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玄幻小说 > 奈文魔尔 > 第一卷 影之谜 第三十四章 白驹与绿袍子
    一座高耸笔直的白塔矗立在夜空之下,这座与藏书塔并称为[王都双塔]的古老建筑年复一年守护着整座斯洛姆王宫,在漫长的宁静岁月中,此处几乎快要被人们遗忘。

    一位白袍老人端坐在白塔塔尖,他闭着双眼,脸上布满皱纹,头发胡子皆是一片花白。没有人确切地知道他在这里坐了多久,他就像一座雕像般扎根在塔顶,仿佛天塌了都不会挪动分毫。

    一阵轻柔的晚风拂过,塔尖上忽然迎来了一位客人。

    “还没有休息吗,伊卡洛斯?”

    [绿袍魔术师]鲁道夫一边左顾右盼,一边向着白袍老人走来,身上一如既往穿着脏兮兮的绿色法师长袍。

    被称作伊卡洛斯的白衣老人正是奥德利克唯二的大魔导师。鲁道夫的到来并不令他意外,他仍旧闭着眼,平静地说“我已经休息了,鲁道夫。”

    “你一天到晚都在休息!”鲁道夫讥诮地说,两撇小胡子在嘴唇上抖动,“你的徒弟呢?怎么没看见那个胖子。”

    “我让班尼迪克去姬陵了。”伊卡洛斯叹了口气,说,“但我不是很放心。”

    鲁道夫负着双手,悠闲地来到塔顶边缘,满不在乎地说“有什么好担心的?那个小胖子狡猾得很,虽然魔法实力不怎么样,但逃跑的天赋绝对是百年一遇。”

    他顿了顿,忽然低声笑起来“不过……你不觉得奇怪吗?几个小时以前姬陵忽然像发疯了一样,我差点以为它要从我的头顶上掉下来。”

    斯洛姆的天空中仍然倒悬着那片宏伟的遗迹,与一天以前相比,遗迹的边缘部分似乎消失了,另外还有四分之一的面积化为混乱的废墟,但隔着一层朦胧的深蓝星海,即便是圣者也看不真切里面的情况。

    伊卡洛斯睁开眼睛,瞥了一眼头顶的虚无之海,缓缓说“我们终究是隔着亿万星辰在遥望,又怎么能弄明白其中的变故呢?”

    “你最近不是在研究夏美尔占星术吗?没有试着推算过姬陵中的秘密吗?”鲁道夫嘿嘿笑着说,笑声听起来有些猥琐。

    伊卡洛斯摇了摇头,不置可否地闭上眼睛,说“你最近是不是和赏金猎人有往来?你又开始下意识模仿别人了。”

    鲁道夫快速收起笑容,用手拈着胡子,严肃地说“往来?怎么可能?关于魔杖的事,我还要找那家伙算账呢!”

    “呵呵,我还没有问你,寒霜之王的蛋壳是不是少了一块?”

    “为什么要问我?我绝对不会干这种事,你如果不相信的话就去木偶笼子,随便你怎么检查,反正不在我手上。”鲁道夫摇头摆手,一口气说了一大串,“你对我的信任实在过于浅薄,这很让人受伤,伊卡洛斯。”

    “我没有怀疑你,鲁道夫。”伊卡洛斯轻声笑着说,“不过你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鲁道夫吹了吹胡子,眼珠转动起来“其实也没什么事,我就是来知会你一声,是这样……我最近得到一件有趣的宝贝,但它非常特殊,除了用来研究也没有其它作用,所以我完成了实验之后,打算举办一届斗魔大赛,就用它来做奖品。”

    伊卡洛斯沉默了一会儿,说“斗魔大赛吗……你还真爱凑热闹,明明知道马上就是十年一度的荣光盛会,谁有功夫理会你的小动作?”

    “小动作?伊卡洛斯,你们总是说我抠门,这一次我可要玩一票大手笔!”鲁道夫着急地说,“你知道我准备的奖品是什么吗?是一件圣物!”

