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科幻小说 > 末世之我有仙源 > 番外二·有二胎了!
    团子,哦不,林见鹿同学二十岁了。

    距离末世结束已有十年,在这十年中,天地间灵气越发充足,逐渐与魔元持平。

    林玖的修为一路高歌跨过出窍期进入分神期,陆世钧也已经跨入离神期,只比林玖落下了一小阶,夫妻二人在修炼之路上可谓一骑绝尘,成为整个修真界望尘莫及的天花板。

    真实地诠释了什么叫天道骄子,亲生的。

    而末法时代中苦于不能再进一步的众多金丹期修士也多有进益,像是卞云崇柏亦央等人,接二连三跨过了元婴期的大坎儿。

    潜山宗在这十年间足足扩大了十倍不止,弟子数量骤增。

    正如林玖之前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潜山宗已然成为整个修真界说一不二的扛把子,原本艰难的外交工作也越来越顺利。

    毕竟现在潜山宗不以势压人就很不错了,放眼整个修真界,还没有人有这个底气来压潜山宗一头。

    另一重更大的喜事就出在林见鹿二十岁生辰的家宴上,说是家宴,其实覆盖范围相当的广,潜山宗的老一辈执教和执令长老,最开始的几百个内门弟子在宗主殿内设宴,热闹非凡。

    此时肚子里已经揣上三胎的林小婉活蹦乱跳地在厨房里忙上忙下,活力异常。

    木森就坐在林玖下首,再往下就是陆家大爷陆世襄,此后便是陆世一和莫泽远等人。

    陆世一这十年一心扑在炼器上,到现在还是个不折不扣的潜山宗万年单身汉,原本陆世一也没觉得怎么样,但一到这种家宴上,心里突然有点不是滋味起来。

    看看原本是陆世钧下属的连晟已经和林小婉有了第二个娃,剩下的王旗陈肖也接连在十年里找到了对象,周慕海和郑易早就互相名草有主了。

    就连曾经和他一起许下谁先脱单谁是狗的铁哥们莫泽远也不是一个人来的,身边跟着一个活泼可爱懵懵懂懂的绿裙小姑娘,五官精致到不像人类,那姑娘简直就是个大胃王,这么大的宴会桌,桌子上这么多菜,有至少一半都经了莫泽远的筷子进了这姑娘的碗里。

    跟养个闺女似的,老牛吃嫩草。

    陆世一冷嗤一声,下手又稳又狠地把莫泽远准备放进小姑娘碟子里的一块肘子抢到了自己碗里,嚼得满嘴流油。

    婉长老手艺见长!

    长辈们另外有一张小些的桌子,主要是不想被这些年纪白长了十岁的孽障们影响自己小酌的心情。

    今天家宴的主角是身为小寿星的林见鹿无疑,少宗主今日穿着一身滚了金线的红色袍子,腰间束了条黑色的宽带,越发显得身姿修长高挑,翩翩公子一般。

    自从他十五六岁猛蹿身高之后,亲妈林玖曾经对他说的身高预言被彻底打翻,如今二十岁的林见鹿身高虽然没有陆世钧那么高大,但也足够吊打一帮人。

    况且仙修的体格肌肉并没有魔修那般明显硬朗,看起来更加风流俊逸。

    林见鹿穿花蝴蝶似的在诸多桌子间游走,敬了一圈酒之后才意犹未尽地回到林玖所在的桌子上,脸上始终噙着灿烂的笑容,把酒敬了林玖面前。

    林玖看着笑眯眯的儿子,想想这小子十七八岁开窍之后山上山下撩得桃花蝴蝶满天飞的罪行,突然就不是很期待这小子长大了。

    仔细想想,她本就在感情上缺根筋,陆世钧也只是正常人的水平,这些年这小子到底是怎么长的。林玖觉得多少有点超纲。

    但今天毕竟是林见鹿二十岁的生辰,林玖就算想念叨,也不会挑这种时候,接下酒杯一饮而尽,然后——然后她就差点吐了。

    这股恶心感来的太过突然,林玖捂着胸口,觉得胃里结结实实地翻腾了几下,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被陆世钧横抱着来到了卧室外面。

    身后走廊上,年逾百岁的冯老先生兰老太太加上一个陆老爷子首当其冲,一个个腿脚像是生了风似的跟过来,木森周慕海陆世襄几个都被撂在了身后,这一幕看得林玖连恶心都忘了。

    潜山宗内只要不接近属于魔修的二十三峰范围内,其他地方都是灵气氤氲相当养人的,不过这也太养人了吧?

