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玄幻小说 > 奈文魔尔 > 第一卷 影之谜 第六十章 告别,厄泽的女王
    泰瑞拉的灵魂全部注入身躯之后,房间之内陷入突如其来的寂静之中。

    趴在墙角的怪物纹丝不动,李维斯根本无从判断泰瑞拉是否已经成功回归肉身……然而,他停留在姬陵中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一股微弱的排斥力出现在他周身的空气中。

    就在这时,李维斯注意到一根黑色的手指在地板上动了动,如同刀般的爪尖划过地板表面,留下一道浅浅的白痕。

    紧接着,五根尖爪猛然收拢,将近一平方公尺的地板被抓成碎块,木屑四处飞溅,弹到房间各处。

    一道充满疯狂意味的尖锐叫声从怪物躯体上传来,黑色的蝙蝠双翼猛然撑开,占满了房间上空,它挥动起双爪,在房间中胡乱抓取着,扭曲的犄角将墙撕开,声嘶力竭的模样令人心惊。

    在令人耳膜刺痛的尖叫声中,李维斯伸出一只手捂住半边耳朵,另一只手中射出一道蓝色电索缠绕在阿切尔的脚踝上。

    他将阿切尔的身体从怪物身前拖走,拽到自己身边,而在下一刻,阿切尔先前所躺的位置立刻被尖爪撕裂成几根破木条。

    黑色蝠翼与扭曲犄角之下,怪物露出了它的真面目:它的皮肤呈暗青色,脸上布满一道道不均匀的黑色硬壳;两眼眼距拉扯得很大,双瞳的血红色溢出到眼白的位置,将两只眼眶填满;整张面骨已经失去了人类的特征,下颌骨向前凸出,看上去就像是蜥蜴的头骨;当它裂开嘴巴时,两排尖锐如锯齿的牙齿中间伸出一条纤细的红舌头,舌尖沾满了恶心的口水,一滴一滴流淌到地板上。

    “泰瑞拉……”李维斯望着丑陋的怪物脸庞,喃喃叫着她的名字。

    在他心里,怎样也无法将它与她联系起来。

    两只尖爪张开,像十支镰刀般分别抓向李维斯身体两侧,将他身后的圆窗切割得支离破碎,眼看着整面墙都要保不住了。

    怪物垂下头颅,在极近的距离下俯视着李维斯的脸……在它的视角,坐在双爪之间的他看上去有些熟悉的感觉。

    鲜红的舌头从它嘴里探出,在李维斯的脸上舔舐*着,舌尖上的倒刺划开李维斯的皮肤,在他的脸上留下一道道伤痕,少许鲜血从这些伤口中溢出,看起来分外狰狞。

    忽然,怪物迅速抽走舌头,它高昂起头颅,再次发出令人振聋发聩的尖叫声,在这叫声之中,它的尾巴猛力摆动起来,尾尖撕开身后的墙,像锋利的刀刃一样切过半边屋子。

    房间振动起来,整面屋顶与两面多的墙开始滑,露出屋子外面的景象。

    李维斯咬咬牙,眼前的情况明显意味着泰瑞拉的灵魂回归并不顺利——她一定经受着难以想象的折磨,因为痛苦才会失去神智,疯狂破坏着周边的事物。

    他刚准备有所行动,泰瑞拉的身体上忽然传来噼里啪啦的爆响声,一道裂纹浮现在它的尖爪上,紧接着,黑色的硬壳碎片从尖爪表面上脱下来,飘散在空气中……它的面部、躯干、四肢、双翼逐一爬上蛛网般的裂纹,裂纹上脱下来大量的肢体碎片,眼看着整具躯壳有了解体的征兆。

    碎片化的过程十分迅速——

    很快,那对宽阔的黑色蝠翼变得千疮百孔,尖爪像是被狗啃过一样参差不齐,腰腹上仅靠一截脊椎将身体连结,尾部则彻底消失不见——在它的胸口左侧裂开一道头颅大的豁口,粘稠的黑色血液从豁口中涌出,血液中似乎包裹着一件事物。

