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玄幻小说 > 奈文魔尔 > 第一卷 影之谜 第四十八章 夹缝之冠
    在王国学士府度过的五年间,李维斯见过太多次低等魔法——无论是冷族、热族还是自然族,他都能将那些魔法的释放过程、景象与破坏力烂熟于心。

    他记得每一条法术的每一个细节,但在姬陵中度过千年时间的寒霜之王欧尔诺丝做不到。

    欧尔诺丝的幻象,是从精神层次上欺骗视觉与感知,与它所创造的现实原理相同,幻象所得的结果依靠的是自身的编纂能力。或许欧尔诺丝是一个好的作家与诗人,但它无法创作出令李维斯信服的剧本。

    因为李维斯比其他人看到得更多,记住得更多,也理解得更多。

    每一朵火花的盛放,每一缕风吹的痕迹,每一滴毒液的腐蚀范围……在这些稀奇古怪却各不相同的魔法效果之中,李维斯很快就锁定了寒霜之王真正的位置。

    因为有一支[呼啸小刀]消散在空气中,没有以空气流散的形式,而是以溃灭的形式。

    [呼啸小刀]一旦脱出有效距离,就会化成一缕微风,绝不会凭空溃散。

    几乎在发现这股变化的同一时刻,李维斯探出一只手掌,将一直蓄势待发的[大震波]释放而出

    扭曲的能流化作一支肉眼可见的波纹重锤飞射向高空,轰击在某处空气中,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摩擦、碰撞之音。

    随着一声高昂又愤怒的龙吟之声,欧尔诺丝的冰蓝色身躯从空中出现,跌落而下。

    它的右半边翅膀被大震波击中,数不尽的金属羽毛断裂开来,化为锋利的碎片四散飞开——真正破坏翅膀的不是震波而是金属之间的共振,原本精密绝伦的结构反而成为了欧尔诺丝的致命弱点。

    李维斯挥动袖子,给予芙罗拉一道漂浮术,使她不至于跌落地面。他不愿放弃追击的机会,飞身飘向欧尔诺丝的身侧,双掌之间浮现出十余个车轮大小的[大火弹术]。

    这些火球迅疾地飞射向欧尔诺丝受创的右翼——由[大震波]打开局面之后,它的翅膀已然不是完美无缺的坚硬结构,只要稍加轰炸就能达成进一步的破坏。

    一连串的爆炸掀起阵阵热浪,欧尔诺丝在空中失去平衡,飞翔的轨迹变得十分艰涩曲折,在它的翅膀上,更多的金属羽毛片片剥离,露出外壳下的银色翼骨。

    “真是惊人。”

    芙罗拉落在地面上,抬头仰望着空中的景象,充斥在空气中的数十条魔法将弧顶之下的空间染上一层灿烂的光辉,显得十分美丽。

    她所说的惊人,指的是李维斯采用的辨伪方法,这是最笨的方法,也是最难的方法,依靠的是极为细致的观察力和对各类魔法的详细了解,除了他以外也许没人能够复制这种手段。

    高空中,李维斯的双手再次扬起,反复丢出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低等魔法——随着一条[铁匠铺风箱]在半空中不自然地爆散溅开,他再次锁定了欧尔诺丝的真实位置,[大震波]聚拢成束,从掌心间喷薄射出!

    层层幻景掩饰之下,欧尔诺丝摆动双翼猛扑着升上高处,躲开震波的侵袭,然后借助幻觉俯冲而下——等接近李维斯之后,它的口中才喷出寒冷的龙息。

    李维斯快速移动着,可在无边无际的龙息中,呼啸披风很难使他平安飞走,但他并不打算拉开与欧尔诺丝的距离,而是要突进到它面前——

    [矢飞雷]激射而出,李维斯化作一道跳跃的闪电射向高处,闪电以极速从欧尔诺丝的脖颈边窜出,于欧尔诺丝的头顶现出他的身形。

    他抬起右拳举到耳边,拳中攥着无数扭曲的线条,每一根线条中都蕴藏着强烈的振动能量。随着李维斯一拳砸下、五指张开,[大震波]在极近的距离下绽放,卷向寒霜之王的后脑勺……如果欧尔诺丝是炼金生物,那么它的中枢便在头颅之中,只要将中枢破坏,龙魂便会随之消散。

