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秦氏仙朝 > 第二百八十六章:元神
    自从老者的本命法宝被困之后,他便产生了退意,脸上更是出现了畏惧之色,这一点秦冲早就察觉到了,但即使如此,秦冲一时半会仍旧拿他没有办法。

    因此这才故意卖了一个破绽,让此人认为有了机会遁走。

    一般而言,金丹期以上的修士,都会掌握一两种遁法秘术,只可惜秦冲一直和此人近身纠缠,他根本没有施展遁法的机会。

    即使遁法施展的再过娴熟,总需要一点时间来施展的。

    神木舟刚刚发出,老者正想跃身其上,可原本在他另一侧的秦冲却是身形一闪,竟然转移到了他的身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如意棒裹挟这巨大的破风之色,猛然砸下。

    见此老者也是慌了神,当即招来那圆环法宝挡住了这一击。

    此人有这样的反应速度,秦冲并不觉得奇怪。

    但这一次秦冲用如意棒猛砸对方,也是一个虚招。

    几乎在如意棒砸下去的瞬间,秦冲便同时放开了如意棒,右臂之上的青芒顿时大盛,挥拳便朝对方的胸口位置砸去。

    之前秦冲一直用如意棒和此人周旋,忽然直接改用拳头,老者根本没有预料到。

    被这拳结结实实的砸在了身上。

    老者顿时发出了一声惨叫,身子犹如断线的风筝向后面飞了出去,直到数十丈之外撞在一颗巨树之上,这才坠落在地。

    要知道秦冲变身三丈之躯之后,真正的是比砂锅还大的拳头,而且其上也布满了青色鳞片,坚韧无比。

    再看那老者,胸口位置直接被砸出一个大洞,心脉已碎。

    可此人毕竟是金丹中期的存在,即使受到这般重创,仍旧没有当即毙命,但也已经是奄奄一息,支撑不了多久了。

    此时他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苦笑,意味深长。

    对于这些秦冲此时也没时间去仔细研究,当即收回自己的宝物,同时将对方的神木舟和圆环法宝也都收了起来。

    之后摄取了此人的储物袋,继而一枚火球扔出将其尸骸焚烧干净。

    扫视了一番四周之后,秦冲这才驾起遁光朝远处遁去。

    此时秦冲的法力消耗甚巨,几乎临近枯竭,但此地绝对不宜久留,那老者还有帮手在附近,自己绝不能在此逗留片刻。

    以自己现在的情况,根本支撑不住再战一场了。

    秦冲一边飞遁,一边拿出两枚中品灵石来恢复法力,此时他身上恢复法力的丹药早已消耗一空了,只能依靠中品灵石来恢复法力。

    凝结金丹之后,以前所用恢复法力的丹药甚至是中品灵石,功效都已经大打折扣,两枚中品灵石根本没有支撑多久,便已经成为了灰烬。

    这也让秦冲顿感一阵无奈,可自己毕竟是刚刚才结丹成功不久,许多金丹期的东西根本还没有时间来准备,便遭遇了这一乱串的事情。

    直至遁到数千里之后,秦冲这才找到了一座小岛上开始恢复法力。

    这一次秦冲法力消耗太过严重,加上进阶金丹初期之后,不但丹田之中的法力也补充满,金丹之内更是需要更多的法力来补充,因此这一次恢复秦冲足足用了十余天时间。

    但秦冲并未直接走出隐匿之处,而是再反思这一次的遭遇。

    此次自己算是和云海商盟接下了不可化解的仇怨,一名金丹初期的少爷被自己重创,一名金丹中期加上之前的两名筑基后期修士,都被自己击杀。

    接下来的日子,那云海商盟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思索片刻之后,秦冲将那件神木舟取出,此前那老者遁速惊人,看起来远超金丹中期修士的遁速,想必此物起到了不小作用。

    眼下自己要赶回通天城,这神木舟就能帮上大忙了。

    可当秦冲出手欲将其炼化之际,却发现不对劲,其主人已经陨落,按说炼化起来应该不难才是,可此时竟然遇到了不小的阻碍。

    当即秦冲心思一转,想到了缘由所在。

    随即一挥手取出了那老者的储物袋,用法力将其包裹之后,这才将神识探入其中。

    片刻之后,秦冲从中取出了一件乌黑的木质飞剑,这只是一件中品灵器。

    将此剑悬浮在自己身前不远处,秦冲便说道:“出来吧,不然就让你尝尝丹火炼魂的滋味。”

    “道友手下留情,手下留情,老夫现身便是。”

    随即一团灰雾从木剑之中涌出,形成了一个三寸大小的小人模样,正是那灰衣老者的元神。

    当初秦冲那一拳击出,携带这强大的灵气罡风,按说那一击足以将此人的神魂也荡灭才是,想不到此人竟然还能在那样的情况之下遁出元神。

    不过此时他的元神已经十分虚弱,对秦冲不能构成威胁了。

    老者的元神现身之后,看见秦冲神色不善,当即便明白秦冲想干什么。

    “道友,老夫虽然元神虚弱,但你想用搜魂之术的话,我劝道友就不用白费力气了,干脆将老夫元神灭抹杀便是。”

    “哦?是吗?在下还真想试试。”

    “道友,请住手,实不相瞒,老夫修炼了一种锁魂秘术,即使元神再虚弱,有此秘术在,道友一搜魂,老夫的元神便会自爆。”

    “锁魂秘术?”

    “正是。”

    关于这类秘术的记载,秦冲倒是在一些典籍上看到过,它和搜魂秘术的关系,就好像矛和盾一样。

    不过这类秘术却是不怎么常见,或许是自己以前境界低,没有接触到罢了。

    此人的神魂此时已经被秦冲的法力包裹了起来,根本无法逃走。

    趁此机会,秦冲却是将此人的储物袋大致查看了一遍,尤其是一些玉简,可惜并没有发现多少有用的信息。

    见此秦冲也不禁眉头一皱。

    此时那老者却说道:“虽然老夫的肉身被道友击杀,但说起来我们之间并无私人恩怨,老夫之所以追杀道友,也只是奉命行事罢了,只要道友能保住老夫的元神,对道友而言绝对是有利无害之事。”

    老者求生欲满满,虽然如今只剩下了一缕神魂,但只要有一丝希望,谁也不想神魂俱灭。

    “你该不是想用这些话语来哄骗与我吧?你觉得在下是那么容易上当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