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玄幻小说 > 奈文魔尔 > 第一卷 影之谜 第四十四章 修罗场
    李维斯一直凝视着泰瑞拉,直到黑色的厄泽与温暖的阳光如潮水般褪去,他仍维持着站姿,魔怔似的望着那个方向。

    他的目光所凝固之处,再没有影王后的身影,只剩一片静谧的深蓝虚空。

    李维斯从半空中落下来,他将芙罗拉放在一幢苍白建筑的顶上,然后站在一旁,伸出血肉模糊的右手从袖子里掏出天秤沙漏,盯着沙漏默然无语。

    芙罗拉盘腿坐在瓦片间,她取出一支绿色试管,试管根部露出一截植物根须。

    “那是什么?”芙罗拉望向李维斯手中的沙漏。

    李维斯盯着沙漏中的白沙,沉默了一会儿,说“它能够穿梭于姬陵的镜面世界。”

    芙罗拉眯起眼睛,她用指尖捏住植物根须,将它从试管中拔出来。这株植物的全貌竟是一棵迷你小树,它刚好能够躺在芙罗拉的掌心,树干上挂满了麦粒大小的翠绿叶片。

    “原来你早就计算好了时间。”芙罗拉一口咬掉半截树干,在嘴里咀嚼时发出脆响声,“难怪面对那么多人的围攻时,你还能有恃无恐。”

    她三两下吃掉了整棵树,将手中的一小截根须随手扔掉,苍白的脸色顿时变得红润了不少。

    李维斯收起沙漏,微微抬头看向远方的深蓝虚空,低声问“他们是镜像吗?”

    “你的提问包括泰瑞拉在内吗?”芙罗拉皱眉问。

    李维斯摇了摇头,他转过身来,掀开帽兜,露出一张平静的面容。

    “泰瑞拉不是镜像,她是真实的。”他淡淡说。

    在李维斯黑色眼珠的注视下,芙罗拉想起了影王后在最后关头的挣扎模样。她用独臂支撑住身体站起身来,看着李维斯的眼睛,决定先不谈论泰瑞拉的事情。

    “根据我的观察,无论是厄泽内的人群,还是那八尊雕像上的人物,都不可能来自现实……但你应该也察觉到了,他们的力量和形态都非常真实,也不能归结为纯粹的镜像。”芙罗拉说。

    “这符合姬陵的气息,一直以来我们所看见的每一条街道、每一幢房子都是如此。”李维斯说,“它们显得既真实又虚幻,两种截然不同的特性被糅合到一起,呈现出虚假的现实。”

    他顿了顿,又说“你知道[夹缝之冠]吗?”

    芙罗拉一怔,随即陷入回忆与思考之中,她微微侧过脑袋,目光闪烁了一会儿,然后用不太确定的语气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一件上位圣物的名字。”

    李维斯不置可否地说“虽然我们没有合作关系,但是可以交换一下情报,这对双方都有好处。”

    “你想知道什么?”

    芙罗拉意识到李维斯似乎掌握了某些重要信息,不禁有些好奇他究竟经历了什么事情。

    “我进入厄泽的时间很短。”李维斯指了指袖子里的沙漏,“对于关键线索之外的细节,我几乎一无所知。”

    “也就是说,你掌握了关键线索。”芙罗拉挑了挑眉毛,她取下黑色面纱,露出冷艳的面容,“你明明没有进入光柱,究竟是从哪里得到这些信息?”

    李维斯淡淡说“解谜游戏而已,怎么样,你要交换吗?”

    看着李维斯的深邃眼睛,芙罗拉愈发对他刮目相看起来。虽然初次见面时她就知晓他的才学不凡,可之后的李维斯实在是带给她太多的惊喜,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可是芙罗拉仔细想来,李维斯拒绝与自己合作,不正是因为瞧不起她吗?

    开什么玩笑,我可是虚无圣殿在物质位面的代表者之一,竟会被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藐视?

    “从夹缝之冠开始吧。”芙罗拉压抑住内心的异样情绪和对他的恼火,“希望你能够表现出一点绅士精神。”

    李维斯点点头,率先说“我从萨拉丁的留言中得知,姬陵正是依靠夹缝之冠才能建成,从而呈现出这种扭曲的镜面特质。”

    “萨拉丁的留言?你找到了这么重要的线索?”芙罗拉忍不住露出惊讶的神色,李维斯在谈话的一开始就给了她一个大意外。

    “轮到你了,隐秘女士。”李维斯不近人情地提醒说。

    芙罗拉清了清嗓子,说“作为上位圣物,夹缝之冠从未出现在历史上,也几乎查阅不到关于它的记载,我所了解到的相关信息表明它拥有扭曲现实的能力——简而言之,它可以无中生有,混淆是非。”

    两人对视一眼,沉默了一会儿。没过多久,李维斯若有所思地说“如果记载属实,以夹缝之冠为基础,姬陵的黑白两面和厄泽中的人群都可以得到解释。”

    芙罗拉对他的判断表示认可,她思索着说“更进一步去推测,那八尊雕像是否与夹缝之冠有关?”

