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秦氏仙朝 > 第一百五十章:来历
    “叶前辈,既然你和韩师叔要商议要事,晚辈也告辞吧。”见叶菲儿三人离去,秦冲也随即问道。

    “呵呵,不用了,我们商议的事情你听听倒也无妨。”

    闻此秦冲便不再说些什么了,不过他心里似乎想到了一些什么,虽说这两人都是金丹中期的修士,但孤男寡女同处一室,还是有些不妥。

    看来叶铭将自己留在这里,颇有几分避嫌的意思。

    此时叶铭看了一眼韩冰说道:“韩道友,你觉得怎么样?”

    这句话让秦冲听的有些摸不着头脑,但韩冰却是很快做出了回应。

    “那人极有可能是一位妖族大能,修为怕是在元婴中期以上了,不然神通不会如此了得,看来正是令孙口中所说的紫灵前辈了。”

    闻此叶铭的神色也凝重了起来。

    “看来韩道友和老夫的看法差不多,虽说多年以来妖族和我们相安无事,但这般高阶的妖修出现在寒冰谷之中,只怕事情有些不寻常啊。”

    两人讨论的正是那妖族的大能之士,见此秦冲不禁开始认真听两人的议论了。

    “话虽如此,但这等境界的妖修岂是你我能窥探的存在?我们虽然未曾察觉,但想必我族的一些前辈也早该察觉到了。”

    “也许吧,长白山脉本就是两族的分界之处,处在那个境界的前辈即使偶尔跨界,只要不引起太大的骚动,一般也不会有人察觉的。”

    “叶道友这般说起那妖修,怕是担心菲儿姑娘手中的紫月狐吧?”

    “哎,此事却是让叶某有些担心,这般的存在竟然做出这等事情,实在让人想不通啊。”

    “确实事有蹊跷,但或许没叶道友想的那般严重,那妖修善于幻术神通,且名叫紫灵,其真身八成是紫月狐一族了,如此将族中小辈送与人族低阶修士,确实有些说不过去。”

    “老夫也正是为此担心呐,你说会不会......”

    叶铭忽然想到一种可能,话说道一半忽然就戛然而止了。

    沉吟了片刻之后叶铭才继续说道:“难道妖族内部又起了什么大的波澜不成?”

    “确有这种可能,妖族之内族群本就极多,族群之间的争斗比我们人族只多不少,但若是能让那样的大能妖修都感到不安的话,事情就绝不寻常了。”

    “但愿不要波及到我们人族才好,不然以后怕是没有安生日子过了。”

    “有些事情你我也无能为力,只能静观其变了。”

    两人就妖族之事足足讨论了大半个时辰,而秦冲在一旁也是听得惊心动魄。

    以秦冲筑基初期的修为境界,对于妖族的了解极少,此次听二人的谈话,但是让秦冲知道了许多以前不知道的东西。

    在秦冲现有的认知里,以为这片区域便是整个大陆的核心位置了,今日才知道这里只不过是苍云大陆的一隅而已。

    单单是长白山脉以北范围便比这里要大上许多倍,不过聚集在那里的都是妖族,加上气候极寒也不适宜人族的生存,即使高阶修士也不愿意轻易涉足。

    既然北边仍有这么大的世界,那么西边的荒漠之西呢?以及南疆之南呢?

    或许那里仍旧有其他世界的存在,只是以自己现在的能力尚不能窥探而已。

    此时秦冲也不禁想到了前世的世界,和这里相比那里显得更加的微不足道,同时秦冲也不禁想到,这个大世界究竟是不是仍在某个大出地球千倍万倍的星球呢?

    或许对于不少修士而言,修炼的目的是为了长生。

    但对于秦冲这个穿越者而言,对于长生不死却是不太相信的。

    就比这里的修士和凡人相比,修士能活到数百岁甚至上千岁,在凡人眼中就等同于长生不死了。

    可根据秦冲的认知,即使一颗星球,寿命也终究是有限的,这就要看所对应的参照物了。

    在秦冲看来,修炼的最大动力莫过于不断的强大自己,迟早要登上巅峰之境,如此才能保证自己和族人不会受到威胁。

    再者踏上巅峰之后,才有实力去好好窥探一番这个世界,如此才不枉此生。

    至于随着境界提升而带来的寿元增加,不过是修炼路上的附赠品罢了。

    两人商议了许久,虽然猜测出了一些眉目,但都不敢确定,因此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此时叶铭再次将叶菲儿唤出。

    “菲儿,韩道友的房间准备好了吧?你带韩前辈去歇息吧。”

    “早就准备好了。”

    随即叶菲儿扭头对韩冰说道:“韩前辈,请随我来吧。”

    两人离去之后,大厅内只剩下了叶铭和秦冲二人。

    只是叶铭久久不说话,似乎成就沉浸在之前的思索之中。

    见此秦冲便开口说道:“叶老,这玄冰盾还给你吧。”

    听到秦冲说话,叶铭这才回过神来,随即伸手一挥,将玄冰盾收了回去。

    “叶老,你将我留下莫不是还有其他事情不成?”

    “呵呵,你我也算许久未见了,怎么?陪老夫说说话就不耐烦了?”

    “不敢,小子我求之不得呢。”

    “哎,之前老夫却是有些鲁莽了,你可别责怪老夫啊。”

    “怎么会,晚辈理解叶老的心情,事关菲儿的安危,前辈着急上火也在情理之中。”

    “有些事情老夫也没必要瞒着你了,老夫本是东海碧元宫的修士,但是因为当年宫内发生内乱,老夫的族人家小尽数陨落,唯独老夫抱着菲儿逃了出来,为了避难这才来到了这三元城。”

    叶铭忽然说起了自己的来历往事,这让秦冲心中一紧。

    “原来前辈有这般遭遇,难怪会为了菲儿的事情如此着急了。”

    “老夫这些年在这里也算结识了不少修士,但唯独和你小子还能说上一些心里话,或许是你我有缘吧。”

    有缘?秦冲才不会信这样的鬼话。

    这些前辈偶尔会愿意和一名晚辈结交,大多是时候还是因为这些晚辈并不能对他们的安全构成威胁,如此才会放心一些。

    再者叶铭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又怎么轻易相信别人?

    尽管如此,秦冲和这叶铭相交也不是什么坏事,反而从中获益不少。

    “如此确实是晚辈的荣幸了。”

    “你也不用拍老夫的马屁了,但愿老夫没有看错人。”

    虽然叶铭向秦冲透了一些底,但这并不意味着叶铭就完全信任秦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