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玄幻小说 > 奈文魔尔 > 第一卷 影之谜 第三十二章 姬陵崩坏之始
    准禁咒[亚瑟?李斯特的蛇巢]是一条极其复杂并且阴损歹毒的高等魔法,李维斯第一次看见这条咒语的记载时是在紫罗兰公会的图书馆里。

    那本书是由大魔导师鲁道夫编纂的《绿袍子新鲜把戏》,书中总结了近十年来最出色的高等魔法。李维斯对其中的两条咒语印象深刻,其一是鲁道夫改编的[丝莱雅?巴恩斯的迷你火线],其二就是剧毒之环的[蛇巢]。

    以毒气为施法形态的动物系魔法并不多见,亚瑟?李斯特更是把毒气魔法玩出了全新的高度只要吸入一丝蛇巢毒烟,中毒者的血管就会变异成细小的金鳞蛇,这种肉食性冷血动物会一点一点蚕食掉宿主的血肉,令人痛不欲生。

    此刻,看着全身血管鼓起的隐秘女士,李维斯只能暗自庆幸这些黄色毒烟消散得很快,传播力度和持续性都比较贫弱。

    他早先就注意到亚瑟?李斯特被击穿大脑后,几乎没有多少血液流淌到地上……在混乱的战局中,鲜血碎肉随处可见,这个细节很容易被人忽视。

    [肉身重塑]最显著的特点之一就是原地复原,施法过程低调且无声,没想到在特殊场合还有瞒天过海的妙用。

    “再次向你表达敬意,隐秘女士。”

    亚瑟弯腰从地上捡起被隐秘女士随手丢弃的半截手臂,阴刻地笑了笑。

    “我很荣幸能够杀你。”

    隐秘女士抬起右手,使劲抓住自己的胳膊,由于护腕被布尼尔打碎,她的整条左臂赤裸在外,光洁柔滑的肌肤下,一条条青筋狰狞凸起,欢快地蠕动着。

    亚瑟将断臂放在自己的左手断口处,吟唱了一条动物系高等魔法[接续断肢],无数肉芽从伤口处探出,将手臂对接在胳膊上。没过多久,他便尝试着活动起手指。

    “我猜你一定很恼火,堂堂起源战士却要被魔导师杀死……不过你不用太不甘心,在剧毒面前,圣者与凡人也没有太大差别。”他面无表情地说着,眼睛里却忍不住闪过一丝得意的神采。

    隐秘女士一言不发地站在原地,她的黑色面纱上方,那双漂亮眼睛的旁边也有细微的血管在蠕动,正如同她所中剧毒的名称一样——她的身体正在成为一座金鳞蛇巢。

    亚瑟抬起刚刚修复的断臂,指尖对准隐秘女士的后背,冷冷说“结束了,隐秘女士。”

    藤蔓迅速扭结成形,化作一根浸毒之矛射出,正当它流着紫色毒液的矛尖快要刺穿隐秘女士的胸口之时,她的身影忽然消失不见。

    亚瑟一怔,随后皱紧眉头,本就阴沉的面容变得更加阴森可怖。

    李维斯冷眼看着这一幕发生,他早知道隐秘女士必然能够用玫红光圈脱身,但之后她能否解开蛇巢之毒就是另一码事了。

    环视一圈周身的尸体与血迹,亚瑟向远处的银色姬点头示意之后,转身看向黑色斗篷下的李维斯,沉声说“阁下不属于奥德利克,看起来也不是戈勒人。”

    平视着亚瑟?李斯特,李维斯简单回应说“你可以称我为奈文魔尔。”

    “你能不理会他吗?我不喜欢蛇以及一切长尾巴的东西。”泰瑞拉忽然插嘴说。

    李维斯扯了扯嘴角,没有搭理泰瑞拉。

    亚瑟听不见影王后的话,他眯眼看着李维斯,说“我看见了你的手段,阁下是一位魔导师吧?你对奥德利克的宫廷魔法师似乎不够尊重。”

    李维斯明白亚瑟指的是自己放置在阿切尔身上的寄生种子,但他对此没有什么好解释的……此时他的主要精力不在面前的剧毒之环身上,而是在准备另一件事。

    沉默了一会儿,他低声笑着说“你为什么不问问阿西娜小姐的看法呢?”