    李维斯问“你见过雕像上的哪些人?”

    “啧啧,我可是守秘人。”芙罗拉咬咬牙,说,“好吧,反正那也只是我的意识倒影,破例告诉你也无妨。”

    她顿了顿,露出一丝心悸的神色“紫色的身影是虚无圣殿的主人。”

    虽然对虚无圣殿没有太多了解,但李维斯仍然露出了凝重的表情。他注意到芙罗拉的话语细节,追问说“等等,你刚才说追杀你的紫色身影是你的意识倒影?”

    “没错。”芙罗拉回答说,“轮到你了。”

    李维斯沉思片刻,说“我见到了疑似戈勒皇帝的人,他手持[山王剑],还有一个戈勒战魔法师……此外就是我们都看见过的恶魔和辉煌公爵。”

    “山王剑……”芙罗拉皱起眉毛,“算上我没遇见过的大魔导师鲁道夫,厄泽中有这么多圣者,这与预言不符。”

    李维斯问“什么预言?”

    芙罗拉犹豫了一下,说“是从不会出错的预言,预言的内容是,我将在姬陵遭遇三位圣者……但实际情况远远不止这个数目。”

    圣者可不是满大街都能见到的过路货色,整座斯洛姆城中的圣者加起来都没有姬陵中出现的数量多,这是十分惊人的事实。

    “似乎可以理解为,他们不能算是预言中提及的圣者。”李维斯缓缓说,“如你刚刚所言,这些人都只是意识倒影,我可以认为进入厄泽的只有八个人吗?”

    “你的意思是说,因为这八个人进入厄泽,才产生了八位意识倒影,然后引来雕像人物的追杀?”

    听见李维斯的分析,芙罗拉的眼里流露出一丝恍然之色。

    “没错,但进入厄泽的实际人数也许不止八人,比如说我就是利用天秤沙漏进去。”李维斯想起来戈勒人索恩,眼里闪过一抹阴霾,“目前可以初步推测,从光柱走进去的人会产生意识倒影,被这些倒影列为第一追杀目标。”

    “现在你明白了吗?为什么我要阻止更多的人进入光柱。”芙罗拉瞥了一眼李维斯,没好气地说,“如果不是你来搅局,现在的情况也许会明朗很多。”

    李维斯没有搭理芙罗拉,他转身望向远方的苍白宫殿,还有那座下沉了一半的虚无之塔,陷入沉默之中。

    “不对劲。”李维斯摇了摇头。

    芙罗拉走到他身边,抬起头看着他的侧脸,问“有什么不对劲?”

    李维斯的黑眼睛里倒映着广袤的苍白建筑群,他平静地眺望着这片奇妙风光,目光闪烁不定。

    “没有主人的利剑能杀人吗?”他忽然提出一个古怪的问题。

    芙罗拉说“显然不能,剑不过是凶器而已,怎么会自己杀人?”

    李维斯点点头,说“所以,你认为夹缝之冠会自主扭曲现实吗?”

    芙罗拉露出一丝异色,说“不,这两个问题并不等同……你说过,是萨拉丁利用夹缝之冠的力量建造出姬陵,它的使用者是萨拉丁。”

    “但萨拉丁没说它会制造出厄泽的住民,还有那八道意识倒影。”李维斯淡淡说。

    思考着李维斯的话,芙罗拉越想越古怪,越想越心惊——确实,李维斯所说的话不无道理,可如果他的推测属实,那就意味着当前他们所遭遇的一切都在某个人的掌控之中!

    那个人,就是制造出八尊雕像、制造出整座城中的居民的人,那个人就是夹缝之冠的主人!

    那个人会是谁?

    芙罗拉想起来厄泽人脸上诡异的笑容,还有那句“你来自哪里”和“欢迎来到厄泽”……这些厄泽住民就是一双双眼睛,他们游弋在黑色巨城中,机械地辨认出外来者的身份,然后引来外来者心中的恐惧倒影,予以抹杀。

    “寒霜之王。”李维斯忽然说出这个名字。

    芙罗拉从恐怖想象中回过神来,问“什么?”

