过我们五人,还从未听闻有谁在青蛇帮五行僧面前如此大放厥词的!”

    五行僧?

    萧战当即记起好似听过这名头。

    所谓五行,就是金木水火土,听上去怪吓人的。

    可在萧战眼里,和泥塑也没什么区别!

    “好啊,”萧战眸心顿冷道,“那就试试看你们这五行,能有多大的能耐!”

    说罢,他朝那越烧越旺的布帘冷瞥一眼,足下生风,径直朝距布帘最近的那人而去!

    砰砰砰!

    只听三声拳响。

    萧战的三拳皆被对方手臂挡了住。

    “就这?”

    那人眸心尚存惊悸,可发现自己也只是遭受了些皮肉之苦,狰狞笑道,“老子还以为你有什么了不得的!看招!”

    话音落下,他手背忽地“长”出一排铁铸利齿,黝黑的齿尖儿只差将“有毒”二字刻上了。

    但凡萧战不小心中招,恐怕都会沦为阶下囚。

    “老子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青蛇帮五行僧金齿妖的本事!”

    说罢,他挥拳相向,直奔萧战门面。

    可萧战等的就是这一刻。

    不让他亮出家底,又何以一击致命!

    就在那齿尖儿距离萧战门面毫厘之距时,原本好生生站在眼前的萧战,却像是只留了个残影一般,飞身转至了男子身后。

    速度惊人,令人目不暇接。

    男子铁拳已收不回,不得已落了空。

    整个人亦因着惯性踉跄两步。

    可他还没来得及站稳,就感觉自己的后脖颈像是被人撕开了一般,阵阵剧痛传来。

    咬牙回身去看,正是萧战!

    萧战淡定抓住了他的后脖颈,轻道“猪颈肉也就是这手感吧?”

    调侃声刚落下,他左臂猛然向前,不费吹灰之力就将金齿妖整个人横空抡了起来,直冲身后燃着的幕帘而去!

    “啊啊啊——”

    一声惨叫传来。

    “大哥饶命!”

    紧跟着,是识时务的求救声。

    方才耀武扬威的金齿妖,此时就像是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萧战将他横空抡起,却忽的停了手。

    金齿妖眼前的火焰,已经烧到了他的头发,此时正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还有烧焦的味道!

    跟着,萧战眼神冷冽的看向其他人,问道“说吧,你们想怎么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