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玄幻小说 > 奈文魔尔 > 第一卷 影之谜 第五十二章 古代巫师
    圆窗外的巨大夕阳处于永恒的停顿之中,这意味着厄泽将一直笼罩在黄昏的光芒下。

    “我昏迷了多久?”

    李维斯凝视着窗外的落日,面色平静地问。

    “我不知道,我的意识从龙心中分离后处于懵懂无知的状态。”泰瑞拉轻轻摇头,“清醒过来时,姬陵已经变成了这副模样。”

    也就是说,无法确定距离三日之限还有多少时间。

    原本等到厄泽入夜以后,探索者们就会被姬陵排除出去,但现在夕阳陷入凝固的状态,李维斯无法判断剩余的时间。

    “在我清醒过来之后,你睡了一个小时。”泰瑞拉补充说。

    李维斯点点头,他没问泰瑞拉关于冰棺的事,显然那是某种治疗手段,修复了他肉体上的大部分伤害。现在他的状态趋于完满,肉身得到冰棺的修复,灵魂也在夹缝之冠的帮助下稳定下来,从感觉上说似乎并无大碍。

    “奇怪……”李维斯在身上摸索了一阵,皱眉说,“我的沙漏不见了。”

    “龙心也不见了。”泰瑞拉低声说,“我醒来时已经回到了寒霜之王的肉身中。”

    她用手指绕起一缕冰蓝色长发,望着自己的“丑陋”躯体淡淡说“而我在属于龙心的位置发现了这个。”

    泰瑞拉的掌心之间,暗青色的肌肤像液体一样流动起来——一颗人类的心脏升起、出现在她的手心,她将这颗心脏抛向李维斯。

    “这是什么?”李维斯接住鲜血淋漓的心脏,发觉它在孤零零地跳动着,竟然还维持着生命特征。

    “你察觉到了吗?”泰瑞拉看着李维斯的眼睛。

    “嗯。”李维斯点点头,眯眼说,“是巫术的味道。”

    他顿了顿,说“虽然巫术在夏美尔不属于禁忌,但也并不流行,所以我对巫术和恶魔学了解不深。”

    泰瑞拉托着下巴说“我倒是想起来一种叫做[缝合咒]的巫术。”

    “缝合咒?”

    “千年以前,大陆上存在着许多强大的种族,他们天生便拥有着人类所望尘莫及的力量,为了窃取这些天赋之力,古代巫师试图将异族的躯干和内脏缝合到自己身上——大多数这样做的人都变成了怪物,但从另一个方面看,也确实得到了好处。”

    李维斯思索了一阵,缓缓说“类似于将龙心替换到心脏的位置?”

    “没错,为萨拉丁铸造龙心的工匠是一位巫师,所以他的作品有着强烈的巫术风格,比如说龙心的使用方式就是基于缝合咒的原理。”泰瑞拉说,“缝合咒作为获取强大力量的捷径,衍生出许多支系咒语,比如说[混沌献祭]就是其中之一。”

    “我知道这条禁术。”李维斯的眼中闪过一丝明悟的光采,“这条巫术的核心是通过契约仪式向地狱中的恶魔祈求力量,而仪式所需的祭品就是祈祷者的肢体或脏器。”

    泰瑞拉点点头,说“我可以认为,在姬陵中有人使用了类似但不等同于[混沌献祭]的方式,将自己的心脏献出,与龙心做交换。”

    “这很合理,虽然龙心不是混沌属性的圣物,但巫术本就缺乏秩序与规律的特征,与魔法相比起来,对巫术进行修改较为容易。”李维斯比较倾向于这个猜想。

    看来这颗心脏的主人应该是阿切尔?布雷兹……他低声吟唱,制造出简易的木盒将手中的心脏装好,然后收进袖子里。

    确实,他已经感应不到寄生种子从阿切尔体内汲取的魔力。

    如果猜测成立,抢夺阿切尔身体的古代灵魂是一位巫师?他同时持有[龙心]与[灵龛],究竟想要做什么?不行,对于远古学识的掌握还是太少……如果小时候在翡翠丝留意过这方面的知识就好了。

    李维斯暗自叹息,他看了一眼泰瑞拉,犹豫了一下,低声说“我见过你的心脏,只是当时情况混乱,我没能抢到手。”

    泰瑞拉坐直了身体,平静地问“时间不多了,你知道它现在位于什么地方吗?”

