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玄幻小说 > 苍白徽记 > 第46章 一根弦
    半兽人苦力智力低下,体型瘦矮,角质化的皮肤明显稀薄,不能多少防御,也没有血怒天赋。半精灵弓箭手最喜欢射杀这种无甲目标。但不能否认,半兽人苦力和斗士长得都一个样。它们混在一块,集群冲锋的时候,半精灵弓箭手很难区分谁是苦力,谁是斗士。

    巴托姆按照自己以往的军事作战经验,认为半兽人斗士应该会利用苦力来掩护自己,事实却让他大吃一惊。

    这些外域半兽人的冲锋阵型可以说是泾渭分明。1000多个苦力冲在队伍的最前面,200多个斗士落在后面,尽力维持苦力的冲锋队形,而十几个半兽人屠夫冲到一半就停下了。它们的位置正好在弩炮的有效射程之外,距离城墙有300多米远,并且分散站位,在那里大吼大叫,指挥半兽人斗士驱赶苦力作战。

    看到这种情况,巴托姆瞬间就相信维尔托克的判断。半兽人首领企图用苦力消耗博朗镇守军的箭弩、体力,并减少半兽人吃饭的嘴巴。这似乎从侧面说明,半兽人和蛮族联军的粮食无法支撑一场太久的战斗。

    巴托姆立刻修改之前的命令,派出充当传令官的店伙计,要求半精灵弓箭手们先稳住,等半兽人斗士进入弓弩的有效射程,再对它们进行集火射击。

    问题是,博朗镇的守军几乎没办法遵照临时修改的指令,做出战术性的调整。他们明知道半兽人不可能爬上20多米高的城墙,还是忍不住朝冲在最前面的敌人射击。

    集火?

    多少人集火一个目标?

    集火的目标又是谁?

    这些问题一时半会也弄不清楚,把手里箭弩、标枪都射出去就简单多了。

    也不知道是谁开得头,城墙上飞出一支羽箭,射穿了一名半兽人苦力的脖子。它栽倒在雪地上,又带翻了一群苦力。半精灵弓箭手们就像得到了信号,一时间,箭如漫天飞蝗,迎头冲向半兽人最密集的地方。

    利箭射在半兽人苦力的身上,带出一蓬蓬的血花。它们惨叫、哀嚎,本能地抓住箭杆,想把浸透身体的箭头拔出来,却被后面的同伴撞翻、踩踏。凭半兽人的体质,中个一、两箭也未必致命,但摔在地上基本就爬不起来了。

    维尔托克从城楼上往下看,发现半兽人的集群冲锋被打断,冲在最前面的苦力纷纷中箭扑倒,后面的又朝前挤,然后被利箭射中,重复着同伴的噩运。半精灵弓箭手泼洒的箭雨仿佛一道无形墙壁,立在半兽人与城墙之间,令它们无法逾越禁区。

    他皱起眉毛,困惑地自语道:“半兽人为什么不散开?”

    巴托姆在旁边接口说道:“苦力比较蠢,总以为身边有同伴,自己就很厉害。等它们害怕的时候,会集体逃跑,但还是不懂得散开跑……哼,一群乌合之众。”

    维尔托克不确定旅馆老板是在骂半兽人,还是骂城墙上的半精灵守卫。

    “当然,在集群冲锋的时候想转向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刚当兵那会,也想过长官命令我冲锋,我就躺在地上装死。实际上,只要跟着队伍跑起来,无论是躺下还是掉头逃跑只会死的更难看……小心!半兽人斗士要投掷飞斧了,都贴着女墙蹲下!”巴托姆聊着聊着,突然大吼。

    跟在苦力后面的半兽人斗士已靠近城墙100米的范围,它们拿出用石头打磨的飞斧,凭借强大的爆发力,将飞斧直接投到城墙上面,投掷距离竟然比战弓的有效射程还要远。

    数百把高速旋转的飞斧劈头盖脸的砸下来,就算是石头做的,杀伤力也足够惊人。城墙上顿时响起一片惨叫和怒骂声。不过,巴托姆提前指导过半精灵如何躲避半兽人的飞斧,除了少数一些平时自由散漫,又不听指挥的人,绝大多数卫兵及时蹲在掩体下面,没有被乱飞的石斧砸到。而那些被砸到的倒霉鬼叫骂声足够洪亮,想必也没什么大碍。

