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玄幻小说 > 奈文魔尔 > 第一卷 影之谜 第五十九章 灵龛
    她一口气杀死了七位圣者与一位战魔法师。

    在厄泽中所有幸存者的见证下,奈文魔尔与康拉德之间的对决下了帷幕。

    九人议事团的年轻议员安娜?克莉斯特,斯洛姆城卫将军希尔?曼文林,戈勒将军多赛特,戈勒战士索恩,戈勒王子的女仆莉安,大魔导师伊卡洛斯的弟子班尼迪克?巴克,奥德利克国王骑士哈丽雅特?洛佩兹,宫廷魔法师珍妮?菲尔德与杰克?霍尔……在这群人的瞩目之下,神秘莫测的奈文魔尔一战封神。

    从今天开始,“奈文魔尔”之名以空前绝后的方式,初次登上了大陆的舞台。

    李维斯拖着疲惫的身躯飞行于无数断颓垣之间,在他的怀中,阿切尔?布雷兹紧闭着双眼,她的脑袋贴在李维斯胸口,嘴角沾着淡淡的血渍。

    在她的体内,康拉德的魂魄已经灰飞烟灭。

    在刚才的战斗中,李维斯很清楚存在不少观战者,虽然对鲁道夫使用了打断施法的沉默秘技,不过在距离这么远的情况下,不可能被旁观者察觉。

    唯一令他在意的就是作为终结手段的[命运枷锁],这可是一条如假包换的巫术,如果被有心人注意到,恐怕奈文魔尔这个名字就要与黑魔法师紧紧捆绑到一起了。

    这些事情以后再。

    李维斯估算了一下时间,距离回归的三日之限顶多还剩三十分钟。到时候他会被传送到姬陵之外,如果还没解决泰瑞拉的身体问题,他就无法完成约定。

    当前的情况十分棘手,先不谈泰瑞拉的身体已经被恫吓原液洗礼了一遍,作为心脏的灵龛已经被吸取了大部分特性,其中还混杂着泰瑞拉的灵魂杂质。

    李维斯根本不知道怎样让泰瑞拉回归身体,所以他必须逆向施展仪式,把被阿切尔吸收的灵龛特性重归于灵龛之内,同时修复好泰瑞拉的灵魂。

    得益于康拉德的败笔[食梦咒],李维斯对巫术理论体系有了全新且深刻的认知,所以他不是不能做到这两件事,只是拿不准有几成把握罢了。

    大约四分钟后,李维斯来到曾与泰瑞拉待过的房间之外,当时这幢屋子飘浮在巨大的夕阳之前,现在则位于球状厄泽的一角,并不引人注目。

    李维斯抱着阿切尔从圆窗外飘进屋子里,他将她平放在地板上,瞥了一眼屋子角里的怪物身躯,确认了泰瑞拉的身体安然无恙。

    他坐倒在阿切尔身前的地板上,用袖子揩去脸上的血污,喘了几口粗气,只觉得身心疲惫至极,全靠一根紧绷的精神之弦才能坚持令头脑保持清醒。

    匆匆休息了十秒钟,李维斯坐起身来,跪在阿切尔身前,伸手扯开她残破不堪的衣襟,露出少女漂亮的胸脯。

    春色再美好,李维斯为无暇多顾,他的右手手心凝聚出一柄匕首大的迷你[女王利剑],将寒冰匕首插在阿切尔的左胸胸口,她的皮肤十分坚韧,李维斯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割一张厚牛皮似的,一举一动倍感吃力。

    不过[女王利剑]毕竟是一条中等魔法,不比普通的寒冰,它的锋锐程度不亚于千锤百炼的上等钢剑。

    剑锋刺破阿切尔乳*房上的柔嫩皮肤,殷红的眼珠从切口上溢出,没用多久,李维斯就割开一道十余公分的豁口,他对于血腥场面的心理承受能力不差,只是微微皱起眉头,然后撕开豁口,露出内里的景象:

