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玄幻小说 > 奈文魔尔 > 第一卷 影之谜 第五十四章 倒计时
    “你这个疯子!”

    阿切尔抬头望着李维斯,橄榄绿色的双眸里被跃动的黑烟占据,她一手抓着化作白色球体的泰瑞拉,一手抓着灵龛,眼见仪式已经快要度过最关键的时刻。

    她的双手中,泰瑞拉的体型比之前小了好几圈,而灵龛的表面也浮现出一些不起眼的裂纹,如果等到仪式完成,恐怕会造成不可逆的后果。

    身后还有八个虎视眈眈的敌人,李维斯可没有时间与她废话,他飞身而下,一只手中凝聚出[女王利剑],另一只手释放出[隔空取物]。

    寒冰凝聚的利剑斩向阿切尔的脑袋,隔空取物则锁定了泰瑞拉的半液态肉身,在这一刻没有谁能够阻止他。

    他要用[女王利剑]逼迫康拉德灵体化,然后将泰瑞拉从她的手中夺走,强行中止仪式。

    面对寒光闪烁的剑锋,阿切尔咬咬牙,她的身上忽然发生了极为诡谲恐怖的变化

    她的左胸口处,月白色的衣襟骤然绽开,露出赤裸的胸膛,紧接着胸膛上裂开一道竖眼形状的无齿嘴巴,嘴巴里是一颗剧烈跳动的红色心脏。

    李维斯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心脏,它的形状大小看上去与人类心脏无异,可它的表面上爬满了黑色的纤细血管,这些血管在不断变幻着位置,形成一幅蕴含奇妙韵律的图案,如有魔力般令人挪不开目光。

    眨眼之间,阿切尔将灵龛与乳白色球体同时塞进胸口的裂缝里,然后她的身体瞬间灵体化,变成半透明的青绿色。

    女王利剑劈空,灵龛与泰瑞拉所化的乳白色球体隐没于她的体内。

    直到此时李维斯才意识到,阿切尔体内的那颗诡异心脏恐怕就是上位圣物[龙心],而她使用类似缝合咒的方式将灵龛和泰瑞拉缝进了身体里!

    难道康拉德打算将阿切尔的身体内部作为仪式环境?

    灵体状态下,阿切尔望着近在咫尺的李维斯,脸上露出狡猾的笑容。

    “竟然能够将我逼到这一步,你确实有些本事。”她有些心悸地笑着说,“但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明白圣者也算不得什么。”

    “不需要,你就死在这里吧。”李维斯冷冷说。

    他绝不能允许仪式继续进行下去,双掌掌心浮现出强烈的魔法波动,可就在这时,他感到体内变得异常滚烫,紧接着就吐出一口鲜血。

    而阿切尔则挥动袖子,在黑烟缭绕之中,她向着远处疾飞而去——康拉德的目的很明确,他打算在移动中完成仪式。

    等到仪式结束,就算泰瑞拉的灵魂还能挽救,可灵龛绝对会被毁坏,到时候怎么取得泰瑞拉的心脏?

    仓促之间,李维斯没有弄明白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也没办法立刻追上阿切尔的身影——短暂的停顿间,他感到危险已然悄然降临于身后。