    不管怎么样,700多个居高临下的半精灵弓弩手就是被200多个半兽人压得抬不起头。巴托姆虽然对这种情形早有预料,但还是被这群乌合之众气得不轻。

    再优秀的指挥官,手下没有合格的士兵,一切都是空谈。何况,巴托姆也不是什么优秀的指挥官。

    当然,半兽人斗士比博朗镇的半精灵卫兵也没好到哪里去。它们天性好斗,明明投掷飞斧的射程比弓弩更远,可见到半精灵弓箭手都缩在女墙后面,就傻不拉叽地跟着苦力往前冲。

    等携带的几把飞斧全都丢出去,这些半兽人斗士已冲到距离城墙60米的位置,进入弓弩的有效杀伤范围。

    一个皮肤发红的半兽人斗士在自己的身上摸来摸去,想再找出一把飞斧,却被一支疾速飞来的羽箭射中它粗壮的脖颈。半兽人斗士愤怒地转过脑袋,额头上又中一箭,然后是胸口、腹部连续中箭。

    角质皮肤上的红光迅速变淡,半兽人斗士慌了,转身想逃跑,一支犀利的羽箭刺穿他的后颈,锋利的箭头从喉管的部位透了出来。在它倒下之前,后腰、后脑也都插上了箭矢。半兽人斗士这回是真的死透了。

    “维尔,射得漂亮!”巴托姆一边拿军用弩射击,一边不忘夸赞维尔托克。

    城楼上,维尔托克憋住一口气息,重新举起精良战弓,瞄准下一个目标。

    他刚刚发觉半兽人斗士的血怒天赋有减伤30—40的防御效果。在受到连续打击的时候,血怒力量会迅速消退;半兽人斗士胆怯的时候,血怒力量会疾速消退。他差不多用七支羽箭可以射杀一名半兽人斗士,而战斗呼吸法配合苍狼战技和灵巧双手天赋,能让他在眨眼间,迅速射出8支利箭,并且箭箭命中60米内的目标。

    这种程度的射击技艺已经达到了三级弓战士的水准,可这就是维尔托克的极限吗?

    巴托姆不确定,但他知道维尔托克平时表现的基础力量也不输给三级体质向职业者。维尔托克还并非觉醒者,拥有深不见底的潜力。如果维尔托克属于冒险者之家,博朗镇据点丢了也没关系,他们仍然可以重新站起来,并且走得更远、爬得更高!

    城墙上有几十名职业弓战士,他们个个都是百发百中神射手,将自己的能力发挥到极致,那些半兽人斗士顿时成了活靶子。其中两名四级弓战士,专门瞄准半兽人斗士的眼窝,简直一箭一杀。

    半兽人斗士崩溃了,它们转身往回跑,已经冲到墙角下的苦力也跟着逃跑。这一次,半精灵弓箭手管住了自己,总算没有把箭弩浪费在半兽人苦力的身上。

    半兽人狼奔豕突地逃出弓弩的射程,在城墙边的雪地上留下一具具尸体。

    战斗结束,博朗镇守军当场击杀半兽人苦力200来个,射杀半兽人斗士31名,射伤的半兽人不计其数。而博朗镇一方只有6个半精灵射手被弹射的飞斧砸伤,他们有护甲保护,几乎没有战损。

    这场战斗可以说是大获全胜,城墙上响起一片欢呼声。

    巴托姆受到欢乐气氛的感染,也高兴地说道:“我们的士兵正需要这样的鼓舞……”他旋即又悄悄叹了口气,战场上的主动权仍然在半兽人和蛮族的手中,局势并没有因为一场胜利就发生改变,反而变得愈发严峻。

    到了漆黑的夜晚,蛮族并未停止朝博朗镇的城墙发射弩矢。巴托姆试图组织职业者,拔掉那些钉在城墙上的大型弩矢,结果又有上百个半兽人跑过来,使用飞斧攻击被绳子吊在城墙外面的职业者。

    那几个职业者的身手异常敏捷,他们及时逃回城墙,未曾受伤,但也没办法继续完成拔钉子的任务。半兽人这回学聪明了,它们逼退职业者就往回跑,始终在三百米之外的地方徘徊,监视城墙上的一举一动。

    这么远的距离,就连四级弓战士拿它们也没什么好办法,精良长弓能在150米内贯穿钢甲,对200多米外的目标,使用抛射勉技巧强能够到,但箭矢的威力就要大打折扣。至于弩炮,那玩意打300米外的目标只看运气。具有鹰眼能力的四级弓战士用弩炮尝试了两次,却气得都想把弩炮给砸了。

    蛮族的弩炮没有闲着,钢铁弩矢贯入城墙的“砰”、“砰”声如同死神的脚步,让每个人的心里都沉甸甸的。

    第二天早上,维尔托克发现城墙上终于有了两条可供敌人攀附的“台阶”。如果半兽人只有这两个地方能落脚,它们的数量再多也攻不上来,但这毕竟不是什么好兆头。

    博朗镇的职业铁匠哈克副队长倒是想了个主意,他把浸透火油的棉布挂在巨型弩矢上持续焚烧,等插在墙壁上的弩矢被烧红、烧软,再用长钩把它们拉到弯折,和墙体形成较小的夹角。

    维尔托克不禁对哈克副队长刮目相看,他想起自己记忆中的一句话:任何人的智慧都不容小觑,合格的领袖应当善于发掘部下的潜力,并听取他们的意见。

    难道我以前是个领袖?

