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非凡三十林端沈箐 > 第2章 来自胎儿的祈求
    好半天之后,林端和沈箐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怎么还有这种残忍的规矩?

    堕胎本就已经是让人伤心的事情了,这个医生,竟然还要亲生父母,对着未出生的孩子,亲口说出来?

    是觉得伤心人还不够伤心?

    这什么医院啊。

    哪怕是林端这个“便宜爹”,都觉得医生的要求,过分无比,就更不说一直将孩子视作心头肉的沈箐了。

    如果让沈箐对着孩子说那两个字,简直就是要了她的命啊。

    “医生,您能不能开开恩,别让我们做这个啊。本来这决定就已经让我们很伤心了,真那样做的话,我们以后肯定连觉都睡不好的。”

    林端苦笑地看着老医生,祈求道。

    “规矩就是规矩。你如果不接受,就去正规医院吧。”老医生哼了一声,丝毫不讲情面。

    林端顿时傻眼了正规医院?这流掉六七个月大的孩子,哪个正规医院敢接手啊。

    可无论林端怎么哀求,怎么苦口婆心的讲道理,对方就是不肯点头同意。非要让两人去隔壁的检测室,看着超波下的孩子影像,亲口说出那两个字。

    “规矩就是规矩,你不遵守,手术是不会做的。”

    老医生不耐烦了,一拍桌子,厉声说道。

    如果不是顾及到有孕妇在,林端真想抓着对方狠揍一顿。如此没有医德的人,是怎么当的医生!

    但眼下,无论如何都要做出决定。

    林端拳头紧紧的握着,咬牙切齿道“好!我做!”

    ……

    观测室里,有一个很先进的仪器,人躺在上面,通过超波探测,就能将肚子里的孩子显示在一旁的屏幕上。

    沈箐紧闭着眼睛,躺在仪器上,不敢看屏幕。

    老医生默不作声的操作着仪器,片刻之后,一声短促的“嘀嘀嘀”,屏幕上出现了肚中胎儿的影像。

    他蜷缩在妈妈的肚子里,手脚是那样的小,蜷缩的样子是那样的可爱,似乎睡着了一样。全然不知,不久之后,自己就将不复存在。

    看着这个幼小的生命,林端的心紧紧的揪了起来这就是我的孩子啊,我的孩子……

    他紧紧的握着拳头,张了好几次嘴,却怎么也说不出那两个字。

    沈箐死死的抓着他的手,虽然闭着眼睛,但眼泪一直止不住的流。

    老医生不耐烦道“快点。我就要下班了。”

    双拳握紧又松开,林端一咬牙,双眼大睁,看向屏幕,颤抖着开口“堕……”

    然而,后一个字还没有说出口,眼前发生的一幕,就让林端彻底怔住了。

    屏幕里,那小小的胎儿,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的来临,原本蜷缩的身子,微微的动了动,小小的手掌,就那么突然地,朝着林端这边,摆了摆。

    仿佛祈求,仿佛拒绝。

    林端的心房,如同被一记重锤狠狠的砸中了一样。他浑身一震,嘴巴张开又合上,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快点,别磨蹭!”

    医生不耐烦的催促。

    “不做了。”

    林端忽然低声说道。

    “什么?”

    “我说,我们不做了!”

    林端大声说道。

    沈箐浑身一震,难以置信地睁开眼睛,望着林端。

    如同石头落地,林端深吸口气,努力地朝她露出了笑容,再次重复道“我们,不堕胎了。”

    说着,扶起沈箐,不愿在这里再待一刻,转身离开。

    ……

    直到跟着沈箐回到所谓的家,林端才终于知道,他们两个的生活质量,是多么的差。

    一个占地不足三十平的小单间,却被隔出了厨房厕所和卧室,一张床,一个电脑桌,一个饭桌,再加上一个简单的衣柜,仅此而已。

    哪怕林端早就有了猜测,但真的看到眼前的景象,才终于明白,身边的女子,到底跟着自己受了多少苦。

    以她的条件,比这好十倍百倍的生活,都是唾手可得。

    沈箐走进屋子,发现林端还站在门口发呆,奇怪道“都到家了,怎么不进来。”

    说着,她取出电饭锅,打算做饭。

    林端回过神来,揉了揉鼻子,走进屋里“这些年,你受苦了。”

    “嗯?”

    沈箐浑身一震,偏头看向他,仿佛看一个陌生人。

    “没什么。”

    看到她正准备淘米,林端急忙走过去,抢着接过了水盆。

    “你有身孕,休息去吧。我来做这些。”

    “你会吗?”沈箐看着他,越发觉得奇怪。

    “还行。”

    水流哗啦啦的响着,他一边忙碌,一边随口问道“家里还有钱吗?”

    “最后的钱,都被你拿去买什么皮肤了。”

    林端淘米的手一僵,讪讪一笑,拼命揉着鼻子,声音有些变调“抱歉,以后,绝不会了。”

    沈箐有些疲倦的摇了摇头“但愿如此。”

    忙碌了好半天,林端才生疏无比的将米饭上锅,蒸了起来。就在这时,一个身材瘦小的矮个子女人,忽然出现在了门口。

    沈箐脸色一变,正欲开口。林端已经礼貌的迎了过去。

    “您好,请问您是……”

    矮个女人阴沉着脸,一双眼睛死死地望着林端,声音尖细,阴阳怪气的道“林端,你这又是什么新花招啊。以为装作不认识我,就能蒙混过关?”

    她啪啪地拍着房门板,气势汹汹道“废话少说,交房租吧。今天可是最后期限。你要是拿不出来,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林端脸上的笑容,立刻就僵住了。

    眼前的人,原来是收房租的房东。看对方的样子,自己拖欠房租已经是惯犯了。

    他顿时有些尴尬,摸遍了浑身上下,竟是只有可怜的一百块钱。

    这时,沈箐已经挺着肚子走了过来,笑容勉强地看向房东“菊姐,实在不好意思。我们公司这个月又晚发工资了。今天又去医院做检查,花了点钱。实在凑不出来。要不您再多等两天?我一发工资,立刻就给您补上。”

    菊姐闻言,看了看沈箐的肚子,脸上的表情柔和下来,缓声道“小箐啊,菊姐我也是过来人。知道怀孕的难处。可你们也不能一直这样啊。你们就算再能扣能省,那孩子出生之后的奶粉花销,也不是省出来的啊。”

    “还有,不是我说你……”菊姐说着,瞥了林端一眼,语重心长的对沈箐说道,“有些人是烂泥扶不上墙。无论你多么努力,吃多少苦,没良心的始终没良心。你天天在外面吃苦受累,某人却舒舒服服的在家里打游戏,心安理得的当吸血虫,我看见了都燥得慌。更别说,你现在还是非常时期,这要是一个不小心……”

    菊姐当着林端的面,足足数落了十几分钟,这才摇着头离开。临去之前,向两人下了最后通牒一旦十天之内凑不够房租,就真的要动手赶人了。

    十天!林端到哪里去挣房租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