    “嗯,大致知道。”李维斯说,“就在那个偷走龙心的人手上——他是一个古代灵魂,目前占据了阿切尔?布雷兹的肉体。”

    “古代灵魂……”泰瑞拉的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她微微皱眉,说,“你知道那个灵魂的来历吗?”

    “它来自……灵龛。”李维斯试探性地说。

    泰瑞拉听见这个称呼之后没有任何反应,就像是第一次听说一样。

    刚才,李维斯没有与她详细解释在苍南公墓的发现,只是提到了恫吓原液来自暗临歌剧院,坐实了萨拉丁的报复设计。

    从目前的情况看来,泰瑞拉并不知道自己的心脏究竟处于何种状况,也不知道她的心脏就是容纳灵魂的残缺圣物[灵龛]。

    “灵龛可以容纳海量的灵魂,而占据阿切尔肉体的灵魂就是来自其中。”李维斯决定先隐瞒这件事,“据我所知,这是一件铸造失败的圣物。”

    “容纳灵魂……”泰瑞拉喃喃说,她忽然露出古怪的神色,抱着胳膊说,“能够容纳灵魂的物件很多,比如说白水晶就能做到,可是若想储存海量的灵魂,那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她顿了顿,抬起头看向李维斯“这种特性听上去与[奈文魔尔]很相似,不是吗?”

    李维斯一怔,如果不是泰瑞拉提到,他确实忽略了这一点。真正的奈文魔尔是长存于地狱的魔王之一,性格残忍卑鄙,唯一的喜好就是吞噬灵魂,甚至自诩为灵魂的收藏家。

    而李维斯决定借用它的名讳纯粹是恶趣味使然,除此之外仅存一些制造神秘感的考量,想不到居然在姬陵中遇到这种巧合。

    应该只是巧合吧?命运这种事情实在是难以计算。

    “梳理得差不多了。”李维斯收敛思绪,“时间已经所剩无几,出发吧。”

    无数飘浮的断壁颓垣间,李维斯与泰瑞拉一起在夕阳的余晖中飞行,向着厄泽的东北角快速移动。

    一路上泰瑞拉都没有说话,从龙心中脱离后。她的心思愈发令李维斯捉摸不透,她对于回归身体的渴望也许只能用顽固不化的执着来解释。

    泰瑞拉所不知道的是,李维斯的精神已经异常疲惫。他的大脑就像一台高速运转且永不停歇的机器,经历了三天两夜、不眠不休的思考,如果不是在夹缝之冠的意识中得到滋润修补,恐怕他早已支撑不住。

    不算艾娜小姐遭遇绑架的事件,李维斯在进入姬陵后几乎是无缝衔接投入了全部心神,无论是解谜、判断局势、解析魔法和应对战斗,对于精神都是极为沉重的负担。

    而这一切,究竟会换来怎样的结局呢?

    “看来就是这里了。”李维斯缓缓说。

    泰瑞拉没有说话,而是沉默地凝望着天际——

    一团黑色薄雾凝聚成球形,悬浮在半空之中,球体足有一幢房子那么大。球体的正中心处,阿切尔?布雷兹穿着月白色法师长袍,她仰起脑袋,紧闭双眼,四肢舒张开来,飘浮在空中的身体染上一层魔性气息,一只黑色的立方体悬停在她的头顶,缓慢地旋转着,一缕一缕魂魄形成的黑烟从立方体上的孔洞溢出,钻进她的眉心之中。

    这看起来是某种声势浩大的仪式,显然与飘浮在阿切尔额前的灵龛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从表面现象上看,阿切尔似乎在吞噬灵龛中贮存的灵魂。