    一截锋锐的剑尖从李维斯的胸口正中透出,在他的身后,康纳琉斯面无表情地握着剑,手上使劲想要令剑刃刺得更深一些。

    剧痛之中,李维斯再次吐出一口鲜血,血珠洒在衣襟与半截剑尖上。

    他伸手抓住胸口透出的剑刃,嘴里无声吟唱着,正在这时,青色的箭矢与裹夹着狂风的木棍就要降临到他的身上,然而比这些攻击更快的是古斯塔夫大公的燃烧重刀。

    破碎重刀横劈而过,将李维斯的头颅削飞。

    无数通体漆黑的乌鸦从李维斯的身躯上纷飞而出,向着四面八方振翅而去。

    千钧一发之时,李维斯为自己临时增添了一层[肉身分解],要是他的吟唱慢上半秒,就真的要落得身首异处的下场了。

    乱糟糟的鸦群之中,一只乌鸦向着下方的废墟俯冲而下,它落在一枚扭曲王冠的上方,爪子牢牢钳在王冠边沿——

    周遭的风景、人物统统定格下来,纷乱的天地间骤然回归无限的宁静。

    乌鸦的身躯缓缓扭曲、膨胀,变回李维斯的模样,他紧紧攥着夹缝之冠,精神已然桥接在这件上位圣物之中,熟悉的感觉来袭,海量信息化作洪流侵入至他的意识之内。

    这一次,由于夹缝之冠的自身意识陷入沉睡,所以李维斯所承受的压力略微小一些,但对于精神而言仍是十分高昂的消耗。

    虽然此时此刻的他在桥接状态下能锁定康拉德的位置,但他不可能一直维持该种状态,只能使用最笨的办法……这是无奈之举,与夹缝之冠桥接的每一秒都令他头痛欲裂,他没时间仔细制订更好的计划。

    将一张纸揉成一只纸团!

    随着李维斯对现实作出修改,周遭的地面剧烈颤抖起来,数不清的房屋晃动着,地平线如同海啸一般拔地升起,建筑群相互倾轧,巨大的夕阳被隔绝在这片巨大的空间之外,夕阳光却仍诡异地存留于空间内,深蓝星光从四面八方的光带间透射进来。

    厄泽被压缩成为一个半封闭的球体,在这巨大的球体之内,重力被撤销,厄泽的一切都无法隐藏,化成广阔的画卷暴露在李维斯的视野之内。

    做完这一切,李维斯的口鼻间溢出大量鲜血,血液飘浮在空气中,像一缕轻柔的红色丝带,偶尔有几滴血珠缓慢地飞散而出。

    他仍紧握着夹缝之冠,使出吃奶的力气挪动身体,万分艰难地迈开脚步,踏入一条光带之中,眨眼间消失在此处,进入深蓝虚空与苍白宫殿之间。

    桥接状态下,他能够感应到姬陵中的一切,也能够通过无数飘浮的光带找到通向各处的路线。

    李维斯没有直接穿梭到康拉德的附近,因为此时的他不能自如释放魔法,也无力操弄夹缝之冠去修改新的现实。他对自身状况怀有某种猜想,有一个人或许能够帮到他。

    厄泽某处,李维斯从一条光带中飞出,然后毅然解除了与夹缝之冠的桥接关系,周围的定格也随之解除——再继续下去,他的精神力就要枯竭,根本没办法得到修复,就更别提去使用魔法阻止康拉德了。

    所幸他已经找到了要找的人。

    “又见面了,凛冬阁下——你还记得我吗?”

    李维斯飘浮在空中,用奈文魔尔的独特女声开口说。

    在他身下,安娜?克莉斯特抬头注视着他,她露出惊讶又迷惑的表情,似乎想不明白奈文魔尔是怎样突然出现于此,也不明白姬陵为何突然发生剧变。

    紧接着,她的掌心凝聚出一小团霜雾,这个举动并不令李维斯感到意外,毕竟在凛冬圣女心中,奈文魔尔是敌非友。

    “不要逞强,安娜小姐。”斗篷阴影之下,李维斯伸手揩了揩嘴角的血渍,“且不论你的状态虚弱,不要忘了你的脑袋里有一条禁咒。”

    显然,他指的是[永恒共鸣之虫]。

    安娜微蹙起眉毛,她默默凝视着奈文魔尔,收起紧绷的手掌,寒气随风消散。

    “阁下究竟是什么人?”

