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秦氏仙朝 > 第三百零八章:皇族
    赤元宫遗迹秦冲确实已经去过了,那里已经没有丝毫的价值了。

    因此秦冲便把实际情况向韩冲大致说了一下,可这四人听完秦冲的讲述之后,一个个都满脸的不可思议。

    “竟有此事?”韩冲不相信的问道。

    “那处地方我已经告诉诸位了,若是你们有时间大可亲自走一趟看看便知。”

    “想不到赤元宫遗迹竟成了这样的地方,真是世事难料啊。”

    “诸位在这里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里已经出现了这么一个赤元国,修仙的力量甚至比外界还要强大,若那赤元宫遗迹之中真有宝物,恐怕早就北搜刮干净了,岂会轮到我们?”

    “秦道友说的在理,那秦道友现在可找到离开这里的方法?”

    既然赤元宫遗迹已经没有了价值,韩冲第一时间想到的自然是如何离开这里。

    “暂时还没有线索,秦某也正在四处寻找信息。”

    “哎!想不到这次冒险进入此地,会是这样的结果。”

    “是啊,秦某也没有想到。”

    随即那韩冲便拿出了一枚金色玉符递给了秦冲。

    “这枚传讯符秦道友请收下,将来若是找到了离开的方法,还望通知我一声。”

    秦冲稍稍迟疑了一会之后,还是将传讯符收了起来。

    “好吧,秦冲会和诸位保持联系的,而且现在外面已经有风声传了出去,对我们的行动颇为不利,能相互传递信息也能对我们有些帮助。”

    “正是如此。”

    随即几人交流了一会儿之后,秦冲便起身告辞了。

    看到秦冲离去,那南宫傲却说道:“冲少爷,这秦冲信得过吗?”

    “放心吧,我盈姐修炼的天赋虽然不及我,但是在看人这方面却是有独到之处,她看中的人错不了。”

    “如此在下就放心了,那我们今后该如何打算?”

    “这里如今爆发了规模极大的兽潮,四面楚歌,我们要随时关注这方面的信息,另外相办法寻找离开的办法,这里虽说灵气浓郁颇适合修炼,但我们终究是外人,还是想办法尽早离开的为好。”

    这韩冲虽然平时看起来有些嚣张跋扈,行事也颇为鲁莽,但是遇到了重大事情,还是能冷静下来,并且很有分寸。

    这一点跟随他的几名护卫都深有体会,只可惜这一次进来这里时他们是一行五人,可在一次和妖兽的激战之中,还是陨落了一人。

    接下来韩冲给这三人都布置了任务,之后自己也离开小院进入到了城中。

    金色玉石做成的传讯符,怕是顶阶之物了,这枚传讯符的传送距离起码也是数万里之上,韩家不愧是底蕴雄厚的大家族,一出手便是这样的珍稀之物。

    碍于韩盈的缘故,虽说秦冲心里现在仍不能将他们视为真正的自己人,但起码也算半个自家人了,因此对于韩冲他们几人,若是有了消息,秦冲还是会告知他们一声的。

    数日之后,秦冲刚刚回到自己的落脚之处,却是有几人找上门来。

    一看这几人的穿着打扮,秦冲便知道这些人怕是这里官府的人,当即眉头一皱,暗自戒备了起来。

    毕竟如今赤元国正在通缉他们这些外来者,如今官府之人找上门来,秦冲自然心生警戒。

    为首之人身着红色蟒袍,看起来官职不低的样子。

    这是一名四十余岁的中年人,慈眉善目,鄂下留有三缕长须。

    “这位便是秦冲道友吧?”

    此人看起来虽是官员,却也有着筑基后期的修为。

    “正是秦某,不知阁下是?”

    “幸会幸会,在下孟鹤川,现任北寒城太守之职。”

    “原来是孟太守,秦某失敬了。”

    短短几句寒暄,秦冲已经确定这些人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不然不会对自己这般客气,可此时这些人找上自己,让秦冲心中疑窦丛生。

    随即秦冲便请这孟太守到自己的住所一叙,毕竟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实在不是谈话之所。

    房间之内,两人坐定之后,秦冲便开门见山的说道:“孟太守来找秦某,不知所为何事?”

    “孟某此时冒昧来访,还望秦道友见谅。”

    “孟太守客气了,有话直说便可。”

    “呵呵,秦道友真实爽快之人,那孟某就不卖关子了,冒昧的问一句,秦道友的师承来历是何处呢?”

    闻此秦冲顿时眉头一皱,脸色也微微一变。

    随即便说道:“孟太守,秦某外出历练,家中长辈一再嘱托,不能泄露身份,孟太守如此问,着实让秦某有些为难啊。”

    “哈哈哈,明白明白,孟某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既然秦道友有族令在身,孟某也不深究了,只是想请秦道友帮个忙而已。”

    “孟太守但讲无妨,若是在秦某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秦某定当为孟太守办成此事。”

    “那孟某在此先谢过秦道友了,还望秦道友给家族传送一个讯息,让朝廷尽快往北寒城派来援军,前面已经有好几座城池北兽群攻破,北寒城虽说地处偏僻,但距离妖兽大军实在太近,万一他们攻来,北寒城的实力实在太过薄弱,怕是守不住啊。”

    这一番说辞,让秦冲一阵云里雾里的,不明白这孟太守到底是什么意思。

    可秦冲仍旧只能强装镇定,继而说道:“以孟太守的职位,难得还没有渠道向上级求援吗?”

    “北寒城规模只算一般,孟某虽任命太守之职,但是北寒城还是受到北部重镇寒城的管辖,孟某也只能上报到寒城那里,可如今寒城方向自身压力已经很大,怕是照顾不到我们北寒城了。”

    “原来如此,不过一道讯息而已,这个秦某帮了。”

    “多谢秦道友,孟某俗务缠身,这就告辞了。”

    “我送孟太守出去吧。”

    “有劳有劳。”

    只是那孟太守离开之际,却是故意将一只储物袋留在了桌面之上。

    送走这孟太守,秦冲这才返回房间,打开那储物袋一看,里面却装了万余枚灵石,见此秦冲直接将其收起。

    其实在秦冲答应帮忙传讯之时,秦冲已经想到了一种可能。

    赤元国的皇族正是姓秦,怕是这位孟太守把自己当成皇族成员了。

    其实这样的基本信息秦冲早就知道了,但在他看来姓秦的人大有人在,这里的皇族姓秦并不稀奇。

    可在这赤元国之内,皇族秦氏占据了绝大多数的秦姓之人,而剩余的秦姓之人则寥寥无几,加上自己这筑基后期的修为,被那孟太守误认为是皇族之人,看起来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毕竟赤元国没有其他的秦氏大族,有筑基后期修为的秦姓之人,极有可能就是皇族秦氏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