    “圣物?我不同意,你太胡闹了。”伊卡洛斯睁开眼睛,眼里露出一丝惊讶之色,“奥德利克的国库里总共也没有几件圣物,你怎么能拿它送人?”

    “呸,这怎么能说是送呢?是比赛,是竞争!只有学士府年轻一辈中最优秀的魔法师才能得到它,再者说,它是我的私人财产,我爱怎么做就怎么做。”鲁道夫哼了一声,“学士府已经很久没有过这么热闹的场面,我决定了,大赛就在一个星期后举行!”

    伊卡洛斯忍不住再次摇头,说“议事团同意了吗?”

    “开什么玩笑,我凭什么要听晚辈的话?”鲁道夫嗤笑着说,“平时我根本不插手学士府的事情,这次既然要搞动作,我就一定要大办特办!”

    “你这么做只是为了有趣吗?”伊卡洛斯露出一丝狐疑之色。

    鲁道夫犹豫了一下,决定说出真实想法“不,其实我打算借机收一名弟子……这场大赛其实也可以说是一次选拔。”

    听了鲁道夫的话,白驹伊卡洛斯恍然大悟似的点点头,微笑着说“想不到你也有收徒弟的想法,我记得你曾说过,除非是阿森纳再世,否则绝不传授他人魔法。”

    鲁道夫轻轻咳了咳嗓子,说“没错,但我改变主意了,对于弟子确实不应该过于挑剔……每次看见你的那位胖子徒弟,我就觉得你也挺不容易的。”

    懒得理会鲁道夫的隐晦嘲讽,伊卡洛斯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好奇地问“参赛限制呢?”

    “除了你,还有九人议事团……还有,年龄不能超过四十岁,最好是漂亮的女魔法师。”

    “我明白了。”伊卡洛斯再次点头,眯起眼睛说,“那你就去做吧,我没意见了。”

    “我管你有没有意见?”鲁道夫冷笑一声,转身向塔外走去,“我就是来跟你打个招呼而已!”

    说完,他步履如飞地走进一面闪现的镜子中,似乎失去了聊天的兴致,一刻也不想再留在这里。

    看着鲁道夫消失的身影,伊卡洛斯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鲁道夫啊鲁道夫,你可能没机会收到理想的徒弟了。”他狡黠地眨眨眼睛,自言自语说,“我的大弟子应该就要回到斯洛姆,大赛的结果又有什么悬念呢?”

    伊卡洛斯摇摇头,正准备继续冥想,忽然想起来刚才尝试占卜时得到的结果,原本带着笑意的脸色又忽然变得凝重起来。

    他摊开手掌,掌心凝聚着一片瑰丽的星光微尘,这些奇妙的发光颗粒自主形成一行小字,在他指间飘浮着——

    “奈文魔尔”

    清晨的贝克街二十二号,阿尔瓦?斯图尔特在房子外反复徘徊了几圈,脸上满是犹豫之色,他等待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决定走上楼去。

    他刚刚来到二楼时,老库柏忽然推门而出,看见这位年轻的小贵族,他脸上一怔,问“您是……斯图尔特大人?”

    “早上好,库柏先生。”阿尔瓦点头致意,微笑着说,“我来找李维斯。”

    老库柏露出古怪的神色,他回答说“李维斯不在家里,他已经失踪了一整天,昨晚也没有回来。”

    阿尔瓦的蓝眼睛里闪过一抹担忧之色,他勉强笑着说“我知道了。”

    他疑惑地往库柏身后的屋子里看了一眼,平日里常常出现的艾娜?库柏今日不知为何不见了踪影,他原本打算来问问她,打听一下李维斯究竟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阿尔瓦忧心忡忡地走出贝克街二十二号,满脑子想的都是西泽尔对他说的话。

