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秦氏仙朝 > 第六百二十五章:震慑
    只是这一次看到陈默之后,秦冲也发现他的模样比上次见面显得更加苍老了几分,看上去像是一个五十多岁的样子,须发也都出现了一些灰白之色。

    闻此秦冲仍旧陈默不语,见此叶老看了一眼秦冲之后,便说道:“原来如此,不知其他宗门如今可有派来支援的人手?”

    听到叶老的询问,陈默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苦笑。

    “不瞒二位前辈,求援的讯息发出去已经很久了,但却没有收到明确的回复,两位前辈也是眼下唯一赶来支援之人。”

    这时秦冲的脸色也不禁凝重了几分。

    可就在此时,忽然一名三元盟的筑基中期弟子慌慌张张的闯了进来。

    见此那陈默当即喝道:“何事如此慌张?”

    “禀告陈长老,天云宗的迟前辈带了几人前来支援,正等着长老们前去迎接呢。”

    听到此话,陈默脸上微微一喜。

    当即便起身对秦冲和叶老说道:“两位前辈请稍等片刻,晚辈去去便回。”

    “陈道友轻便。”

    随即陈默便带着其他几名金丹期长老,离开了大殿。

    一时间大殿之内,便只剩下了秦冲和叶老二人。

    “叶老,这姓迟的是什么来历?”

    秦冲这些年也算游历广泛了,不过他去的地方大多数都是远离苍云大陆的地方,就算身在苍龙谷之时,和其他宗门的修士来往也不多,而熟知的也就那么几位。

    因此对于其中宗门的情况总体上了解的并不多,这才有此一问。

    “呵呵,八成是天云宗的迟强,此人是天云宗新晋的元婴期修士,不过此人行事作风一向比较嚣张跋扈,目中无人,看来之前来报告的那名三元盟弟子也是被他吓到了。”

    “哦,这样的人物,应该是有些身份背景的吧?”

    “不错,据说此人和那云霄真人有些亲戚关系,云霄真人对他算是比较照顾了。”

    “这就难怪了。”

    片刻之后,陈默等人尚未返回,但是却远远的传来了一道声音。

    “哼,真是可恶,你们三元盟也太目中无人了,居然让你们这几个晚辈来迎接本座,真是岂有此理。”

    紧接着那陈默便开始了一阵小心翼翼的解释。

    “闭关?受伤?你们三元盟还真是可以啊,这种时候竟然还有心思闭关?再说那车道明受了点伤就躲起来不见人了?如此下去,你们三元盟干脆解散算了。”

    接连不断的呵斥和讽刺,让陈默几人十分难堪,但面对这样的元婴期存在,也只能继续唯唯诺诺的奉承,却不敢表现出丝毫的不满。

    随着这些不断传出的呵斥声,众人终于走进了大殿之内。

    可此时忽然一道强大的神识威压传来,压的那迟强顿时脸色大变,惊骇不已。

    之前他因为一直在训斥三元盟的众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大殿之内的情况,加上秦冲的修为本就比他高出许多,神识强度更是差距巨大。

    猝不及防之下,可当真是被吓得不轻。

    秦冲的神识威压并没有维持太久,他只是想亚亚那迟强的威风而已。

    然而惊骇之后,那迟强却是再次对陈默喝到:“哼,你这晚辈实在无礼,已经有两位道友在此,竟然不告知本座,到底适是和居心?”

    “迟前辈,晚辈没有机会开口啊,您一直在训斥我等......”

    “放肆!”

    可这时叶老开口了。

    “迟道友,何必为难这些晚辈呢?”

    闻此那迟强才脸色一变说道:“原来是叶道友,真是幸会了,这位道友是......”

    说话间那迟强将目光也转向了秦冲,虽然之前秦冲的神识威压给了他一个下马威,但是他对于这样的元婴中期修士,仍旧不怎么放在眼里。

    对于这样的人,秦冲是极其反感的。

    叶老本想开口介绍一下,却是被秦冲阻止了。

    随即秦冲却开口说道:“在下秦冲,想来迟道友是没听说在下的名号了。”

    听到秦冲这两个字,那迟强顿时脸色大变,眼神中也随即露出了一丝畏惧之色,以至于说话的声音都变了味道。

    “原来是秦道友,迟某久仰道友大名,怎会没听过道友的名号呢?”

    迟强如此反应,秦冲也当即猜到了一些缘由,怕是那云霄真人告诫过他。

    “这位陈默道友,可是秦某的故交旧识,迟道友如此持强凌弱似乎不妥吧?若不是看在云霄道友的面子上,秦某今日定会让你长长记性。”

    此言一出,那迟强的恐惧之色更胜了几分。

    “秦道友见谅,迟某只是一时心急,绝无恶意,绝无恶意。”

    说完那迟强便扭头对陈默说道:“陈道友见谅,迟某刚才着实鲁莽了。”

    对于陈默而言,如此被一个元婴期修士道歉,却也是吓得不轻,急忙说道:“迟前辈言重了,晚辈不敢当,前辈请上座。”

    见此那迟强这才急忙顺坡下驴,缓缓走到秦冲旁边的一处座位上坐了下来。

    这迟强此次并非独自一人前来,跟随他的还有四五名金丹期的天云宗弟子,这几人在其眼神示意之下,也都落座在了一侧的座位之上。

    此时殿内短暂的平静了片刻。

    随即秦冲便说道:“陈道友,如今迟道友也到了,你就说说现在的局势吧。”

    “是,秦前辈。”

    陈默向秦冲施礼之后,便开始讲述眼下三元城的情况。

    根据陈默所言,原来这一股魔族的势力皆是聚集在三元城以北的地方,白日里一般不见踪影,可往往到了夜里就会出现,他们几乎不间断的骚扰和攻击三元城的护城大阵。

    虽然说目前并未能攻破大阵,但是他们的力量似乎在不断壮大,每一次出现都会比上一次增强不少。

    而他们三元盟的副盟主车道明,正是前段时间亲自出去探查敌情,却不想被几名金丹后期的魔族围攻,竟然不敌对方,自己反而受到重创。

    也正是因此,眼看着这股魔族的力量越来越强,三元盟才决定向各大宗门求援的。

    而那迟强在听到元婴期的车道明被几名金丹期的魔族击成重伤之际,却是露出了一丝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