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秦氏仙朝 > 第五百四十六章:情事
    这二人看到秦冲之后,脸上的震惊之色尚未褪去。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秦冲以元婴中期的修为竟然凭借一己之力,将一名货真价实的元婴后期大修士斩杀于此,这事情要是传了出去,那肯定会引起整个修仙界的巨大轰动不可。

    直到秦冲开口之后,两人这才回过神来。

    “哈哈哈,秦道友真是名不虚传啊,今日云某算是大开了眼界啊。”

    秦冲看到这两人之后,之前的一些疑惑当即也明白了,自己和那云飞扬虽然也算认识,但绝谈不上什么交情可言,因此对自己手下留情的肯定是罗繁星无疑了。

    但毕竟是他们两人布置下的阵法将自己困在此处,这让秦冲心中也多多少少多了几分芥蒂。

    “云道友过奖了,秦某今日也是侥幸万分。”

    而一旁的罗繁星望着秦冲,眼中显得有些迷离,神色也是阴晴不定,始终也没有开口和秦冲搭话。

    “秦道友还是这般谨慎谦虚,这次的事情我们兄妹也是迫于无奈,之前并不知道要对付的就是秦道友,还望秦道友你能明白我们的难处,我们兄妹绝无心与秦道友为敌。”

    云飞扬说出这番话时,神色显得格外的诚恳。

    闻此秦冲也不禁扭头望了一眼罗繁星,只是罗繁星见他看了过来,却是刻意的避开了他的眼神,依旧是低头不语。

    对于罗繁星来说,此时她的心情却是十分复杂,一时间难以理清。

    “云道友客气了,两位没有趁机落井下石,秦某已经感激不尽了。”

    “秦道友理解便好,不管怎样,云某在此代表我们兄妹二人向秦道友再次道歉。”

    罗繁星的表现着实让场上的气氛显得有些尴尬,更显得云飞扬似乎在故意寻找话题一般。

    “云道友不必如此,此地不宜久留,另外秦某还有要事在身,这就先行告辞了。”

    此时秦冲直接开口告辞,让这二人顿时一怔,不知该如何是好。

    两人迟疑了片刻之后,那云飞扬看了一眼罗繁星后才缓缓的说道:“秦道友请。”

    随即秦冲身形一闪,便直接遁离了此地。

    而这两人看着秦冲逐渐消失的遁影,神色各有不同。

    但就在这时,却是再次传来的秦冲的声音。

    “两位若是有闲可来苍龙谷一叙,另外秦某也奉劝两位暂时避避风头。”

    罗繁星本来望着秦冲的遁影,眼神已经冲满了失望,连眼眶都开始湿润了,可听到这句话之后,神色却是微微一变,露出了一抹难以察觉的喜色。

    从秦冲留下的这句话之中,罗繁星还是能感受到秦冲的一丝心意的。

    前半句说明秦冲已经不计较这次将其围困的事情了,后半句则是明显担心两人的安危,或者说是担心罗繁星的安危,毕竟他和云飞扬却是没有什么交集。

    而此时那云飞扬也是长长舒了一口气。

    “师妹,我们收拾一下,也暂时先回青玄宗避避风头吧。”

    “有这个必要吗?”

    “你们女人真是的,一遇到感情的问题,就变得有些不理智了,这一次长青谷的元婴后期修士陨落在此,而之前我们两个又明目张胆的出现在拍卖会之上,事情传出的话,我们两个就有了最大的嫌疑。”

    云飞扬如此一说,罗繁星也顿时清醒了过来。

    虽说这两人皆是后期的存在,可是眼下仍旧有些势单力孤,面对势力庞大的长青谷甚至是晋国三大宗门,仍旧处在劣势,自然是不宜和对方正面相抗的。

    “师兄教训的是。”

    “哼,就算我们将此事如实说出,你以为会有多少人相信呢?”

    “这...师兄,还是不要这样做为好,我们这就开始清理现场吧。”

    “哎...好不容易见他一面,你却是一言不发,真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

    “千羽的事情,你也打算一直瞒着他吗?”

    “将来有机会再说吧,我心里也很乱,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哼,他那位双修道侣的事情如今也都已经传开了,你若不趁着这个机会去找他说清楚,岂不是白白错失良机?”

    “师兄,再给我点时间吧,我再好好想想。”

    “痴男怨女,这件事情不解决,你的修为怕是很难再有进境了,我们一路修炼至今,再进一步虽然希望渺茫,但总也要尝试一番,决不能就此生生耗光自己的寿元。”

    对于云飞扬的谆谆教诲,罗繁星的心里却是更加繁杂了许多。

    云飞扬说的一点都不错,外界都知道秦冲刚刚进阶中期不久,若是说出是他单独击杀了那单老怪,怕是整个修仙界之中没有人会相信的。

    秦冲一路向西飞遁,他的目的地仍旧是七大宗门的驻地。

    他此时的心情也是有些纠结,面对这罗繁星秦冲也是有些不知所措。

    如今韩盈仍旧没有丝毫的信息,在这个时候若是自己和罗繁星再续旧情的话,他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一道坎,可是两人之间毕竟有那么一层关系,也总不能当它没有发生过。

    为今之计,秦冲也只能暂时选择逃避,以后会怎样?只能随缘了。

    数日之后,秦冲便返回到了七大宗门的驻地。

    不过他返回时刻意避开了其他人,选择悄悄的潜回了自己的营帐,没想到叶老却是在自己的营帐之中。

    “咦,你小子怎会到现在才返回?奇道人他们几个可是返回好几天了。”

    “哦,没什么,我在寒山城的坊市逗留了几日而已。”

    “回来便好,如今的战事也没什么变化,每日仍旧是那些低阶弟子在打打杀杀。”

    两人闲聊了一阵之后,叶老便选择了告辞,独留秦冲在这营帐之内。

    其实叶老此时已经发现秦冲的状态不对劲,法力消耗巨大,身心也显得十分疲惫,只是秦冲不愿多说什么,叶老便也当作没看见这样,没有去询问此事。

    叶老离开之后,秦冲便将营帐中的禁制大开,继而开始清点这一次的收获。

    那单老怪毕竟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后期修士,因此对于他的身家秦冲还是满怀期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