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秦氏仙朝 > 第一百四十一章:找上门
    照以前的计划,秦冲自然是打算先炼制地元丹的,毕竟这直接关系到自己今后的修炼,自然是重中之重。

    但是现在情况有变,秦冲只能先炼制长青丹了。

    尽快还了韩冰的这次人情,自己再专心炼制地元丹,就不再有什么牵挂了。

    就在秦冲闭关开始炼丹的第三天,秦明便带了三名秦氏的炼气期子弟来到了冲云阁,如此店铺之内的人手总算是齐备了。

    因为之前冲云阁几乎处在半歇业的状态,所以秦冲他们接受之后,自然是生意惨淡,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就恢复如初了。

    而赵寅当起掌柜之后,由于每天都十分忙碌,急切筑基的想法也慢慢便平淡了。

    看着店铺的生意逐渐走上正轨,每天的收入越来越丰厚,赵寅更是沉浸其中,似乎越来越喜欢当掌柜的感觉了。

    一个多月之后,秦冲终于炼制成功了一炉长青丹,但此时秦冲见剩余的材料还有,便又炼制了一炉,不过这两次的成丹率都不算太高,只有五成。

    不过两炉下来,秦冲还是收到了十枚的长青丹。

    随即便从中挑选了三枚品质较高的长青丹,第二日便送到了韩冰那里。

    “韩师侄,你这长青丹的品质确实有些牵强,不过以你现在的修为能炼制这等品质也算不错了。”看着手中的一枚长青丹,韩冰淡淡的说道。

    “弟子在炼丹之道上还是太稚嫩了一些,不知这丹药师叔可合用?”

    “嗯,勉强凑合吧。”

    “如此便好,弟子总算幸不辱命,待过几年弟子的炼丹造诣长进了,再为师叔炼制一炉便是。”

    “哦,是吗?这可是你说的,我可不会再给你什么好处了。”

    “不过再奢求师叔赏赐了,孝敬师叔是应该的。”

    “罢了,以后再说吧,你退下吧。”

    “弟子告退。”

    在整个宋国修仙界之内,也只有第一大宗们赤炎门有一名元婴出去的存在,因此金丹期修士在这里几乎算是巅峰的存在,毕竟元婴期的存在不是秦冲这等实力能窥探的存在。

    所以能和一名金丹期修士攀上些关系,自然会对自己大大有利,因此秦冲自然是要尽量讨好这位韩师叔的。

    若不是因为这次长青丹的事情,即使对方是秦飞的师尊,自己恐怕也难得一见。

    返回洞府之后,秦冲便继续投入到了炼丹大业之中。

    这一次秦冲直到数月之后,这才从炼丹房内走出。

    此时他身上已经装了五瓶地元丹,足够自己修炼数年之用了。

    炼制此丹之时,有几株灵药的药龄还是不足,因此秦冲不得不直接用法力催熟了一番,本以为此举会惊动沉睡之中的孟婆,没想到直到自己将几株灵药催熟完成,孟婆依旧没有丝毫动静。

    这让秦冲安心了不少,土木空间之中如今种了不少灵药,筑基丹的几味罕见灵药,地元丹的各种材料,审甚至长青丹的一些灵药,里面都有种植。

    以至于现在看那几丈见方的黑土地,似乎都有些不够用了。

    地元丹刚刚炼制成功,秦冲自然要先试试此丹的功效。

    没想到一枚丹药服下之后,庞大的灵力让秦冲有些猝不及防,当即将功法运转到了极致,这才将躁动的灵力逐渐压制了下去。

    地元丹药效之强超出了秦冲的估计,还好没有引发灵力的反噬。

    直到数天之后,秦冲体内地元丹的药力仍有大部分没有被炼化,这让秦冲大喜过望,看来以自己现在的修为,地元丹的药效估计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能炼化干净。

    加上进一步的提纯吸收,一枚丹药足够自己两个月修炼之用了。

    这对秦冲来说自然是一件好事,不过秦冲也甚至丹药虽然辅助修炼功效巨大,但终究不能服用的太过频繁,不然到了后面就更加难以找到合适的丹药了。

    春去秋来,时光匆匆。

    转眼三年的时间过去了,秦冲在地元丹的辅助之下,修为有条不紊的精进着。

    而冲云阁的生意也是蒸蒸日上,这多亏了赵寅三人的支撑,以及六叔秦明的帮助,不过他们这几年下来也从中获得了不少的收益。

    就在一年多之前,秦冲又拿出了一枚筑基丹给了赵寅,让其再次冲击筑基,直到现在尚在闭关之中,至于能否成功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虽说几人都是苍龙谷的筑基期弟子,每过一段时间是需要执行一些宗门的任务的,不过现在几人有店铺的收益做后盾。

    区区一些灵草或者其他材料,大可用灵石去收购一些,继而完成宗门的任务。

    店铺之中的三成收益,秦冲还是拿来送到了秦氏家族,有了更多的修炼资源,这几年秦氏的发展也算顺风顺水,秦氏子弟的数量缓缓增加,而他们的修为也都精进了不少。

    这一日,秦冲正在洞府之内修炼。

    忽然一身巨喝响起,惊的秦冲顿时站了起来。

    “秦冲,你给老夫出来!”

    此时秦冲的洞府之外,站着一名老者,正是叶铭,同时他身边还有另外几人,皆是苍龙谷的金丹期长老,就连曹正雄也站在的一侧,神色凝重。

    见此秦冲急忙走出洞府,同时他也听出这是叶铭的声音。

    心中更是疑惑不解,叶铭怎会出现在这里?而且似乎怒气冲冲的样子。

    尽管有诸多疑惑,秦冲还是不敢怠慢,走出洞府看到这幅阵仗,当即也被吓到了。

    “叶前辈,你怎么来了?”

    “哼,你个臭小子还好意思说?”

    “叶前辈怕是有什么误会吧,这几年晚辈可一直在谷内修炼,并未外出,不知那里得罪叶前辈了,还望明示啊。”

    “还不是你那弟弟秦飞,竟然将菲儿拐出了撑,这都过去一个多月了,仍旧没有丝毫的消息,老夫只能找到你头上了。”

    闻此秦冲眉头不禁挤出一条黑线,这事情怪到自己头上,未免有些太牵强了吧,可谁让人家是金丹期强者呢?

    “叶前辈莫急,秦飞此次历练是和韩盈师姐在一起的,想必他们三人实在一起的,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乱子的。”

    言语间秦冲将目光转向了人群之中的韩冰,这两人一个是她的弟子,一个是她的侄孙女,想必她此时也十分着急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