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从龙族开始五五开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愤怒的橘政宗(4k)
    《水调歌头》之中有这样一段——“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于是墨秋染现在是要带着绘梨衣乘风归去……并不是奔向牢笼般的琼楼玉宇,而是去往真实的人间!

    自由这种事情未曾体验过失去的感觉就不会珍惜,试想一下一个人待在一个房间里不给能够和外界产生联系的任何方式,能够交流的可能就是两三个人,还不是随时随地,只是偶尔,而且还经常需要被人以看怪物的眼光一样看待,以及做实验之类,那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这样的感受是想象不出来的,就像感同身受这个词本就是一个谎言一样,针没有扎到那些说“感同身受”的人身上时,他们绝对想象不到会有多痛。

    迄今为止,体验过这样的感受的人只有绘梨衣一个。

    于是就能够理解,这样的女孩子,在接触到外面的世界,在遇到一个能够带着她远走高飞离开牢笼获得真正意义上的自由哪怕只是短短数天的人的时候,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绘梨衣几乎没有犹豫地就跟着墨秋染走到了那只冰晶巨鹰的背上,明明是寒冰铸成的,却并没有丝毫冰冷的寒意,就像是一堆长得和冰晶一样的温玉一般。

    “还有四分半,冰就会自己化掉,记住,回去要洗个热水澡哦!”墨秋染微笑着摆摆手,特地给源稚生眨了眨眼,然后看了看樱。

    巨鹰身上的冰晶变化起来,长出了一圈像是护栏一样的东西将他们包裹起来……虽然这样看上去就有一些奇怪的感觉但这种情况下总不能真就装逼一样地光站着,怎么说冰块还是很滑的对吧?而让巨鹰身上长出两个座位的话又显得有些怪怪的。

    不过,这几根冰晶栏杆并不会破坏墨秋染现在的逼格……在源稚生和樱的眼里这家伙就是一个无比恐怖的存在!

    墨秋染也没有再人前显圣的想法,因为时间差不多了,于是他摆摆手,下一刻冰晶巨鹰展翅,庞大的气流席卷,带动巨大的身躯直冲天际!

    下方璀璨的霓虹灯光盖过了天上星辰甚至皎月的光芒,可也正是那些五彩的霓虹灯照耀在那展翅而去的冰晶巨鹰身上,折射出钻石一样如梦似幻般的光彩。

    巨鹰身上,少年俊逸不凡,女孩衣袖飞舞,长发飘荡。

    源稚生怔怔地看着这一幕,忽的心中隐隐有所触动……绘梨衣的心愿,自己无法满足,于是现在她的新哥哥能够满足她了,她愿意跟着走自然是很正常的事情。

    仅仅只是十几秒之间,那翱翔的巨鹰便在空中失去了踪迹,源稚生这下明白为什么墨秋染是准备飞走了,这速度简直和在市区开战斗机没什么两样!

    而且,东京遍布监控,可这些监控又不对着天空!

    这当然是最好的,摆脱蛇岐八家的牢笼的办法!

    蛇岐八家在日本的势力很大,但也还没有大到无所不能的地步,尽管可以说是黑社会的皇帝……但黑社会始终还是黑社会,警视厅就是横在蛇岐八家面前的一道阻拦,因为昨天的街头速度与激情真人版的缘故警视厅已经对蛇岐八家发出警告了……所以之后墨秋染说不定还真的能够带着绘梨衣持续隐匿踪迹!

    至于墨秋染有没有那么多钱……源稚生是不担心的,这一点就算是原本并不清楚通过今天的事情也能够了解到,安排动物园的一出就说明墨秋染能够掌控部分财力和势力了,看起来墨秋染这家伙应该之前就已经在谋划了否则不可能做准备做得这么快……带自己一起也不过是为了展示实力让自己能够放心甚至合作……源稚生心里思索着。

    作为执行局局长只会打架不会智取可不行,他源稚生怎么说也算得上是一个文武双全的天照命,只不过之前对上墨秋染这等怪胎变态所以这才处处受到压制而已……现在墨秋染一走那种可怕的领域也随之而去了,源稚生的智商便能够成功重新上线,让他可以分析出来这其中的所有细节背后代表着的含义。

    只是,墨秋染背后的势力,会是谁呢?会不会是本部呢?本部究竟打算做什么?而本家里面到底是否隐藏着一堆自己都不清楚甚至被欺瞒的秘密呢?