    维尔托克突然觉得自己好厉害,还有点点沾沾自喜。

    半兽人看见这边燃起了大火,但它们的反应比较慢,也许是不会打铁的缘故,直到和蛮族战士交流过后,它们才派出苦力和斗士冲击博朗镇的城墙。然而,这无济于事,无非是重复昨天的情形,集群冲锋,丢下几十具尸体,再逃回去。

    今天一天,半兽人来来回回冲锋了好几次,被射杀的苦力也有200多个。维尔托克能看得出来,半兽人在徒劳无攻的战斗中有所进步。它们的斗士不再越过100米的界限,而是停留在弓弩的射程之外,用飞斧攻击城墙上的半精灵弓箭手。

    飞斧的攻击效果不用提,半兽人斗士至少表现出一定的纪律性。即便有同伴被威力强大的弩炮打成两截,它们都不轻易逃跑。

    维尔托克不知道半兽人和蛮族是怎么想的,但数百半兽人苦力横尸雪地,无人收殓,让他的心里产生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四百多个苦力卷曲着身体,沉默地由雪花覆盖,透出无言的惨烈与悲凉。

    巴托姆表情沉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这群半兽人的首领够狠的……”

    维尔托克点点头,鬼使神差地说道:“他心里扣着一根弦。”

    “弦?什么弦?”巴托姆转头问道。

    维尔托克想了想,摇头说道:“我也说不清楚,但我觉得半兽人首领需要一场大胜来松开那根弦,否则他必遭反噬……”

    旅馆老板正想追问,店伙计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兴奋地说道:“老板,麦克斯回来了,就在旅馆里。”

    巴托姆顿时喜出望外,犹豫了一下,摇头道:“我能不离开城墙,你去把麦克斯叫过来,别让其他人知道。”

    没过多久,伪装成店伙计的斥候队长悄悄来到巴托姆身边,笑嘻嘻地低声说道:“头,我回来了。”

    巴托姆认真打量了暗行猎手,发现对方手脚齐全,满脸红光,不像是受伤的样子,终于放心地给了他一拳,怒道:“我们都以为你死在外面了!”

    “呸!我好的很,你这个老家伙死了,我都不会死。”麦克斯嘴巴不留情地反讽,然后忍不住和巴托姆一起哈哈大笑。

    “怎么样?在外面游荡这么多天,有什么发现?”旅馆老板两眼发光,关切地问道。

    “都是坏消息。”冒险者之家最优先的斥候收起玩世不恭的笑脸,冷静地说道:“外域半兽人调动兵力,我在博朗湖对岸就有了活动空间。我发现这个部落的人口远远超出我们的预计。我粗略估了一下,它们至少有13000多人,是个超大规模的半兽人部落。”

    “半兽人的大母已经移到了种植园,这意味着它们的主力军队往博朗镇方向偏移。另外,在湖对岸,还有大约5000半兽人,也已经集结在一起。既可以攻击蛮族部落,随时也能支援这边的战斗。”

    “另外,我的手下绕到博朗镇后门西侧的森林里侦查,果然发现了一支由600半兽人斗士组成的伏兵,就潜伏在西边的森林里面,看样子是准备伏击从小镇后门撤离的人。”

    巴托姆露出颓丧的神情,但还是不死心地追问道:“你看它们的粮食多不多?”

    麦克斯苦笑道:“头,我已经尽力了,但这个问题,我真不知道。”

    巴托姆沉默许久,勉强振作精神,对暗行猎手吩咐道:“尽快侦查出一条相对安全的撤退路径,必要的时候,我们只能自己想办法突围出去。至于,镇子里的老弱妇孺…...没法管了,能逃一个是一个。”

    “维尔,到时候,我们会护着你一块撤。”

    维尔托克正在走神,“知识拼图”将麦克斯带回来的情报和迈恩镇长说过的一些事情联系起来,所有的线索逐渐清晰,他喃喃说道:“我明白了……”

    “明白什么了?”旅馆老板充满期待地追问道。

    维尔托克没有理他,对暗行猎手问道:“麦克斯,你看到的半兽人苦力多不多?”

    麦克斯挠了挠头,说道:“我也觉得奇怪,外域半兽人的苦力不是很多。按道理来讲,半兽人部落中的苦力至少要占总人口的一半,但它们是低级斗士更多。”

    “那就对了。”维尔托克露出自信地笑容,点头说道:“外域半兽人首领在为后面的战争做准备……和落叶城正规军团的战争。”

    “然后呢?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维尔托克看向旅馆老板,轻声说道:“我们可以让它们放我们走……我有个主意,把所有的粮食都搬到前面的城墙上,再准备好火油……麦克斯,你出去一趟,盯着后门的半兽人伏兵,如果发现它们往前门转移,及时回来通报。然后,镇子上的老弱妇孺就可以从后门逃跑,而我们可以等。”

    “等?”