    随着灵魂不断进入她的眉心,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混沌气息越来越浓厚。

    泰瑞拉凝视着缓缓旋转的灵龛,脸色变得异常阴沉。显然,在当前的距离下,她已经能够清晰感应到那枚黑色立方体就是自己的真正心脏,只是它已经变成了难以辨认的模样。

    “这就是你所说的灵龛?”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没有惊讶或是生气,反而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萨拉丁……你真是……”

    她没有说完,再次陷入了沉默。

    心脏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还有办法放回体内吗?李维斯本想这样问她,可他终究没有说出口,转而专注地感受着这团黑色薄雾。

    死灵气息……十分典型的地狱力量。

    似乎是察觉到两名不速之客,阿切尔,或者说是康拉德缓缓睁开眼睛,看向李维斯与泰瑞拉,脸上露出一丝惊喜的笑容。

    “好久不见,尊贵的王后。”

    她说话的时候,灵龛中的魂魄仍在持续注入她的眉心之中。

    泰瑞拉看着阿切尔,冷冷说“你是谁?”

    阿切尔的双瞳原本是漂亮的橄榄绿色,此时却蕴含着两团漆黑的烟雾,她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咧嘴一笑说“也是,你认不出来现在的我……我是康拉德,还记得这个名字吗?”

    泰瑞拉沉默了一会儿,缓缓说“没印象。”

    “不,是我,我是康拉德!你怎么可能不记得我?”阿切尔的眉间升起一抹焦虑之色,她盯着泰瑞拉的眼睛,“怎么会这样?难道萨拉丁抹去了你的记忆?”

    “不,我很确定他没有这么做。”泰瑞拉淡淡说,“他一定希望我永远记住这些事,否则一切报复都没有意义了。”

    听见她们的对话,李维斯顿感无语。

    看来这位名叫康拉德的古代巫师对泰瑞拉印象很深,而泰瑞拉却不记得他。

    阿切尔的神色不断变幻,她咬咬牙,说“你忘了吗?我永远站在你这边,是我帮你惩罚了梅薇思那个贱人!”

    泰瑞拉挑了挑眉毛,说“我可不记得我曾接受过任何帮助。”

    “你不可能忘了这件事!是我为你炼制了恫吓原液!”阿切尔失声说,“我认识你的时候比萨拉丁还要早,我是你的主教团中最杰出的巫师,我杀死了所有反对你的厄泽人,我跟随着你经历过无数次希望渺茫的战争……为了你,我愿意去做任何事情!”

    听着她的话语,泰瑞拉微微扬起下巴,似乎是在认真回忆,可只是过了几秒钟,她就放弃了。

    “我不记得你,也不在意主教团的事。”她平淡地回应,语气中没有丝毫歉意,“炼制恫吓原液之人的姓名,我也从未关注。”

    她的话在空气中扩散开来,没有拖泥带水也没有多余的情绪,就只是平铺直叙的回答。

    阿切尔的眼里流露出难以置信的情绪,很快,她的脸上就只剩下失望与愤恨的神色。

    “没错,你是高高在上的影王后,你对治理国家毫无兴趣,只喜欢新鲜有趣的事情。”她深深吸了一口气,面无表情地说,“这样的你,怎么会多看别人一眼?你的眼里永远都只有萨拉丁和他那些天马行空的想法,你真可怜……不,落得今日的下场,你一点都不可怜,这座巨大的坟墓就是你应得的归宿!”

    泰瑞拉嗤笑说“我是谁,可怜与否,又为什么需要你来评判?”

    李维斯瞥了泰瑞拉一眼,没有插嘴,他大概知晓了康拉德的身份。对话中的[主教团]显然指的不是奥德利克的[千阳教会],而是独属于影之国的执政团体——千年以前,泰瑞拉作为影之国的王后,在皇帝驾崩后成为了唯一的女王,当时她的魔女身份令人们感到畏惧不安,掌权过程并不是十分顺利。

    不过,其间发生的具体事情,李维斯便无从知晓了。

    “很好,不愧是你,我的王后。”阿切尔冷冷说,她伸出一根手指指向头顶的灵龛,“那么你知道,这只灵龛中的灵魂都属于什么人吗?”

