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秦氏仙朝 > 第六百零九章:雷磁山
    按照之前和奇道人的约定,秦冲还是要在两人预定的地方等一等奇道人的,毕竟此时秦冲算是早了几天离开了雷暴海,接下来的前往雷磁山两人还是要一起行动的。

    出了雷暴海之后,秦冲的眼前仍旧是一片普通的沙漠区域,除了不远处雷暴海内传来的阵阵声响之外,仍旧是一副极为荒凉的景象。

    在自己等待奇道人的同时,秦冲却是让雷火紫电蛟继续在雷暴海的边缘吸收雷电之力,这样难得的机会秦冲自然是不愿意轻易放过的。

    哪怕对雷火紫电蛟的修为有那么一丁点的帮助,也算是一件好事,毕竟如今的秦冲已经拿不出能辅助它修为的丹药了,想让它继续提高修为,也只能靠机缘了。

    然而秦冲等了数日之后,仍旧不见那奇道人的身影,此时也不禁有些担心起来。

    根据自己之前的几次遭遇来看,这雷暴海之中存在的妖兽或者凶兽,都是实力极为强悍之辈,并不容易应付,但愿那奇道人不要遇到棘手的麻烦才好。

    但秦冲查看了数次自己的传讯符,却是一直没有丝毫的讯息。

    这雷暴海之中对传讯符的信息传递是有一定影响的,但总体来说这片区域并不算太大,因此即便是有影响,但也应该能接收到讯息才是。

    见此秦冲便用传讯符给奇道人发去了几道讯息,可迟迟等不到对方的回复。

    无奈之下,秦冲只能继续等下去,毕竟有时候没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说明奇道人并未遇到什么难以应付的危险,这样也让秦冲稍稍安慰了一些。

    又过了五六日,秦冲有些坐不住了,甚至都打算再进入那雷暴海寻找奇道人。

    可就在这时,一道遁光踉踉跄跄的从雷暴海之中遁了出来,正是那奇道人。

    此时的奇道人显得极为狼狈,身上的气息也是十分紊乱,不过好在并未受伤,只是法力消耗的极大而已,身上的道袍也有多处损伤,脸色也是相当难看。

    奇道人遁至秦冲所在之处,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秦冲眼疾手快,当即伸手将其扶住。

    “陆道友,你遇到了什么麻烦?竟然弄得如此狼狈?”

    闻此奇道人顿时眉头紧皱,颇带抱怨的说道:“哎,先不提这些了,待我恢复一番再说,劳烦秦道友为我护法一二。”

    “理当如此,道友请便。”

    秦冲知道自己刚刚是有些冒失了,随即便在不远处坐下,静等奇道人恢复修为。

    如此又过了四五日之后,那奇道人的法力这才恢复完全。

    此次不等秦冲开口,那奇道人便自己说道:“说来也是老夫倒霉,本来一切都十分顺利,却偏偏碰到了一只十阶雷鹰,好在它并不想真正的伤害老夫,这才侥幸逃了出来。”

    这句话倒是让秦冲有些糊涂了起来。

    “这却是为何?”

    “哼,那雷鹰竟然看上了老夫的风雷雕,非要将其留下给它当做道侣,老夫岂能同意?培养这只风雷雕老夫可是花费了无数的心血。”

    听到奇道人这样的解释,秦冲也不禁会心一笑。

    “这就难怪了,那雷鹰怕是不想伤了你这风雷雕,不然你可要吃大亏了。”

    “谁说不是,老夫只是挨了它几下雷电之术,便弄得这般狼狈。”

    弄清楚了事情原委,秦冲随即便问道:“金雷竹可弄到手了?”

    闻此那奇道人却是神色一喜,翻手一挥将四五株金雷竹放在了身前,继而略带兴奋的说道:“哈哈,不虚此行,这几株金雷竹均有两三千年以上的火候,足可一用了。”

    奇道人展示出来的这几株金雷竹均有两尺多高,状态凭借皆属上乘。

    “秦道友,你可有所收获?”奇道人随即将金雷竹收起,反而问其了秦冲。

    “嗯,秦某和道友的收获差不多,只是在火候上略逊了一筹,想来影响不大。”

    “哈哈哈,那就好,那就好。”

    这是秦冲话锋一转问道:“陆道友,这金雷竹你可曾想到如何使用?”

    然而那奇道人却一脸诧异的说道:“道友你在炼器之道上造诣也是不浅,难道没有想到炼制之法吗?”

    “之前一直没有见到实物,因此对其习性质地还不能确定,因此这段时间以来,秦某虽然一直在思索此事,却仍没找到良策,因此才想听听道友的看法。”

    这时奇道人却是沉思了片刻,继而才说道:“嗯,这一点老夫也是一样,不过以老夫之见,这金雷竹并不适合直接当做炼制法宝的主材料,只能当做辅料以强化其他法宝。”

    “哦,此话怎讲?”

    “首先,你我所得金雷竹虽然有着数千年的火候,但要想作为主材料来使用起码需要万年以上的年份才行,只有到那等火候的金雷竹质地才会逐渐变得容易炼制,如今的这些金雷竹哪怕是枝叶都是寻常法宝难伤之物,炼制极为困难。”

    “再者着金雷竹天然就是为那些雷属性异灵根的修士准备的,只有在他们的手中,这些金雷竹才会发挥出最大的威力,因此我等只能勉强一用罢了。”

    听完奇道人的这些话,秦冲也是皱起了眉头。

    “既然如此,那么当做辅料使用,岂不是同样难以炼制?”

    “不错,但当做辅料的话,用量相对较少,多花费一些时间去炼化它,想来总还能办到的。”

    “原来如此,秦某真是受教了。”

    “哈哈,秦道友不必客气,如今你我同进退,些许小事何足挂齿?”

    两人在商议了一番之后,便再次动身,朝着南方飞遁而去,目的正是那雷磁山。

    接下来的一段行程,算得上十分顺利,两人一路上并未遇到什么麻烦,花费了一个多月之后,一条连绵不断的山脉出现在了两人的视线之内。

    只是这座山脉颇为奇特,竟是一座黑色的岩石山脉,其上寸草不生。

    由东至西绵延近万里,却是看不到明显的山峰存在,犹如一条蜿蜒曲折的城墙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