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玄幻小说 > 奈文魔尔 > 第一卷 影之谜 第五十八章 黑魔法
    在空无一物的身侧,李维斯的手指抓在一段脖颈上。

    一个矮的佝偻老头出现在空气中,他身披古代巫师风格的黑袍子,伸出两截如同干枯树枝般的手臂抓住李维斯的手腕,努力张着嘴巴试图吸气,露出一口歪斜错的黄牙。

    “你——”

    “这是一些有趣的梦境,你觉得这些记忆可口吗,康拉德?”李维斯平静地,“不过,既然你已经得知我是夜神血裔,应该很清楚我不会在梦境中迷失。”

    在他话的时候,身前身后的两个李维斯同时消失,仿佛从未出现过。

    “你的来历……确实令我大吃一惊。”康拉德瞪着李维斯,鼻头上的肉瘤和嘴唇一起抖动着,“一千年的时间里……大陆上发生了不少新鲜事情。”

    他忽然笑了起来,笑声嘶哑而刺耳:“原来你是为了这个原因才与泰瑞拉合作……没关系,你想知道的事情,泰瑞拉能告诉你,我也能告诉你。”

    “你知道毁灭之火?”李维斯问。

    “当然,只要你不再干扰我的仪式,并将泰瑞拉的剩余魂体交给我,我就告诉你这些隐秘之事,怎么样?”康拉德嘿嘿笑着。

    李维斯挑了挑眉毛,缓缓:“抱歉,我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或者……你给出的筹码不足以令我变节。”

    他的五指更加用力,使康拉德的脖颈发出难听的“嘎吱”声。

    康拉德的身躯颤抖起来,他咬着牙:“就算你掐死我,也不过是杀死了我的一缕分魂……嘿嘿嘿,愚蠢又天真的年轻人,你甚至不是一位货真价实的魔法师!”

    李维斯点点头,淡淡:“了这么多废话,你只不过是在拖延时间罢了。这处梦境的时间流速与外界是一百二十比一,也就是你总共拖延了十三秒的时间,在这十三秒内,我在现实中的身体毫无抵抗能力,对吗?”

    在李维斯的脑海里清晰得记得自己在所有梦境中度过的时间,总共是二十六分钟——梦也是黑夜的一部分,在梦境中维持清醒是夜神血裔的天赋,身为夏美尔王子,李维斯能够轻松分辨梦境与现实。

    “你很聪明,看来你对巫术也有一定的了解,不过那又怎么样呢?外界的你就要死了,梦境中的意识自然也会随之破碎。”康拉德讥诮地看着李维斯,“而你的学识与记忆,就由我康拉德大人笑纳了。”

    李维斯摇了摇头,他不慌不忙地:“我对巫术几乎没有任何了解,看来你对我的记忆读得不够仔细。”

    他顿了顿,:“在夏美尔时我就不爱学习,来到奥德利克以后虽然读了不少书,但是巫术在日之国是绝对的禁忌,我更是没有机会接触。”

    听了李维斯的话,康拉德的心中忽然升起一丝不妙的预感。

    “你是一位出色的巫师,不,在你那个时代,应该称你为黑魔法师。”李维斯阴沉地笑了笑,他凝视着康拉德的眼睛,“这条黑魔法的名称叫做[食梦咒]?不错不错,你的学识与记忆,就由我李维斯大人笑纳了。”

    他将康拉德的话语原样奉还,然后捏断康拉德的脖颈,令其碎裂成一片青色烟雾,四散逃窜而开,但李维斯没有上当,他伸手将这些消散的烟雾重新攥成一团,牢牢抓在手心。

    [食梦咒]是一条施法缓慢的精神巫术,一旦被食梦咒侵入,中咒者会陷入梦境而不自知,将脑海中的记忆全都展现在施术者的面前,而施术者在浏览中咒者的记忆时,不会失去对现实中身体的操控权,梦境与现实时间流速不一致,比例为一百二十比一。

