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秦氏仙朝 > 第二百五十五章:元婴对决
    听到这个声音,秦冲却是心中一震,这正是那冯娟的声音。

    在这片海域之内,魔修虽然稀少,但却不像在大陆之上那样被人排斥,可魔神宫这个名号却似乎是一种禁忌,别说是修士个人,就是各大势力也提之色变。

    这冯娟竟然冒险来到了这里,还和那云海商盟的海少爷争起了这枚结金丹,实在是让人意外,这万一暴露了身份,肯定会引起一场风波。

    秦冲的思绪一转,甚至都忘记了出价之事。

    虽说秦冲身上的灵石只有二十余万,但若是再出手一些珍稀灵药,拿下这枚结金丹也不是不可能,可此时秦冲却犹豫了。

    一来这样做也未必能争得过这两人,再者这里不是在苍龙谷的势力范围,自己若是出手太多的珍稀灵药,恐怕会遭人惦记。

    要知道四五百年份的灵草,即使金丹期修士也会趋之若鹜的,秦冲可不想被这些家伙惦记上。

    而且那云海商盟的海少爷绝不是善类,若是从他手上抢走结金丹,后果难料。

    看他那势在必得的架势,面对金丹期修士的竞争也丝毫不输气势,足见一斑了。

    就在秦冲沉思的片刻,结金丹的价格再次飙升,超过了五十万灵石。

    “五十一万!”

    那海少爷的声音已经相似在怒吼一般了。

    “五十二万!”

    冯娟的声音却是依旧云淡风轻,不屑一顾一般。

    “五十三万,阁下这是诚心要和我云海商盟作对了,敢不敢报上名号?”

    海少爷有些气急败坏了,竟然冲着冯娟所在的阁间说出的威胁言语。

    “哼!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辈。”

    那冯娟不但出声讥讽,更是发出了一股强大的甚是威压,直逼那海少爷猛扑过去,要知道海少爷所在阁间的禁制并未开启。

    因此这股强大的神识威压直接压在了海少爷的身上,令他脸色顿时大变,猝不及防之下急忙开始抵抗,但还是稍稍晚了一步。

    身体被逼的直接后腿了好几步,猛吐了一口鲜血。

    拍卖场上骤然出现这样的变故,让所有人都始料未及,一个个震惊不已。

    冯娟也是见好就收,见此便收回了神识威压淡淡的说道:“如此挑衅高阶修士,换在了其他场面,本座可以直接取你性命。”

    “五十四万!”

    做完这一切,冯娟仍旧不紧不慢的再次出价,这一番操作连那支持拍卖的燕红叶都有些愣神了。

    而此时一道洪亮的声音响起:“这位道友,你如此破坏拍卖场的秩序是在挑衅我飞云城吗?”

    说话的正是飞云城的城主云飞扬。

    刚才的事情也是出乎了云飞扬的意料之外,因此并未来得及阻止,这让他的面子有些过不去,此时不得不出声维护一下飞云城的尊严。

    “云城主言重了,刚才的事情诸位道友有目共睹,是他挑衅在先,晚辈这才忍不住出手小惩大诫,孰是孰非还请云城主明断。”

    即使面对这元婴中期的云飞扬,冯娟的言语之中也没有丝毫畏惧之感。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经有些不寻常了。

    而此时秦冲也不禁眉头紧皱起来。

    这冯娟似乎来者不善,那不成她一个金丹初期的存在,真的要在这里生事?

    之前她出手教训那海少爷就算是有情可原,可如此面对元婴中期的城主丝毫步退让半分,就有些不合情理了。

    城主已经发话,按理说只要她态度稍稍谦让几分,做出一些妥协的姿态,此事也就如此不了了之了,可冯娟却如此说话,明摆着不给城主面子。

    此次的拍卖会毕竟是城主府协同两大商盟一起举办的,那海少爷即使再嚣张跋扈,作为城主他肯定还是要维护几分的。

    “哼,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小辈。”

    闻此云飞扬顿时发出一声冷哼,一时间强大的神识铺天盖地而出,直接涌向了冯娟所在的阁间之内,其上虽然有禁制的存在,但面对元婴期的存在,这禁制也不过是个摆设而已。

    这是要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啊。

    那冯娟的下场即使众人看不到,也可以想象,起码是和那海少爷差不多的下场。

    然而就在此时,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

    那阁间之内瞬间也爆发出一股极强的神识威压,正面迎上了云飞扬的甚是威压。

    两股强大的神识威压在空中相撞,顿时发出了一阵阵炸响,更是让场上的众多低阶修士叫苦不已,尤其是大殿之内的炼气期修士。

    虽然他们感受的甚是威压之是两股神识外溢的波及,但这也足以让他们难以承受,顿时就有一大片炼气期修士瘫坐在地,发出了哀嚎。

    而像秦冲这样身在阁间之内的修士,情况稍稍好了一些,不过他们距离两股神识交锋之处更近,即使有禁制阻挡了少许,仍旧能感受到庞大的压力。

    如此突变,那云飞扬即使想收回神识,也已经来不及了,再者对方若是不同样收回神识,那么自己这边就更加难堪了。

    就在此时,冯娟所在阁间的禁制也被撤下,两名身着宽大黑袍且用黑巾蒙面之人露出了身形。

    “多年未见,云城主的修为精进不少,真是可喜可贺啊。”

    这是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因为其特殊的装扮,众人看不清其真是面貌。

    听到这个声音,云飞扬也是心中大惊。

    可此时的形势容不得他去和对方寒暄,或者是言语交锋,若是两人的神识再这般对抗下去,场下的一众炼气期修士可就要遭殃了。

    “原来是白道友,真是多年不见了,我们还是先撤回神识为好,如此伤了这么多小辈,本座不好交代啊,还望白道友高抬贵手。”

    到了此时这云飞扬也不得不放低姿态,说出了妥协之言。

    “也对,我们两个稍后再叙旧不迟,眼下还是让拍卖会继续下去为好,云城主以为如何?”

    “正当如此!”

    随即两人这才同时撤回了神识,场上的一众修士这才如释重负,但一个个都仍是脸色惨白,狼狈不堪。

    在这样的存在面前,一众低阶修士于蝼蚁无异,这是秦冲此时心中最强烈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