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玄幻小说 > 奈文魔尔 > 第一卷 影之谜 第五十六章 冷酷追杀
    此时,在康拉德的心中,这位披着黑斗篷的“奈文魔尔”就像一场无法逃脱的噩梦。

    操控着阿切尔?布雷兹的身体,他挣扎着坐起身来,伸手握住插在胸前的冰塑长剑,剑刃每被拔出一公分都会溅起一片血花。

    在阿切尔身前不远处,李维斯用胳膊肘撑起身体,他的手中握着一团乳白色的柔软球体,正是泰瑞拉肉身的浓缩物,此时她的灵魂已经严重残缺,处于半昏死的状态下,对外界刺激没有任何反应。

    在某种未知机理下,泰瑞拉的灵魂与龙蛋里的寒霜之王肉身高度结合,才会呈现出这种形态。

    李维斯用袖子揩去脸上的血液,他不清楚康拉德的吸魂巫术究竟是怎样运作,但他拿回了泰瑞拉的一部分魂魄,就能够暂时保住泰瑞拉的主意识。

    不过灵龛与龙心仍在阿切尔体内,意味着康拉德的主要仪式没有中断,等到他将灵龛中贮存的灵魂全部纳入体内,恐怕泰瑞拉永远都无法找回心脏。

    这场战斗还远没有结束!

    在龙心的强力加持下,阿切尔胸口的伤痕迅速愈合,她冷冷望着李维斯,咬着牙说“好吧,我承认你很强大……既然你已经得到了泰瑞拉,就不要再来阻碍我!”

    李维斯将球体泰瑞拉收进袖子里,阴沉地笑了笑“我说过,你的存在很多余。”

    话音未落,他的手中激射出一道白热的闪电,打向阿切尔的身体——

    [摹神斩]!

    之所以他能够一边讲话一边完成吟唱,正是因为借助[默读术]升华到了心灵施法的层次,这是极为高超的技巧。

    面对李维斯果决无情的杀意,阿切尔凝聚出大量的死灵黑雾对抗着[摹神斩]的恐怖高温,但这条以杀伤力闻名的禁咒并不容易抵挡,阿切尔仓促唤来的黑雾只支撑了一瞬间便溃散开来,她的肉身被闪电击中,像破皮球一样弹飞出去。

    如果换作其他人,恐怕在这一击之下早就被烧成了灰烬,但龙心的强大生命力与治愈力使阿切尔堪堪顶住了炽热闪电的灼烧,她的身体一片焦黑,月白色长袍化作无数飞散火星,只剩下几块破布裹在身上。

    李维斯没有给她喘息的时间,他双臂一甩,身体承载着呼啸披风飞掠至阿切尔身前,右手握拳,拳中闪电轰鸣攒动,[祖斯的闪电之矛]像追魂的利箭一样穿透了阿切尔的身体。

    阿切尔在半空中被闪电之矛洞穿,吐出一大口鲜血,身体猛然跌落在地上又弹起,她的头脚旋转、翻滚了数十公尺的距离才停下来。

    半空中,李维斯的手里震荡起无形的波纹,波纹扭曲成凌乱的能流,化作巨大的重锤砸向阿切尔的头顶。

    就在[大震波]要轰击在阿切尔的身上之时,她的身体忽然悬空起来,以极快的速度飞向高处,一道绿色的身影掠过她的身边,将她拦腰抱起,在空中一闪而过。

    强烈的震荡波纹落空,将地面粉碎成无数黑石碎屑,掀起滔天烟尘,烟尘之中,鲁道夫用手臂揽着阿切尔,疾速向远方逃去。

    而在李维斯的头顶,六名意识倒影已然临近。

    原来在情急之下,康拉德操控鲁道夫赶来救场,利用[隔空取物]将自己捞走,然后打算凭着鲁道夫的高速飞行将李维斯甩开。

    眼看着又要被戈勒皇帝、梅薇思与古斯塔夫等人包围,李维斯面无表情地催动起火焰飞行,他无视了这六个人,抢先一步化作一道流炎,向着阿切尔与鲁道夫逃走的方向掠去——

    当泰瑞拉的主意识回到手中之后,李维斯发觉自己的头脑变得冷静了许多,与之相反,他内心中的火焰却变得更加炽热起来。

    他握紧右拳,掌心中的姬陵中枢符文忽明忽暗,随着魔力的涌入,它的温度逐渐升高。

    像死神一样,穷追不舍!