    也就是,在李维斯做梦的时候,康拉德仍在操控着阿切尔的身体,并能够驱使意识倒影杀死沉睡中的李维斯。

    然而,康拉德并不了解夜神血裔的天赋,当他浏览着李维斯的记忆时,李维斯很快就察觉到梦境的本质,并且利用着自己的天赋反向浏览起康拉德的记忆。

    十三秒前。

    鲁道夫用暴风系中等魔法[压缩空气]击中了李维斯。早已耗去三层反制魔法的李维斯被直接命中,在爆炸的气流中飞出近百公尺的距离,磕撞在无数飘浮于空中的断残垣上。

    在剧烈的脑震荡中,他陷入半昏迷状态。

    而阿切尔体内的康拉德将准备了许久的[食梦咒]打出,侵入李维斯的意识,使他的记忆以梦境为主、碎片为辅的形式展现出来。

    在夜神之血的庇佑下,李维斯一进入梦境便察觉到了旁观者,他佯装不知,操*弄起梦境世界的权柄,悄无声息地反向侵入了康拉德的意识。

    与此同时,他并未失去对现实中身体的控制权,反而在[食梦咒]的刺激下,比往常更快地清醒过来,处于一半意识在外、一半意识在内的微妙状态。

    对此毫不知情的康拉德一边浏览着李维斯的记忆,一边继续着步入尾声的吸魂仪式,控制鲁道夫等人趁机扑杀李维斯的肉身。

    鲁道夫飞速接近着李维斯,花费四秒的时间来到他的身前。

    然而,康拉德在食梦的过程中被李维斯的记忆和真实身份所吸引,没有命令鲁道夫立刻杀死李维斯,而是静候一旁。

    五秒后,梅薇思等人也赶来了李维斯身边,李维斯仍佯装昏迷。

    紧接着,第十三秒过后的此刻,李维斯扯破窗户纸,制服了梦中的康拉德分魂。他无需再掩饰,因为所有条件已经备齐。

    在康拉德的记忆里,他找到了一条有趣的黑魔法。

    厄泽废墟之中,奄奄一息的班尼迪克耷拉着脑袋,意识无限接近于涣散之中。

    忽然,天空中传来的强烈能量波动令他猛然惊醒,他睁开疲惫的眼睛,勉强抬起头望向高空中。

    ……

    一幢飘浮建筑中,半边房子不翼而飞,露出残缺的室内结构。

    身穿厄泽服饰的哈丽雅特?洛佩兹站起身来,注视着高空中的景象,在她的身后,杰克与珍妮面露畏惧之色,他们紧紧抱在一起。

    究竟发生了什么?那个身穿黑斗篷的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一切都散发着诡异的味道?为什么理所应当的事实中透露出虚假的微光?

    ……

    今天的一切都显得不同寻常。

    在莉安看来,厄泽的十年都如一日,每天都显得平静而美好,可一场毁灭性的灾难将整座厄泽扭曲成如今的模样。

    她生活的城市成为了一只丑陋的球体;她仰望的天空变得千疮百孔……

    “她是谁,多赛特先生?”莉安的声音微微颤抖起来,“欧尔诺丝女士在哪里?有谁来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

    戈勒将军多赛特站在莉安身边,他抬起线条硬朗的脸庞,如鹰一般的褐色眸子锁定着高空中的戈勒皇帝,眼瞳深处流露出迷茫、挣扎的情绪。

    ……

    索恩从碎砖瓦砾中爬出来,他气喘吁吁地坐在地上,吐出一口带血的浓痰。

    “该死……”

    他按住腹部的贯通伤口,神色狰狞。

    “我的身体变得有些古怪,这股像死人一样的气息……是什么味道?”

    如同钢铁交接般的铿锵声从空中传来,炽烈的白光在短暂的瞬间改变了天空的颜色。

    索恩抬起头来,神色诧异地望着空中,随后露出震惊的表情。

    ……

    “奈文魔尔……”

    希尔?曼文林扶着一堵断墙,凝视着高空中的奈文魔尔。

    在先前的虚空暴乱中,她失去了一条胳膊,胸前的缝合伤口也遭遇撕裂,血流不止。

    最令她恼火的是,不知道阿切尔?布雷兹被乱流卷入到什么地方,缺少了作为计划关键的阿切尔,她根本没办法夺取龙心,完成与陛下的交易。

    可现在,她却看见阿切尔正操*弄着意识倒影与奈文魔尔针锋相对。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阿切尔?布雷兹?”