    她并没有完全放松警惕,只是暂时不打算动手,因为与奈文魔尔战斗不是明智的选择——只消奈文魔尔一个念头就能令她魂飞魄散。

    李维斯颇为艰涩地施展了一条[肉体缝线],将胸口与腰间的伤口简单处理——平常只需要一眨眼就能吟唱完成的咒语足足耗费了他近十秒钟的功夫。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虽然你晋升圣者,但吟唱了一条还未掌握的禁咒,此时面临着位阶崩坏的危机吧?”李维斯没有回答安娜的提问,他打算尽快解决问题,“寒意的反噬可并不好受,时间拖得越久,你的伤便越重……我指的是魔法层面上。”

    奈文魔尔的话直中红心,完全说在了安娜的症结上,她不得不承认这位神秘大魔导师有着毒辣的眼光。

    其实,李维斯所说的问题也是他自己的正面临的问题。魔法师使用魔法,需要精神力配合吟唱去引动,同时由魔宫输出魔力,就像一根魔导炮管需要炮手瞄准与弹药填充——李维斯之所以无法顺利使用魔法,正是因为他在短时间内释放了太多的准禁咒与禁咒,使得身体负载过重,徒有魔力与精神力却无法输出。

    魔宫就好像一根过热的炮管。

    “你想要做什么?”

    聪明的安娜没有提出其它问题,因为她断定奈文魔尔一定不会回答。于是,她直截了当地询问李维斯的真正目的。

    李维斯喜欢这样的对话节奏,他也不再啰嗦,快速地说“我有一个提案,能够解决你的魔力消耗过载问题——我相信只有极寒之气能够做到这一点,而我可以向你具体的做法,条件是你要帮我解决这个问题。”

    安娜快速消化了奈文魔尔的话中之意,在眼前的局面下,这样做对她没有坏处,况且她也没有拒绝的余地。

    “很公平,却也不太公平。”安娜意味深长地看了李维斯一眼,蓝眼睛里闪烁着不同寻常的光芒。

    李维斯低声笑了笑,他不想暴露出焦急的情绪,于是耐着性子说“我可以认为你同意了这个提案吗?”

    他将夹缝之冠藏进袖子里,手指扣在王冠边缘。

    安娜点点头,说“你打算怎么做?”

    “很简单,将极寒之气注入魔宫。”李维斯感到大脑隐隐作痛,这似乎是精神力迅速消耗的后遗症,“当然,直接注入极寒之气会令魔宫炸裂,所以你要配合我的引导来操作。”

    虽然这个要求很无礼,但他的语气不容置疑。

    作为寒霜系的大魔导师,安娜本就能够从魔宫中生出一缕极寒之气,但这道寒气一经制造就只能释放出去,不可能停留在魔宫中……奈文魔尔的要求十分危险。

    安娜略作思考,认为奈文魔尔要杀死自己不需要使用这么麻烦的方式,因此没有犹豫便点头同意了。

    她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抬手伸出食指,一缕白色的纯净寒气涌现而出,在她的指尖上打转儿。

    李维斯不敢小觑这一缕能将时空短暂冻结的极寒之气,他谨慎地分出一丝精神力,附着到安娜的精神力上,两人的意识在这缕寒气之外盘旋、交织。

    虽然李维斯的话语之间很有把握,但他其实并不确定这样做能否达到理想效果,于是在他的主导下,这缕寒气向着安娜的腹部缓慢移动而去。

    安娜的脸上闪过一丝犹豫之色,但她温柔沉静的性格中不乏果决,没有反抗李维斯的引导,任由极寒之气缓缓侵入自己的魔宫。

    李维斯的鼻尖滑落一滴汗珠,他全神贯注地操作着极寒之气,由于要通过安娜的精神力进行控制,这个步骤变得更加困难,但情况大致没有超出他的预计。

    不去破坏魔宫本身,而是令寒气平稳过渡到魔宫之内,利用能够凝结一切的极致低温淬炼出魔力精华——如此一来,“炮弹”的尺寸变小,质量却能提高,施法就变得容易起来。

    然而这只是第一步,即使解决了魔法输出过载的问题,已经受损的魔宫却仍没有得到修补。李维斯没办法修补过热的“炮管”,但他能使用降温方式令魔宫冷却下来,只是需要付出一些代价。