    一只沾满粘稠黑血的立方体从它的胸口掉而出,在血柱的裹覆下滚到李维斯的脚边。

    李维斯从黑血中捡起立方体,用拇指揩去表面血污,看见立方体上的银色纹路,正是装着泰瑞拉心脏的灵龛。

    他抬起头来,眼见怪物的身躯又消失了一大半,可面对这个景象,李维斯根本想不出来任何办法去阻止它解体。

    回到身体……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完成的夙愿,萨拉丁所设计好的一切,最终目的就是为了将泰瑞拉引入一条死路上。他太了解她了,就算是死路,她也会义无反顾地走到底。

    萨拉丁让泰瑞拉等待了一千年,让她为了虚妄的愿望费尽周折、付出一切,而结局早已被设计好,她最终只能得一个凄凉的下场。

    面对这一切,我能做什么?

    李维斯站起身来,伸手去抓怪物的胳膊,可他的指尖刚刚碰到它,那截胳膊就化成一片黑色飞灰。

    望着掌心如同流沙般飞逝的碎片,李维斯捏紧了拳头,可他攥得越紧,碎片流逝的速度便越快。

    怪物的双翼只剩下两截残缺的根部,它匍匐在地上,有气无力地鸣叫着,叫声充满了凄凉无助的感情。它的头颅崩解了一半,用仅剩一只的猩红眼睛望着李维斯,艰难地伸出半截丑陋爪子,似乎是想要触碰他的衣角。

    在它的潜意识中,认为自己可以依赖面前的男人——虽然它已经不记得他是谁,却只能把它当做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李维斯半跪在地上,把手伸出去,想要抓住它的爪子,可就在这时,房屋忽然剧烈地震颤起来。

    他没有站稳,差点栽倒在地上,好不容易稳住身体时,面前的怪物却彻底化为黑色飞灰——它张开布满尖齿的嘴巴,似乎想要什么,可它无法以人类语言出任何遗言。

    最终,这张丑陋的面容飘散在风中,房间里只剩下一片虚无。

    李维斯还维持着向前伸手的姿势,面前却已是空空如也,他的手中握着灵龛,黑色的血液从他的指缝间流下。

    那是泰瑞拉的血,是她在这世上仅存的遗物。

    “不,应该还有办法……”

    李维斯死死抓住灵龛,他抬起头来,发觉整座厄泽都在强烈的震动之中,所有的黑曜石建筑都在往中间挤压、破碎,化为最细微的石砾,一切都在向着原初的点靠拢,就像宇宙开创之初,或是宇宙毁灭之末。

    球体被打破,巨大夕阳与昏黄天空重现于头顶,而在天幕之后,虚无星海正在缓缓降临,数不清的深蓝色光带不断闪现、飘浮。在姬陵的镜面两边,黑色之城与白色宫殿即将突破镜面,重叠到一起……那将是毁灭的画面。

    感受到周身越来越强的排斥力,李维斯知道,夹缝之冠所的“修复姬陵”就是毁灭一切,重新创造,而那需要漫长的时间,夹缝之冠也会随之陷入漫长的沉睡。

    这个沉睡时间是以百年为单位,甚至是又一个千年。

    而在姬陵坍缩成一个点之前,外来者将会被排斥出去,回到现实位面——三天的时间已经结束了。

    李维斯感到自己下一刻就会被虚无星空所排斥,从而横渡虚空回到现实。在最后的停留之际,他抓紧夹缝之冠,精神瞬间桥接完成,大声喊出那个名字——

    “克拉拉——”

    夹缝之冠中涌出大量的信息碎片,早已处于强弩之末的李维斯根本无力承受这样的压力,他的精神世界之门就像决堤的河岸,意识环境被洪流所淹没……

    等等……

    再给我一点时间……

    停下来!

    ……

    脑海中的痛苦和焦虑统统都消失了,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很轻,周围的空气中充斥着温暖的味道,他就像一条徜徉在温泉之中的鱼,又或者是水潭上的一片枯叶,外界的一切纷扰杂事都被抛之脑后,心境只剩下随波逐流的闲适与清净。

    他睁开眼睛,四周的环境很熟悉,又是那一片无限纯白的空间。

    “很高兴见到你,很高兴又见到你。”

    夹缝之冠所化的女人静静站在他的面前,她的苍白色长发披于脑后,额头右侧耸立着孤零零的犄角,一只眼睛里生着红瞳,另一只眼睛中星光流转。

    “克拉拉……我很喜欢这个名字。”

    她轻声。

    “你为什么要唤醒我,李维斯?”