    “我看见希尔用殇触中的龙魂迷惑了倒影,侥幸存活下来……这真的是侥幸吗?”李维斯下意识伸出手指,捏住自己的下巴,喃喃说,“为什么这些倒影会对寒霜之王的龙魂有反应呢?”

    他转过身来,看向芙罗拉的眼睛,由于距离太近,芙罗拉忍不住退后了一步。

    “或许你不知道,萨拉丁为姬陵设置的规则是,一旦有圣者进入姬陵,寒霜之王就会苏醒。”李维斯说,“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都没有见过这条巨龙。”

    芙罗拉低下头,避开李维斯的目光,小声说“你说的话很奇怪,寒霜之王从未诞生过,不是吗?”

    “姬陵中的寒霜之王不是正统意义上的龙族,我也不清楚它是什么东西,但泰瑞拉这样称呼它。”李维斯眯起眼睛,“关于真实的寒霜之王,它的龙魂被注入下位圣物[殇触],身体被分解出一部分,作为姬陵的入口,剩余的死胚则成为封印泰瑞拉灵魂的龙蛋。”

    他顿了顿,说“难道说……萨拉丁保留了一部分龙魂,用来守卫姬陵?没错,这就能够解释得通了。”

    寒霜之王,夹缝之冠,当王者戴上冠冕,必将掀起腥风血雨。

    李维斯抛下满脸迷惑的芙罗拉,转身走到屋顶边缘,望向虚无之塔的方向。

    芙罗拉没有听明白他的话,她只是伸手抓住左臂断口,静静注视着李维斯的背影。这是她第一次与他人一同探索遗迹,也是最危险的一次……从某些方面来说,这种感觉并不坏。

    面对数不胜数的敌人,珍妮与杰克在黑色的街道上狼狈地飞掠而过,不断有叉剑从暗中刺出、有匕首从背后捅来——二人在片刻不停的逃亡中累得精疲力尽,虽然惊险,却还能勉力坚持。

    幸运的是,由于他们未曾通过光柱进入,所以并未有恐惧的倒影在第一时间降临。

    飞行之间,两只举着盾牌的小天使环绕在二人身侧,抵挡着四面八方的攻击。气喘吁吁的杰克咬牙对珍妮说“如果我的魔力耗尽,你不要管我,自己逃命去吧!”

    “不,我不会丢下你的,杰克!”珍妮红着眼圈说。

    眼看着二人就要飞过这条街道,忽然有一道寒意凛然的身影浮现于半空中。

    安娜?克莉斯特的左手握着一柄[女王之矛],右手提着[女王利剑],面色凝重地望向对面的绿袍身影。

    “凛冬阁下!”

    杰克惊喜地说。

    安娜侧过脑袋看向杰克与珍妮,微微点头致意。

    珍妮的脸上也露出如获大赦般的笑容,可她看见不远处的绿袍子男人之后,疑惑地拉了拉杰克的袖子,低声说“你看见了吗,杰克?那个人长得好像鲁道夫阁下……”

    “怎么可能……等等,那个人真的是鲁道夫阁下!”杰克仔细凝视着绿袍子男人的面孔,忍不住露出惊疑之色,“凛冬阁下为什么会与鲁道夫阁下对峙?”

    安娜没有时间理会身后的二人,因为她要面对的不止是鲁道夫。从刚才开始,她就察觉到有四股不同寻常的气息正在向此处靠近,这种感应伴随着强大的压迫性,使她隐隐有些担忧。

    鲁道夫挥动起魔杖,魔杖顶端的大嘴巴吟唱着,随着这道难听的吟唱声,凛冬圣女周围骤然掀起绿色的寒风,风中闪烁着一枚绿色的透明雪花,雪花霍然绽放开来,爆发出强烈的寒气。

    [安娜?克莉斯特的冬日礼花]并未能给凛冬圣女带来太大的麻烦,她支起水晶之盾抵御住寒霜的侵袭,右手指尖上环绕着一缕格外纯净的霜气。

    这是释放[绝对零度]所必需的极寒之气,是她魔宫内仅有的一缕——安娜确信鲁道夫无法复刻出这道凝聚着冰霜精华的寒气,但她无法确定用何种方式去使用它才能一击制胜。

    漫天的白色冰矛与绿色冰矛在空中激烈碰撞着,安娜与鲁道夫毫不留情地施法对射,战斗在一时之间陷入了僵局。

    就在这时,一道紫色的光影从天边掠向此处,眨眼间便来到凛冬圣女身前,并且毫不停留地一闪而过。

    晶莹剔透的水晶之盾一分为二,化作两片破碎的冰块坠落下来,而安娜的身体也随之分成两截,紧接着化成一滩透明液体。

    “这是……”

    安娜从地面上重聚出身体,皱眉看向半空中的紫色人影,从他的身上,她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同样是虚无之力,安娜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道玫红色的光影。

    杰克和珍妮也发现了虚无灵主的到来,虽然他们的实力差的远,但好歹也是魔导师的水准,自然看出了紫色力量的可怕之处。

    “以坚固著称的水晶之盾就像纸一样……”杰克的脸色显得有些苍白,“这到底是什么手段?”

