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夺爱帝少请放手林辛言宗景灏 > 第1073章 大结局
    宗言曦和顾嫌都下来了,关劲还坐在车里,好像忘记了此刻的情况,又好像是在回味顾嫌的话。

    “关叔叔。”宗言曦提醒了他一句,他才反应过来。

    下了车子之后,在顾嫌的带领下,来到了病房。

    “我妈就在里面。”他并没有进去的意思。

    关劲看了他一眼,此刻心里已经有了猜测,只是还不敢相信。

    即便过了这么多年,关劲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顾慧元,虽然上了年纪,但是她样子,他始终记得。

    这时躺在床上的人醒了过来,不经意间看到站在离床不远处的人,眼神错愕了几秒,很快自嘲的一笑。

    她只当是自己眼花了,“临了了,临了了,竟然还会想要见你一面。”

    她长叹一声,“真是,活着都没见,死前还见,有什么意义。”

    “没出息。”她讨厌自己想起他,想的还出现幻象。

    顾离的双腿如灌了铅一样的沉重。

    他心口翻滚了厉害,过了许久才发出声音,“顾慧元?”

    躺在床上的女人,表情明显愣了一下,眼眸慢慢睁大,不可思议的盯着关劲,“你……”

    难道眼前不是幻象?

    幻象的话怎么会说话呢?

    “你,你……”

    她激动,害怕,百感交集,却不知道说什么。

    关劲走了过来,深深的质问,“你躲哪里去了?嗯?我怎么也找不到你,原来你是躲这里来了是吗?”

    顾慧元消化了很久,很久,久到湿了眼眶。

    她的声音沙哑异常,“你找过我。”

    关劲的眼眸微红,“当然,我没你那么无情,可以玩弄别人之后,不吭不响的就走,连个话都不留。”

    顾慧元哽咽,她双唇抖动,眼泪一串一串的往下淌。

    落进她的头发里。

    落进洁白的枕头里。

    病房外。

    宗言曦和顾嫌坐在长椅上,相对无言,只是偶尔听到屋内的说话声,和哭声。

    断断续续。

    从天亮,到天黑。

    对外面等待的人来说,时间很久了。

    可是对于顾慧元和关劲来说,时间又太短,太短。

    他们错过了这一生。

    明明心里有对方,却都没机会说。

    冷静之后,关劲问了医生顾慧元的情况,已经到了最后时刻,就算大罗神仙在,也不能续她的命。

    关劲留下来陪她最后时光。

    他们没有在医院里,而是关劲带着她去了很多地方。

    他们说着自己这些年的生活。

    当顾慧元知道关劲结婚,有了女儿之后,心像是被电钻,给钻了一样的疼。

    她知道,也有心里准备,关劲不可能一辈子单身一人的。

    可是在怎么准备好,亲耳听到她说,还是控制不住情绪。

    当时就昏迷了过去。

    关劲把她送进医院,之后她再问关于自己的事情,他都避开。

    那天顾慧元说想看海,关劲就带她去。

    天空蔚蓝,海浪一层一层的递上沙滩,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腥咸。

    那是来自海水的味道。

    “我走了之后,就把我的骨灰撒海里吧。”她伸手握住关劲的手,\"……没想到,最后的最后,还是你送我最后一程。\"

    关劲抿唇不语,喉咙干涩的厉害。

    “顾嫌……他,是不是我的孩子?”这是他一直想要问的话,也是他一直没敢问的话。

    他察觉顾慧元可能不行了,想要听她亲口说。

    “他已经长大了,能够照顾好自己……”说着她的眼泪就掉了下来,她并不想哭,可是却忍不住,“我亏欠了他太多,作为一个母亲,我并不合格……”

    直到现在,她也没想过要告诉顾嫌他的身份。

    她剥夺了顾嫌享受父爱的权利。

    她是自私的。

    这一辈子她做了太多的错事。

    她很后悔,后悔很多很多的事情。

    如果她当初不走,后来怀孕主动去找关劲,都不会是现在这种结果。

    现在的一切,都是她造成了。

    弥留之际,她看着海说,“给他换个名字吧。”

    说着她扬起头,伸手去触碰关劲的脸,他的样子和以前有变化,眼角有了皱纹,眼眸里是岁月洗礼留下的痕迹。

    “他是……你的儿……子……”

