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话没说完,就被邱莹莹打断了。

    邱莹莹以为是安迪想在家里煮,原本就对这个大公司的精英高管,安迪家里是什么样子很好奇,就先抢着答应了:“好啊,好啊。上次去书书那里参观过了,这次刚好去安迪姐那里参观一下。”

    樊胜美也挺感兴趣的,也回答道:“嗯,刚好可以试试安迪你的手艺。”

    安迪面色有些尴尬道:“不好意思,我是说我们一起去外面吃。”为了不被误解,不是不愿意他们做客补了一句:“我不会做饭。”

    宏乔书立马接话道:“作为现场唯一的男士,给我一个绅士表现机会,还是我请你们去外面吃饭,这样吃完,我们回来可以去安迪那里坐坐,顺便等关小姐回来。”

    “还是我来请吧,认识你们几个朋友挺好的。”安迪坚持道。

    “等下再说,我们开车去吃饭吧。”宏乔书看邱莹莹饿极了,也没多反驳,到时候直接中途把账单结了就行。

    几人坐电梯去地下车库开车,在电梯里安迪主动问道:“我从小在国外,对国内不熟,你们想吃什么?牛排?或者你们有什么推荐?”

    邱莹莹亲密的一手搂着樊胜美,一手搂着宏乔书,看来邱莹莹对上次的电梯事件还心有余悸,樊胜美倒是很坦诚又说道:“说实话,我工资不高,需求不少,吃一顿几百块的假神户牛排就要喝好几天的西北风,本来想修身养性一个月的,你们可要带我去那种纸醉金迷的地方。”

    “我也是刚来海市没多久。”宏乔书提议道:“樊美女,你在海市多年,应该知道哪家中餐好吃,刚好安迪从小在国外生活多年,得让她好好品尝一下咱们国家的美食。”

    安迪十分认可这个提议:“这个提议不错,以前在国外我经常去唐人街吃炒面咕咾肉怀念一下,真正的夏国美食可不是唐人街的那种本土化的菜,这都回到大本营了,怎么能只惦记牛排。”

    樊胜美倒是很兴奋,此时心里冒出一串儿远方的饭店:“我知道一家环境不错的中餐馆,我带你们去见识见识,八大菜系应有尽有,我们可以aa。对了,安迪可不可以开你的跑车?我想……”

    安迪当然不会拒绝樊胜美的小小要求。

    等安迪和宏乔书两人先出电梯,去开车过来,看着保时捷911停在她面前,樊胜美轻声尖叫:“啊,纸醉金迷,老娘打跑的来了!”

    夜风徐徐,樊胜美当然珍惜这得来不易的机会,请求安迪把车棚打开。安迪倒是挺乐意满足樊胜美,开了会儿就忍不住问道:“今晚拿大灯晃我车的特多,这是怎么回事?”

    “双美同乘,男人肾上腺分泌激增了呗。”

    “你看你旁边那辆车已经跟了我三个红灯了,他们想干嘛?”

    樊胜美不禁一愣,这算什么问题:“很简单啊,他们当然想证明虽然车没有你好,可他们技术比你强,压咱们一路,寻求可乘之机,看能不能勾搭得上。”

    “哈哈,樊姐,你不愧为资深hr,他们的小心思都逃不过你的法眼。”

    “当然了,男人呐,不怕没有脑子,就怕脑子进水。喏,你旁边那个灰色车里面有四只进水脑袋,恨不得都伸到我们车里。”

    “哈哈哈哈,脑袋进水,我觉得夏语的形容词真的很有趣,我觉得你也是很有趣的人,我有点开始佩服你了。等下我有个问题,想要请教你一下。”

    “好啊,随时”

    樊胜美听来听去,觉得这个智商绝顶的安迪不是在笑话她,可她总觉得有点儿心虚,不免谦虚了一下:“要不是看见这群发春的猫儿,我还真忘了世上还有荷尔蒙什么这种东西。”

    “猫?哪儿有猫啊?”

    “大灯晃我们的都是猫!兴奋的猫!嗷~~”

    “看来,我真是找对师傅了~”安迪听樊胜美说话,就忍不住地笑个不停,她想不到有人还能把中文搅和得如此通俗好玩。

    而樊胜美则是绞尽脑汁地想出了,一个门口服务员帮忙停车的吃饭地儿,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她像女王一样地登陆餐厅了。

    这地儿高贵,一点儿不比吃神户牛排差,可是,这个钱樊胜美愿意花。

    她们的车快一点先下车了,而宏乔书跟在后面。

    果然,哇,这种感觉太好了。

    不是跟着男人来,而是现在两个独立的女人进来,至于宏乔书和邱莹莹现在还未下车不能算,

    而樊胜美收获到了无数截然不同的注目,于是显得越发的矜持。可是她没有想到,其实男人们的眼光有些是在关注安迪。

    随后下车的邱莹莹也有点拘谨,立马搂着宏乔书,宏乔书把钥匙给了服务员,紧随安迪她们其后,邱莹莹第一次来这种高端场所,对这里的装饰很感兴趣。

    樊胜美一进门遇见一位以前认识的老总,随即让他们先进去,停留脚步与他闲聊。

    安迪对于这种场合她见得多了,不过她意外发现樊胜美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hr做事很玲珑。

    来到餐厅里,三人落座,准备将点菜全权委托给樊胜美,各自拿出手机上网。

    安迪主要是在她混了好几年的网站上看一下,下班时候发出的站内短信的回复。

    樊胜美想起之前说好的aa,她好生费尽思量当然不会点安迪说的什么炒面咕咾肉,她要找既对得起她的荷包,又对得起今夜的菜。

    樊胜美熟络地与那位张总聊了几句,最后在张总的下次邀请她吃饭的言语下,礼貌告辞,男子便微笑回到自己座位上。

    樊胜美一找到他们,就笑道:“蹭你跑车的光,以前那老兄看不上我,现在一个劲儿旁敲侧击问我是不是跳槽了,哈哈哈……”

    安迪笑她的坦诚:“其实我的跑车也是借的,所以我也是借光了。其实大多数人缺乏独立分析能力,总是需要增加这些外在的附加符号,才能让他们作出所谓的判断。”

    “可不吗~”

    趁着宏乔书陪邱莹莹去找厕所,顺便洗下手,樊胜美本能地避开讨论抽象的人性问题,而直奔八卦问安迪:“对了,你刚刚在车上,说想请教我一些问题,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