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网游小说 > 提瓦特最强赘婿 > 第288章 深渊之火(感谢三英战貂蝉的月票支持~)
    </p>

    古书云:“劫孤二煞怕同辰,丑合见寅辰见巳,戌人逢亥未逢申。”

    自古以来,所谓“煞孤星”,总是会对周围人造成不经意的伤害。

    司白陆并不知道申鹤有如此体质。

    他低头看了眼肩膀处的伤口,丝毫不在意用水元素覆盖包裹。

    看到申鹤充满愧疚的表情,司白陆有些惊讶,连忙安慰道:

    “区区一点小伤,姑娘不必放在心上。”

    见男人没有责怪自己,申鹤这才松了口气。

    但是内心的愧疚却没有消除。

    之后有机会,要好好补偿一下对方才行……

    司白陆看向深渊咏者,开口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火咏者停止咏唱,看着男人,用深沉的嗓音说道:

    “吾之圣名,汝毋需知!臣服深渊,方得苟生!”

    “还圣名?”司白陆冷笑:

    “你们深渊真要这么牛逼,为什么还要四处借力?

    “为什么不直接利用你们的深渊之力颠覆尘世七执政?

    “一边畏畏缩缩,还一边自诩高圣,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听到这番讥讽,火咏者浑身开始颤动,显然被司白陆的话给气到了!

    “深渊之力,比汝想象的要强大得多!

    “只要时机合适,王子殿下必将圣临尘世,绝灭七国,复兴坎瑞亚!”

    说完这话,火咏者也不再和司白陆废话。

    双手在胸前汇集狂热的焰能,隐有向四周爆放之势!

    司白陆连忙挡在申鹤面前,直接利用圣遗物张开一道雷属性护盾!

    如今他的实力达到转逆五阶,这道护盾完全可以抵挡合璧一阶的攻击了!

    然而让司白陆没想到的是。

    当对方的能量爆发,触碰到护盾时。

    有火红色的火星居然无视他的护盾,直接穿透进护盾中,落在了他的衣襟和皮肤上!

    灼烈的疼痛瞬间让司白陆嗷呜出声。

    身后的申鹤见状,连忙按住司白陆的肩膀,将一道白色符纸贴在司白陆受伤之处!

    凉丝丝的感觉瞬间涌进司白陆的身体,灼热的疼痛感也在瞬间减轻。

    司白陆没想到火咏者的这道攻击居然可以无视护盾对他造成伤害!

    这也太变态了吧!

    他立刻和申鹤朝着后方后退,和深渊咏者拉开距离!

    司白陆前世看攻略时,就听一位叫“鉴赏家”的up主说过:

    钟离的护盾过于强大,未来必然会有无视护盾对人物造成伤害的原魔出现!

    没想到今个儿真的碰见了!

    看来想用常规的能力解决对方非常艰难了。

    好在司白陆想起了钟离赠送给自己的礼物。

    于是立刻堆起笑容,再度和深渊咏者说起话来:

    “你这攻击不太行啊。你不是自诩圣人吗?

    “圣人不该下无敌么?有没有信心在三招之内把我打趴下?

    “没有就不要再跟我吹牛逼了好不好?

    “你不怕丢人没关系,可别给你们的王子殿下丢人!

    “你们坎瑞亚覆灭,归根结底就是你们太狂妄自大了!”

    “放肆!”本就愤怒的深渊咏者更是怒火中烧!

    它怒喝一声,周身能量开始愈发狂躁:

    “三招之内!定让你死无葬身之!”

    “那要是三招内没把我杀死呢?”司白陆笑眯眯反问。

    深渊咏者一时语塞,随后愤懑道:

    “没杀死你,我便饶你一命!”

    司白陆呵呵一笑,摇头道:

    “那不行,不公平!

    “杀死我是我命没了,没杀死我,那就得是你没命才行!

    “如果没能杀死我,就自裁吧!

    “不然对你们王子殿下来说实在是一种侮辱!”

    火咏者再度沉默,司白陆趁机刺激:

    “怎么?堂堂深渊咏者,该不会怕死吧?”

    深渊咏者冷哼一声:

    “还是不公平!鬼知道你身上有多少防御招式?

    “如果你能不施展防御技能,且不闪不避挡我三招不死,我便就自裁!”

    这回,轮到司白陆沉默了。

    不过很快,他便露出自信笑容,点头应允:

    “可以!”

    听到这话,火咏者顿时露出残忍的笑容:

    “一言为定!”

    无形的契约,就此成立!

    见司白陆居然真的要硬抗对方三次攻击,申鹤连忙拉住他的胳膊道:

    “它现在的实力已经达到转逆六阶!

    “别说硬扛三下,就是一下你都可能会死!”

    看着女人彩虹般的瞳仁中流露出的担忧。

    司白陆笑着拍了拍她娇柔的小手,趁机摸了两下道:

    “放心,我不是傻子,不会白白送死的。”

    说完这话,司白陆便昂首挺胸朝着火咏者走去。

    在对方五米距离时停了下来。

    并从徽章中取出祭火礼冠戴在了头上。

    祭火礼冠可不是防御技能,所以他没有违背约定。

    为了防止身上的衣服被烧毁,他直接把全身衣物丢进了徽章中,只留了一个裤衩。

    司白陆回头看了申鹤一眼。

    发现对方居然只是紧张看着自己。

    并没有因为自己的举动而有任何困惑或者羞涩。

    也不知道对方是经常看到光溜溜的男人。

    还是并不理解脱掉衣服所隐含的意义……

    倒是火咏者嘴角抽动,感觉有被冒犯到。

    它二话不说,直接举起手中球形法器,口中低声吟唱:

    “未来的一角!!”

    话音刚落,司白陆身旁便凭空生出一块旋转的火焰巨石。

    随着巨石的每次转动,司白陆的脚底都会喷涌出一道浓烈的焰流!

    司白陆只觉脚底有高温袭来,下一刻整个人便被火焰完全吞没!

    这种感觉,就像是全身突然被滚烫的开水浇了一遍!

    皮肤瞬间被烫得通红,甚至变得焦黑!

    好在下一秒,司白陆头顶的祭火礼冠便释放出火红的光芒。

    在司白陆的皮肤表面生成一道红皮,隔绝了百分之四十的火焰伤害!

    与此同时,司白陆也在体内疯狂运转水元素,修复着身体内部和外部的损伤。

    不施展防御技能,不代表不能进行治疗。

    当第一道焰流过去,司白陆的身形浮现出来。

    除了肌肤表面红了一些外,并没有受到其他明显的损伤!

    看到这一幕,申鹤紧握的长枪微微松了几分。

    反而是火咏者露出诧异之色!

    以人类之躯硬抗深渊之火……

    纵使有祭火礼冠减伤,火咏者也觉得对方理应遭受重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