    李维斯掠过弧形地表上方,第一个向他发动突袭的人是康纳琉斯。

    康纳琉斯就像一只蓄势待发的鹰,从一块断墙上窜出,他双脚所踏之处的岩石碎裂开来,为他了极为强劲的反作用力。如同一支箭矢般,他的身体从侧面射向李维斯,长剑剑尖精准刺出,直指李维斯的太阳穴。

    禁咒[大地之抚]能够将芙罗拉逼迫到绝境,足以对起源战士造成威胁,但康纳琉斯是以肉身见长的圣者,在之前承受的恐怖重力下,他虽没有重伤,却也绝不可能毫发无损。

    因此,这一剑虽然迅猛如惊雷,却欠缺了一分极致的速度。

    对于李维斯来说,这迟缓的半刻意味着他多出一刹那来作出反应。

    呼啸披风扬起,李维斯侧身躲过长剑的突刺,手中[光热电索]射出,缠绕在康纳琉斯的脖颈上。康纳琉斯反应迅速,收剑于面前将电索抵住,就在这时,李维斯伸出一只手放在康纳琉斯的脸上,[掌心焰火]在极近的距离间释放而出。

    接连爆炸的火光将康纳琉斯的上半身笼罩在内,但一条低等魔法外加一条中等魔法很难对康纳琉斯造成致命威胁,只是由于释放条件得当造成了一些麻烦。

    在李维斯停顿的片刻间,雅各布裹夹着狂风从上空袭来,他挥动木杖砸向李维斯的头部,如果被击中,李维斯的颅骨肯定会塌陷到下巴的位置。

    与康纳琉斯相比,雅各布经历[大地之抚]的重压后,一整条腿的骨头全部断裂成碎片,软绵绵地拖在身后,如果不是他能够驾驭狂风,别说追击,就连走路都不可能做到。

    [水晶之盾]浮现在李维斯头顶,不算轻松但成功扛住了雅各布的重击,而与此同时,李维斯用[火焰飞行]将康纳琉斯顶开之后,自身也借势向上空窜出十余公尺,高高俯视着二人。

    他抬起一只手掌,掌心凝聚出一团拳头大小的碧蓝色水球,水球快速旋转,波纹涌动间竟像是蕴含着一方迷你水世界。

    他将托起的水球砸下,水球在半空中绽开,迅速泛滥成一片汹涌的蓝色浪潮,激荡着卷向雅各布与康纳琉斯——

    潮汐系准禁咒[巨浪]。

    雅各布双手舞动,木杖旋转起来,掀起狂风,可在这一方小型海啸面前,狂风根本无力支撑,他被巨浪吞没,在湍急的水面之下狼狈地打着转儿。

    康纳琉斯则单脚在空中一点,使用踏空技巧向上空窜出数公尺,勉强躲开巨浪的主要冲击范围。

    就在这时,李维斯唤醒[双重施法],他飘浮于空中,同时高举双手,虚抓的十指之间传来沉重的雷鸣之音,他猛然握紧双拳,指缝间溢出白色电花,电花以光速窜上天空,消失不见——

    在康纳琉斯与雅各布的头顶同时出现一道道盘根错节的粗壮电弧,数不清的电弧如同两根雷神之柱般笔直砸下,速度快到无法闪避!