    听了奈文魔尔的回答,亚瑟面无表情地转过身,看向远处的阿切尔。

    街道远处,阿切尔?布雷兹目睹了战斗的全程,她还没有从激烈且混乱的交锋场面中回过神来,直到奈文魔尔提及她的化名,她才有所反应。

    看着黑色斗篷下的奈文魔尔,她隐隐感到一丝不对劲。作为一位大魔导师,奈文魔尔面对隐秘女士的时候未免过于被动,基本上没有展现出圣者位阶的实力,这让她对于奈文魔尔的真实位阶有所怀疑。

    正当她打算指出奈文魔尔的身份之时,希尔忽然轻轻拉住了她。

    “别急。”银色姬轻轻摇了摇头,她的脸色仍是一贯的虚弱苍白,眼神十分平静。

    “希尔将军……”阿切尔微微皱眉,有些犹豫。

    “我知道你对她有疑惑。”希尔低声说,“但现在不是翻脸的时候。”

    她的银发在风中飘荡,淡蓝色的眼珠凝望着神秘莫测的奈文魔尔,心中有一丝捉摸不定的预感——直觉告诉她,站在奈文魔尔的对立面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莉安行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距离姬陵深处——巨大光柱只剩下数十公尺远。

    忽然之间,她感到一股微弱的虚空波动,视野之内尽是玫红色的光芒。

    长年在风暴冰原的狩猎经验使她的反应极为迅速,羊首木杖挥舞之间,她脚下的苍白石板迅速裂开,碎石块像有生命似的聚集在一处,将她的身躯承载而起,险之又险地躲过了玫红光圈的炸裂。

    莉安握紧木杖,虽然没有任何吟唱的痕迹,但她脚下的白石板俨然拼凑成了一条岩石巨蟒,载着她向光柱的方向蜿行突进。

    从那一片奥妙的玫红光线之中,她能感受到极为危险的气息和难以匹敌的力量,心中根本没有战斗的念头。

    “我必须进入姬陵深处!”

    她低声说,语气十分坚定。

    此时,玫红光圈之中探出一只纤细的手掌,那只手掌看上去十分诡异,尽管每一根指头都修长漂亮,但洁白的皮肤之下却凸起细密的青筋,那些青筋如同活体般蠕动,令人感到不寒而栗。

    一道玫红光矢从那只手掌的掌心间射出,光矢在空气中拖起一道纤长的光影,笔直刺向莉安的胸口。

    岩蟒仍在向着光柱冲刺,莉安在蟒首之上转过身来,挥动木杖砸向光矢,羊首撞击在玫红光芒上。

    光矢被挡住却没有停下,而是发生了一次诡谲的折射,如霹雳般洞穿了莉安的肩膀。

    一缕鲜血抛洒在空气中,莉安闷哼一声,身体失去控制向后仰去,狼狈栽倒在蟒首之上。

    那只手掌只发出了一击便无奈抽走,光圈闪烁了一下,化成无数碎光丝线消散在虚空中。

    莉安一手按着伤口,一手拄着羊首木杖,勉强从蟒首上坐起身来,眨眼之间便与岩蟒一同没入光柱之中。

    一人一蟒刚刚进入光柱,岩蟒便失去了控制,散落成一大片碎石块,莉安从半空中摔落下来,在石板地面上滚了几个圈。

    一片温暖的夕阳之光落在她身上,她缓缓站起身来,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喧嚣的街道,过往皆是衣着暴露、穿丝戴绸的异域人。人群在街道的中央让出一大片空地,这幅场景令她的呼吸骤然停顿,近乎窒息——