    一大堆的问题也随之萦绕在源稚生的心头。

    “少主,我们该怎么办?”樱看向源稚生,此时此刻她大概也明白为什么源稚生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了,作为源稚生的贴身助理她非常了解源稚生,所以一时的惊讶之后现在也算是明白了源稚生到底是基于什么原因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没办法,打又打不过,而且又是对绘梨衣有好处的事情,换做是她来选择,估计也会这么选吧!

    少主做出的决定是不会有错的!樱心想。

    “绘梨衣被带走了,我们当然要发动所有的力量将她找回来!”源稚生点燃黄金瞳,愤怒地说道,他的全身上下发出骨骼的脆响,进入龙骨状态之后他的力量和身体强度都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

    因为时间已经差不多的缘故冰块的融解已经让冰壳的厚度和强度都下降了不少,当然刺骨的寒意也是不可避免的,毕竟言灵这种东西说到底是操控元素,元素还是要讲究物理的,所以冰融化吸热……总之,源稚生全身一震,终于在时间距离墨秋染所说还有差不多半分钟的时候将这冰块震碎了!

    抖落身上的冰块之后源稚生又来到樱的面前,大手直接从手臂处捏碎了冰壳,这坚硬的冰壳就像是完整一体的一般,在被捏碎了一块之后整体的强度就大大下降了,很快樱的身体也恢复了自由,但她可没有龙骨状态,这冰壳融化时吸走的温度让樱身体僵硬,恢复自由之身之后的下一刻就要跌倒在地上,源稚生则是下意识将她揽入怀中。

    软玉温……此时应该是冷玉入怀,源稚生忽然想起之前墨秋染离去的时候最后的那一个眼神……原来这家伙居然都已经料到了这样的程度了吗?

    真是该死的可怕啊!

    源稚生心中感慨。

    “少……少主?”樱一时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因为被冻住久了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还是因为贪恋那滚烫的身躯传来炙热的气息,声音都带上了一丝罕见的颤音。

    “没事了吧?”源稚生回过神来,低着头看向她说,两人之间的距离从未这么近过,近到源稚生甚至都能够闻到丝丝的香味……

    “没……没事了!”这么近距离的对视,对自己上司早就“心怀不轨”的助理樱瞬间脸红程度拉满。

    “嗯……那就好。”源稚生将樱浮起来,站稳,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片刻之后才意识到现在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那可恶的本家来的专员居然将上杉家主掳走了,这是我们本部不能容忍的事情!”源稚生整理了一下表情,面色冷酷地说,“限制另外两个专员的人身自由,让他们只能呆在酒店,那里也不许去!同时,本部那边的人必须要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还有,发动本家的力量,尽快找到墨秋染和上杉家主的踪迹!”

    “是!少主!”樱也迅速从少女脸红的状态之中脱离出来,冷着脸点头说道,当然,她很清楚,限制另外两个专员其实就是相当于变相保护,毕竟谁家犯了事的还能够在酒店里面安心住着还有那么多好东西?

    向本部要个解释?别闹了,先不说有昂热在本部本来就可以不搭理不理会,就算是昂热不在,本家又能够拿本部怎么样呢?反手要挟他们吗?这种事情扯皮都可以扯皮好久!

    至于搜寻墨秋染和绘梨衣的踪迹……

    樱对此表示不抱希望。

    何况,那样的变态,就算是真的找到了,恐怕也没有办法让他给出任何交代吧!

