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玄幻小说 > 奈文魔尔 > 第一卷 影之谜 第三十九章 最强之敌
    “班尼迪克?”

    哈丽雅特将长剑插在地上,艰难地站起身来,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这位怒火中烧的胖子。

    “哈丽雅特大人……”

    收回指着太阳之角的手指,班尼迪克骂完就后悔了。虽然他没弄明白康纳琉斯?克林顿为什么要对哈丽雅特大打出手,但那个相貌平平的老头子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圣者,可不是他能够得罪的人物。

    “康纳琉斯大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班尼迪克的脑子有些转不过来,联想到黑塔前的雕像,他感觉情况出现了失控的征兆。

    哈丽雅特忽然神色一变,匆忙说“小心!”

    话音刚落,白发飘飘的康纳琉斯已经跃过宽阔的街道,置身于二人头顶的空中,长剑迅猛劈落。

    哈丽雅特推开反应不及的班尼迪克,举剑挡住这一击。在康纳琉斯的强大力量压迫之下,她手中的长剑表面浮现出一丝裂痕。

    班尼迪克迅速吟唱了一条[石肤术],哈丽雅特的胸前甲胄上随之蔓延出一片灰白色的岩衣。事实证明,班尼迪克的预判非常准确且及时,因为康纳琉斯几乎在他施法的同一时间抬腿,一脚踢在哈丽雅特的胸口。

    岩石碎片四射飞溅,这层石衣替她承受了一部分冲击,但早已无力支撑的哈丽雅特就像皮球一样倒飞而出。

    与此同时,康纳琉斯一剑劈在班尼迪克脖颈上,将他的脑袋削飞。

    胖子的身躯在扭曲光线的跃动中破碎,化为两团玻璃碎片,碎片重组成两个一模一样的班尼迪克。

    其中一名班尼迪克立即吟唱起[大火弹术],双掌间先后弹射出三只车轮大小的火球,砸向康纳琉斯;另一名班尼迪克在碎片中现身后,立刻倒飞而出,掠向半空中正要坠落的哈丽雅特。

    这条[裂变脱身]是以[镜面脱身]为基础的进阶法术,同样是反制魔法,裂变脱身却蕴藏着更多的变化,一旦触发便能为施法者制造出一具假身来迷惑对手。

    康纳琉斯面无表情地迈步穿过火球的排队轰炸,前两只大火弹连他的衣角都没有触碰到,第三只则被长剑直接削成火焰碎絮——在康纳琉斯干净利落的长剑之下,留下来牵制的那位“班尼迪克”快速化为了一地玻璃渣。

    而此时班尼迪克的真身刚好飞到哈丽雅特身前,他伸手抓住她的胳膊,二人的身体收缩、合拢成一束跳跃的粗大电弧,以极速射向远方。

    与班尼迪克登场时使用的[光子跃迁]一样,这又是一条位移魔法,名为[矢飞雷]。

    与反制魔法的等级限制一样,任意一条位移魔法都必然属于高等魔法的范畴,甚至比反制魔法更难学习,被誉为仅次于准禁咒的奥妙法术。

    班尼迪克就是这样一位专精于反制魔法与位移魔法的怪才。

    望着飞速远去的闪电之束,康纳琉斯?克林顿没有放弃追击,而是以稍逊一筹的速度紧紧追随在闪电之后。他没有采用任何花哨的手段,纯粹是以高频率的脚步和大力的跳跃相衔接,朴实无华的腾挪中却隐含着极高的技巧。

    不知掠过了几条街区,班尼迪克与哈丽雅特的身影终于重现在半空中。

    金色光翼展开,哈丽雅特从空中缓缓落在一旁的屋顶上,向班尼迪克投去感谢的目光“谢谢你的帮助,但我们没有太多时间。”

    “究竟是怎么回事?”班尼迪克神色紧张地落在哈丽雅特身侧,“该死……我把杰克和珍妮忘在原地了。”

    “我也没有弄清楚真正的情况。”哈丽雅特看着班尼迪克,“但我必须告诉你,仅凭这种手段没有办法摆脱老师的追踪。”

    康纳琉斯?克林顿作为先王的骑士,曾教导过幼时的哈丽雅特,使她成长为拥有担任[国王骑士]资格的女骑士,所以哈丽雅特一直尊称他为老师。

    “那个人真的是康纳琉斯大人?”班尼迪克疑惑地说,“可是我感觉他身上的气息似乎有破绽……是我的错觉吗?”