    李维斯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直截了当地:“我还不能离开,只有唤醒你,我才能够停留在姬陵之内。”

    克拉拉望着李维斯的眼睛,平静地:“可当我沉睡时,体内的一切都会归于寂灭,如果你留下来,你会死。”

    “我知道,现在外面是什么情况?”李维斯问。

    “坍缩的过程暂停了。”

    李维斯点点头,:“泰瑞拉……她的情况怎么样?”

    “这个问题很奇怪,你明明知道答案。”克拉拉面无表情地,“她死了。”

    正如克拉拉所,李维斯也认为自己的提问很愚蠢,可他仍不死心,死死盯着克拉拉的眼睛:“你有办法令她复活吗?”

    克拉拉沉默了一会儿,左眼中的虚无星海缓缓闪烁起来。

    “我不明白。”她断断续续地,“复活的准确定义是什么?”

    李维斯一怔,情况比他想象得还要复杂。

    “我是作为扭曲现实的圣物而被创造,因此,我的权柄覆盖领域很广。”克拉拉,“但无论是哪一个领域,我都比不上其它圣物。”

    “我明白。”李维斯咬了咬嘴唇,,“无论用哪一种方式,只要能令她的意识保留下来,那就算是活着。”

    他顿了顿,又问:“你做得到吗?”

    克拉拉身上的黑纱如同雾气一般轻轻飘舞,她沉默片刻,回答:“我只是一件工具,你才是使用者。”

    话音刚,李维斯感到周围的白光闪烁了一下,身上忽然出现了古怪的重力,脚下的地面消失不见——

    他的头脚调转,不受控制地向着下方坠而去。

    “如果要救回女王的话,你需要在她的灵魂坠入地狱之前找到她。”

    克拉拉缺乏感情的声音在李维斯耳边响起。

    “但即便你找到她,也只不过是抓住了一缕死灵,你要怎么做呢?”

    李维斯抬起脑袋,朝着下方望去:

    无尽的白光充斥于周遭的背景中,数之不尽的人影像雨点一样下,在视线的尽头,一座黑色的深渊张开大口,深渊底部隐隐透出暗红色的火光。

    空中的人群就像下饺子一般,接连坠于深渊中,连一丝回声都没有激起,他们消失在漆黑的洞口,仿佛未曾出现过。

    自由体状态下,李维斯环顾四周,视野所及全是面目各异、神色漠然的下坠灵魂。

    “为什么有这么多灵魂?”他咬着牙问。

    “有些灵魂来自灵龛,有些灵魂来自姬陵中死去的外来者,他们在现实中消散后,会前往一切灵魂的归属地。”克拉拉在他耳边回答,“此处已经快要脱离我的身体范围,空间呈现的形态类似于意识环境,我也没办法找到她。”

    一切灵魂的归属地……那显然就是地狱。

    灵龛中贮存着数以万计的灵魂,他要怎样做才能在万千人海中找到泰瑞拉?

    等等,如果欧尔诺丝能够将外来者杀死,然后重新创造出来,它必然掌握了一种阻止灵魂进入地狱的方法。

    “欧尔诺丝是怎样做的?”眼看着距离深渊越来越近,李维斯冲着空气大声问。

    克拉拉沉默了一会儿,回答:“我明白了。”

    李维斯下坠的身体忽然止住,他摔倒在一片湿润的环境中,却没有疼痛感。等到他爬起来,看见脚下倒映着自己的脸,才发现自己站在一面镜湖之上,湖水很浅,甚至不能没过脚踝。

    他抬起头来,镜湖无限延伸向远处,在视线的极致笼罩着一片朦胧的白色薄雾,看不见尽头。

    “这是哪里?”李维斯问。

    “此处是女王的精神世界,不过是以我的能力展现,所以表现形式不同于其它意识环境。”