    究竟发生了什么?

    此时,希尔已经无力改变任何事情。

    ……

    凛冬圣女安娜?克莉斯特关注着战斗的全程,此刻,她的心情难以言喻,对于奈文魔尔所施展的手段,她的脑中只剩下震撼与不敢置信的想法。

    奈文魔尔的实力深不可测,她表现得比鲁道夫阁下还要强大,伊卡洛斯阁下也不可能是她的对手……安娜甚至怀疑元素之文的创始者,大魔导师阿森纳也比不上奈文魔尔的水准。

    她到底是什么人?

    与安娜一样,出于各种各样的因缘际遇滞留厄泽中的所有外来者们,所有人都一同注视着奈文魔尔的战斗,见证着这位神秘的大魔导师所创造的奇迹。

    孤身一人击杀七位圣者,奈文魔尔真的做得到吗?

    答案正在空中揭晓——

    一道暗红色的粗大锁链从奈文魔尔的袖口中射出,“她”的突然发难令鲁道夫等人措手不及。

    锁链上布满了形状狰狞的邪异字迹,这些字迹闪烁着暗红色的凶恶光芒,与其是文字,它更像是野兽用利爪胡乱抓下的爪痕,透出一股原始的混沌气息。

    锁链贯通了距离最近的鲁道夫的身体,紧紧缠绕在鲁道夫体表。锁链没有触发反制魔法,似乎没有附带任何伤害,但施法效果却不止于此,它仍在空中以极速飞射,直刺向鲁道夫身后的梅薇思,无论白王后的倒影如何挣扎也没能躲开,紧接着,戈勒皇帝与古斯塔夫大公也被暗红锁链洞穿、束缚。

    四位意识倒影就像一根绳子上的四只蚂蚱,被浓郁的命运特性笼罩在内。

    锁链没有实际形质,无论是刀劈剑斩还是魔法冲击都不能对它造成任何伤害。

    “这是……命运枷锁!”

    看着这条巫术,阿切尔面露震惊之色,眼眶中的黑烟翻滚得更加剧烈。就算康拉德再蠢,此刻也明白了李维斯从自己的脑子里偷走了不少东西!

    可是他怎么可能记住看过一遍的知识,立刻投入使用?

    没有人替他解答。

    在遥远的古代,魔法师与巫师并没有被彻底区分开来,他们都依靠魔宫储存法力,只不过魔法师使用的是魔力,巫师使用的是混沌法力,然而无论是哪一种法力,归根结底都是由无属性的能量转变而来。

    所以,巫师曾被称为黑魔法师,巫术则曾被命名为黑魔法。

    李维斯的法力并不来自于魔宫,而是来自姬陵中充沛的无属性能量,于他而言,只要掌握了方法,魔法或是巫术都没有分别。

    这就是他的回答——

    奈文魔尔用巫术将四人串在一条锁链上,然后转而使用起魔法手段:

    [摹神斩]所化的白热闪电从他的手掌中迸射而出,劈向距离最近的鲁道夫。

    鲁道夫吟唱起[贪婪镜子],然而他的耳边响起一道冷漠的声音:“安静!”

    吟唱被打断,白色闪电击中了鲁道夫的身体,触发反制魔法[镜面脱身],可这还不算完,鲁道夫从不远处的镜面中飞出时,身上仍然悬挂着暗红色的命运枷锁。

    虽然他用反制魔法躲过了一劫,但白色闪电沿着暗红色的枷锁射向另一端的梅薇思,爆发出刺眼的炫光——

    紧接着,戈勒皇帝阿斯考曼尼也被迫承受了[摹神斩]的伤害,最后轮到了古斯塔夫?布雷兹。

    一条禁咒同时击中四名敌人,这就是巫术[命运枷锁]的诡谲与恐怖之处,而奈文魔尔的进攻才刚刚开始,他利用打断魔法的杀手锏,将鲁道夫作为一个无法反抗的活靶子,各种魔法如同暴风骤雨般倾泻而下:

    [双重施法]作用下,再次释放[摹神斩];[天罚之簇]窜出,粗大的闪电汇聚成雷霆之柱砸在鲁道夫头顶;[大震波]迸发,化成扭曲波纹之锤撞击在鲁道夫的身上;[祖斯的闪电之矛]无情刺出,贯通鲁道夫的胸口;[丝莱雅?巴恩斯的火凤凰]一分为四,呼啸着扑向四位敌人……

    身为魔法师,鲁道夫如遇天敌般受到严重压制,离开魔法手段,他就只是一个普通老头,无法防御也无法闪躲,更无法还击,吃下的每一击都同时降临到其余三人身上。

    短短五秒内,这位大魔导师便憋屈地消散在了魔法轰炸之中。

    而梅薇思与古斯塔夫等人虽然能够使出各自的手段进行防御,却也仅仅是比鲁道夫多撑一两个呼吸的时间。

    在[命运枷锁]的串联下,闪躲和逃离这两种选择都受到无形钳制,三人只能硬抗铺天盖地的高等魔法大全……令人意外的是,白王后梅薇思竟是三人中支撑时间最长的一位。

    但也仅仅是多苟活片刻的时间。

    随着梅薇思的烧焦的蛇身断裂成焦炭碎块,暗红色的枷锁彻底消失于空气中,而在奈文魔尔的面前,只剩下黑烟氤氲之中的阿切尔?布雷兹。

    在奈文魔尔狂轰滥炸的表演里,不是康拉德不想逃,而是没有办法逃……他的一半意识仍在李维斯的梦里,李维斯的一半意识也停留在他的梦中,[食梦咒]仍在持续,两人互相之间无法分离太长的距离。

    这条本是单向施法的巫术,竟在夜神庇佑的干预下演变成双向施法,李维斯与康拉德互相限制着彼此的行动,谁也离不开谁,当下的情况竟变得有些滑稽。

    然而,等到李维斯一口气抹杀了四位圣者,从而腾出手时,局面对于康拉德而言就不是滑稽,而是有些悲剧了。

    他已经快要吸收掉灵龛的全部特性,只差一点点,一点点……

    “不——”

    望着李维斯隔空伸来的手掌,阿切尔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喊叫声,声音中充满了痛苦与不甘。

    历经千年的重生后,他所看见的最后一个画面,是李维斯冰冷而阴沉的黑色眼睛。

    在这一切的终点,他脑中产生了一个荒诞的想法。

    也许,对于“奈文魔尔”这个称号,狡诈而卑鄙的李维斯?汉谟拉比才是最适合的人选。

    昏黄的夕阳光芒之下,阿切尔闭上眼睛,嘴角露出一丝悲凉的笑容。

    他再次睁开眼睛之时,已经回到了自己的身体,全身沐浴在温暖的夕阳光芒中。

    他立于高台之上,手持威严的骷髅权杖,身披主教黑袍,面容年轻而冷峻,牙齿整齐而雪白,咧嘴笑起来时散发出森然的冷光。

    在他的脚下,成千上万的厄泽人跪在漆黑街道上,每一个人的身体都紧紧匍匐于地面,每一个人的口中都在赞美着女王的威仪。

    他转过身来,身后是九十九级黑色石阶,石阶的尽头是一张高耸的王座——影之国的女王,泰瑞拉?阿卡莎?克利奥帕特拉刚刚完成她的加冕,她坐在厄泽的最高处,俯瞰着万千臣民。

    她的黑发梳向脑后,双角已被割去,一只遮掩尖耳的金色耳箍从她脑后延伸,悬在鼻梁之前,金箍下是一面轻薄的黑纱,黑纱上是一对猩红的漂亮瞳孔。

    康拉德握紧了骷髅权杖,他微微抬起头来,凝视着高高在上的泰瑞拉,发出赞叹的轻哼声。

    “我的女王啊……”

    (“黑魔法是解开了枷锁的魔法,是无视力量秩序的强大法术。”  ——《暗黑图书馆典藏?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