    “你察觉到了吗?我也很难相信这一点。”哈丽雅特说,“但他确实与老师一模一样,无论是技巧还是实力,甚至是对我说话时的神态和语气……”

    不再纠结此事,她摇摇头,忽然伸出手臂放在半空中,拳头紧握起来,紧接着一道金色光芒从她的拳头中溢出、绽放,将她包裹在内,使她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起来,金色披风上的破洞也消失不见。

    “你受伤了吗?”做完这一切,她看向班尼迪克。

    班尼迪克摇摇头,并不想让哈丽雅特白白浪费力量在自己身上。

    被称为[净天使]的哈丽雅特?洛佩兹是一名虔诚的教徒,也是一名契约战士。她选择与之结合的对象是一件来自[苍白神庭]的下位圣物,名为[天使双翼],它的真面目就是她背后的金色披风,这件披风使她能够高速飞行,并且自如使用光明力量。

    “我仔细看过那八尊雕像,哈丽雅特大人。”班尼迪克急匆匆地说,“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其中还有鲁道夫大人的石雕——为什么千年前的古代陵寝中会出现康纳琉斯大人和鲁道夫大人的石雕?这太诡异了!”

    他顿了顿,皱着眉说“更诡异的事情是,我刚进来时,这里只有三座雕像,可是现在……”

    越想越不对劲,班尼迪克只觉得自己已经快要抓狂。

    哈丽雅特沉思着回答说“雕像的数量似乎一直在变化。我从光柱进入此处后,只看见了疑似老师形象的雕像,可没过多久,当我再次望向黑塔的方向时,忽然就多出了戈勒战士石像。”

    她似乎想起了什么,严肃地说“第三座雕像是一个年轻的戈勒牧羊人,他的石像出现的时候,忽然有钟鸣声响起,再往后雕像就变得越来越多,直到第八座石雕出现时,天空中又传来第二声钟鸣。”

    “等等,你是通过光柱进来,可我不是。”班尼迪克捂着脸说,“我和另外两名宫廷魔法师一起,使用传送法术时出了差错……”

    “光柱吗……”

    哈丽雅特没有得出确切的结论,她猜测说“也许我是第一个进入这座城市的人,而且我怀疑每次进来一个人都会致使雕像的数量增多,但我暂时还没想明白背后的原因。”

    “是吗?那么康纳琉斯大人……”班尼迪克一怔,似乎想明白了某些事情,“你的意思是说,雕像上的形象也会出现在陵寝中,然后像刚刚那样追杀我们?”

    “我认为是这样,但还没有证据。”哈丽雅特沉声说,“另外,这座城市似乎是历史中的厄泽,我一走进来就被当做外来者,遭到人们的围攻,然后才遇到老师。”

    听了哈丽雅特的描述,班尼迪克庆幸自己没有贸然走上街道,否则也会陷入被神秘住民围攻的局面,但他很快就高兴不起来了。

    “难道除了太阳之角,我还要被鲁道夫大人追杀……”班尼迪克打了一个寒颤,立刻将自己身上的反制魔法补足到三层,“等等……好像不对劲。”

    “怎么了?”

    哈丽雅特警惕地扫视着四周。

    “我是说……我进来厄泽的时候,队伍中有三个人,但当时雕像也只有三座。”班尼迪克神色古怪地说,“算上你的话,数目对不上……难道雕像的事跟我没关系?”

    哈丽雅特与他陷入沉默,没过多久,二人忽然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光柱?”

