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苏雨昕风曜 >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番外之钱越(七)
    清平这次过来,是带着夏至一起来的。

    等寒暄过后,夏至便给钱老夫人诊了脉。

    之前钱老夫人病着,宫里的皇太后也病着。

    他一直都是守在皇太后那边。

    再加上后来苏雨昕又有了身孕,他就更忙了。

    所以钱老夫人这边,他一直都没来看过,只有钱太医和另外几个太医来看过。

    也是他们诊出钱老夫人时日无多来。

    夏至诊过之后,又问道:“之前喝的什么药?药方拿来给我看看。”

    一旁的嬷嬷忙的去拿药方来。

    夏至看过之后,说道:“之前的方子是对的,之后就还按这个吃就行。另外,我再给老夫人开一副药丸,隔三天吃一次,每次都要用五倍子的蜂蜜水送下去。”

    “五倍子的蜂蜜……”嬷嬷一愣。

    “我那里有,一会儿叫人送过来。”清平说道。

    “除此之外,趁着天气晴好的时候,多出去晒晒太阳。”夏至又说道:“平日的时候,要保持好心情。”

    “夏神医,你只管告诉我,还有多少时间。”钱老夫人问道。

    “寿数的事情,得从阎王殿的生死簿去看,我可看不到。”夏至笑笑:“不过老夫人身体不错,平日里好好保养的话,凑个整也不是不可能。”

    “你就别拿话哄我了。”钱老夫人摆摆手:“前段时间钱太医那些人给我诊完脉,脸色可难看的很,而且我自己的身子自己也知道。”

    “那您就没觉得这几日身子轻快了很多,夜里睡觉也好了,白日里精神也好了,吃饭也有胃口了?”夏至问道。

    钱老夫人回想了一下:“你这么一说,倒是有。”

    “之前身上确实有病症,但您不是吃药了吗?虽然不能马上药到病除,但会慢慢抽丝剥茧。”夏至说道。

    “这么说,我能活到越儿和一一成婚,更能亲眼看着我曾……”话至此,钱老夫人突然住了嘴。

    虽然已经有了婚书,但是别人不知道啊。

    她不能坏了一一的声誉。

    等到他们成婚的那天,她得想个法子让所有人都知道,越儿和一一早就领了婚书。

    有喜也是名正言顺。

    “您好好吃药,保持好心情,肯定没问题。”夏至笃定道。

    瞧着夏至笃定的样子,童一一和清平心里都松了一口气。

    已得怪医真传的夏神医,她们自然是相信的。

    不过松一口气的同时,童一一还有些紧张。

    本来是瞧着老夫人精神不好,又得知老夫人寿数不多,她才撒了这个弥天大谎。

    等老夫人好起来后,她该怎么圆谎?

    就说不小心跌倒,孩子没了?

    那和钱越成婚的事情又要怎么说?

    就说自己喜欢上别人,已经和钱越和离了?

    对,到时候就这么说。

    反正等这次离开后,自己日后也不会再来京城了,名声如何并不重要。

    而钱越还要在京城过一辈子呢。

    心里打定主意后,童一一这才彻底松了一口气。

    等到晚上钱清殊,钱夫人和钱越得知夏至的那番话,一个个都开心至极。

    尤其是得知夏至背地里也是这么和清平说的。

    虽然不如在老夫人面前说的那么轻松,但也是这个意思。

    只要好好吃药,保持好心情,这病就能慢慢好起来。

    刚痛失了一位亲人,他们实在不想再眼睁睁的看着另外一位亲人痛失。

    “一一是我们的福星。”钱夫人说道。

    “是啊是啊。”钱清殊立刻点头附和道,自从这丫头住进来后,母亲的病症就立刻得到了缓解。

    她是他们全家的福星。

    及至傍晚。

    童一一正在院子里耍刀。

    一身短打,虎虎生风。

    小脸红扑扑的,沁着一些薄汗。

    钱越就站在廊子下看着。

    童一一武功很高,刀法也精妙。

    就算钱越这种半吊子,在心里也不由的赞叹起来。

    练完之后,童一一完美的收了刀。

    然后扭头看向钱越:“钱大人找我有事儿?正好,我也找钱大人有事儿。”

    钱越这才走过去。

    童一一大喇喇的坐在一旁的石凳上,抬手抹去额头上的汗珠儿。

    “这几日倒春寒很厉害,还是去屋里坐吧。”钱越说道:“你才出了一身汗,石凳又冰的厉害,小心病了。”

    “哪里有那么娇气。”童一一虽然如此说着,却还是起身往屋里走去。

    她倒不是担心自己会生病。

    而是担心钱越。

    她练武之人,体魄强壮,就算再冷的地方,她也不是没去过。

    想当年,她曾趴在雪地里逮一只野兔子。

    爬了一天一夜呢。

    眼前这点儿冷,着实不算什么。

    钱越跟在童一一的身后进了房间。

    这里是原本他的房间。

    童一一也才没住多久,钱越就感觉这间屋子里,到处充满了少女的馨香。

    “今日夏神医给老夫人诊了脉,说老夫人只要保持好心情,很快便能好起来。”童一一说道。

    “谢谢你。”钱越抬起头,说道。

    “我并没有做什么。”童一一忙的摆摆手:“老夫人能好起来,我也很高兴。”

    “祖母很喜欢你,所以瞧见你心情就好,心情好了病情才有利于恢复。”钱越又说道。

    “我会一直待到祖母完全好起来的。”童一一说道:“到时候,我也已经想好了办法,不会拖累你。”

    “办法?”钱越一愣。

    “嗯。”童一一点点头:“到时候就说我不小心摔了一跤,然后孩子摔没了。然后再说我喜欢上了别人,所以与你和离了……”

    “你喜欢上了别人?”钱越拧起眉头,问道。

    “不不不,不是的。”童一一忙的摆摆手:“我们本来就是假的,总不能这么假一辈子,这样说不会损害你的名声……”

    “那你的名声呢?”钱越问道。

    “我将来又不会留在盛京,名声什么的,并不重要。等我离开盛京后,人们自然就会慢慢淡忘了这些事情。”童一一拢了拢耳边有些松散的发丝,说道:“其实于我们两个人都无害。”

    “这件事情我会解决的,你就不用操心了。眼下还要劳烦你,多陪陪祖母。”钱越说道。

    “好。”童一一点点头,心里说不出是种什么滋味儿。

    他要怎么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