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对李晋的事情倒是关心。”赵瘸子意味深长地说道。

    赵婉君嘻嘻一笑,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别乱想了,我和他才见两次面,他就是貌比潘安情圣在世,也没那个本事这样就让本姑娘心动啊。”

    “我完全就是好奇,顺带,他现在可是大土豪,指不定就有什么消息能给他卖上一个不错的价钱呢。”

    赵瘸子笑了笑“所以你今晚熬夜不睡觉也要扒门缝偷听,也是为了满足好奇心跟赚钱?”

    赵婉君一瘪嘴,委屈地说道“说起这个我就来气,那糟老头子,来我们家里还一群保镖暗哨,让我这院子都进不来,这可是我们赵家,他什么意思嘛!”

    “他的级别,多少安保力量保护都不为过。”

    赵瘸子淡淡地说道“这件事情别多打听了,这已经不是世家子弟和草根之间打打闹闹的玩笑,已经上升到了国策级别,明白吗?”

    赵婉君两眼放光地问道“就在刚刚,李晋可是活生生地把道琼斯给打熔断了,这事上头有什么反应?”

    “还打听?”赵瘸子瞪了赵婉君一眼。

    见赵瘸子口风严密,赵婉君气道“你就一点不肯透露?我天亮就找爷爷去,说你三年前把他养的那匹公马拉去配种结果活生生把马给累死了!”

    赵瘸子震撼地看着赵婉君,用难以置信的口吻说道“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一个妹妹!?”

    赵婉君嘻嘻一笑,搬着椅子坐在了赵瘸子的轮椅旁边,说道“快点,挑点你觉得能让我知道的消息告诉我,要不然你知道的哦,我说得出做得到的。”

    赵瘸子闷哼一声,无奈地说道“今天李晋把米国股市打熔断了,最恼火的是谁?”

    赵婉君立刻回答道“这还用想?肯定是米国啊,他们可从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

    “所以就是了,明天就是米国的全力反扑,而且力度会相当的大。”

    “李晋不再是那个被他们鄙视的小卒子,之前他们的目标是如果弄死了李晋之后进入国内a股市场,但是现在不同,弄死李晋成了他们的第一任务。”

    “不管嘴上吹得再怎么厉害,精巧手段又有多少,可硬实力上,没有人可以抵挡得住米国的怒火,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要是连这一点都否认,那就是自欺欺人了。”

    “所以一切,看接下来李晋是不是能挡得住。”

    “挡住了,一切好说。”

    “挡不住,一切白说。”

    “好了,我说完了,你也听完了,出去吧,我要休息了。”赵瘸子下了逐客令。

    赵婉君一脸失望,不过也知道不能得寸进尺,只得悻悻地站起来,垂头丧气地打算出门。

    “等等。”

    赵瘸子突然叫住了她。

    “你要是打算卖他点消息的话,告诉他,如果想要寻求一点变数,华夏跟霓虹共同的邻居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而且他们也有意参与进来。”

    赵婉君眼睛一亮,忙道“哇塞,我就知道你耐不住寂寞的,没人搭理你的时候肯定一直在琢磨,要是你的话该怎么破局吧?闷骚男!”

    “滚出去!”

    ……

    米国股市熔断了,今天的交易自然结束。

    不管外界多么滔天巨浪,李晋在和港城沪市的交易中心沟通过,又跟陈杰克他们小小庆祝一番之后,就趁着已经蒙蒙亮的天色走出了办公楼。

    依然是步行回去,在经历过一天精神上的高度紧张和亢奋之后,李晋感觉到一阵心理和生理上的双重疲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