    奈文魔尔一行人平安无事地穿过数个街区,不时有厄泽人向她们提问,但都被奈文魔尔以同样的回答欺骗过去。

    影之国不欢迎任何外来者。

    阿切尔仍在思考这句话的含义,虽然现在没有遇到危险,但她仍然认为这座黑色之城并不简单。

    一路行来,她观察着周围的行人和摊贩,并没有发现多少异常,每一个人的行为举止都非常自然且真实,唯一不对劲的地方在于人们几乎不怎么交谈。

    相比于心事重重的她,希尔将军表现得淡定许多。被奈文魔尔治疗后,她的身体似乎恢复了轻快与灵敏,脸上的神色与往常一样宁静而漠然,但阿切尔怀疑这仅仅只是她伪装的表象。

    就在刚才,当希尔看见黑曜石像的时候,她的全身都在颤抖,这是无法掩饰的事实。

    她看见了什么?阿切尔默默地想。

    对于阿切尔而言,她先是看见疑似太阳之角和大魔导师鲁道夫的雕像,但理智告诉她,这两人不可能出现在千年前的遗迹中,哪怕只是石雕。

    当时她以这样的方式说服了自己,但紧接着,阿切尔看见的最后一尊雕像则令她产生了极大的动摇。

    即便石像的面部埋在阴影之中,但那个高大的身影,那柄包裹在烈火中的重刀……她不可能认错,那是她最熟悉的人。

    那是她最畏惧也最尊敬的男人,是她认知中最强大的男人,是她的亲生父亲——[辉煌公爵]古斯塔夫?布雷兹。

    雕像所刻画的父亲形象,是她年幼时所看见的一幕。那天,在布雷兹家族的南方封地上,她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见到父亲挥舞那柄重刀,亲手劈碎了叛军头目的厚实铁盾。

    破碎却沉重的刀锋上,灼热的火焰将空气都烧得扭曲起来,倒映在她稚嫩的双眸中。

    这个形象、这一幕深深印在她的内心深处,直到今日,以这种方式重现于她眼前。

    “为什么……”阿切尔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喃喃说,“为什么父亲会在这里出现……”

    “阿西娜?”希尔回头看了她一眼,“你怎么了,你还好吗?”

    面对希尔的询问眼神,阿切尔勉强笑了笑,说“我没事,只是有些疲惫。”

    希尔点点头,没再多说。

    就在这时,街道一侧的黑色房屋上忽然浮现出巨大的裂痕,紧接着整面墙壁碎裂开来,霜白色的寒气从破碎石块中涌出,冰封了三人前方的街道。

    希尔举起龙角弓,迅速取出一支箭,戒备地望着寒气涌出的位置;阿切尔也立刻抬起双手,吟唱之间,周身浮现出几只车轮尺寸的火球。

    “该死……明明就快到了,偏偏在这个时候遇到麻烦。”

    奈文魔尔的语气有些烦躁,却没有做出任何举动。

    寒雾弥散间,一道冰蓝色的身影激射而出,她的纯白色披风疯狂舞动着,载着她快速飞行、翻滚,正是加持了[呼啸披风]的凛冬圣女安娜?克莉斯特。

    “凛冬议员?”阿切尔露出诧异的神色,但略微放下了戒备之意。

    在厄泽遗迹中遇见这位性格友善的最高魔导师,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不是坏事。

    似乎在与人激烈交手的安娜匆匆扫了一眼下方街道上的三人,本是惊鸿一瞥却再也挪不开目光。她凝视着身穿黑色斗篷的奈文魔尔,蓝眼睛里流露出一丝罕见的怒气。

    连招呼都不打,她扬起手,一道冰霜凝结成的狰狞长矛射向奈文魔尔,是一道寒霜系中等魔法[女王之矛]。

    奈文魔尔快速向后退开一步,险而又险地躲过锋利的长矛和飞溅的冰片。

    希尔不明白凛冬圣女为何要忽然攻击奈文魔尔,阿切尔却是隐隐知晓了答案。在姬陵外部时,她亲眼目睹了奈文魔尔对凛冬圣女施放了一条禁咒级别的魔法,但不知道那条咒语究竟是什么。

    现在看来,恐怕凛冬圣女正是因为那条咒语才愤怒地向奈文魔尔进攻。

    “哈哈,你在往哪儿打,小凛冬?”

    一个充满讥诮之意的声音从半空中传来。

    绿色长袍轻轻飘舞,形状古怪的绿色魔杖顶端裂开一张唇红齿白的嘴巴,而这个绿色身影从霜雾中彻底现身时,阿切尔和希尔都不由感到深深的震惊。

    他是被称为[绿袍魔术师]的大魔导师鲁道夫!

    “鲁道夫大人……为什么会出现在姬陵?”阿切尔的眼神闪烁,她忍不住联想到黑塔前的雕像身上,令人不安的糟糕预感变得愈发强烈。

    凛冬圣女安娜不得不将精力集中在面前的鲁道夫身上,她暂时抽不出空来对付奈文魔尔,只能皱着眉说“希尔将军,他不是真正的鲁道夫阁下。”

    鲁道夫嗤笑着说“我不是真正的鲁道夫?你恐怕被吓傻了,可怜的小凛冬。”