    一颗红色心脏砰砰跳动着,心脏表面布满了黑色的血管,数不清的血管像虫一样缓缓蠕动着,组成一幅不断变化的图案。

    在心脏旁边,边长十公分的黑色立方体安静地躺在血肉之间,立方体表面的银制花纹沾满血污,且布满裂痕,一只圆孔中隐隐有黑雾溢出。

    李维斯暂时没去触碰龙心,为了提防与康拉德附体相似的死灵威胁,他以混沌秘术守护好灵魂,伸手抓住灵龛,将其从阿切尔的心脏边取出。

    等到他拔出冰霜匕首后,在龙心的强效恢复下,阿切尔胸口的皮肤蠕动着愈合起来……李维斯暂时不打算取走龙心,这件上位圣物像一柄双刃剑,不仅仅会给使用者带来好处,他现在没有时间处理它。

    没空管昏迷中的阿切尔,李维斯将灵龛放在一边,然后从袖口里取出泰瑞拉所化的白色球体。

    灵龛是特性残缺的泰瑞拉心脏,白球是残缺的泰瑞拉灵魂……康拉德,你真是给我造成了不的麻烦啊。

    李维斯沉默地思索了一会儿,他对巫术的理解还不透彻,许多知识环节都是生记硬背下来,不过在当前的局面下,就算只有一知半解他也得硬着头皮举行仪式。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伸出一根食指,食指尖端变成诡异的乌青色,紧接着缓缓蠕动起来,如同一团有生命的液体。借助这根食指,他在身边的空地画出两个相互交织、锁在一起的三角形,组成象征混沌的六芒星的图案。

    一经完成,乌青色的六芒星中散发出若有若无的混乱气息,每一根线条上都泛着邪异的光泽。

    李维斯在脑海中一番搜索,在六芒星上找准了三个边角,他将阿切尔的身体拖到其中一只角上,然后将灵龛与白球放置于与之相对的两只相邻边角。

    做完这些,李维斯确认步骤无误,果断开始下一步:他用极为生硬的方式念诵起咒语,这些与元素之文毫无关联的恶魔语十分古怪,音节之间显得无序无律,时而高昂疯狂时而低沉嘶哑。

    勉强背诵完混沌咒语之后,李维斯看见六芒星骤然闪亮起来,线条由乌青色变成了发光的红色,并且以无规律的节奏忽明忽暗,明亮时呈血红色,黯淡时呈暗红色,场面非常诡谲。

    紧接着,阿切尔的表情忽然变得十分痛苦,从她身下的六芒星之角中,漆黑的烟雾顺着红色光线之纹蔓延开来,源源不断地涌向图案另一侧,然后一分为二,大股黑雾钻入灵龛表面的孔洞之中,股黑雾则被吸入白色球体之内。

    根据还不成熟的巫术理论,李维斯推测涌入灵龛的黑雾是死灵和灵龛特性,涌入白球的则是泰瑞拉的灵魂与意识碎片。

    “时间不够,仪式太慢了。”李维斯皱起眉头,自言自语,“如果加快仪式,有可能致使阿切尔?布雷兹的灵魂流失。”

    他沉思片刻,给自己施加[分心施法],然后一指点向眉心,将自己的一缕分魂勾出。根据康拉德脑中的巫术记载,活人的灵魂呈青色,死人的灵魂或者脱离身体很久的活灵才呈黑色,那是死亡特性的表现。

    李维斯的分魂是一团青色的烟雾,烟雾凝聚出他的模样,在他的指尖缓缓盘旋。李维斯手指冲着阿切尔一点,分魂钻进阿切尔的脑中,快速找到了她的意识本体。

    阿切尔的脑海中,她的灵魂是一个红发女孩的模样,正在受损的意识环境里飘荡。

    进入他人意识后,李维斯的分魂从青烟形态变成和现实没有差异的人体,他附着在阿切尔的灵魂之上,将她抱在怀里,双脚如同船锚一般牢牢钉在无形的意识空间中。

    与此同时,外界的李维斯念诵起阴沉诡谲的恶魔语,在他的咒语催促之下,黑雾卷涌的速度变得十分迅速,比之前快上数倍不止。

    如他所料,阿切尔的意识环境受到冲击,她的灵魂被过载的混沌仪式所吸引,有着向意识空间外飞去的趋势,但李维斯的分魂将她紧紧抱住,没有让她的灵魂随着黑雾一同被吸走。

    仪式之中,灵龛表面的裂痕像是愈合的伤口一般逐渐变浅,直至消失,象征着它的特性得到修补;白色球体则缓缓蠕动着,体积比之前大了好几圈,眼看着泰瑞拉的灵魂趋于完满,意识有了苏醒的征兆。

