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穿越小说 > 天姥吟传奇 > 第222章 救人
    辽国皇宫里,萧太后下旨把近段时间的新食材汇编成书,作为大辽食谱,圣旨下发前,萧太后对韩德让说道:“我大辽文化不如大宋之博大精深,然饮食为养民之道,不在多而在于精,所择之菜做法必使得谱之人一看即会,不同厨师做出同一种味道,方可传承百年,久而久之,自可让人深印脑海。”′

    切!这是食材制作标准化,萧太后居然无师自通。韩德让得令把新发明的面包、奶酪、肉干肉松、火锅、泡菜等各精选出十种,部分调料注明辽产某某香料外,其它方法用料火候等一一写得明明白白,照本宣科即可制得美食。

    三天,初稿即成。韩德让对萧太后说:“此书是否可署宋乐正云秀之名发行,这样一来,她想不留在我大辽也不可能了。”

    “此计妙极,我大辽用人,不拘一格,务实而不务虚,那个厨子耶律鲍丁功劳不小,着官升一级,以嘉奖其功。”萧太后说毕,即刻拟旨试印三百本,交大臣与各国使臣集思广益。

    辽国这里,一切以务实为主,设想着赚钱的办法。大宋朝廷中,泰山封禅的活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从汴京到泰山约八百多里,计划参加的人员除了朝臣、观礼的各国使臣外,还有无数的僧道、耆寿、外臣乃至大量知名的人士,名单上总人数达到万人。这么多有名有姓的人上山,沿途修路建房是免不了的事。

    泰山封禅花费太大,国库是否有能力承受?皇帝虽热衷此事,可必竟没有因此头脑发昏,于是,召集丁谓商量。

    丁谓手拿算盘细细地拨打了一番说:“封禅不仅仅是扬我大宋国威,也是造福百姓的大好事,臣细算了一下,此行不需化费百姓一分钱。”

    不花钱办成封禅大事?皇帝与皇后来了兴趣。丁谓继续讲下去道:“封禅途中,所费最大者为行宫与群人住宿之地,臣请封禅之后,把这些建筑改成民居或酒楼,与汴京月城仙居一般,售于商户,所得之费超过于所耗尔。”

    皇帝与刘皇后一想,这主意好,封禅之后,不可能再去行宫居住,拆掉违禁物品后改成民居对购房者而言是种特大的荣誉,应当大有市场。这方案一公布,朝臣中反对封禅的声音立即销声匿迹。

    封禅活动不可无美食,王钦若的食谱已全部完成,共收东西南北各类名菜制法三千多种,交付御厨择其味美者在宫门外制作,请人品尝,并作歌宣传。

    《中国味道》

    探斑斓色彩

    映入心放花开

    香飘缭绕远扬四海

    琳琅满目食材

    满是不同期待

    味缠唇齿乐人开怀

    意美人常在

    礼尚多有往来

    形如意赞如此多彩

    多一分悦目

    或有几分感慨

    养得身心惹人青睐

    摇摆摇摆摇摆摇摆

    难掩热血涌动着情怀

    摇摆摇摆摇摆摇摆

    东西南北中相承一脉

    宋朝皇帝好大喜功,辽国当然得投其所好了,立即把新编写的大辽食谱送了一份给宋朝,同时送上很多面包奶酪等美食。

    我大宋美食三千多种,大辽不到百种,何等寒酸也。王钦若这么一想,把两国美食放在一起进行展览。好奇的人如涌而至,大辽美食品种虽少,但都是易带易保存不坏的,喜欢他的客人并不少。由宋朝廷给他作了一次免费的宣传,正中韩德让与萧太后的下怀。辽国的肉干、肉松与面包等正式进入了宋朝市场并有了一定的知名度。

    乐正云秀根据记意,结合辽国地图,自制了等高线图,根据图中所示,向记忆中的额吉淖尔盐湖进发。

    500人的队伍太大,乐正云秀把它分成前中后三队,前队五十人探路,中队一百五十人接应,后队三百人,作为后勤保障。因为带有萧太后的圣旨,地方官员全力配合,前十余日又是在草原上,行进顺利。行到沙德格嘎查,这是邻近沙漠的最后一个村庄。

    黄沙与草原在这里交汇在一起,村边有一条极小的河流,水已半涸,中间一排房子是青砖结构的,两层楼,在草原上很罕见,周围一圈是破旧的木房及帐篷。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这与自个驴行走过的新疆线的可可托海有些类似,因为一首歌,立即名声大振,但名气虽大,地方却破,连个象样的宾馆都没有。想到这里,乐正云秀轻哼起《可可托海的牧羊人》。

    那夜的雨也没能留住你

    山谷的风它陪着我哭泣

    你的驼铃声

    仿佛还在我耳边响起

    告诉我你曾来过这里

    我酿的酒喝不醉我自己

    你唱的歌却让我一醉不起

    我愿意陪你

    翻过雪山穿越戈壁

    可你不辞而别

    还断绝了所有的消息

    心上人我在可可托海等你

    他们说你嫁到了伊犁

    是不是因为那里

    有美丽的那拉提

    还是那里的杏花

    才能酿出你要的甜蜜

    毡房外又有驼铃声声响起

    我知道那一定不是你

    再没人能唱出

    像你那样动人的歌曲

    再没有一个美丽的姑娘

    让我难忘记

    正哼到这里,却听到一个男人手拉着一把不知名的乐器,以极悲伤的声音唱着一首歌,听到了就令人掉泪,这曲子居然与《可可托海的牧羊人》有些类似。什么情况?乐正云秀吩咐手下把他传来问话,村长忙拦住说:“不要去理会,只是个疯子。”

    看男子衣衫虽破,但相貌清秀,面色虽悲却透着种聪慧气,绝非疯子的傻气,乐正云秀不顾村长的阻止,把他传到面前。

    男子盯着乐正云秀看了看,突然跪下大叫:“财神奶奶,请你救一救我的蒙根其其格。”

    细问之下,男子名叫叙律石,蒙根其其格是他的情人,两人从小在一起,并定了亲,前些天,老村长去世,临终前指定要用蒙根其其格殉葬。再停尸三天后,蒙根其其格就会被活埋,男子与蒙根其其格都是老村长家的奴隶,主人用奴隶殉葬是辽人的习俗,他根本无力反抗,只能以泪洗面,以歌抒情。

    契丹人还有这种野蛮的习俗?真的是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乐正云秀大惊失色,忙吩咐手下取出一百两银子,交给村长,以官府的名议,强制着要向村长赎出两人的卖身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