    安娜没有理会鲁道夫的嘲讽,她抬起双手,密密麻麻的[女王之矛]浮现在身前,然后一齐飞射向鲁道夫。

    鲁道夫扬起绿色魔杖,魔杖顶端的大嘴巴忽然用难听的嗓音吟唱起来,紧接着一道绿色的寒霜墙壁拔地升起,将冰矛挡在外侧。

    中等防御魔法[冰封之墙]无法彻底抵御冰霜长矛的穿刺,但鲁道夫没有坐以待毙,他的大嘴巴魔杖又吟唱起下一道咒语

    数十根通体碧绿的[女王之矛]在半空中凝结,然后这些古怪的山寨长矛滴溜溜转动起来,如同脱弦之箭般向凛冬圣女刺去……

    面对与自己完全相同的进攻手段,安娜无奈地支起水晶之盾护住身体,在心中思索着如何击倒有着“抄袭大师”美称的鲁道夫。

    而她身后的奈文魔尔三人也不得不面对绿色冰矛的袭击。希尔翻滚着躲藏到一块大型碎石之后,魔法手段单一的阿切尔则依靠接连释放的[火弹术]轰飞身前的冰矛。

    不知为何,奈文魔尔没脸没皮地跳到阿切尔身后,毫无羞愧之意地借助她的防御庇护自身。

    街道上的厄泽人没有办法抵御冰矛侵袭,不少行人被洞穿身体,成片地倒下,惨遭殃及。

    “到底是怎么回事……”阿切尔没空理会奈文魔尔,她好不容易从鲁道夫的反击中撑下来,“鲁道夫大人为什么要向我们进攻?”

    “很简单,既然鲁道夫的形象出现在雕像上,而其中没有凛冬圣女的石雕,你们就应该选择相信凛冬。”奈文魔尔站在她身后,淡淡地说。

    一旁的希尔跳上巨石,抬手放出一箭射向半空中的鲁道夫。

    “我不知道鲁道夫阁下为什么出现在此,但我知道他不在探索队的成员名单之中。”她的脸上浮现起两道黑色竖痕,冷冷说。

    不知为何,爱贫嘴的鲁道夫对她们的对话没有任何反应,他在空中翻转了一圈,躲开冷箭,然后伸手隔空抓向希尔的身体。

    希尔刚刚射出一箭,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像是被一双透明的大手攥在掌心,不受控制地向鲁道夫飞去。

    高等魔法[鲁道夫的隔空取物]。

    飞行途中,希尔还能活动手臂,于是她毅然在移动中挽弓搭箭,一箭射向鲁道夫的脑袋。

    这一次她的运气很好,触发了体内的神秘力量,利箭所过之处的空气仿佛都被撕裂开来,掀起一层微不可见的气浪。

    鲁道夫的本体与魔杖一齐吟唱起来一面绿色的水晶之盾从他身前的空气中浮现,而与此同时,他的掌心丢出一团由大量绿色符文构成的神秘能流,绿色能流击中在箭镞上,表面上看没有激发出任何效果。

    但这一支加持了恐怖力量的箭矢却没能如希尔预期的那样射穿水晶之盾,而仅仅是在冰盾表面射出一层蛛网状的裂纹,然后无力弹开。

    正当希尔要被鲁道夫摄取到近前时,安娜急速掠过希尔身后,抓着她的肩膀使之脱离了无形之手的控制。

    “这些手段确实是鲁道夫阁下最擅长的无属性魔法。”安娜飞掠过街道,将希尔放在地面上,“但奇怪的是,他使出的魔法偏向于我印象中最深刻的那一类。”

    希尔单膝落在地上,皱眉说“你的意思是说,我们面前的鲁道夫并不完整,甚至是依赖于你对他的印象才能诞生?”

    “我也不确定。”安娜飘浮于她身侧,诚实地回答说,“但他绝对拥有圣者的位阶,不亚于真正的鲁道夫阁下。”

    听了安娜的话,希尔愈发觉得情况棘手,甚至产生了一些不好的联想。她伸手拔箭,却发现背后的箭袋已经空空如也。

    不远处,在阿切尔身后的奈文魔尔喃喃说“如果是这样的话……难怪她说进入姬陵深处的人越少越好。”

    阿切尔问“你说什么?”

    奈文魔尔没有回答,而是环视了一圈四周,说“很不幸的是,看来我们已经被注意到了。”

    阿切尔跟随着她的目光向周遭看去,发现街道附近的厄泽住民纷纷向着她们走来,露出诡异的笑容,异口同声说“欢迎来到厄泽。”

    无数奇特的兵器出现在厄泽人们的手中匕首,月刃,叉剑,短斧……

    感受着人群中的诡谲杀意,即使是意志坚定的阿切尔,心中也忍不住升起一丝寒意。

    “你心中最害怕的人,或是视之为强敌的人,或是印象最深的某个人……”

    奈文魔尔忽然自顾自说着奇怪的话。

    “欢迎来到厄泽!”人群中继续传来这样的声音。

    希尔和安娜也注意到街面上的异变,心中对于的危险到来的直觉越来越强烈。

    面对杀气腾腾的人群,阿切尔吟唱着火弹术,无数火球将她环绕起来“你到底在说什么?”

