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秦氏仙朝 > 第二百七十章:鲁莽
    虽然玉简之内没有太多关于那洞府遗迹的信息,但在自己尚未决定参加行动之前,风青寒便将这一信息告知自己,可见他对自己是颇有几分信任的。

    不然这样的事情,在前期肯定是要做好保密工作的,免得走露了风声引来其它修士的觊觎。

    说起这样的洞府遗迹,茫茫海域之上肯定是要比大陆之上多一些的,毕竟在这里大大小小的岛屿星罗棋布,即使最详细的海图之上,也不可能将所有的岛屿记录其中。

    特别是那些远离修士聚集的地方,加上岛屿面积较小就更加不会进入海图之中了。

    就像自己当初到的苍石岛,虽然上面也有一些凡人居住,但仍旧没有记载。

    三日之后,一艘青色飞舟从通天岛边缘激射而出。

    飞舟之上除了风青寒和秦冲之后,还有另外两名筑基后期修士。

    一名灰袍老者,身材干瘦,面色枯黄,脸上总是戴着些许笑意,但这个笑容让人看了颇不自在,因为他的笑容之中似乎带有一些哭意。

    老者名叫岳峰,似乎不善言谈。

    另一名黑衣中年名叫宫大奇,身材高大魁梧满脸的横肉,开口声音洪亮,反倒是十分健谈。

    一路飞遁之际,风青寒一直在操控飞舟,而那宫大奇则是一直在和秦冲闲聊,只是多数时候都是他在说话,秦冲只是时不时的回应几句而已。

    在这茫茫海域上飞遁,路上的危险还是比较多的。

    若是碰到实力一般的妖兽,以四人之力也能轻松应付,但是一旦察觉到六阶以上妖兽的气息,就不得不绕道而行,远远的避开。

    如此艰难的飞遁了数月之后,一行人总算到了目的地。

    这座小岛只有百余里方圆,岛屿的四周地势平坦,只有中心区域有一处耸立的山脉,约有数十座山峰连成一片。

    而其中只有两三座山峰较为显眼,高出其它山峰一大截。

    “风道友,我们总算是到了,看来那洞府就在那几座较高的山峰之上了,我们这就过去吧。”宫大奇急不可耐的说道。

    “宫道友,稍安勿躁,我们还是在此恢复一下法力,另外也可以趁机观察一下岛上的情况。”

    风青寒仍旧比较谨慎,因此便拒绝了宫大奇的建议。

    “不用这么谨慎吧?这里一切都风平浪静,没有什么异样。”

    说话之际,还望了一眼秦冲和岳峰,显然是也想看看两人的意思。

    见此秦冲并未说话,反倒是平时极少开口的岳峰说道:“宫道友,我们都已经到了这里,何必急于一时呢?明日再过去不迟,你还怕那遗迹跑了不成?”

    “好好好,恢复恢复。”

    宫大奇虽然有些不耐烦,但此时连岳峰都是这个意见,也只能如此了。

    现在这四人之中以秦冲的修为最高,已经达到筑基后期巅峰了,但以秦冲现在的神识,能探查到十五六里之外已经是极限了。

    但是在秦冲神识感知范围之内,并未发现有像样的妖兽存在,如此看来这座岛上存在强大妖兽的机会不大。

    第二日一早,一行人便直接朝最高的几座山峰飞遁而去。

    区区不足百里的距离,对他们四人来说用不了多长时间。

    经过一番探查,最终确定了洞府遗迹的位置。

    可在洞府的外围依旧有强大的防御禁制存在,见此四人也不得不开始想办法破除禁制。

    “风道友可识得此阵?”岳峰随即问道。

    “岳道友说笑了,我们四人之中怕是以你的阵法造诣最为高明,你都不认得此阵?风某岂会认得?”

    “你们婆婆妈妈的干嘛?直接攻击试试便知。”

    “宫道友不可鲁莽!”

    “宫道友住手!”

    岳峰和风青寒急忙出生阻止,但还是晚了一步。

    只见那宫大奇,祭出一件棒状极品灵器,再其法力催动之下化作四五张长短,双手握住一端,猛然朝那禁制上猛砸了过去。

    “轰!”

    一声巨响之后,阵法禁制仍旧完好无缺,反倒是宫大奇直接被弹飞了出去,直到数十丈之外,这才砍砍稳住身形。

    不过看他的样子,似乎并未受伤,这才让几人松了一口气。

    可就在此时,异变突起。

    原本毫无波澜的禁制之上,气息大盛,猛然有无数的箭矢激射而出,正冲着几人而来。

    “小心!”

    数不清的箭矢如雨点一般向几人猛击而来,见此几人便急忙祭出了防御手段,同时也身形急闪向后退去。

    这些箭矢呈银色,乃是有灵气凝结而成,犹如实质一般,每只箭矢都有小臂粗细,七八尺之长,威力相当不俗。

    感受到四灵盘上传来的巨大压力,秦冲心中也是一震,即使自己这四灵盘是一件上品防御灵器,此时仍旧感觉十分吃力,若不是退走的及时,四灵盘怕是要有所损伤了。

    四人之中,此时却是那宫大奇相对轻松一些。

    之前因为被弹飞至数十丈之外,攻击到他的箭矢已经少了许多,而且威力也远不及近处,因此他根本就没有祭出防御灵器,只是挥舞手中的棒子,一阵旋转之后,便将袭来的箭矢尽数击退。

    一波狂风骤雨般的攻击之后,四人退至近百丈之外。

    此时几人仍旧惊魂未定,三人自然都望向了宫大奇,若不是他的鲁莽行动,几人也不至于如此狼狈,所幸并没有人受伤。

    “嘿嘿,抱歉,这次确实是宫某大意了。”

    宫大奇一边伸手挠头,一边不好意思的向三人道歉。

    “宫道友,这次算是一个教训,以后你若是再这般鲁莽,你可就要承担造成的后果了。”风青寒神色凝重冷冷的说道。

    “不会,不会,不会有下次了。”

    随即风青寒却对岳峰说道:“岳道友,看来我们要仔细研究一下这阵法才行,若不能将此阵破解,这一次我们可就无功而返了。”

    “理应如此,刚才宫道友的行为虽然过于鲁莽,但根据之前的那一波攻击,岳某却是看出了一些眉目,倒是对我们接下来研究如何破阵,有些帮助。”

    “嘿嘿嘿。”闻此那宫大奇却是发出了一阵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