    泰瑞拉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她。

    阿切尔咧嘴一笑,笑容间蕴含着冰冷与阴暗的情绪“无论是为你修建陵寝的工匠,还是姬陵的设计者,以及所有从厄泽追随你至此的仆人与战士……无论是否甘愿,我们都在狱火军团的屠刀下,与你一同殉葬于此!”

    泰瑞拉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没有作出任何评价,但从她闪烁的目光中可以看出,她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

    李维斯则微微动容,难怪康拉德对泰瑞拉抱有如此之深的怨念。

    “我在灵龛之中度过了千年的时间,为了存活,为了能够脱困,我不得不与那些熟悉的灵魂相互吞噬,一刻也不能放松警惕……我原本以为再也不能见到你。”阿切尔嘿嘿笑着,笑声中洋溢着邪恶的味道,“这就是命运,不是吗?我理应得到你,哪怕只是你的灵魂!”

    她突然伸出手,掌心遥遥对准泰瑞拉,黑色的烟雾在掌心间翻卷起来。

    “等等——”李维斯察觉到情况不对,快速伸出手去拉身边的泰瑞拉,可他什么也没有抓到。

    泰瑞拉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飞向黑烟球体,在强劲的灵魂牵引之下,她的躯体发生了形变,看上去就像一团融化的冰雪一般。

    “你的灵魂竟然与寒霜之王的残躯融合至这种地步了吗?”阿切尔露出一丝意外之色,冷笑着说,“无法分离也没关系,这只会使你变得更加美味。”

    泰瑞拉没入黑烟之中,被阿切尔抓住脖颈,高举在身前,看上去完全无法反抗。

    “灵龛本就由你的心脏铸造而成,与你的灵魂相结合会让事情变得更加容易。”阿切尔眯眼看着泰瑞拉,“我将接手奈文魔尔的权柄,你就为我的力量添上至关重要的一环吧。”

    阿切尔的双眼之中,黑烟变得更加活跃,而她手中的泰瑞拉则发出痛苦的低吼声,黑色的灵魂丝絮从泰瑞拉的眼眶里溢出,化成两条细线涌进阿切尔的瞳孔中。

    “我不会抹除你的意识——我会为你准备一具漂亮的躯壳,在今后的每一刻,当我需要你的爱抚时就会释放你……”阿切尔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正常的潮红之色,“我可以原谅你对我犯下的全部罪行……但这一次,你理所应当要选择我!”

    一道炽热的白色闪电轰击在黑雾球体的表面上,掀起阵阵波纹。

    “禁咒?”阿切尔惊讶地看向不远处的李维斯,随后露出讥诮之色,“魔法师吗?哈哈,但是想要击穿我的仪式法阵还是差了一些——”

    她的话还没说完,眼瞳中忽然倒映出刺眼的白光。

    短促的雷鸣声中,手臂粗的白色闪电迅猛劈出,其间蕴藏的恐怖高温倾泄在黑雾之上,熔烧出一个大洞。

    黑雾中发出阵阵哀嚎之声,每一缕黑雾都化作一张痛苦狰狞的人脸,徐徐消散在空气之中。

    连续释放了两条相同禁咒的李维斯收回滚烫的右手,冷冷注视着阿切尔。

    “奈文魔尔?不好意思,这个名讳已经有主人了。”他的体内激荡起磅礴的魔法波动,整个姬陵仿佛都为之微微颤抖起来,“另外,很遗憾地告诉你,泰瑞拉已经选择了我。”

    他顿了顿,双手外的宽大袖子在狂风中翻卷飘舞起来。

    “所以,你的存在自始至终都很多余。”

    (“奈文魔尔已死,奈文魔尔重生。”  ——《罪人与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