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唐朝地主爷 > 第十二章 反而不对(补充渠道)
    第十二章  反而不对

    徐清表面上做出一副我信的样子,心里却是说的我信了你的邪!但徐清没有看出李世民有半点虚伪造作的样子,一切都似乎是真情流露。再说了,你秦王交了没事可做就来我玄武门玩儿?我堂堂玄武大将是你找来消遣的人?

    于是徐清不满道“秦王,就算你没了兵权,那也不是没事可做吧?”

    李世民摊摊手无奈地道“别说本王现在走三步都要喘上一会儿,就算本王身体没事,可我现在做什么都是错的。要是真落下了把柄,我这个当富家翁地冤枉也没法实现了。”

    徐清点点头道“那倒也是……”

    李世民晃晃手中地书本对徐清道“来吧,给本王说一下这本书上的例子,以前没时间,这书本上的东西给,接触得不多。其实本王还是挺感兴趣的呢……”

    唐宗宋祖,稍逊风骚

    李世民想学,徐清还能拒绝不成?于是出口道“殿下,我一定知无不言,全部告诉你。”

    一些简单的四则运算,李世民听了一下就心领神会,甚至徐清说的方程,李世民也不消多久,便能自己掌握,并且解答例题。二人学得不亦乐乎,李世民兴趣之余,随便翻了翻后面的章节,忽然发现一个东西十分有趣——抛物线。

    李世民指着抛物线对徐清道“这个东西是什么,本王怎么觉得有些眼熟呢?”

    徐清笑了一声道“那是秦王天赋高的原因啊,这个东西叫做抛物线,秦王在战场上当然看得多,抛石机,箭矢都是按照这个跟轨迹飞的。”

    李世民仿佛发现了什么,点点头道“不错,本王想起来了,的确如此。徐清,是不是学了这个抛,抛石线就能算出一根箭矢能飞多远,抛石机能扔多远?”

    徐清笑了笑道“呵呵,理论上的确可以算出来,但是实际上一根箭矢的飞行轨迹是由很多因素决定的,想要准确的计算很难。但是,弓箭和抛石机用四十五度角射出去,是射得最远的,可以在战斗之前,使用一下四十五度角,进而将以后的箭矢角度调准好。不过,这个东西主要是对新手有用,老兵是不需要的。”

    “什么什么?四,四十五角度?”李世民不解地看着徐清问道“本王只知道勾三股四弦五能成直角,不知你说的角度是什么东西……”

    徐清摇摇头道“这角度嘛,就算将直角,分成九十个小的角,每一个小的角,就算我说的角度。四十五度角,换而言之,就是半个直角那么大的。”

    “哦,本王似乎明白了……”

    李世民仿佛打开了新世界地大门,一整天霸占了徐清,二小反而没能够学到新的知识。好不容易等到天色完了,李世民带着李承乾回自己宫中了。

    李世民刚走,只见魏冼凑了过来“徐大人啊,下官作为您的主簿,也算得您的心腹之一,有句您不爱听的话不得不说,还请您不要怪罪。”

    徐清看了他一眼,点头道“你说吧,我听着呢。”

    “徐大人,秦王现在几乎已经成了过街臭老鼠,别人恨不得从来没认识过秦王,你倒好,还把他接到玄武门待了这么长时间。这让有心之人怎么看啊?”

    “原来是这事,魏冼,你先别急,我知道秦王现在落于下风了,但他还是一个亲王不是?再说他还有个通关文符,我又拦不住他。”徐清好声好气地跟魏冼解释道“不过,我认为秦王的这次上缴兵权,恐怕是烟幕弹,万一秦王杀个回马枪,咱们岂不是得罪了?还是两边都给点面子的好……”

    魏冼叹了口气,徐清问他道“对了魏冼,秦王交了兵权,朝中其他人怎么看啊?”徐清问的这个朝中其他人,自然是指的长孙无忌等人了。

    魏冼摇摇头道“秦王的心思谁也猜不透,但是他已经交出了兵权,天策府中的和他出生入死的将领也被抽调了大半。只要这么一去一回的功夫,甭管是不是打突厥了,秦王势力不死也回脱层皮。据我听到的消息,原来默默支持秦王的人,也已经暗中选好了退路。现在的秦王,不仅仅是没了兵权,更是将整个秦王的势力给弄得没了士气。举兵卒容易,聚士气难,秦王再想翻盘,也是不可能了。”

    说到这里,魏冼停顿了一下对徐清苦口婆心地道“徐大人,依在下看来,您还是少和秦王来往。您是光明正大,良善之辈不假,但太子和皇上若是看偏了眼,听了小人的谗言,唉,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不是。今后太子登基了,想起今天的事情,以他帝王的心思,就怕秋后算账啊。”

    魏冼的意思是,秦王现在已经成了咸鱼,徐清再两边讨好,其实没了效果,反而让人以为徐清是墙头草。

    徐清愣了一下道“放心吧,以我对太子和皇上的了解,他们是不会对我怎样的,太子登基之后,他还是要靠着我的,他要是这点气量都没有,也用不着登基称帝了。你说一说,长孙无忌家里有什么情况吧。”

    “长孙家里,关门闭户,连下人都极少出来。”

    这就奇怪了,秦王自己不动手,应该也会让下面人动手的饿啊,连长孙无忌都如此绝望的关门闭户了,莫不是真的放弃了?

