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秦氏仙朝 > 第九十四章:夺嫡
    在凡俗世界之中,讲究长幼有序的礼数,但秦氏毕竟是修仙家族,因此能修炼的子弟自然会身份高出一等。

    但是对于秦冲来说,让秦礼给自己下跪行礼,秦冲还是有些不适应,因此这才起身拦住了。

    “秦礼,你大哥呢?”

    “大哥被陛下召进宫议事了,估计要到晚些时候才能回来,要不孩儿先安排父亲和三弟去休息一下,再让人备些酒菜。”

    闻此秦浩并未直接回复,反而扭头问秦冲说道:“冲儿,你的意思呢?”

    “休息就不必了,二哥让人准备些酒菜,等大哥回来我们吃个家宴便是,毕竟我这是第一次和两位兄长见面,又没有外人在,还是随便一些好了。”

    “既然如此,秦礼你去吩咐一声,之后返回这里我们父子三人叙叙便是。”

    “孩儿遵命。”

    听到秦浩这么一说,秦礼先是震惊,父亲居然会询问秦冲的意见,接着便是脸现喜色,父亲这一次竟然这般随和了许多,着实让他高兴不已。

    说起来秦礼这几十年来也没见过秦浩几次,但每次见面父亲都是高高在上,威严庄重,想不到这次却如此不同。

    片刻之后,秦礼便返回大厅。

    随即秦浩便让他在一侧的木椅上落座,继而询问了一些问题,期间秦冲也时不时的出声询问几句关于京都的情况。

    经过一番交谈,秦冲也对京都的局势有了一个基本的认识。

    前世秦冲虽然没有怎么研究过历史,但也看不过不少历史类的影视剧,对于古代的宫廷斗争,也是有一些了解的。

    争权夺利,权术阴谋,尔虞我诈,看来无论是在哪里,有人的地方便会有争斗,有利益的地方便会有人去争夺。

    凡俗世界如此,修仙世界亦是如此,或许这就是人的本性。

    根据秦礼的讲述,宋家王朝的身后也是有修仙家族撑腰的,而且宋家自身也是一个实力不弱的修仙家族,但宋家的修仙实力并不是一开始就有的。

    而是宋家获得统治地位之后,慢慢发展起来。

    一般情况下修仙者是不能插手朝政的,但由于宋国境内四州七大宗门相互之间的制衡,因此才催生了皇族成为了一个修仙家族。

    即便如此,宋家的修士和秦氏一样,其家族驻地并不在京都之内,而是另有家族驻地。

    因此皇宫之内偶尔出现一两个修士,也属于正常之事。

    但宋家的修士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插手朝政,若是太过肆意妄为,七大宗门也不和坐视不管的,到头来家族覆灭,皇权更迭也是有可能的。

    也正因为如此,宋家才能统治宋国上千年之久,只要不是遇到极大的危机,宋家的修士也不会轻易出手去插手这些权利斗争之事。

    而眼下皇帝年迈,朝中的三名皇子正在争夺太子之位,因此宋都大梁看似风平浪静,其实暗地里已经开始风起云涌了。

    秦礼虽然没有明说此次让秦浩到京都来所谓何事,但秦冲料想应该与此事有关了。

    一旦出现皇子夺嫡的状况,一众朝臣怕是很难能置身事外,这不禁关系到其将来的权利位置,稍有不慎也会因此而覆灭。

    如今大哥秦德官至三品,领户部尚书之职位,而秦礼也做到了兵部侍郎,乃是四品大员,这般有分量的官职,那些参与夺嫡的皇子怎会放过?

    此时秦冲也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被卷进这等事情当中。

    不过照秦冲的估计,即便这里的局势再怎么危险,也不会让筑基期修士随便出手的,到此估计也就是起到一些震慑的作用。

    直至午夜时间,秦德终于回府了。

    当即便匆匆忙忙的来到大厅,从秦浩行跪拜大礼,秦德倒是和秦礼年纪相仿,看起来也差不了几岁,不过秦冲看他的眼神之中,颇为坚毅沉稳,想必是要比秦礼更加老练。

    秦德行礼之后,便打算商议正事,确实被秦浩打断了。

    “想必这会饭菜已经备好,秦德你忙碌至今估计也疲惫的很,我们父子还是边吃边聊吧。”

    秦德听秦浩此言,也是觉得有些惊讶,扭头看了一眼秦礼之后,见他微微点头,随即便说道:“那便依父亲的意思吧。”

    相对于秦礼,秦德对秦冲更是热情了几分,四人一起去用膳的路上,倒是主动和秦冲介绍了不少都城的一些美景和风土人情,让秦冲有空可以去好好体验一番。

    秦府后院的一个亭子之内,此时被灯火照的通明,此时一张石桌之上早已备好了美酒佳肴,父子四人落座之后,便开始享用起来。

    直到四人吃喝完毕,下人们将桌子收拾干净,又备上一些水果香茶和甜点,秦德这才挥手让下人仆从远远退去。

    “父亲,这一次请您过来,主要是因为三皇子那边不知从何处招揽了几名修士,好像修为不低的样子,随即便四处逼迫朝臣加入他的阵营,现在已经不少人因此而倒戈,孩儿也收到几次通牒了。”

    秦浩尚未开口,秦冲便问道:“大哥是在哪一位皇子麾下呢?”

    闻此秦德扭头说道:“为兄这尚书之位是大皇子保举的来的,自然要知恩图报,力助大皇子继承大统。”

    “就算这三皇子招揽了几名散修助力,也不敢对你这样位高权重的大臣随意出手吧?”

    “三弟有所不知,那三皇子性格嚣张跋扈,阴毒狠辣,明着他们或许不敢肆意妄为,但是暗地里使些手段,也不是我等凡人能应付的,之前已经又几位大臣不明不白的身死了。”

    听秦德这么一说,秦冲不禁眉头紧皱。

    “他宋家怎么说也算是修仙家族,没人出面管一管吗?”

    “哎,毕竟都是宋家嫡系血脉,只要不危及他们整个家族和朝廷的统治,他们是不会管的,再者陛下对这件事情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为兄先前进宫也是联络了几位大人想力荐陛下,能出面让三皇子收敛一些,可惜收效甚微啊。”

    “那此次大哥请父亲到此,是想借助父亲的筑基期修士震慑一些对方吧。”

    “三弟聪慧,为兄正是此意。”

    “如此一来,两位兄长乃是我秦氏之人的身份就要公开了,父亲你的意思呢?”

    秦浩沉吟了片刻之后说道:“我们秦氏隐忍了这么久,有些东西也就不必要隐藏了,如今你和小飞都已经筑基成功,小飞身后还有苍龙谷的金丹中期师尊,起码在这宋国没人敢轻易动我们秦氏了。”

    听到秦浩这么一说,秦德秦礼都不禁面色一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