    面对着近在咫尺的震波,欧尔诺丝的脖颈弯曲下来,像蛇一样蜷住身体,用全身上下最为坚硬的脊背承受住了这条准禁咒的全部威力。

    震波席卷而过,寒霜之王的后背飘散出数十根断裂的龙鳞,这些金属鳞片就像玻璃渣一样闪闪发光,从高空中掉落下来。

    它的光洁后背不复完整,看上去就像一条褪皮了一半的丑陋蟒蛇,但若要说它受到的伤害很深,却也并非如此。

    李维斯的心里有些遗憾,[大震波]没办法侵入寒霜之王的体内,只能在体表造成一些皮外伤,但如果刚刚那一击准确打在欧尔诺丝的头上,或许能够直接击毙这条金属巨龙。

    没时间叹惋,欧尔诺丝愤怒的尖爪已经袭来,李维斯只能一边施放干扰魔法一边飞向远处。

    欧尔诺丝忌惮着李维斯的[大震波],李维斯则不得不花费大量精神去解读幻象,一人一龙在高空中交错盘旋,掀起阵阵冰蓝龙息与猛烈狂风,狂风中接连不断闪烁着魔法光辉,一时间谁也不能奈何得了谁。

    就在这时,一道黑色的身影从一扇巨大长门外飞入殿中。

    “看来这里很热闹,欧尔诺丝?”

    听见这熟悉的声音,李维斯不由停下移动,惊讶地看向半空中的黑发女人。

    黑色双翼之中,泰瑞拉飘浮在空中,猩红的眼睛扫过下方的芙罗拉与空中的寒霜之王,最后停留在李维斯的身上。

    不知为何,李维斯隐隐感到泰瑞拉与上次相遇时有些不同,但他无法确定这种感觉。

    “是你?”欧尔诺丝的深蓝竖瞳凝视着泰瑞拉,“你终于从那只华丽的棺材中醒来了吗?”

    “在我的国土中称王,你的胆子可不小。”泰瑞拉收回望向李维斯的目光,转而看着欧尔诺丝说,“你很清楚,厄泽真正的主人只有一个人。”

    欧尔诺丝没有流露出任何情绪,只是平静地说“你沉睡了太久,萨拉丁的设计已经过时了。”

    它扬起右爪上的夹缝之冠,然后向泰瑞拉点头致意,既像是问候又像是讥诮。

    从棺中醒来……李维斯注意到欧尔诺丝的措辞,显然它不是在对真实的泰瑞拉对话,这侧面证实了此时的泰瑞拉是长居于厄泽的那一位。

    只是,李维斯所认识的泰瑞拉,与棺中的泰瑞拉,究竟哪一个是真实的影王后?究竟是泰瑞拉的灵魂被吞噬,还是重归完整的自我?

    李维斯摇摇头,在短暂的瞬间,他对真相稍有迟疑,但联想到萨拉丁的留言,他还是选择相信自己先前的猜测——此时泰瑞拉的情况并不是她真正想要的结果。

    地面上的芙罗拉同样听到了影王后与寒霜之王的对话,她的看法偏向于理智派欧尔诺丝原本只是姬陵的守卫,但它窃取了夹缝之冠,掌握了更大的权柄;而关于泰瑞拉的情况,芙罗拉也无法确定,只是猜测影王后与欧尔诺丝无法达成共识。

    总而言之,局面变得更加复杂。

    “不应该是这样。”泰瑞拉的红瞳微微闪烁,她眯起眼睛,低声说,“无论是姬陵还是我,都显得很不对劲。”