    等林玖再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的脉象已经被冯老先生和木森来回把了个遍,自家孩子跟孩子他爹站在床边,其余人等都挤在卧室外面的走廊中,林玖隔着一片没拉窗帘的镂空窗棱,看到了绵延不绝的乌沉沉的脑袋。

    这架势不像在关心她的身体,倒像是丧尸围城。

    “有孕了。”

    “没错,有孕了。”

    “有什么?”

    林玖懵了一下,孩子他爹也懵了,半天才反应过来,那双深邃的眼睛眼眶都憋红了。

    她怀孕了,她居然怀孕了?!

    林玖的手隔着被子放在了小腹上,和孩子他爹面面相觑,虽然……但是……随着林玖修为脱了缰的野马一样一路猛蹿,她和陆世钧早就对二胎死心,没想到,她居然怀孕了……

    毕竟从古至今,整个修真界都扒拉不出来一个分神期还能怀孕的女修,夫妻两个被突如其来的消息给震得一晚上没能回神,林见鹿的生日宴也被搁置在了一边。

    林玖反应过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大儿子。

    林见鹿虽说早就已经搬出了宗主殿,有了自己单独的院落,但小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爹妈还没反应过来,他就一直守在林玖的卧室外面。

    直到林玖清醒过来。

    “我是不是要有个弟弟或者妹妹了?”

    林玖看着儿子脸上纯粹的开心,心里的石头落了下来。

    “小玖,你这是什么表情?我都二十岁了,已经成年,金丹期大圆满修士,你觉得我会和一个小豆丁争宠?!”

    的确,团子已经长大了,早就是独当一面的潜山宗少宗主,不会再依赖她和陆世钧,更不会再像小时候那样需要他们的陪伴了。

    想到这里,林玖突然有点想哭,修士生命很长,但是小孩子成长起来就只有短短几年,团子最可爱的年纪已经过去了。

    “不……我是觉得,终于能有人好好叫我妈了,臭小子一点都不可爱。”

    “……”

    林见鹿出生在末世之初,那是最为艰难的时候,十岁以前跟着林玖闯荡修真界,遇到的危机不计其数。

    但是这个孩子生在和平盛世,还未出生便已经万千光环加持在身,林玖只是觉得对团子不太公平。

    “要是个天资出众的就好了……小玖,我上次跟你说过撤职的事情呢?我想下山四处看看,不想做这个少宗主了,要不你交给周师兄也行啊?”

    “……看你,你去找小海商量吧,再说了,就算你顶着这个位置,我看也没耽误你玩儿,你私自跑下山的时候,不都是小海在帮你处理工作吗?”

    林见鹿翻了个白眼,要是找周慕海有用,他还用跟亲妈提么?

    周慕海从来只听林玖的话,只要她发话,不管愿不愿意接这个位置都会接下来。

    可偏偏林玖也不乐意去勉强周慕海,这事儿也就这么耽误了下来,所以才有了他头一句的感慨。

    要是个天资出众的就好了,那样岂不是甩锅有望!

    总而言之,在潜山宗宗主怀孕这个消息传遍整个修真界的第二天,不仅潜山宗上下所有长老都把事务自觉地交到了少宗主和大弟子的手上,连三天两头来蹭饭的柏亦央都消停了许多,一连几个月没了影子。

    小山镇交易行照开不误,整日里来往修士络绎不绝,但不管多大身份,都是自己来自己去,所有求见和拜帖一天之内消失得干干净净。

    虽然没人来,但礼物倒是流水一般地往宗主殿里送,养胎期间连自己剪个指甲都不成的林玖就靠着每日拆礼物、和给伺候孕妇的陆世钧鸡蛋里挑骨头可劲儿花式的作熬过了整个孕期。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万众期待的老二呱呱坠地,是个长得很像林玖的软萌软萌的小姑娘。

    当初团子一出生就有筑基期的修为,林玖这次怀孕期间却并未发现肚子里有什么奇奇怪怪的能量体。

    果不其然,二姑娘生下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个普通的婴孩,饿了哭吃了睡、充电五分钟闹腾两小时,让林玖和陆世钧狠狠地过了一把带孩子的瘾。

    和团子三岁多认祖归宗之后才有了大名不同,这姑娘从还没生下来,以陆老爷子为首的长辈们就开始天天跋山涉水跑去藏书阁蹲着给孩子想名字,经过为期一年的深思熟虑,最终在小姑娘抓周的时候定了下来——杳杳(yao)。