    为了加速仪式并守住阿切尔的灵魂,李维斯花费了不的力气,本就濒临干涸的精神力如同狂风中的一点火苗,愈发变得微弱起来。

    终于,随着最后一缕黑烟涌进灵龛与白色球体之中,吸魂巫术的反向仪式宣告结束。

    李维斯抽走分魂,将灵魂重归于自身意识中,他像是一根断了的弦一样瘫软下来,倚靠在圆窗边轻轻喘息。

    红色六芒星变得越来越黯淡,在数秒中内彻底回归成乌青色的涂鸦图案,而恢复至人头大的白色球体蠕动得越来越快,一根纤细的手指从球体中探出,紧接着是一整条乳白色的手臂……几个呼吸之间,白色球体变成了一具通体如牛奶般纯白的液态身躯,身躯曲线凹凸有致,面部五官的线条也隐隐透出泰瑞拉的模样,只是左边乳*房上有一个拳头大的漆黑洞口。

    下一刻,乳白色蜕变成暗青色,满头冰蓝色长发的泰瑞拉重新站在李维斯的面前,她舒展双臂、挺起胸脯,全身赤裸却毫无羞赧之意,只是低头俯视着李维斯,认真看着他的眼睛。

    她的眼神十分平静,瞳孔深处却隐含着一些难以言的情绪。

    李维斯摘下帽兜,抬起一只手,灵龛静静躺在他的手心之中。

    “我完成了约定。”他微微一笑。

    泰瑞拉的目光在李维斯的脸上停留了几秒钟,随后才在灵龛之上,她沉默不语,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这一幕,与他们在斯洛姆郊外的初次相遇是如此相似。

    一人适才脱困,全身赤裸;一人伤痕累累,疲惫不堪。

    就像冥冥中某种因果轮回。

    “怎么了,你一直在找的心脏就在眼前,难道不想看看吗?”李维斯收起笑容,略感疲惫地。

    泰瑞拉蹲下身子,伸手从李维斯的手心里拿过灵龛,她凝视着手中的黑色立方体,指尖缓缓划过灵龛表面的银制花纹。

    李维斯斜靠在圆窗下,夕阳从窗外洒在他的乌黑头发上,他轻吐出一口浊气,缓缓:“从康拉德的记忆中,我了解到它的构造。”

    望着泰瑞拉的面容,他顿了顿,:“灵龛之中确实存放着你的心脏,只是它的物质形态已经转化为晶体,成为了这件圣物的一部分。”

    “换句话,无法取出来,对吗?”

    泰瑞拉终于开口话了,她认真看着自己面目全非的心脏,眼神中似乎没有任何异样情绪。

    李维斯点点头,补充:“灵龛的外壳来自地狱,根据康拉德对它的有限了解,它的原材料是魔王奈文魔尔的魔躯核心,拥有着奈文魔尔的特性。”

    完,他微微张嘴,然后陷入了沉默。

    泰瑞拉将灵龛抓在手里,她站起身来,瞥了一眼李维斯,淡淡:“你还知道什么,不用避讳我,尽管出来。”

    李维斯的目光在一旁的阿切尔身上,但他并没有注意阿切尔,只是在躲避泰瑞拉的眼睛。

    “我认为,你的心脏已经无法使你回到身体中。”

    他平静地。

    就在刚刚短暂休息的时候,他认真梳理了一遍关于灵龛的记忆碎片,最终得出了这个答案。

    结论很残忍,但他必须这样对泰瑞拉。

    “放弃吧。”

    李维斯在心中轻声,但是他终究是没有出口,因为他忽然隐隐懂得了泰瑞拉的心意。

    不同于往常的相互算计,也不同于平日里对人心的琢磨揣测,在这一刻,李维斯感到自己仿佛能够抓住泰瑞拉的心情,仿佛自己成为了她的一部分,明白了她的所思所想。

    真是任性啊……女王。

    对于李维斯的话,泰瑞拉没有作出任何反应,李维斯相信,作为心脏主人的她不会没有察觉到这一点,但那又怎么样呢?