    她注视着李维斯的脸“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因为你,我的心才会如此不安分,我的国才会陷入混乱。”

    李维斯摇摇头,说“让你的心意动摇的原因不是我,而是你自己。”

    “是吗?”泰瑞拉扬起[欢愉之刺],咧嘴一笑,“不管是不是你,只要将你杀掉,我就能知晓答案。”

    听到这毫无逻辑可言的回答,李维斯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脏话,这任性的决定还真是泰瑞拉的风格。

    “您的决定非常明智,让我们先解决掉外来者。”欧尔诺丝的竖瞳里流露出满意之色。

    “别着急,杀死他之后,你也要向我俯首。”泰瑞拉冷冷说。

    欧尔诺丝摇了摇头,故作遗憾地说“看来只有一部分共识。”

    泰瑞拉没有废话,她的身体前倾,然后消失在暗红色的光影之中,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了李维斯的面前,欢愉之刺从她的手中插下,直刺李维斯的胸口。

    李维斯仍清晰记得掌心被洞穿时那股由身而心的痛苦与欢愉……他压抑住内心的杂念,身体倒飞而出,可他的身后忽然出现一抹巨大的阴影,正是欧尔诺丝从后方包夹而来。

    冰蓝色龙息像瀑布般淌下,李维斯的身躯化为无数光子跃迁到数百公尺之外,还没来得及喘息,便看见泰瑞拉遥遥掷出欢愉之刺,叉剑飞射向他的面门。

    李维斯侧身躲过,叉剑的剑刃划开他的肩膀,随即射向后方,而同一时间,泰瑞拉闪烁到李维斯身后,她接住欢愉之刺,然后轻启嘴唇,吐出一道暗红声波。

    李维斯只觉得肩上的伤口传来一阵阵痛苦与快意,他分不清这是折磨还是享受,只能先支起一面[水晶之盾],将侵袭而来的声波抵御在外。

    声波中蕴藏的精神冲击令李维斯感到阵阵头晕,他捂着脑袋,一边快速飞行一边嘲讽说“就没有更强烈一些的攻击吗?”

    在他的身体后方,冰蓝色的龙息席卷而来,将他飞过之处全部冻结上一层厚厚的坚冰,死亡的阴影如同附骨之疽,紧随在李维斯的身后。

    “你喜欢猛烈的疼痛?”暗红光影闪烁,泰瑞拉的身影出现在李维斯头顶的上空处,她俯视着他,嘴角勾起一道动人心魄的弧度,“看来我小看了你的欲求。”

    李维斯眯起眼睛,在无属性高等魔法[唇语术]和[分心施法]的作用下无声吟唱起来。

    而在他头顶,泰瑞拉撑开漆黑双翼,脖颈前倾,黑色的双唇间喷射出一道极为狂暴的暗红色声波,声波中蕴藏着百倍于之前的毁灭性能量,像海啸一般向他袭来——

    地面之上,芙罗拉不禁屏住呼吸,此时她已经没办法帮助李维斯,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被恐怖的音波击中。