    前天夜里,当西泽尔发现引虫在闪光之后,立刻悄悄离开海耶斯庄园,他用极快的速度赶到斯洛姆城西的郊外荒野,可随后就失去了追踪的方向。

    当晚西泽尔就返回了斯洛姆城中,连夜找到阿尔瓦,两人辛苦走遍王都的大街小巷,一同追查李维斯的踪迹,可没有任何收获。

    之后,西泽尔不得不回到海耶斯庄园继续自己的骑士修行,在斯洛姆城内寻找李维斯下落的任务就交到了阿尔瓦一人身上。

    “李维斯……你这家伙究竟遇到了什么麻烦?”

    阿尔瓦叹了口气,来到自家马车前,拉开门跳了上去。

    他还没坐稳,车门忽然自动关上,一截冰冷的刀锋贴在他的脖颈之上。

    “很高兴与你见面,行会的悬赏名单上有你的名字——阿尔瓦?斯图尔特。”

    斯洛姆城西的一幢破旧房子里,雷蒙德?布朗推开屋门,走进房间里。

    他穿着不太合身的粗布衣,右臂袖管空空荡荡,左手则提着一只装满金币的小袋子。

    “你去哪里了?我不是说过吗,你最好待在这里好好休息……”

    一个模样寒碜的老头坐在一张书桌前,他穿着皱巴巴的黑色学士袍,抬起头看着雷蒙德,眼里有一丝担忧之色。

    “咳咳——”

    雷蒙德用左手捂着喉咙,略有些痛苦地咳嗽了几声,他用袖子揩去脖颈上的红色涂料,喉头上有一道狰狞的刀疤。

    “你不用管我的事,我也从没祈求过你救我。”雷蒙德一屁股坐在房间里的小床上,冷冷看了寒碜老头一眼,“听着,老头,再过几天我就会离开这里。”

    寒碜老头的眼神有些畏缩,他小心翼翼地说“你身上的伤不是普通的创口,我没办法彻底治好它,但可以慢慢改善……”

    “我说过,不需要。”雷蒙德一字一句地说着,却忽然剧烈咳嗽起来,他用独臂捂住嘴巴,好不容易才消停下来,袖子口沾上一缕咳出的血迹。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望着面前的窝囊老头,说“我需要你的地下室,所罗门。”

    名为所罗门的老头惊惶地点点头,没敢问雷蒙德要用地下室做什么,仿佛雷蒙德对他的恶劣态度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在学士府修习的四十多年来,所罗门一直过着低人一等的生活,只因为他木讷老实且天赋低微,在魔法的道路上艰苦前行了数十年也没能将身上的黑袍换成红色。

    (学士府的服装礼仪中,规定魔法学徒及魔法师着黑袍,魔导师着红袍,对于最高魔导师和大魔导师则没有着装限制。)

    前天夜里,他在郊外雪原上采集寒性植物时,意外发现了奄奄一息的雷蒙德,同为学士府的学士,心地善良的所罗门将他背回城里,用动物系魔法给他处理伤口,把雷蒙德从鬼门关前拉了回来。

    然而,苏醒过来的雷蒙德只有满腔怒火,他对于所罗门没有任何谢意,刚恢复行动能力就离开了所罗门的家,他似乎在忙碌于某些特殊的事情,只在需要休息的时候回来这里。

    连靴子都没脱,雷蒙德四仰八叉地躺在所罗门的小床上,床边的白墙上刻着几个歪歪扭扭的名字

    李维斯?戴维

    阿尔瓦?斯图尔特

    西泽尔?加西亚

    桑铎

    雷蒙德从口袋里掏出小刀,面无表情地划掉第二个名字。

    (“大陆现存的大魔导师中,已知的两位都在斯洛姆,其一是白驹大人,其二是鲁道夫大人。怎样做才能像他们那样强大呢?就算是愚钝的我,也能向着圣者的位阶努力吗?”  ——《里昂?莱茵哈特的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