    双重禁咒[天罚之簇]。

    在暴动的雷光间,牧羊人雅各布在巨浪之中遭遇了毁灭性的打击,他的体表焦黑、皮肉绽裂,全身血液都被闪电烧干,残躯在浪花的余势中分解成漆黑的炭块。

    雅各布,除名。

    另一边,雷光尽褪后,康纳琉斯手中的长剑只剩下半截,他的白色胡须被电得蜷曲起来,口中鲜血染红了胡子,握剑的小臂上,皮肤被雷痕寸寸剥开,露出血肉与白骨,身体其余部位也有多处深可见骨的伤势。

    在李维斯与二人缠斗的时间里,身姿魁梧的古斯塔夫大公踏空而来,他跳跃至李维斯身侧,一柄燃烧的破碎重刀劈下——面对古斯塔夫的进攻,李维斯将剩余的水晶之盾顶向刀锋,本人则趁机向后飞去。

    然而这并非唯一的攻击。

    一支青色能量箭矢击中李维斯的身体,箭矢在命中的一瞬间忽然化成一条杯口粗的青色蟒蛇,蟒蛇紧紧缠绕在李维斯身上,蛇头窜到他的脖颈处,冰冷的獠牙扎进皮肤之中。

    李维斯的身体裂解成无数乌鸦四散飞开,虽然利用[肉身分解]逃过一劫,但他明显感觉到体内的魔力遭到蟒蛇大量吸取,如果不是他以整座姬陵作为法力储备,恐怕要吃一个不小的亏。

    他并不在意梅薇思的秘术,真身所化的一只乌鸦振动双翼飞向康纳琉斯,在飞行途中重塑成人形。

    脑中回想着安娜?克莉斯特的那一缕极寒之气,李维斯伸出一根手指,指尖点向康纳琉斯,吟唱起冷族寒霜系禁咒[绝对零度]。

    在魔法的秩序之中,突破那些坚不可摧的秩序,正所谓极限……这就是寒霜系魔法领域中,从准禁咒到禁咒的过程。

    半空中,康纳琉斯挥动半截长剑,刚想要有所行动,忽然感觉一股寒冷的气息从体内升起,极致的寒气失控般在他的每一根血管中乱窜,所过之处皆是一片冰封。

    康纳琉斯的皮肤呈现出青白色,一个呼吸之间,他便化为一尊洁白的冰雕,安静地飘浮在空中。

    一团火球击中他的身体,冰雕化作碎块,四分五裂散开。

    以简单的[火弹术]收尾后,李维斯片刻不留地飞向高空,面对魔化古斯塔夫和戈勒皇帝的阻拦,他化身惊雷,横贯而过——

    [矢飞雷]。

    康纳琉斯,除名。

    闪电奔腾,跨过近千公尺的距离之后,李维斯的身影重现于绽裂的电光中,在他前方不远处就是鲁道夫的绿色身影。

    除了正载着阿切尔奔逃的鲁道夫,意识倒影中机动力最强的三人已经除名,只要李维斯不停下移动就很难被追上。

    前方,鲁道夫的魔杖遥遥指向雷光中的李维斯,迅速复刻了这条位移魔法,然后他与手臂中的阿切尔一同消失,凝聚为一条粗大的闪电弹射向远处。

    李维斯冷冷看着闪电逃窜的方向,无声吟唱起来。

    [光子跃迁]不适用于长途跋涉,李维斯先是利用[火焰飞行]短途突进,然后在[呼啸披风]与[喷射气流]的加持下疾飞而去,紧咬着鲁道夫的身影。

    绿色的身影与黑色的身影在遗迹中一前一后,不停飞掠。

    在鲁道夫的臂弯之中,阿切尔周身的黑雾越来越浓厚,她扭头看向身后紧追不舍的“奈文魔尔”,感到既愤怒又畏惧。

    在仪式完成之前,她的实力还不如意识倒影中最为弱小的雅各布,只是逃生与防御手段较为丰富。然而,灵龛中的灵魂已经所剩无几,她正在进行的仪式关键部分正是要将体内环境“灵龛化”,以这具肉体作为能够长期吸纳死灵的容器。

    一旦仪式完成,她便获得了灵龛的特性,也就是灵魂收藏家奈文魔尔的特性,原本的灵龛自然会毁去,她也能够将体内的死灵转化为强悍的力量,届时便无惧任何人。

    在那之前,一定不能被这家伙追上!