    话音刚落,她的手就垂了下去……

    她走了,在关劲的怀里走了。

    走的很安详,错过了一辈子,最后能在他怀里离开,也是她最好的结局了。

    关劲抱着她很久,感觉着她的身体变凉。

    一滴眼泪落到了她的脸上,慢慢滑落……

    葬礼上,宗言曦看着关劲的样子,好像很多事情,都在一瞬间明白了一样。

    嗡嗡——

    颂恩打来电话。

    她走到一个安静的地方,接起电话。

    不等颂恩说话,她就先说道,“颂恩,我们结婚吧。”

    那边颂恩一度觉得自己出现了幻听。

    不敢相信,“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结婚吧。”宗言曦不是一时冲动,她对颂恩是有好感的,最主要的是,他喜欢自己。

    “好。”

    三个月后,宗言曦和颂恩举行了婚礼,在泰国,一切习俗都是按照泰国的风俗办的。

    因为颂恩的身份,婚礼盛大又隆重。

    江莫寒手术很成功,恢复了记忆,去找宗言曦的时候,刚好是她的婚礼。

    她穿着斜肩,提花丝织和金丝制成礼服,华丽不失优雅,她妆容精致,和颂恩并肩而站,接受着祝福。

    江莫寒想起,她和自己结婚时,她穿着表白的婚纱,面对他时,笑颜如花,那样的天真,那样的纯洁。

    可……

    他辜负了那份美好。

    他失去了,他人生中,最亮的那一颗星星。

    他以后的人生,再也没有光亮了吧?

    “你喜欢他吗?”他呐呐的自语,“大概是喜欢吧。”

    因为他在宗言曦的脸上看到了,从前她对自己那般的笑容。

    如果你幸福,那么,他会祝福。

    余生用我所有的一切,为你祈祷,你的后半生平安顺遂。

    “小蕊,我爱你。”

    虽然我没来得及对你说。

    虽然我知道的太晚。

    可是,那份爱,我会一直藏在心里。

    婚礼在所有人的祝福中结束。

    晚上。

    宗言曦迷迷糊糊睡醒,身边空荡荡的,颂恩不在。

    她起身下床,穿着白色的蕾丝睡衣,乌黑的秀发披散在肩上,她光着脚,踩在地板上,朝着亮着灯光的书房走去。

    房门掩着,露出一条缝隙,她看到颂恩坐在书桌前,好像在写着什么。

    她推开门,“这么晚,你睡觉在这里干什么?”

    颂恩抬头,看见是她,收了写好的东西,放进抽屉,他走过来,拦腰将她抱起来,低头亲了一下她的额头,“怎么不穿鞋,地上凉。”

    宗言曦圈着他的脖子,扬起笑,“我穿鞋了,你还会抱我吗?”

    颂恩笑,“调皮鬼。”

    他抱着她回房间,将她放到床上,俯身下来吻住她的嘴唇。

    宗言曦退缩了一下,眨着无辜的大眼睛,“我困了。”

    颂恩伸手撩起她耳边的碎发,指尖拂过她的脸颊,脖颈,锁骨……

    她的每一寸肌肤都留下了他的痕迹。

    在他进书房前,他们成为了真正的夫妻。

    “刚刚你在写什么?”她问。

    颂恩上来抱着她躺下,说,“你猜。”

    “猜不到。”

    颂恩忽然看着她很认真的说,“言曦。”

    他的心,在她成为自己的女人的时候,彻底的沦陷,他爱她,很爱。

    他想把自己的所有的,一切,都给她。

    包括他自己。

    “我身在政局,很多事情,都未可知……”他侧身将她卷进怀中,紧紧的抱着,“万一有一天,我遇到不测……”

    “胡说什么?”宗言曦捂住他的嘴,“今天是我们大喜的日子,不许说不吉利的话。”

    颂恩闪着温柔的目光扫过宗言曦脸庞,她羞涩的垂眸,想要收回手,却被他捉住,攥在手心里。

    昏暗的光线下,她显得娇媚动人,颂恩凑近她的耳畔,眼神晶亮得恍若夜空闪烁着的星辰,“我想你。”