    “嗯,等半兽人攻上城墙,我们也从后门突围,再想办法逃脱半兽人和蛮族的追杀!”

    “半兽人的伏兵要是不动呢?”

    “那就烧光所有的粮食。”

    松林雪地,裂岩部落的十兄弟聚在一起。其中的一个屠夫粗声粗气地说道:“奎尔,你让苦力送死,大母们非常生气。她们说,你再不停止的话,地母的诅咒将落在你的头上……我看,你还是去和大母们谈谈,想办法平息她们的愤怒与怨恨。”

    奎尔恩格拉仿佛一座沉默的火山,没人知道他内心的忧虑与怒火正无处宣泄。哪怕他的九个兄弟也无法理解他的想法。

    裂岩部落的十兄弟并非亲兄弟,而是奎尔恩格拉在途中提拔的助手。十兄弟屠夫有人战死,已经换了好几个,奎尔恩格拉维持裂岩部落十兄弟只为证明一件事情。

    自从被部落中大母们推举为首领,带领裂岩部落迁徙以来,奎尔恩格拉发现自己变得聪明又强大。他打败一个又一个对手,征服一个又一个部落,变化也越来越明显。他的力量与智慧足以统帅10000多名半兽人。被他委以重任的十兄弟也在短时间内,迅速提升实力,远超其他屠夫。

    奎尔恩格拉相信,只要自己的部落不断壮大,他的能力就会随着增长。这绝对是地母的恩赐,所以他绝不能让裂岩半兽人重新分散成一个个小部落。

    不过,只靠征服与劫掠,裂岩部落已经发展到了极限,正处于崩溃的边缘。哪怕,他现在停下来修生养息,放牧野猪,也无法改变部落分裂的命运。因为,仅靠牧猪,裂岩部落养不活一万多个半兽人。

    来到博朗湖之后,奎尔恩格拉发现了会种地的蛮族,也看到改变命运的契机。

    在迁徙的途中,体质孱弱的苦力不停地掉队。奎尔恩格拉决定在博朗湖流域扎根,大母们很高兴,她们准备重新补充半兽人苦力的数量。

    大母们不会明白,如果裂岩部落和博朗湖蛮族融合,苦力就没用了,她们生下的幼崽将更多地成为斗士。

    何况,裂岩部落想留在水草丰饶的博朗湖,要面对两个强大的敌人。一个是黑火部落,另一个是迪萨半精灵联盟。

    奎尔恩格拉不认为裂岩可以打败这两个对手中的任何一个,也不需要打败它们,只要获得它们的承认。

    为了做到这一点,裂岩必须先得到博朗湖蛮族的支持。因此,本地蛮族手里又必须染上半精灵的血。

    迪萨半精灵联盟的反扑是可以预见的,而裂岩是否会得到黑火大酋长的默许,奎尔恩格拉尚不能确定。但他愿意堵上裂岩部落的命运,最差的结果无非是重新流浪而已。

    凭裂岩部落的实力,奎尔恩格拉想拿下博朗镇这个小小的半精灵据点,简直易如反掌。但他得保证由蛮族屠杀里面的半精灵,另外还要为后面的战争做准备。

    奎尔恩格拉知道,只有打赢了半精灵的正规军团,裂岩部落才有资格在博朗湖扎根。

    减少蛮族苦力的数量是必须的,否则裂岩部落的存粮无法支持一场真正的战争。

    蠢笨的苦力会种地吗?

    它们如果学不会种地,除了浪费粮食,拖慢斗士的脚步,就一无是处。

    “我会去找大母们谈,但今天还是要让苦力们攻城。”奎尔恩格拉说道,他突然目光一凝,“嗯?半精灵在干什么?”

    数百米外的城墙上,有半精灵用匕首划开一个大口袋,让里面的泥瓜粉倾泻,然后把袋子扔下城墙,又丢了一个火把,将装着粮食的袋子点燃。

    粮食烧焦的味道,奎尔恩格拉远远就能闻到。他立刻指着城墙下的袋子,说道:“派斗士们过去,给我把那袋东西捡回来。”

    片刻后,一群半兽人斗士丢下几具尸体,把烧了一半的袋子送到酋长的面前。

    奎尔恩格拉抓起一把烧焦的泥瓜粉塞到嘴巴里,一边咀嚼,一边说道:“英格瑞说过,博朗镇的存粮够1000个半精灵吃上两年,要是被烧掉也就一会的工夫…….嘿嘿,既然这样,那就让潜伏在西边的斗士们都回来,我今天就要把博朗镇打下来!”