    他刚刚说完这句话,身后忽然传来爆响声——破碎的墙壁间,一只有着尖锐指甲的焦黑大手探出,将杰克的脑袋攥在掌心,一股浓郁的地狱气息从中传来,金色的滚烫纹路爬到杰克的面部和脖颈处,显得狰狞而邪恶。

    “啊——”杰克发出凄惨的叫声,连预先设置的反制魔法都没能触发,他的身体片片龟裂开来,化作一团燃烧的灰烬飘散在空气中。

    珍妮的眼中倒映着那团金色的灰烬,她神情恐惧地尖叫起来,似乎不敢相信爱人在转瞬之间化为飞灰。

    一条青色的蟒蛇忽然从半空中坠落,缠绕在珍妮身上,杯口粗细的蛇身强韧有力,将她的身体搅碎成数块碎石。

    珍妮的身影从碎石间飞出,可她刚刚逃到半空中,却发现体内的魔力竟所剩无几,连漂浮术都难以维持。

    珍妮扭过头来,惊恐地喊着“不——”

    青色的能量箭矢从远处极速射来,洞穿了她的脑袋。珍妮的尸体从半空中坠落在地,又被一柄燃烧重刀拦腰截成两段,溅起一片凄艳的血花。

    眼见两名宫廷魔法师瞬间毙命,安娜升起到半空中。望着已经出现的敌人,以及正要出现的敌人们,她攥紧拳头,掌心的极寒之气不安地翻卷起来。

    她周身的每一个方向都被堵截高处飘浮的鲁道夫,地上站着的恶魔与古斯塔夫大公,房顶上虎视眈眈的蛇发女妖,以及在紫色光影间的模糊身影。

    被五位圣者包围,凛冬圣女深深吸了一口气,她抬起手,摊开手掌,掌心的极寒之气便像出笼之鸟一样窜上高空,然后停留在某处旋转起来——一道道霜白色的寒流被吸入其中,极寒之气凝聚成一只疯狂涌动、盘旋的白色法球。

    安娜很清楚,只有使用超越自身极限的力量,才有可能绝处逢生。

    魔法师是秩序的捍卫者与使用者,魔法即是秩序本身——但成为圣者以后,安娜才终于明白,原来禁咒便是打破秩序的魔法。

    就像能够冻结时间的绝对零度,就像能够摧毁一座城市的暴风雪。

    ……

    姬陵另一处,班尼迪克震惊地跪坐在地上,怀中捧着一颗脑袋,脑袋上的面容美丽而坚毅,正是国王骑士哈丽雅特?洛佩兹。

    他的月白色长袍上沾满血污,可他根本不在乎,只是紧紧抱着哈丽雅特的头颅,双目呆滞地望着数公尺外的无头尸体,眼中一片空白。

    在他身体的前后方分别站着两个男人,一人手持手半剑,另一人拄着大剑,分别是太阳之角康纳琉斯与姓名不详的戈勒皇帝。

    “对不起……哈丽雅特大人……”班尼迪克的眼眶泛红,他痛心疾首地说,“没有办法替你收尸,我只能带着脑袋逃走了!”

    眼看着两位圣者就要挥剑斩来,班尼迪克咬着牙吼出声来——

    “就算只有一颗脑袋,我也要带着你回到斯洛姆!”

    ……

    厄泽的公墓地穴附近,索恩的身体维持着青色虚影的灵魂状态,在半空中飞掠。

    他的手中紧紧握着黑色立方体。

    在索恩身后,手持木杖的戈勒牧羊人踏着狂风追赶而来,摆出一副不死不休的架势。

    此时的厄泽城内,血腥的杀戮正在无声展开,这座黑曜石之城已然化为一座残酷的修罗场。

    姬陵外围,掌控者大殿。

    苍白色的大殿中,李维斯站在破碎的活体迷宫地图前,取出手中的天秤沙漏,沉默不语。

    芙罗拉站在他身后,皱眉说“你真的要这么做吗?你刚刚才说过,寒霜之王是萨拉丁留下来对付圣者的陷阱,它必然是十分危险的存在。”

    李维斯没有直接回应芙罗拉,而是摸了摸下巴,说“你怎么看待泰瑞拉身上的变化?”