    “我们的身份已经被厄泽发现。”奈文魔尔摇摇头,低声说,“你很快就会明白了……你心中的那个人会来找你。”

    她的话音刚落,大地忽然颤抖起来,街道尽头出现了两尊极为魁梧的身影,一人拥有着黑色的短发和深陷的眼窝,他的鼻梁笔挺,嘴唇干涩,手中提着一柄燃烧的重刀。

    另一个身影则根本就是魔鬼的形象,他的身后长着一对烧得只剩下骨架的翅膀,头上顶着两根巨大犄角,面部罩着钢铁面具,露出一双深红色的眼珠。

    一人一魔并肩行来,每一步都令大地颤动,隐隐散发着恐怖的波动。

    阿切尔脸色苍白地站在原地,瞳孔剧烈颤抖起来。

    “布雷兹大公?”

    安娜?克莉斯特惊讶地说,她盯着街道远处走来的黑发男人,脸上露出诧异的神色。

    希尔?曼文林则缓缓转过身来,殇触长弓上散发出凛冽寒气。

    “是两位布雷兹大公。”

    说这句话时,她的目光集中在那位恶魔的身上……银色姬的语气十分复杂,既有饱含愤怒的杀意,又夹杂着一丝挥之不去的恐惧。

    奈文魔尔深深吸了一口气,像是有所感应似的转过头来,向着街道另一侧看去。

    那是一位人身蛇尾的女性,她的肌肤如凝脂,上半身缠绕着洁白的轻纱,下半身的青色蛇尾在地上优雅蜿行,身姿显得曼妙非常——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她的面容,与她的躯体相比,这张脸竟是如此丑陋可怖如同刀刻般的粗糙纹路遍布她的脸颊,闪烁着恫吓光芒的猩红瞳孔则透出冷血动物特有的凶恶之色,她的嘴里是如锯齿般的尖齿,乌黑的头发则是一条条吐着红信子的毒蛇。

    “梅薇思……你这个丑陋的妖怪啊……”

    奈文魔尔忽然冷笑起来,笑声中充满了憎恶与嘲讽的意味。

    “你来找我了吗?哈哈哈,你来找我了吗?”

    蛇发女妖抬起纤细修长的手臂,手中金色长弓上浮现出一支纯粹由法力凝聚的青色箭矢,她将青光闪烁的箭镞对准奈文魔尔的身体,手指微松,青色箭矢便飞窜而出,射向奈文魔尔的胸口——

    奈文魔尔站在原地,一步也没有挪开,就在众人或震惊或意外的注视中,她的身躯被无情洞穿,黑色斗篷飘落在地上,内里竟是空空如也。

    姬陵外部,苍白色的巨大宫殿中。

    李维斯行走在街道上,身穿宽松的灰白色布衣和黑色长裤,这是十分普通的奥德利克平民服装。

    他的胸部隆起,喉结消失不见,肤色已然变成病态的苍白色,五官冷峻而精致,满头银发如瀑,在身后轻轻飘舞——

    他俨然化为希尔?曼文林的模样,光明正大地行进在姬陵之中,从一开始就根本没有与阿切尔和希尔一同进入姬陵深处。

    从阿切尔口中套出想要的信息之后,他就趁机将黑色斗篷交给了泰瑞拉,让她继续扮演奈文魔尔的角色,自己则抽身而退,往姬陵的另一处走去。

    “厄泽,南海,乱石之界……”他低声自语,“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谜语的答案就在这三个地方之中。”

    似乎是心有所感,他忽然停下脚步,往某个方向遥遥望去……那里正是早先巨大光柱所在的位置,现在已经没有一丝光芒残留。

    (“天使双翼,下位圣物。传说苍白女皇的双翼被人残忍无情地割下,不知被谁制成了充满光明之力的披风。”  ——《圣物图鉴》)

    (“光子跃迁热族光明系高等魔法,位移魔法,创造者不详。将肉身自主分解为发光粒子,跃迁至目的地后重组于形,位移距离较短。”  ——《魔法图鉴?高等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