    “但她不在这里。”

    “因为她死去已有一段时间。”克拉拉解释,“通常,欧尔诺丝杀死敌人后,会在他们的灵魂离去意识环境之前令他们的肉身复活……这个时间只有数秒钟。”

    李维斯皱起眉头,也就是,如果他一开始就借助夹缝之冠来到这里,就能及时挽留住泰瑞拉的灵魂,但现在已经来不及这样做了。

    此时,泰瑞拉的灵魂不定已经抵达了地狱深渊。

    “你提起欧尔诺丝的时候提醒了我,李维斯。”克拉拉的声音忽然传来,“其实,还有一个办法能够救她。”

    “怎么做?”李维斯快速问。

    “看看你的脚下。”

    李维斯低下头,发觉水面上已经没有自己的倒影,克拉拉的苍白色头发缓缓飘动,正从镜湖另一侧望着他。

    “如果这样做,我会消耗掉剩余的力量,姬陵无法得到修复。”克拉拉平静地,“但我愿意帮助你,李维斯。”

    他与她双脚相对,如同位于镜面的两侧的实体与虚影,互相凝视着彼此。

    “执掌我的权柄吧,去创造你想要的现实……至少在姬陵之中,我的力量能实现你的一切愿望。”

    克拉拉闭上眼睛,身体飘浮起来,沉入镜湖下的白色迷雾之中。

    “谢谢你给了我名字。”

    随着她的话音下,李维斯忽然感到灵魂中生出一抹奥妙的光采,几种超出五感范畴的全新感知形式出现在他的意识中。

    李维斯望着逐渐消失的克拉拉,沉思片刻。

    克拉拉是欧尔诺丝提醒了她……他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

    欧尔诺丝的身躯是一具金属壳子而不是本体,只要李维斯为泰瑞拉创造一具躯壳,同样可以将她的灵魂保存下来。

    至于如何召回她的灵魂……虽然克拉拉没有明,但在执掌夹缝之冠的能力后,李维斯有了一个尝试的思路。

    他站在空空荡荡的镜湖中间,周身缭绕着无尽的白色迷雾。

    他伸出手,探入迷雾里,指尖如同深入未知而神秘的命运之中。

    夹缝之冠的权柄,超出了寻常的认知,甚至就连这件圣物本身也难以驾驭自己的全部力量,无中生有的伟力实在是过于惊人,比秩序还要繁冗,比混沌还要混乱。

    过去的每一秒,未来的每一刻,每一个人命运中的每一件事……这些杂乱无章的信息涌入李维斯的脑海,为了保护自己的精神世界,他强迫自己不去看那些画面,飞速过滤掉数不清的垃圾信息。

    “你在哪里,泰瑞拉?”

    短短数秒内,李维斯感觉自己像是经历了一万年的时间,他再也支撑不住,身体变得模糊且闪烁不定,这意味着他的灵魂形态已经濒临毁灭。

    灵魂如果消散,是比肉体死去更彻底的死亡。

    黑暗逐渐占据了他的视野,下一刻,他也许就会失去意识,在精神层面上彻底消亡。

    忽然——

    一只手握住他伸出的手掌。

    李维斯强行睁开眼睛,在身前的迷雾中,一个人影若隐若现——她牵着他的手,却没有话,只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隔着一层迷雾,两人的手轻轻握在一起,彼此看不清对方的面容,这层迷雾仿佛代表着难以逾越的距离。

