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农门辣女来当家 > 第372章 大结局
    一听薛大海的话,孙大牛立马炸毛了。

    这乡下人家收入本就低,好不容易寻了份活计能挣点钱,结果,累死累活还要被克扣工钱。

    忍无可忍的孙大牛叫道:“姓薛的,你什么意思?我干的好好的,你凭什么扣我钱?”

    “你地垦成这样,就得扣钱!”薛大海一瞧孙大牛这个给自己儿子干活的竟然敢冲自己叫嚷,气的一拍桌子,也发飙了。

    “我告诉你,就这么点钱,你要嫌少,那就一文钱都别要了!”

    说完,薛大海就把那一半的工钱都揣自己兜里了。

    孙大牛一瞧他这无耻行为,气的失去了理智,扛起自己手里的锄头就往薛大海的身上砍去:“老子砍死你个缺德老货!”

    原本还趾高气昂的薛大海一瞧孙大牛手里的锄头,直接吓傻了眼。

    等他反应过来想要逃时,孙大牛那一锄头已经砍在了他的肩膀上,瞬间鲜血如注似的飙出来。

    “啊啊啊!”薛大海一瞧鲜血直流的手臂,立马惨叫起来,双腿一软,整个人都摔倒在了地上。

    孙大牛气红了眼,见这男人倒在地上,立马举起锄头就要直直的往薛大海的脑袋上砍去。

    一旁的村民瞧着不对劲儿,忙跑去拦人、抢锄头。

    一番争斗下,孙大牛那一锄头没有落在薛大海的脑袋上,不过,还是砸在了他的腿上。

    等苏小穗娘俩过来时,就看到薛大海倒在一片鲜血中奄奄一息。

    “哎呦喂,这……这是咋回事啊?”李淮茹看着血淋淋的薛大海吓了一大跳,忙和苏小穗跑了过去。

    三叔公见苏小穗她们过来,叹了口气把刚刚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苏小穗听完后,心里痛冷哼一声,就在她要开口说活时,突然一阵冷风吹过,地上的血腥味钻入她的鼻中。

    原本好好的女孩突然只觉得胃里一阵翻动,紧接着便蹲在地上干呕起来。

    “闺女,你怎么了?”李淮茹被苏小穗这一行为吓了一大跳,立马拍着她的后背,神色紧张的问道。

    “娘,我没事……”苏小穗缓和了一下胃里不适后,刚要开口,一阵呕吐感再次袭来……

    李淮茹起初被苏小穗这行为吓的不轻,不过,到底是生过三个孩子,没一会儿便反应过来,脸上露出喜色道:“闺女,你……你该不会是有喜了吧?”

    吐得昏天黑地的苏小穗一听这话,脸上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拿帕子擦了擦嘴角喃喃道:“有……有喜了?”

    一旁的三叔公一听这话,立马同李淮茹和苏小穗道喜,那些个帮着薛震山垦荒的村民也过来同她们恭喜,反倒是奄奄一息的薛大海孤零零的倒在地上没人过问。

    因为干呕的事情,苏小穗和李淮茹也就没有在那地方久待,至于薛大海的事情则交给了三叔公处理。

    等母女俩回家后,李淮茹立马就去请了村里的赤脚大夫过来,一把脉,赤脚大夫就连连恭喜苏小穗,这是有喜了。

    苏小穗一听,脸上又惊又喜,伸手摸了摸自己扁平的肚子,依旧有些难以相信。

    等薛震山回来后,一听到自家小娘子怀孕的消息,喜的一把将小娘子抱起来原地转了好几个圈儿,脸上的喜悦藏都藏不住。

    自打苏小穗确定怀孕后,薛震山那是捧在手里怕丢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宠的简直没边儿了。