    李维斯的面前忽然浮现出一面光滑的圆形镜子,镜面非常宽大,将李维斯周身的一整片空间遮挡在后面,它快速旋转着,迎面顶上泰瑞拉的暗红声波。

    肉眼可见的扭曲声波扑到镜面之上,如同泥牛入海一般,没有掀起一丝波纹,便统统消失在了镜面之中,而原本清澈的镜面内则染上一抹漂亮的暗红色。

    李维斯的手腕翻转,飘浮于身前的镜子也随之翻转,镜面调头对准不远处的欧尔诺丝,镜中暗红色光晕变得越来越浓烈。

    面对纯粹的能量体攻击,禁咒[贪婪镜子]作为[滑稽镜子]的进阶魔法,最适合用在眼下的情况。

    想要杀死寒霜之王,[大震波]不足以做到,但影王后的声波却能起到同样的作用,并且破坏力更强。

    李维斯的双臂抬起,他将两只手掌伸出来,十根指尖同时对准欧尔诺丝在他的左手指尖之前,[贪婪镜子]滴溜溜地旋转着,镜中喷射出一道暗红色声波,与泰瑞拉所施放的声波一模一样,正是刚刚消失在镜中的音波冲击;在他的右手指尖之间,灼热的火光缭绕在五指中,泛起白色的恐怖高温,一道手臂粗的炽光火焰凝练成禁咒级别的白色闪电,闪电烧穿空气与虚无,在短促如钢铁交接之音的雷鸣声中弹射而出!

    火焰系禁咒[摹神斩]!

    面对着铺天盖地的暗红色声波,寒霜之王欧尔诺丝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给予李维斯的灭顶之灾转眼间落到了自己的头上,而且还额外附赠了一条禁咒。

    在暗红声波中,它发出愤怒而痛苦的吼叫声,躯体上的龙鳞片片剥离而出,露出身躯内的银色龙骨,而那条炽热到极致的白色闪电则击中了它的左边头部,令它的面骨炸开,金属碎片四散而飞。

    战斗局势瞬息万变,仅仅是一次眨眼的时间,欧尔诺丝便遭受到致命的伤害,它的身体从空中坠下,冰蓝色的金属碎片不断从它身上脱落,就像一架濒临散架的船只,在沉入海底的途中缓缓解体。

    一声沉重的巨响过后,寒霜之王摔落在大殿中央,它的身躯将石砖地板砸得支离破碎,一大堆金属碎块在这次撞击中抛飞开来,在地面上发出叮叮咚咚的脆响。

    它匍匐在地面上,脊背上的龙鳞脱落了一大半,露出一截银色脊骨,龙尾则惨遭折断,无力地耷拉在身后;它的右边翅膀上的金属羽毛已然彻底消失,翼骨也扭曲成凄惨的弧度,左边翅膀情况稍好,但也仅仅是保留了一部分羽翼。

    最为惨不忍睹的景象是,它优雅纤细的脖颈就像被狗啃过一样,原本光洁的鳞片显得七零八落,而漂亮的龙首外壳则有一大半的面积被烈焰闪电劈得撕裂开来,裂口处染上一层焦黑之色。

    “李维斯?戴维……”

    欧尔诺丝伸出一只破烂不堪的前爪,喉咙里发出愤怒到极点的低沉嘶吼声。它十分艰难地直起骄傲的脖颈,抬起头来,用仅剩的一只深蓝竖瞳盯着李维斯。

    “我要杀了你……不,我要让你一生活在痛苦之中,我会替你书写世界上最为苦难的诗篇,让你在无尽的悲哀和后悔中哭泣!直至永远!”

    它的语速越来越快,情绪越来越激烈,右前爪上的扭曲戒指蠕动着仿佛活过来一般,散发出浓郁的矛盾气息!

    无论是李维斯还是芙罗拉,甚至包括泰瑞拉在内,他们都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就发觉周遭的现实被强行定格,无论是思维还是身体都凝固在上一秒,根本无法进行反抗。

    而强行使用夹缝之冠的欧尔诺丝正付出着难以想象的代价,它的深蓝竖瞳剧烈颤抖起来,灵魂深处经受着撕裂的折磨和可怖的痛苦——这就是超载激发夹缝之冠的后果,欧尔诺丝使用的力量越多、层面越高、范围越大,所承受的压力便越重、伤害便越深。