    这名字是陆老爷子定下来的,“杳杳”二字本身意为昏暗不明,给小姑娘取这个名字,也是废了陆老爷子一片苦心。

    这孩子生在修真盛世,一出生就有万千光环,叫这个名字是为了让她不忘她母亲父亲开拓如今盛世的艰难。

    于是小姑娘的名字就被林玖拍板定了下来,陆杳杳。

    时间一晃,杳杳小姑娘周岁,潜山宗宗主的千金,抓周礼轰动了整个修真界。

    抓周礼前,林玖特地给小姑娘测了测灵根,几乎所有关系亲近的人都在旁边看着,身为兄长却藏着好大一个歪心眼的林见鹿也在旁边蹲着,期待着自家小妹天资出众横空出世,他也好等她大了撂挑子不干。

    结果自然是让林大太子失望了。

    小姑娘的天资用林玖的话来说,那叫“是不是在我肚子里被大白啃过”,用她爹的话来说,叫“集大成者”。

    无他,林玖的水系、冰系灵根,她有;陆世钧的雷系灵根,她也有;陆世一的金系,甚至陆世襄当年觉醒异能后的力量系天赋,她还有。

    尤其是最后这一条,从小姑娘不到周岁的时候便体现出来了。

    小姑娘七个月以前,从小山镇送过来的各种样式的精致手工木质婴儿床不尽其数,无一例外都毁在了小姑娘白生生嫩如藕节的小拳头底下。

    一拳报废一个,干脆利落。

    直到她小叔陆世一硬是动用了炼器给“炼”了张婴儿床,这才坚持到现在,力量当然不能算作灵根的一种,只能说这孩子天赋异禀。

    林玖倒没什么失望的,孩子么,高高兴兴成长就行,现在她根本不需要让孩子来给她的人生添光加彩,孩子一辈子过得开心最重要。

    灵根杂也不算是坏事,走仙修的路子可能有些艰难,但光从力量这一点,这孩子在魔修之途上,肯定是前途无量。

    她是只觉得纳闷,按理说雷系灵根十分霸道,要么没有,要有就应该是团子和陆世钧这样的,只有雷系灵根,这孩子居然能让雷系和其他灵根和平共处共同存在,究竟怎么做到的?

    结果第二日的抓周礼上,小姑娘又给了林玖好大一个惊喜。

    陆老爷子手工精心制作的毛笔被小姑娘一手直接捏断成几节,冯老爷子拿出来的一个小小的脉枕她连看都没看。

    兰老太太的小梭子,清徽派送上来的华美的小裙子和头饰,柏亦央拿来的高阶丹炉,臧元金送上的刻有防护阵法的小金锁等等等等,甚至连林玖拿出的灵石元石,这孩子连个眼神都没给。

    反倒是对她大伯陆世襄脑子一抽递上来的他那对短柄扩口鸳鸯大斧爱不释手,不仅抓住了就不放,还异常开心地在柄上留下了诸多口水印。

    林玖后来和孩子他爹陆世钧关起门来吐槽,他们的这个二姑娘简直就是个万花筒,随时随地能给你莫大的惊喜。

    小姑娘就这么在潜山宗里,被千娇万宠着一日日长起来。

    一晃小姑娘长到六七岁,已经是可以拎着小叔送给她的南瓜鎏金大锤满山跑的年纪了,虽然没有修为,破坏力比炼体期的魔修还强一些,受够了跟在她身后擦屁股的林玖决定让她开始修炼。

    本来以陆杳杳的灵根和天赋,妥妥的选择魔修没跑了。

    奈何陆杳杳心里的主意比天大,虽然惯用两把和仙气丝毫都不沾边的大锤,但还是想成为和娘亲一样仙气飘飘的仙修,于是,陆世钧和林玖只不过是一个没看住,这姑娘便引气入体顺利成为了一名仙修。

    林玖是真的累了,一气之下转手就把陆杳杳扔给玄异来教,扔给喜欢她喜欢得不得了的陆世襄来养。

    她就没见过这么虎的。

    关键是这么虎一姑娘还是她自己生出来的,就很打击人。

    于是乎,不听建议选择了仙修这条路的陆杳杳,直到十八岁才磨磨蹭蹭成功筑基。

    要知道,她的亲哥林见鹿十八岁的时候都已经是金丹期修士了。

    本来林玖以为到这儿就差不多了,结果等到陆杳杳筑基这天,一道天雷落在了陆杳杳修炼所在的修炼塔房间。

    筑基,筑个基而已,离天劫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哪来的雷?!

    等林玖陆世钧察觉不对赶到的时候,修炼室中已然空空如也,弟子司中的本命魂牌一点损伤都没有,但陆杳杳就这么,凭空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