    薛大海被砍伤了手臂和左腿,虽然性命无忧,但从此以后别说干重活了,就连走路都得一瘸一拐的。

    薛金贵因为还不出赌钱,最终柳氏偷了薛大海藏起来的地契替儿子还债。

    老薛家没了地,吃喝就没了来源,最终孙芳和薛金贵和离走了。

    柳氏瞧着好不容易娶回来的儿媳妇走了,直接被气的生了一场大病。

    不过,一想被她当成宝贝眼珠子的薛金贵却一文钱都没拿出来,还让她赶紧去死。

    最终,还是苏永生看不下去,让赤脚大夫给医治了下。

    柳氏的病好后,也是被儿子的不孝顺给刺激惨了,干脆不去管薛金贵的死活了。

    因为家里没地,最终,柳氏和瘸腿的薛大海拿着锄头开垦了半亩地出来,夫妻俩靠着这半亩地饱一餐,饿一餐的过着下半辈子的日子。

    这边老薛家悲惨不已,那边老苏家也好不到哪里去。

    苏明德把分家得来的地全卖了,原本这男人揣着银钱想要去县城做生意,结果,一朝变富,花钱一下子没节制。

    苏明德整日住客栈、下馆子,还结交了一群狐朋狗友,没几日的功夫这吃喝嫖赌就样样占全了。

    最后,卖地的钱花光了,生意也没做起来,只能灰溜溜的又回了芙蓉村。

    苏老头得知苏明德花光了卖地的钱,气的拿起扫把就要打他,苏明德可是被苏老头和苏老太宠到大的,哪里受过这种气。

    于是,在苏老头打他时,一把抢过扫把,反过来把苏老头给暴打了一顿,还骂苏老头不会赚钱,弄的他没钱花。

    被自己最疼爱的儿子毒打了一顿,苏老头怒急攻心,两眼一翻就晕了过去。

    等他再次醒来时,人已经动弹不得了,赤脚大夫说他中了风,接下去的日子都得在床上度过,吃喝拉撒也得有人照顾。

    苏老太一听这消息,吓的也差点儿晕过去,最后一屁股坐在地上直喊造孽。

    苏老头病倒后,苏家的几个儿子没一个过来看望他,更别说照顾了,苏老太又要洗衣服做饭,又要伺候苏老头,人一下子变老了十岁,也没了往日的嚣张气焰。

    苏家老四干事混账,苏家老大苏明福也没好到哪里去。

    苏明福跟苏明德一样,分到了地后,第一时间就把它卖出去,横竖自己不会种,倒不如卖了换钱。

    有了钱的苏明福整日流连烟花柳巷,结果,钱还没花钱,身上却染上了花柳病,气的他那俩媳妇直接跟他和离。

    花柳病医治起来本就费事又费钱,苏明福把最后的钱全花在了治病上。

    后来,钱花光了,病却没看好,无奈之下,苏明福为了保命,连尊严也不要了,整日在街边乞讨。

    至于苏家老二苏明禄,他倒是个精明的,有了田地后就雇人来干活。

    后来,苏明禄手里头揣的银两多了,就瞧不上周氏这个黄脸婆,一来二回,就勾搭上了邻村一个寡妇。

    最后,苏明禄把周氏给休了,娶了邻村的寡妇当媳妇。

    周氏带着委屈去找自己的闺女苏青青,想让她帮自己出头,可去王家,王家的人却不让她进门,还说他们宅子压根没有苏青青这一号人物。

    周氏本以为是苏青青嫌贫爱富,不愿意搭理她们这帮穷亲戚。

    后来守了三天三夜也没见着苏青青,最后,周氏花钱买通了王家的一个家丁才知道,苏青青得罪了王夫人,王夫人背着王老爷把苏青青给发卖了。

    到底是自己的女儿,周氏问家丁苏青青被卖到哪里去了,家丁说,去青楼妓院可能会找到。

    周氏一听,瞬间瘫软在地上,也没去找苏青青,失魂落魄的走了。

    再后来,听说周氏跟了一个鳏夫,那鳏夫整日喝酒,喝醉了便打她,总之,日子过的很不好。

    如今芙蓉村再谈及老薛家和老苏家,村民们都要感叹一声,真真是恶有恶报啊!

    徐晨曦在临风阁勾搭上了一个员外,那员外还为她赎回了卖身契。

    不过,哪怕徐晨曦再受员外的欢迎,她依旧只能在员外家做小,整日过着宅院勾心斗角的日子。

    一年后,苏小穗生下了一对龙凤胎,喜的薛震山简直是找不着北,后苏小穗给俩孩子取名为薛一伊和薛一川。

    薛震山目睹了自家小娘子生产时的痛苦,男人便下定决心,生了这一对儿女后,便再也不让娘子生了。

    为此,这男人还专门找大夫开了男人吃的毕子药,弄的苏小穗感动不已。

    苏小穗生产完的半年后,李淮茹也查出了身孕,赵元海也是过了一把当父亲的瘾,整日笑的连眼睛都找不着。

    十个月后,李淮茹为赵元海生了白白胖胖的儿子,取名赵唯一。

    周艳儿后来嫁给了一位年纪轻轻便中了秀才的年轻后生,那后生后来还中了举人,最终在科举考试中得了榜眼。

    彼时,青山县的知府年岁已大,等他辞官告老还乡后,圣上便委任周艳儿的相公为青山县的知府。

    至此,周艳儿成了官太太,不过,她与苏小穗的姐妹情分却依旧很好。

    薛震山和苏小穗的生意越做越大,金缕阁和临风阁后来还在京都开了分店,生意依旧是红红火火。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苏小穗和薛震山一直过着甜甜蜜蜜的日子,偶尔苏小穗午夜梦醒时分,还会想起自己穿越前的事情。

    以前觉得自己穿越过来是老天爷对她的作弄,如今想来,却是老天爷对她的垂爱。

    若是没有穿越过来,又怎能遇到待她如珠如宝的相公,又怎么会有现在这般幸福、美满的生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