    夹缝之冠中,现实与镜面的微妙平衡被彻底打破,一场足以毁灭整座姬陵的浩劫已然孕育而出。

    厄泽的黄昏中,夕阳仿佛染上了鲜血的颜色。

    班尼迪克抱着哈丽雅特的头颅,颓然靠在一面断墙后,他的胸口被撕开一道巨大的伤口,甚至能够看见血肉间断裂的肋骨。

    他一直在拼命地逃,途中用尽了自己所能使出的全部手段,不知多少次陷入绝境,可他仍是咬着牙强行突围……即便如此,他还是无法摆脱数不清的厄泽人,还有身后的两尊杀神。

    就在他以为自己要死在厄泽的时候,那位不知名的戈勒皇帝与太阳之角康纳琉斯忽然停下了追杀的脚步,即使只需要再挥动一下剑刃就能削掉班尼迪克的脑袋,但他们仍是没有丝毫耽搁,一同转身向着黑色高塔的方向赶去。

    “到底发生什么了……”

    班尼迪克紧抱着哈丽雅特的脑袋,喃喃说。

    在他的怀中,哈丽雅特无神的双眼中忽然倒映出一抹深蓝色的绮丽光彩,而她的眼睛所对准的方向正是那座虚无高塔。

    ……

    凛冬圣女安娜?克莉斯特站在一幢建筑的顶层,在她脚下,方圆近千公尺的范围内皆是一片冰天雪地的景象,每一条街道、小巷中都站满了姿态各异的冰雕。

    安娜的状态十分虚弱,强行驾驭那缕极寒之气的代价是使她的身体遭到寒意反噬,并且魔宫接近枯竭,如果不能及时修养,也许会从圣者的位阶跌落下来。

    她能够幸存下来不是因为强行吟唱的禁咒,而是因为围攻她的五位圣者不约而同选择了离开……因为某种未知原因,他们似乎急于前往那座黑色高塔。

    遥遥注视着远处的虚无高塔,安娜的表情微微动容,因为在那座高塔的中央,一缕深蓝色的光芒绽放开来,强烈的虚无气息充斥其中,在淡红色的黄昏中染上一抹深邃之蓝,虚空之海就像决堤的浪潮般涌出。

    ……

    索恩飘浮于高空中,默默凝视着虚无高塔,他的面色不断变幻,最终露出一丝阴沉笑容。

    “那条伪龙竟然被人逼迫到绝境了吗?”他自言自语说,“真好,好极了,看来属于我康拉德大人的机遇终于要来了。”

    他大笑着飞向黑色高塔,笑声中充满了邪恶的意味。

    ……

    虚无高塔之下,希尔与阿切尔刚刚赶来此处,忽然察觉到头顶传来毁灭般的恐怖波动,二人不约而同抬起头来。

    以虚无高塔为中心的天空中,空气就像被撕裂一般,呈现出黄昏与虚无这两种形态,温暖的夕阳光芒洋溢在冰冷的虚无星海中,显得诡谲万分却又莫名美丽。

    希尔似乎是察觉到什么,她回头看去,赫然发现身后的漆黑街道发生了奇妙的变化在街道左侧,仍是熟悉的厄泽风光,而在街道右侧,则是深蓝星空下的苍白宫殿,二者就像是两幅截然不同的画被强行拼接在一起,明明透出违和感却又能够完美衔合,场景显得十分矛盾。

    紧接着,虚无高塔上方传来更加猛烈的波动,无数虚空乱流从中飞射而出,将整座黑曜石之城切割得支离破碎——在厄泽的每一个角落中,都同时存在着漆黑与苍白这两种建筑,而厄泽的每一寸天空中,都同时充斥着昏黄的日光与冰冷的虚空。

    混乱,双目所能及之处皆是一片混乱,空间的秩序荡然无存,近在咫尺的人实际上相隔千里,远在天边的建筑也许下一刻就要出现在眼前——

    此时此刻,希尔手中紧握的龙角弓[殇触]忽然散发出凛冽的寒意,阵阵龙吟声从弓中传出,仿如要在无限的混沌中撕开一道跨越空间乱流的缺口,迸出一道耀眼的冰蓝色炫光。

    (“有炼金学者认为殇触并不是一件完整的圣物。”  ——《圣物图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