    他终于还是提起这件事。

    芙罗拉犹豫了一下,自嘲似的笑着说“显然,她回到了身体,但也忘记了我们……看来我没办法得知穹顶殿的秘密了。”

    李维斯摇了摇头,说“我不这么认为。”

    他转过身来,看着芙罗拉的眼睛,平静地说“泰瑞拉并没有忘记我们,而是遇到了麻烦。”

    “你凭什么这么认为?”芙罗拉一怔,皱眉问。

    “因为她绝不可能认同这样的结果。”李维斯一字一句地说,“也许她会对我们不屑一顾,但她不可能再以影王后的身份行动……她不是这样的女人。”

    芙罗拉的眼神微微闪烁“就算你不愿意接受事实,可也无法说服自己吧?”

    “如果我是萨拉丁,想要在尸体上做手脚并不困难,更何况尸体中有一件上位圣物。”李维斯自顾自地说着,“以寒霜之王残存的血肉为载体,泰瑞拉的灵魂状态很弱小,她很有可能被龙心的意识吞噬。”

    “龙心中存在意识?”芙罗拉喃喃说,她倒无法否认这个猜测,因为上位圣物本就是诡异难测的存在。

    李维斯推测说“或许是龙心在千年的时光中诞生了灵智,也有可能它本身就是萨拉丁设计的陷阱,用它来困住泰瑞拉的虚弱灵魂,从而赋予其违背本性的意志。”

    芙罗拉咬着牙问“就算你要解救泰瑞拉,但你打算怎么做?”

    “很简单,净化和分离——将龙心取出她的体内。”李维斯攥紧袖子里的黑色小瓶,面无表情地说,“如果能自如使用夹缝之冠,我有把握在不伤害她的情况下做到这一点。”

    根据李维斯的推测,夹缝之冠在寒霜之王的手上。

    “说了这么多,你还是打算要屠龙,而且是一头持有夹缝之冠的巨龙。”芙罗拉深深吸了一口气,她迈步向李维斯走近一步,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先不说你能不能做到,夹缝之冠本身的使用方法也是一个未知数,这样做太冒险了。”

    李维斯没有说话。

    芙罗拉凝视着那双平静的黑眸子,脑海中浮现出他曾喊出的话语——

    “难道你忘了我们的约定吗?”

    “你忘了吗?你不是任何人的王后!”

    “你是影之国的女王!”

    “我是你选择的人!”

    眼神闪烁间,芙罗拉叹了一口气,目光落在李维斯鲜血淋漓的右手上,那只手掌曾被欢愉之刺洞穿。

    她微微一笑,轻声说“我知道了。”

    李维斯点点头,淡淡说“我没办法修复你的左手,而且你的起源力量也没有剩下多少,所以你就留在这里吧。”

    他顿了顿,又说“别担心,如果救出泰瑞拉,我会把穹顶殿的事情告诉你。”

    芙罗拉伸手抓住断臂,挑了挑眉毛,说“你是在嫌弃我拖后腿吗?”

    “没错。”李维斯坦然说。

    芙罗拉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就算我受了伤,但也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弱,奈文魔尔阁下。”

    李维斯翘起嘴角,说“那你就自己想办法进去吧。”

    他扬了扬手中的天秤沙漏,身影忽然消失在原地。

    “李维斯,你这个混蛋!”

    望着面前的空气,芙罗拉咬牙切齿地说。

    “别担心,我不是来陪你了吗,隐秘女士?”

    一个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还是说,应该称你为芙罗拉女士?”

    芙罗拉转过身来,眯起眼睛,指尖浮现出一道闪烁不定的玫红光刃,光刃的色泽比往常要黯淡许多。

    布尼尔?朗站在掌控者大殿的入口处,他面带优雅的笑容,左手臂上爬起一道道黑色的狰狞血管,指尖刺出五根骨刺,手掌膨胀为数倍于原本的大小,看上去十分不协调。

    一股浓郁的恶魔气息从他的掌心溢出。

    (“在极北的冰原上,一群牧羊人过着如苦修士般的生活,他们身手矫健,力大无穷,并且能够自如使用单系魔力。这些能够与奥德利克魔法师对抗的魔力使用者被称作战魔法师。”  ——《大陆通史?中古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