    李维斯不知道康拉德所想,他一边紧追着鲁道夫的身影,一边丢出一道又一道魔法,不断向鲁道夫进攻。

    小到[大火弹术]、[女王鼻息]等中等魔法,大到[大震波]、[冲击波]等准禁咒,李维斯的追击法术层出不穷,令鲁道夫眼花缭乱,连逐一复制都做不到,只能利用废墟地形狼狈闪躲,偶尔发起无力的反击。

    不是李维斯不愿意使用禁咒,而是鲁道夫的抄袭魔法实在过于棘手,贸然使出禁咒极有可能弄巧成拙,搬起石头转眼就把自己砸死。

    同样的,康拉德也不是傻子,在追逐战中,他有意无意调整着逃走的路线,从侧面向着古斯塔夫、戈勒皇帝等人靠拢,希望能够借此阻挡李维斯的步伐。

    一支沉重的[钻石之槌]从阿切尔身侧飞过,将一整幢浮空建筑砸得支离破碎,鲁道夫在半空中翻滚着俯冲而下,险而又险地躲开漫天烟尘。眼看着李维斯就要追到他的屁股尖儿的时候,一道气势磅礴的锋锐气浪横斩而过。

    如果不是李维斯在追击途中利用[分心施法]给自己增补了反制魔法,恐怕就要立马交待在这里。

    山王剑掀起的剑气将他的躯体一分为二,他的身躯爆散成一团火焰,消散开来……而在不远处,一团火苗凭空生起,很快就扩张成人形大小,凝聚出李维斯的模样。

    刚刚从[烈焰化身]反制中重塑,李维斯抬手便丢出一道极致高温的[摹神斩],白色闪电弹射到阿斯考曼尼?芒索的山王剑上,散发出毁灭性的波动,冲天热浪席卷开来。

    借助山王剑的抵御,戈勒皇帝并没有遭受过于严重的创伤,只是身上的铠甲在禁咒之威下接近解体,黑色披风被烧得干干净净,头盔上的犄角也被闪电击断掉一根。

    李维斯在丢出[摹神斩]后立刻追向趁机逃远的鲁道夫,他的身侧狂风呼啸,指尖涌现出一道白色火线,火线喷薄而出,直射向鲁道夫怀中的阿切尔。

    鲁道夫快速改变飞行轨迹,躲开[迷你火线]的烧灼,他反身挥动魔杖,将刚刚抄袭得手的[摹神斩]返还给李维斯,魔杖顶端射出一道绿色的灼热闪电。

    几乎是在同一时刻,一对黑色的骨翼出现在李维斯身后,魔化古斯塔夫的焦黑魔爪抓下,掌心的乌金魔纹散发着滚烫的地狱气息。

    李维斯的身体模糊,变成无数发光粒子,避开了绿色闪电与焦黑魔爪,跃迁到魔化古斯塔夫的身后,他的双脚踏在那对犄角之上——面对古斯塔夫?布雷兹,不管是人形还是恶魔形态,李维斯的出手似乎变得更加凌厉,并且毫不留情他的双手之间分别浮现出扭曲的震荡波纹与赤金色的滚烫流火。