    宗言曦顿时脸上燥热。

    夜很深,很长……

    旖旎绵长……

    结束了妹妹的婚礼,庄嘉文说要和沈歆瑶去周游世界,把家里的一切要交给宗言晨。

    宗言晨答应,但是他说有些事情,等他办完。

    一个月后。

    他带着慕鸢儿回来。

    慕鸢儿怀孕了,怀的还是双胞胎。

    “当初说好了,谁先有孩子,谁享受,嘉文,你就乖乖赚钱,周游世界,我替你去。”

    然后宗言晨趁着假期还未结束,带着慕媛儿去周游世界,庄嘉文苦逼的赚钱给他们享受。

    三个月之后。

    宗言曦怀孕了。

    得知她怀孕,颂恩放下手里的一切事务,回来陪伴在她身边。

    &nt;现在月份还小,你没必要这么紧张。\"宗言曦看着查阅各种关于孕妇书籍的颂恩。

    颂恩放下手中的书,过来抱着她,紧紧的。

    他就要做爸爸的,难掩激动,眉梢眼角都是神采。

    他很满足现在的生活,心爱的妻子,现在有了孩子,这是他想要的家的样子。

    “我很幸福。”这是他心里的话。

    宗言曦也满足于现在的生活,简简单单的,颂恩是个很好的男人。

    他温柔,顾家,特别是对她,呵护有加。

    让她感觉到,原来被一个人爱着,可以那么幸福。

    是的,她感觉到了幸福。

    她想要这样和他过一生一世。

    “我想要给你生很多,很多的孩子。”她圈住颂恩的腰,伏在他的心口,聆听着他的心跳。

    往往美好都是短暂的。

    宗言曦产期降至,但是颂恩又接到任务,他不得不去。

    “没事,我等你,我会和孩子等你。”她对他说。

    十天过去,颂恩一直没回来。

    宗言曦在家,接到了噩耗。

    颂恩执行任务时,出现了意外。

    “他为了救人,没能在爆炸前出来……”

    对方的话还没说完,宗言曦就昏了过去。

    “慕缇查侯爵夫人!”

    她被送去医院。

    经过六个小时的生产,她生下一命男婴。

    同时也收到了确定信息,颂恩死了。

    听到这个消息,她产后大出血,差点死去。

    林辛言一直照顾着她。

    生怕她会想不开。

    颂恩的葬礼上,她几度哭昏。

    这短暂的时光,是她长大之后,最开心,最幸福的一段日子。

    葬礼结束。

    家里来了一位律师。

    给了宗言曦一份文件。

    是颂恩留下来的。

    是一份遗属。

    颂恩将所有的家产,都留给了宗言曦。

    看着那巨额遗产,她再次泪如雨下。

    她想起她和颂恩结婚那晚,她夜里醒来,颂恩没在。

    她看见他在书房写什么。

    遗嘱上的日期,就是他们结婚那天的日期。

    一结婚,他就把所有的一切,给了她。

    慕缇查家族,世代积累的所有财富。

    这个男人,用自己的方式,不,是自己的所有,去对待他所爱之人。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渐渐振作起来,细心抚养着她和颂恩的孩子。

    可是对颂恩的想念,和悲伤却没少。

    江莫寒想要照顾她和孩子。

    但是她拒绝了。

    “这辈子,我都不会再嫁任何人。”她会守着他,守着他们的孩子,守着家。

    宗言曦至此以后,再也没和任何男性接触过。

    她一直守在慕缇查家。

    江莫寒一辈子没再娶。

    只是远远的用自己的方式,去守着她。

    经管她守着另外一个男人。

    他不嫉妒颂恩。

    因为,确实,颂恩爱她,是全心全意的。

    他用自己的感情,去温暖了宗言曦,让她再次相信爱情。

    这世上的爱,不分先后。

    那年花好月正圆,宗景灏搂着林辛言的肩膀,看着院子里跑跑蹦蹦的孩子们。

    儿孙绕膝,天伦之乐,大概就是如此。

    林辛言的脸上却隐隐藏着一缕惆怅。

    宗景灏知道,她心里最放不下,最担心的就是宗言曦。

    他们唯一的女儿,感情并不顺利。

    前半生遇见了江莫寒。

    失去孩子,经历生死。

    后半生遇见颂恩。

    本以为可以幸福一生,却……

    他伸出手臂,扣住林辛言的肩膀,说,“真挚的感情,一次就够。”

    它会伴随你一生,填满你的心口,让你再也容不下别人。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