    戈勒将军多赛特面对着她缓缓跪了下来,他的身躯已然魔化,一对满是破洞的黑色翅膀无力垂落到地面上,头顶生出的两根螺纹魔角被粗暴地折断,而最令人惊骇的是他的胸口部位。

    一截大剑剑锋从多赛特的胸口正中央透出,恶魔化的黑色血液一滴滴从剑尖上淌落。

    望着这柄令人生畏的大剑,以及握剑的魁梧男人,莉安的嘴唇微微颤抖,蓝眼睛里流露出混杂着震惊、恐惧和敬畏的情绪。

    “芒索陛下——”

    一条空荡街道的中央,隐秘女士半蹲在石板上,低声说“又有一个人进入了姬陵深处……”

    隔空一击未能得手,她也没有余力亲身降临。

    焦虑的神色从她脸上一闪而逝,此时她面临着万蛇噬身的困境,每分每秒都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并且能清晰感受到体内变成金鳞蛇的血管数量正在快速增加。

    唯一的好消息是,她额前的“深渊之灯”已经熄灭。

    隐秘女士伸出手指,用玫红光刃在左臂划开一道深深的伤口,鲜血快速淌出,殷红的血水中裹夹着几条扭曲的金色小蛇,它们挣扎着试图钻回她的体内。

    忽然,一声沉重而悠长的钟鸣声从光柱内响起,大地剧烈颤动起来。隐秘女士皱起眉头,她很快就发现姬陵的本体正在寸寸撕裂,面临着瓦解的危机。

    “不能再等了。”

    她艰难地从腰间取下书本,果断撕下一页纸张,然后断断续续念诵起神秘的咒语。

    白纸飘浮在风中,有些困难地自我折叠,刚刚形成嘴的模样就尖声大叫起来“三个问——该死,伟大的奥拉科感觉不太好!你的折纸手艺真差劲!”

    忍受着体内、耳边的双重折磨,隐秘女士急促地问“怎样才能解开蛇巢的毒?”

    白纸嘴巴快速煽动起来“蠢货,你认为低等生物能在虚空中存活吗?”

    它刚刚骂完就开始惨叫起来,嘴巴被突然燃起的火苗烧掉了一小截。

    隐秘女士露出一丝恍然的神色,但她意识到还有两次提问的机会,连忙开口说“第二个问题,姬陵深处的具体危险是什么?”

    “我不明白‘具体’这个词语,是你创造的吗?”奥拉科嚷嚷起来,“你最不想面对的家伙是谁?该死,我是不是说得太‘具体’了?啊——”

    火焰又烧掉它的三分之一张嘴,奥拉科的惨叫变得有气无力。

    “最后一个问题,最后一个问题是……我想知道,姬陵中不属于奥德利克与戈勒的探索者有哪些?”

    隐秘女士犹豫了一下,决定提出这个令她难以把握的问题。虽然不能确定这一提问是否有价值,但她隐隐察觉到也许自己并非唯一的中立人物。

    比如说那个黑斗篷魔法师,她的身份非常值得怀疑……

    奥拉科含糊地吐出一个一个单词“你自己……你认识的人……姬陵……的主人……”

    三个人?

    隐秘女士有些意外,但奥拉科已经化成一堆灰烬飘散于空气中。

    没时间往深处想,她必须先解决蛇巢的问题。她伸出食指,在半空中画出一道暗粉光圈,与此同时,她的眉心亮起一个神秘的玫红色符号

    一根弧度锋锐的线条勾勒出水滴形状,水滴中央包裹着一个圆点,分别象征着守护秘密的剑尖和被隐藏的秘密——这是虚无圣殿的标志。

    没用多久,玫红色光圈成形,它飘浮于半空中,光圈内是一片混乱、静谧又遵从着奇特谐律的深蓝星海。

    隐秘女士勾起食指抵在眉心的玫红符号上,然后跃入光圈另一侧的虚无星海之中。

    她的躯体结合了与虚空相关的起源力量,能够在空间乱流中短暂存在,但她体内的金鳞蛇却无法在虚无中维持物质形态。

    第一个问题解决了。

    望着正在激斗的奈文魔尔与亚瑟?李斯特,阿切尔的内心充满了纠结。

    “阿西娜,我明白你在想什么。”