    关键就是这个代价是否能够承受——李维斯与凛冬圣女无冤无仇,他没理由毁掉她的魔宫,所以操作起来异常仔细。

    淬炼后的魔力染上纯净的低温,在魔力中和下,这种极寒变得温和一些,虽然会对魔宫造成一定伤害,但却令它在停摆的状态下焕发出一丝活力。

    成功了。

    安娜的脸色十分苍白,嘴唇也因为寒气入体呈现出青紫色,她的身躯在微微颤抖着,承受着冰冷寒意的轻微反噬。

    “很好,我已经暂时稳定了你的情况。”李维斯的声音有些疲惫,“接下来轮到我了。”

    安娜松了一口气,她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奈文魔尔拿自己做了一次实验,所幸结果并不坏。

    她明白奈文魔尔说这番话的言下之意是警告自己,但这其实很多余,因为永恒之虫的存在,她与奈文魔尔可谓是一损俱损。

    她的精神力携带着极寒之气,包裹在奈文魔尔的精神中,缓缓飘向他的身边。令安娜感到意外的是,奈文魔尔并没有操控寒气进入魔宫的位置,而是将极寒之气注入他的右手手掌中。

    “不要窥探。”奈文魔尔的平淡声音传来。

    安娜闻言,立刻集中精神,不去感受奈文魔尔体内的具体情况。

    李维斯没有将极寒之气引入魔宫,自然是因为他根本没有魔宫,所以他的“炮管”不在小腹,而是位于手心的印记上。

    与安娜的情况相比,李维斯同样是先利用极寒之气淬炼印记中的魔力,但他不可能将姬陵的全部魔力都淬炼一遍,他没有这么多时间。

    因此,李维斯只是淬炼了很少一部分法力,然后利用这些蕴含寒意的法力使滚烫的印记冷却下来。

    “合作愉快。”

    李维斯开口说,说话的时候嘴里吐出一片浅白色的霜雾,显然同样承受了寒气入体的代价。

    他解放了安娜的精神力,安娜心领神会地将极寒之气牵引回手中,暂时压制在指尖里。

    单从这次合作来看,奈文魔尔并非一个不守信用的人,但这无法抹除他植入永恒之虫的行为,安娜仍然不信任他。

    不过她的心态很好,既然在姬陵中无法反抗,那就不要反抗,反正奈文魔尔似乎没有痛下杀手的意思。

    “接下来,你要做什么?”安娜轻声问。

    她很难不去好奇奈文魔尔的真实身份,也很难不去猜测他究竟想要达成何种目的。

    李维斯再次吐出一口寒气,他没有回答,而是有条不紊地给自己施加上三层反制魔法,然后抬起头来,望向头顶的空中——

    无数破碎建筑飘浮在化成球体的厄泽之中,天穹的另一端是一片遮天蔽日的倒悬废墟,在这样的环境下,没有人能够轻易遮掩自己的行迹。

    对康拉德是如此,对李维斯也是如此。

    倒悬废墟上,阿切尔?布雷兹抬起头,遥遥看向李维斯。

    两人对视一眼,由于距离太远,他们看不清彼此的眼神和情绪。

    没过多久,阿切尔收回视线,她干脆放弃了移动,随手施展出简单的防御法阵,然后专注于吸魂仪式的最后阶段。

    在她的身前,八道身影向着李维斯飞来,他们的速度很快,几个呼吸间便拉近了一半的距离。

    “再见,安娜小姐。”

    李维斯淡淡说,话音落下,他的身影便化作一道惊雷直窜上天穹,以惊人的神速向着阿切尔和八道意识倒影飞掠而去——

    (“在通过吟唱与元素结合之前,魔宫中的魔力没有属性,该状态下的魔力并非毫无用处,由此不得不提到魔法秩序链中的一支另类——无属性魔法。简单来说,无属性魔法是对魔力最直接的应用。”  ——《魔法图鉴?引言》)

    (“隔空取物无属性高等魔法,指向性魔法,创造者为鲁道夫。将魔力化为无形之手,随心所欲地向目标施加力量。”  ——《魔法图鉴?高等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