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苏雨昕风曜 > 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番外之钱越(八)
    吃了夏至配的药。

    又有童一一这个开心果。

    钱老夫人的状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转好。

    钱清殊和钱夫人都松了一口气。

    他们才送走了一个亲人,实在不想再经受一次打击。

    在这一日复一日的相处中,钱老夫人越发的喜欢起童一一来。

    一定要操持着给钱越和童一一办婚宴。

    理由也让人无法反驳。

    总不能等到自己的孙媳妇肚子大起来后再办吧?

    “再拖些日子吧。”童一一说道:“老夫人的病情已经好转了,等到她完全好了,我就找个借口离开。”

    “嗯。”钱越点点头:“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不辛苦。”童一一笑笑:“当初在南江,你对我也多加照顾,如今就当是还恩情了。”

    “朝廷还有事儿,我先去忙了。”钱越起身道:“你若是无聊了,便出门去逛逛。”

    “快去忙吧,不用管我。”童一一摆摆手。

    等到钱越离开了,童一一脸上的笑容才慢慢敛了去。

    本来就不是一路的人。

    自己应该知足的。

    童一一每天都习惯在傍晚耍刀。

    一身短打,干净利落。

    这次刚收了招式,就听廊子上有人喝彩:“好刀法。”

    童一一寻声看过去。

    “相爷。”童一一放下手里的刀,快步走到钱清殊的面前,恭敬的说道。

    “你这刀法看着着实凌厉。”钱清殊说道。

    “多谢相爷夸奖。”童一一笑笑:“相爷这会儿过来,是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确实有事儿找你谈谈。”钱清殊说道。

    “外面天冷,相爷屋里坐吧。”童一一侧了侧身子,邀请道。

    “好。”钱清殊点点头。

    “我平素里不喝茶,所以没有备着。”童一一不好意思的笑笑:“只能请相爷喝白水了。”

    “无论是茶,还是白水,都各有各的好处。”钱清殊端起杯子抿了一口。

    “相爷刚刚说找我有事儿,不知何事?”童一一问道。

    “事关你和越儿的婚事。”钱清殊说道。

    “我知道,我配不上钱越,更不会妄图嫁给他做妻子。”童一一说道:“我会先拖着老夫人,等到她病情稳定后再想办法离开。”

    “不不不不……”钱清殊忙的摆摆手:“我没这个意思。我只是想问问,你是不是喜欢越儿?”

    童一一的俏脸,登时就飞红了一片。

    抿着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钱清殊说道:“其实我们家人也都很喜欢你的。”

    “钱越不喜欢我。”童一一抿了抿唇,说道。

    “我觉得,不是不喜欢,应该是还没察觉到喜欢。”钱清殊说道。

    “相爷不用安慰我,我都知道的。”童一一突然又仰头笑了笑:“其实这一段时间,我也挺满足的了。”

    努力过,争取过。

    可不是自己的,再怎么努力,再怎么争取,也不是自己的。

    何必让两人都难过呢。

    “要不要赌一把?”钱清殊问道。

    “赌一把?”童一一不明所以。

    “我赌越儿已经喜欢上了你,却不自知。”钱清殊说道:“如果我赌赢了,你就留下来做我钱家的儿媳妇。”

    “我……”

    “时限半年,如何?”不等童一一拒绝,钱清殊又说道。

    “相爷应该知道,我是南江的捕快,这次入京的时间已经很长了。”童一一说道。

    “南江那边,我自会处理。”钱清殊笑道:“你若想继续做捕快,我也可以把你调到京兆府去,你觉得怎么样?”

    “不,不用了。”童一一忙的摆摆手:“我可以和您赌半年,但是南江那边,就麻烦您先帮我告假吧。”

    她也想再给自己一个机会。

    她是真的喜欢钱越。

    从第一眼见到,就深深的沦陷了。

    如果再输了,那就离开盛京,回南江继续做自己的女捕快。

    “那就这么说定了。”钱清殊笑道。

    “只是,老夫人那边……”童一一有些不自在道:“我若留的时间太长,就露馅了。”

    没有谁家都半年了,肚子还是平平的吧?

    “这件事情我会处理。”钱清殊站起身来:“你就不用操心了。时候不早了,该用晚饭了,我先走了。”

    说完,钱清殊就离开了。

    童一一忙的跟上去,送了钱清殊离开后,就一个人站在廊子上发呆。

    刚刚相爷说,钱越喜欢她却不自知。

    童一一自嘲的笑了笑。

    怎么可能。

    倘或真的喜欢,就不会在自己提出等老夫人病情稳定后离开时,只是淡淡的应一声。

    他的心里,有喜欢的人。

    只不过,她还是有些不死心,想要试试而已。

    所以才会同意这个赌约。

    其实她心里知道,她是必输无疑的。

    但……

    万一呢。

    她心里始终还存着那么一丝丝的侥幸。

    钱越回来的时候,就看到童一一穿着一身单薄的衣衫,站在廊子下出神。

    钱越立刻解下自己的斗篷,给童一一披上。

    “你回来了?”童一一回过神儿来,眉眼间带着干净澄澈的笑意。

    那一瞬间,钱越突然有一丝恍惚。

    这种情景……

    “嗯。”钱越点点头:“外面天冷,你怎么穿的这么单薄站在这里吹风?”

    “之前才耍过刀,并不觉得冷。”童一一笑笑。

    “那样更不好,落了汗风一吹就会病的。”钱越钳住童一一的胳膊:“回屋吧。”

    “好。”童一一任由钱越拽着自己,乖巧的跟着往屋里走去。

    “你今天不忙吗?”坐下之后,童一一问道。

    “还好。”钱越抿了一口眼前的白开水,然后叫来小厮,吩咐道:“那一罐子蜂蜜来。”

    在南江的时候,他就知道童一一不爱喝茶,但是很喜欢蜂蜜。

    他不止一次的见过童一一抱着锋蜜罐子直接用勺子舀着吃。

    童一一闻言,心头顿时一暖,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他的眼里,也不是全然没有自己。

    不然他怎么知道自己喜欢吃蜂蜜呢?还贴心的让人来给她送过来。

    “多谢。”童一一仰头看着钱越,眸底似有星星一般。

    “这也值得道谢?”钱越摇头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