    泰瑞拉弯腰从地上捡起[女王利剑]所化的寒霜匕首,她将赤裸诱人的后背留给李维斯,缓缓走向自己的身体。

    “关于[毁灭之火]的事情,也到了该告诉你的时候。”她淡淡,“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李维斯没有话,只是静静看着泰瑞拉的背影,他的眼神中没有情欲,只有深不见底的平静,以及平静中微不可察的点点波澜。

    “虽然我知道的内容有限,但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你一直以来的猜测没错,阿切尔?布雷兹的父亲,也就是你非常关注的辉煌公爵,他一定就是毁灭之火的一员。”

    原来泰瑞拉早已察觉到李维斯接近阿切尔的用意。

    “在一千年以前,他们的名字不叫‘毁灭之火’,而是叫做[毁灭骑士团]。”泰瑞拉将匕首抬起,俯视着脚下巨大而丑陋的怪物身躯,“当时,萨拉丁的狱火军团中,除了明面上赫赫有名的[王者骑士团],还有一支来无影去无踪的影子部队,也就是我所的毁灭骑士团。”

    毁灭骑士团?李维斯从未听过这个称号,按照泰瑞拉话中的意思,毁灭骑士团是与王者骑士团齐名的存在,这是多么难以想象的历史真相?要知道,就连起源战士[暴君]——戈勒帝国的开国皇帝芒索也只不过是王者骑士团中的一名骑士。

    “毁灭骑士团一共有六名成员,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对于火焰之力有着独特的天赋与运用。”泰瑞拉平铺直叙地,“而这六名成员,分别来自六个不同的种族或领域,分别是:恶魔,巨龙,死灵,食人魔,人鱼,元素。”

    这是相当有份量的信息!

    李维斯非常敏锐地注意到“火焰”与“恶魔”这两个字眼,毫无疑问,这两条线索直指[辉煌公爵]古斯塔夫?布雷兹,而他曾在布尼尔?朗尸体上的神秘卡片上看见燃烧的黄金三叉戟,这又与深蓝王庭和“人鱼”联系起来……没错,布尼尔拥有与魔化古斯塔夫一样的恶魔手臂,李维斯早就怀疑他是毁灭之火的一员。

    这样一来,隐藏于重重迷雾中的毁灭之火忽然变得清晰起来。

    “我能告诉你的只有这些,剩下的就要靠你自己了。”

    泰瑞拉将匕首扎进怪物身躯之中,在心脏的位置用力划开一道十余公分的口子,露出里边空空如也的胸腔。

    随后,她将灵龛置于心室之内。

    李维斯从毁灭之火的线索中收回思绪,凝视着泰瑞拉的背影。

    他知道泰瑞拉无论如何也要回到原本的身躯之中,可是如果回归失败,她的灵魂会与这具身体一同死去……李维斯很确定,泰瑞拉如果执意要这么做,成功的几率不足万分之一。

    但他很了解泰瑞拉,至少在某一方面是这样……所以,他知道劝没有意义。

    泰瑞拉将心脏放进躯体之后,动作忽然停顿了一下,她微微偏过脑袋,对李维斯露出半个侧脸,嘴角浮现出一丝不以为意的微笑。

    “你做得很好,李维斯,比我想象中更好。”

    她轻声。

    “谢谢。”

    最后那一声道谢,李维斯听得并不真切,他分不清那是幻觉还是现实,眼前的泰瑞拉忽然变得模糊起来,她的躯体再次液化,化作一道白色流泉涌入巨大怪物的脑袋中。

    她的灵魂正不断注入这具丑陋的尸体,很快,房间里就再没有泰瑞拉的踪影,只剩下地板上的阿切尔和圆窗下的李维斯,还有角里的怪物之躯:它像一条漆黑的龙一般盘着身躯,四肢颀长,爪子尖锐而锋利,尾巴如同一杆长矛,黑色蝠翼的掩盖下透出一对扭曲的螺纹犄角。

    它能够重新苏醒吗?

    她能够真正地复活吗?

    李维斯下意识攥紧了拳头。

    (“在独属于自己的意识空间里,每个人都会显露出最真实的形态。”  ——《暗黑图书馆典藏?死灵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