    “是你吗?”李维斯疲惫地问。

    迷雾掀开一角,露出一只猩红的眸子,她茫然地看着李维斯,似乎没有任何意识。

    下一刻,迷雾飘移,使李维斯的视线稍微模糊了一瞬,那双眸子再次现出时变成蓝色,紧接着又变成褐色、黑色……

    虽然紧紧抓着那只手,但李维斯根本无法抓住灵魂本身,在他对面的并不是某个单一的灵魂,而是无数灵魂的意识集合体。

    在最后的清醒时光中,李维斯做出了一个危险的决定。

    既然他不能找到她,就不再找她。

    他终于明白了克拉拉所的真正意思……克拉拉没有给他任何方法,她只是给出了力量,创造的力量。

    创造一个他想要的现实,就算是消耗干净所有力量也没关系。

    在姬陵之中,他就是神。

    ……

    肉体、灵魂、时间、空间……就算再给李维斯一百年,他也无法思考清楚其间的奥妙。

    他所做的事情,只是简单、奢侈的挥霍行为,对夹缝之冠的挥霍。

    从结果上看,他将一团混杂在一起的肉身、灵魂恢复成数日之前的原貌。

    在这之中,不仅有泰瑞拉的灵魂与肉身,也包括芙罗拉、多赛特、莉安、哈丽雅特等人。

    即便是在很多年以后,李维斯也很难解释自己的行为中蕴含着何种原理,也许他只是迫于无奈,平白当了一次大好人,修复了一群外来者的肉身与灵魂。

    当然,某些死去已久、灵魂早已堕于地狱的家伙,他就没法复活了……比如可怜的布尼尔?朗,以及在厄泽之外死去的所有人。

    ……

    李维斯紧紧攥着夹缝之冠,缓缓睁开眼睛。

    天幕上千疮百孔,到处都飘满了深蓝色的光带,巨大的夕阳之下,他躺在一片废墟中央。

    当他坐起身体时,夹缝之冠忽然裂开,化为数不清的碎片,徒然掉在地上。

    而在他的身上,之前留下的所有伤口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他身前不远处,泰瑞拉穿着冰蓝色的长裙,她背朝着他,沉默而出神地望着夕阳。

    她的影子在地面上拉得很长很长,一直延伸到李维斯的手边。

    随着夹缝之冠的碎裂,周围的空间出现了坍塌、毁灭的迹象,排斥之力又重新出现在李维斯周身。

    “其实,你不需要这样做。”

    她的声音传来。

    李维斯从地上爬起来,一件事物从他袖子里掉,他弯腰将它拾起。

    它是灵龛。

    “这颗心脏已经没有用了。”她平静地,“你喜欢的话就拿走吧。”

    李维斯问:“你打算怎么做?”

    泰瑞拉沉默了一会儿,伸手抚了抚耳边的发丝。

    “留在这里。”她淡淡。

    留在姬陵?可是姬陵即将崩塌,她会与这座坟墓一起埋葬在虚空乱流中……听起来没错,这里本来就是她的陵寝。

    也许李维斯所做的一切确实都是徒劳。

    此刻,就算他还想对她话,却已经来不及了。

    在他的周身,空间扭曲起来,排斥之力已经达到顶峰——

    最后的一刻,泰瑞拉回头看向李维斯,她的猩红瞳孔望着他的眼睛,展颜一笑。

    “我们的约定已经完成了,李维斯。”

    她笑着。

    “祝你好运。”

    横渡漫长的深蓝星空之后,李维斯回到雪原之上,站在城外岔路口的正中间。

    两天以前,他为了解救被绑架的艾娜来到这里。

    两天以后,他对此处的一切都感到很陌生,就像是从一场长梦中醒来,却对现实产生了不适感。

    李维斯转过身来,看向远处的斯洛姆,在这座巨大城市上方,深蓝的虚空浪潮飞速褪去,倒悬的苍白宫殿隐入其中,露出点缀着稀疏星辰的寻常夜幕。

    姬陵的悄然离去,一如它曾悄然而至。

    在冰冷又漫无边际的虚空中,泰瑞拉的结局究竟会如何?

    一千年的时间有多漫长?

    李维斯不知道问题的答案,等他想问泰瑞拉的时候,她已经不在了。

    姬陵,这座漂流在虚空中的宏伟遗迹,关于它的故事已经告一段,无论萨拉丁留给泰瑞拉的谜题是捉弄还是报复,相信女王心中有着属于自己的答案。

    他望了一眼右手掌心的姬陵印记,它已经失去了光泽,就像一个普通的刺青。

    星空之下,李维斯戴上黑色斗篷的帽兜,向着斯洛姆城的方向踏雪而行。

    (“别了,影之国的女王。”  ——《佚名的日记残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