    难怪少主会选择合作,肯定是少主早就想到了这一层,而且也是心疼妹妹上杉家主!少主真是又机智又体贴!樱心想着。

    大概这就是面对真正喜欢的人的心态,几乎是所有的事情在她的眼睛里面都能够看得出花来……

    ……

    源氏重工,大家长办公室内。

    正在写一副毛笔字的橘政宗很快就接到了这个消息。

    纵使是自认为有着“临泰山崩而心不惊”的修养,橘政宗在听到属下告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毛笔一颤,在上好的宣纸上划出了一道难看的弧线,原本要写的“心想事成”的第四个字直接毁了。

    因为这一波是真的“泰山”崩了!

    橘政宗几乎是直接呆滞住地看了那四个字好一会,这才阴沉沉地,一字一顿地问,“你在说什么?”

    “s级,墨秋染,就是那个本部来的专员,挟持上杉家主离开了,脱离了本家的视线!”下属战战兢兢地说着,他面对的橘政宗身上散发出了恐怖的压力,这压力就如同山崩一般恐怖,“少主想要阻止,但是……并没有成功……”

    “那就快去找!”橘政宗愤怒地将毛笔往地上一摔,“动用所有的力量!包括警视厅那边的关系,开通悬赏,以及,警视厅那边,给那个墨秋染挂上通缉令!一定要找到他们的行踪!还有,本部那边,让他们给我们一个解释!”

    “是!”下属如同重获新生一般的离去,整栋源氏重工大楼就在深夜运转了起来,黑社会的皇帝发布了命令,因为有人居然挟持走了黑道大公主!

    橘政宗一个人在办公室内,粗喘着气,他看着那桌面上的那四个……或者说三个半的毛笔字,前三个“心想事”完整的有条有理,一撇一捺皆是大师风格,可越是如此越是衬托得第四个没有完成的“成”字是那么的丑陋,对比之下就像是一个小丑!

    就像是……他自己!在和墨秋染对比一样!

    他制定好了计划的,所有的计划,无论是墨秋染喜欢上了绘梨衣还是只是单纯的兄妹情,他全部都制定了预先的计划,他认为自己是一个智将,没有超高的武力又如何?自己完全可以凭借着科技的力量以及智谋就可以将那些肌肉发达四肢简单的匹夫玩弄于股掌之间!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实力?那种东西,自己总会有的!天生没有,但自己的智慧能够让自己以后可以拥有的!

    他甚至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的计划,让源稚女做好准备,一旦有必要的情况下他可以操控绘梨衣失控,到时候源稚女再乘机出击,届时强行获取墨秋染的血液……他对于这个家伙的血液已经垂涎已久了!

    就算是s级再过强大,也不可能同时打得过“极恶之鬼”和“神之躯壳”的合力袭击吧!绝对不可能的,除非对手是某个全盛时期的纯血种还差不多!

    可是现在一切计划都被打乱了,就像是他摆好了一盘棋,幻影迷踪般的棋局让他认为自己能够轻而易举地取得胜利,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然而就在他准备淡定地说出“你要输了”的时候,对方不玩了!

    那个完全不讲道理的家伙,直接把棋盘掀了!

    他不仅没有给橘政宗获取他的血液的机会,还把橘政宗最宝贵的宝贝一起带走了!

    碰上了这样的事情,橘政宗还怎么淡定?他还怎么能够摆出那样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他当然愤怒!这样的,完全不讲道理,完全没有表现出任何预兆就掀棋盘的家伙,实在是可恶至极!

    “墨!秋!染!”

    办公室内,橘政宗咬牙切齿地说着。

    ……

    与此同时,远在美国芝加哥偏远山区的卡塞尔学院的校长办公室内……

    正在淡定地,悠哉悠哉地喝着茶的昂热校长看了一眼手机收到的信息。

    “这……”

    老人无奈地摇了摇头,现在他总算是明白之前打电话的时候墨秋染那试探着要支持是为什么了……

    昂热之前还在奇怪墨秋染那样的家伙什么时候还会专门要求这种支持了,感情是在这里等着呢?

    原来,这就是在“合理合法”的情况下做出来的事情?

    真是……

    “干得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