    这时,魏冼仍旧不放弃劝诫徐清“徐大人啊,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又不是太子,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小气量?帝位之前,只有利益啊。”

    徐清苦笑着看魏冼道“我的魏主簿啊,你就踏踏实实地把心放在肚子里吧,我有足够的利益,让太子和秦王都要留着我,当宝贝供着。”

    “唉,反正我是劝过了,你不信就算了吧。”

    徐清还是有些怀疑李世民是不是真的已经放弃了兵权,甚至还怀疑李世民跑到自己这里来其实是为了迷惑别人,所以才想看看长孙无忌在做什么,毕竟身为李世民的第一心腹,如果李世民真的是在演戏的话,那么就只能让长孙无忌去做一些事情了。

    但长孙无忌闭门不出,这是憋的什么坏心思?不对,这种东西又是一个伪题,就和徐清不知道李世民是真的交权了还是假的交权,徐清没有办法确定长孙无忌是真的闭门不出还是假的。徐清又打听了几句,发现秦王较为核心的将领,都关门在家不出,而那些不那么核心的,反而出门四处走动,像是在寻找下一作靠山。

    而这时候,徐清这玄武门又来了一位客人,正是平阳公主。

    平阳公主一进徐清的房里,酒把魏冼他们赶了出去,看着徐清开口便道“徐大人,这几天肚子是不是疼了?”

    徐清的脸顿时黑了下来,那天平阳公主把他叫去牡丹楼,还和徐清说了秦王勾结薛延陀害李建成的秘密。平阳公主和徐清约定,不能再把这件事情再告诉他人,第二不能掺和秦王和太子之间的事,至少不能站在他们哪一边,第三,则是万一太极宫中出现了兵灾,徐清必须出手帮忙,要保证李世民和李建成两个人不死。

    徐清当时是想先答应着,以后再按实际情况说,但下一秒钟,平阳公主倩影一闪,一个药丸便送入徐清的嘴巴里了,入口即化。徐清忙问这是什么东西,长孙公主笑着道“这东西事西域的一种奇毒,毒性之奇的地方在于,服了这种毒药,并不会当场死亡,但七天之后,就会肠烂肚穿而死。但服用另外一种解药,每七天服用一次,连续服用七次,就能彻底清除毒性。”

    徐清原本事不信的,可平阳公主拿出来随身带着的一面铜镜,徐清一看,自己的脸事真的黑了,比包公还黑。这就不得不信了,当场平阳公主让徐清服用了一次。后来,徐清又陆续服用了几次,每次要服用之前,徐清便会拉肚子,跟大姨妈来之前,腰会疼一般。

    后来,徐清也找到珞秀秀看过,结果珞秀秀很是认真的对徐清点点头,这个毒事真的有。

    最毒妇人心。

    这时,徐清看着平阳公主的微笑心里骂了一句,然后道“平阳公主,现在秦王已经放弃兵权了,他手下的哪些人已经做鸟兽散了,再也无法和太子对立,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解药呢?”

    平阳公主看了一眼徐清,拿出怀里的解药,晃了晃,可就算不给徐清,她问道“秦王到了你这里?”

    “是,秦王来过一次。”

    “待了多久,来干嘛的?”

    “待了半天,本来是送承乾来在我这里学东西的,但是,后来看见了我编撰的叙事算经,于是跟着学了起来。”

    “那以你看来,秦王是真的交了兵权,还是假的交了?”

    “真假不止,但秦王很平静,十分的淡然。”

    平阳公主听了却忽然变得悲哀起来了,几乎哭丧着脸道“还是要来临吗?血肉之亲,终究是比不过皇位更重要啊。”

    徐清奇怪了,为何秦王神色淡然还会不对劲,这不是表明秦王没了造反的心嘛。不过,眼下还是解药更重要“公主,这个,这个解药……”

    平阳公主扔给徐清一个瓶子道“解药都在这里了,不用你管了,但你记住,你一定要守好这玄武门!”

    ————

    求读者大大们加入读者群,星空的朋友,群聊号码6256715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