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秦氏仙朝 > 第四百一十四章:迎仙楼
    “原来如此。”闻此秦冲只是淡淡的说道。

    看到秦冲这样淡定的样子,罗通更是一阵诧异。

    “秦师弟,你看这事情......”

    “既然不能推脱,秦某到时出战便是了。”

    “哎!”

    “师兄不必如此,你也知道有些事情由不得我们的。”

    “只是这事情实在让人憋屈的很,明明是他们晋国修仙界的事情,硬是逼着把我们也拉下水。”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只有真正的强者才有话语权,我们苍龙谷的实力还是太弱小了。”

    此时罗通稍稍顿了一会儿,随即便拿出了一枚令牌递给了秦冲。

    “秦师弟,既然你已经决定了,三大宗门要求三日之后便赶到东海城,他们将会在那里布置具体的任务,不过我也听说这次凡是出战的修士,都会有一份不错的奖励。”

    秦冲结果令牌之后并没有去细看此物,反手便将其收了起来。

    “既然如此,我明日一早就动身,不知道罗师兄有何打算?”

    秦冲如此一问,倒是让罗通有些愣神起来,迟疑了片刻之后才明白了秦冲的意思。

    “秦师弟放心,我既然到了此地,自然是打算在此镇守一些时日,等你们那边有了消息之后,我再返回东阳城。”

    “如此也好。”

    随即两人又交流了片刻之后,罗通便告辞而去,返回了自己的洞府。

    第二日一早,秦冲便动身开始往东海城方向遁去。

    东海城仍旧属于玄真宗的势力范围,是一座真正的海滨城市,其规模甚至比东阳城还要大上不少,但是做城池相对复杂了一些。

    在东海修士大军尚未压境之前,因为这里是晋国为数不多的港口城市,因此聚集到这里的修士商量较多,他们大多数都是为了出海历练和搜寻资源的,因此这里也曾经十分繁华。

    但在东海修士来到之后,出海之路几乎被截断,往常那些出海的修士便不敢再轻易出海了,因此这里的修士数量便少了许多。

    而今战事将起,虽然再次聚集了不少修士,但这些人大都是三大宗门的人,或许是向秦冲这样前来助战的他国修士,散修之士已经很少了。

    如今随着战事迫近,东海城对于进出的修士也盘查的十分严苛。

    尽管秦冲没有隐藏修为,但是来到城门口之后还是被两名值守的子弟拦住了。

    而且这两人还是筑基期的修士,从其服饰上的标识看,应该正是玄真宗的弟子。

    见此秦冲直接拿出了之前从罗通那里得来的令牌。

    那两位随即核实了一番秦冲的身份之后才对秦冲说道:“原来是苍龙谷的秦前辈,晚辈得罪了。”

    “无妨,你们职责所在而已。”

    “秦前辈,根据宗门传下来的指示,凡是参加大战的前辈,要全部到城中的迎仙楼集结,另外这里是一份东海城的简易地图,能帮助前辈尽快熟悉城中的情况。”

    见此秦冲从对方手中接过了一枚玉简,继而说道:“那就多谢了。”

    “秦前辈请!”

    随即秦冲便入城而去,顺便将那枚地图玉简大致看了一番,找到迎仙楼的位置之后,便朝城中走去。

    而那两名守门弟子看到秦冲入城并走远之后,其中一名弟子便说道:“王师兄,我们不必如此吧?”

    身为玄真宗的弟子,对于本门的金丹期师叔师伯再恭敬一些那时天经地义的事情,可是对于其他宗门之人,只要不去冒犯对方就算了,可自己这位王师兄刚才一顿点头哈腰,有些恭敬的过分了,因此这人如此说道。

    “怎么?师弟觉得我的做法过分了?”

    “师弟不敢。”

    “师弟,对于这些参加赌斗的前辈我们恭敬一些无妨,毕竟那可是生死赌斗,过了这一战这些人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得以幸存呢?”

    “师兄说的也对。”

    秦冲按照地图的指引,很快便来到了城中的迎仙楼。

    只是一进门,秦冲发现这里非同寻常。

    坐在柜台之后的竟然是一名金丹后期修士,而看起啦身着小斯服饰的都是一些筑基期的修士,之前秦冲便猜想这家客栈可能是玄真宗的产业,只是没想到会这般郑重其事

    也有可能是因为此次赌战之事,才临时做出的安排。

    见秦冲走了进来,一名玄真宗的筑基中期弟子便走了过来,不等他开口秦冲便直接拿出了自己的令牌。

    “原来是秦前辈,失敬失敬,前辈请随我来。”

    随即此人便直接带着秦冲上了二楼,来到了一间客房之内。

    “秦前辈对这里还满意吧?”

    “还行。”

    “那晚辈就告辞了。”

    这一切如此顺畅,显然这里的房间都是早已经安排好的,因此那名弟子看到自己的令牌之后便直接一路把自己领到了这里。

    可就在此时,忽然传来一声厉喝,引起了秦冲的注意。

    “哼,你们玄真宗什么意思?不让出门?这是把我们囚禁在此吗?”

    “乌前辈息怒,这是宗门的规定,晚辈只是奉命行事罢了。”

    “真是岂有此理,我们这次不顾生死到此参加赌斗,还不是为了帮你们对付东海修士?竟然这样对待我们,实在是欺人太甚。”

    “前辈息怒,此事我可以请宗内的师叔来和前辈商议,切勿如此喧哗,惊扰了其他前辈就不好了。”

    “惊扰?我看其他道友只是忍气吞声不想和你们计较罢了,这便是你们玄真宗的待客之道?”

    那名玄真宗的弟子还想继续解释安抚,忽然一股庞大的神识气息传来,吓得那名金丹期修士当即不敢再出声了,这是一股元婴期修士的气息。

    此时一道声音悠然传来:“赌斗之期将近,让诸位在此是为了精心准备,怎么这位乌道友有意见吗?”

    这人虽然没有露面,但是可以肯定对这里的一切了如指掌。

    “晚辈不敢,既然是前辈的意思,晚辈遵从便是。”

    “哼,不知好歹,若有人再犯,绝不轻饶。”

    那人发出了一声呵斥之后,其威压气息便随之消失。

    而此时的秦冲也不禁一阵苦笑,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啊。

    转过身来,秦冲却发现那木桌之上竟然早已放置了一枚玉简,随即便走过去开始查看里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