    希尔看了一眼阿切尔,平静地说“你必须弄明白,就算奈文魔尔是不可信的合作对象,但剧毒之环也绝对不是我们的同伙。”

    阿切尔默认了希尔的说法,正如银色姬所说,她们二人身上肩负的使命就连奥德利克一方的几位领队人也并不知晓。

    不仅如此,就连希尔也不知道“阿西娜”的真实身份是公爵之女阿切尔?布雷兹。

    “可是我们必须要和奈文魔尔合作吗?”阿切尔咬咬牙,下意识握紧了拳头。

    希尔拄着龙角弓,半蹲在地上,有些疲惫地说“目前来看,背叛她可能会引起更糟的结果,姬陵比想象中还要危险,我们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她顿了顿,说“不管她的真正目的如何,我们先擦亮眼睛看看她的真实位阶是否达到了圣者。”

    就在此时,大地忽然震动起来,街道两旁的建筑屋檐上落下了大片的灰尘。

    一声清晰、沉重的钟鸣声自光柱中传出,响彻姬陵的每一个角落。

    亚瑟?李斯特和奈文魔尔同时停止了移动,两人飘浮在半空中,不约而同向着远处看去。

    姬陵最外围的建筑似乎在缓缓消失。

    李维斯盯着天边渐渐下沉的虚无之塔,神情微微变幻。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姬陵的外围部分会逐渐跌入虚空……你还打算和我浪费时间吗,剧毒阁下?”李维斯转头看向亚瑟,嗓音低沉。

    他的周身悬浮着一大堆防御魔法,各种中、高等法术层出不穷[水晶之盾]、[九重守护]、[涟漪之盾]和[闪电护罩]等等……

    一直在单方面进攻的亚瑟沉默了一会儿,击倒奈文魔尔确实比他想象中还要困难,无论是毒气、食人花或是其它阴险手段都没能在她身上取得显著效果。对于是否要继续战斗下去,他的态度也变得有些犹豫。

    “你在等什么,李维斯?”泰瑞拉低声问。

    “等我自己,还有隐秘女士。”李维斯注视着不远处的亚瑟,悄然开启了真空匣子,“圣者可不会那么简单就死掉,我想她随时都有办法回到这里……不解决掉她,就算杀死剧毒之环也没法进入光柱。”

    “等你能打败那条毒蛇再说吧。”泰瑞拉嗤笑着说,“我记得你之前说过,你不打算进入光柱。”

    “没错,我确实说过。”李维斯的嘴角微微翘起,“但你没有告诉我姬陵会崩塌。”

    泰瑞拉不置可否笑了笑,说“我怎么会知道。”

    亚瑟?李斯特似乎做出了决定,他望向奈文魔尔,忽然阴沉地笑了起来。

    “看来现在不是深入交流的时候。”他说,“但我还是很好奇,你究竟是用什么方法横渡虚空、进入姬陵……在陵寝深处,我会再来找你弄明白这个问题。”

    李维斯笑了起来,说“你觉得事情会这么容易吗?”

    “我很赞同她的观点。”

    一个低沉女声传来,亚瑟的表情瞬间凝固,随后变得既阴沉又心悸。

    玫红色的奥妙光圈绽开,隐秘女士重新回到这条街道上。

    “请你们抓紧时间去死吧。”她的黑纱之上,冷艳的双眸里蕴藏着毫不掩饰的杀意,“带着只属于圣殿的秘密。”

    看着杀气冲天的隐秘女士,李维斯竟荒谬地感到一丝巧合——巧合之处便在于他刚好完成了最后的解析,并且为她准备了一份大礼。

    (“在成为戈勒开国皇帝之前,芒索曾是萨拉丁麾下的一名将军,也是[王者骑士团]的重要一员,他的名字‘芒索’作为后世每一代戈勒皇帝的姓氏流传至今。”  ——《大陆通史?元前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