    一只蕴含强烈振荡之力的手掌抓住古斯塔夫的左边犄角,另一只变成赤金色的半透明手掌抓住古斯塔夫的右边犄角,分别是大地系准禁咒[大震波]与火焰系准禁咒[熔炉之手]。

    魔化古斯塔夫发出愤怒的吼叫声,吼声中隐含着痛苦的意味,他的两根犄角均被折断,一边是表面参差不齐的崩裂断口,另一边则是被类似岩浆的流炎烧断。

    李维斯丢开两根犄角,徒手凝聚出一根[闪电之矛]扎在魔化古斯塔夫的脑后,施法刚刚完成,他的身躯便被一支魔法箭洞穿,化成一堆岩石碎块,触发[破碎石像]。

    雷光一闪而逝,魔化古斯塔夫如遭重击,头颅向前倾斜,巨大的身体被冲击力贯通,在半空中快速旋转起来。

    而李维斯则从飞溅的碎石中飞出,刚刚重组便遭遇了人形古斯塔夫的突袭破碎重刀掠起重重火焰,向着他劈砍下来。

    面对劈落的燃烧重刀,李维斯伸手吟唱起一条陌生的禁咒,打算与古斯塔夫硬撼,他的掌心浮现出一片白光,光芒中蕴含着强烈的能量冲击,可冲击未曾释放便消散开来。

    施法失败了。

    李维斯的躯体被重刀斩成两截,最后一层反制魔法[裂变脱身]触发,他的身体一分为二,向着两个截然不同的方向疾速飞去。

    他毕竟不是真正的大魔导师,就算通过记忆与学识能够解析、通晓各类魔法的运作原理,却未见得能够成功吟唱出来,更何况他是第一次施法,又更何况法术本身是难度系数极高的禁咒。

    失败的结果并不奇怪,但失败的代价就是一次逃生的机会被消耗。

    向左边飞去的李维斯遭遇了梅薇思的魔法箭追击,向右边飞走的李维斯则被戈勒皇帝的山王剑劈个正着。

    真身在左边,因为在李维斯心中,阿斯考曼尼?芒索是实力仅次于虚无灵主的强大威胁,而梅薇思虽然手段诡异,却受限于死板的行为无法完全发挥实力,较为容易应付。

    用[九重守护]和[迷你天使]等高等防御魔法抵御魔法箭之后,李维斯在[火焰飞行]的状态下冲向不远处的魔化古斯塔夫。

    [双重施法]的冷却时间已经结束,李维斯毫不犹豫地吟唱激活该状态,双手同时在空中刻画出无形的元素符号。

    而梅薇思、人形古斯塔夫与阿斯考曼尼一同攻向李维斯的后背,却来不及阻止他的施法

    魔化古斯塔夫的头顶与脚下同时浮现出一道褐色光圈,两道重力方向截然相反的[大地之抚]凝聚成环形,其间爆发出恐怖的对冲之力,足以碾碎骨骼、压断钢铁的重力就像两柄巨锤一样将魔化古斯塔夫的身躯挤压在正中间——

    他的残缺犄角上遍布裂痕,他的黑色骨翼寸寸碎裂,他的焦黑魔爪反向扭曲成畸形的角度……他的巨大恶魔之躯在两道光圈之中爆碎成一大团黑色的血雾。

    一切结束得很快,而[矢飞雷]冷却时间刚好刷新。

    在梅薇思等人的致命攻击降临之前,李维斯的身体再次化为一道跳跃的闪电,直追向远处的鲁道夫。

    十步杀一人,他对康拉德的冷血追杀永无止境,在拿到灵龛之前,也永不停歇。

    魔化古斯塔夫,除名。

    (“矢飞雷热族雷电系高等魔法,位移魔法,创造者不详。将身躯化作一道飞掠的弧形闪电,跨越极远距离后现身。”  ——《魔法图鉴?高等魔法》)

    (“火焰飞行热族火焰系高等魔法,位移魔法,创造者为丝莱雅?巴恩斯。操纵烈焰高速突进,最远可至近百公尺的距离,冷却时间短,燃烧烈焰及高温气浪有一定护体效果。”  ——《魔法图鉴?高等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